第418章 重回白山镇

他奔跑的速度,竟然比我身体落下的速度还要快,当他冰冷的手指触到我的身体时,我才肯定,这如风一般的人是在这个空间实实在在的。

我睁着眼睛望着他的脸颊,有一刻迷糊了,那张脸,我实在太熟悉,只是没想到这个人,会从奈何手中来救我!

他抱着我穿进了一道白光里,便再没看见奈何的身影,再后来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陷入了一片黑暗里。

醒来时,周围的一切都十分熟悉,没有天花板,实木悬梁。

墙体也是实木做的,因为年代久远,木头色深了,但是很耐看。

这是白山镇老宅的房间里,我从小就住这间屋子。

脑子里因此一阵乱,记忆里明明记得是束安将我救了,为何我会在这里了?

我躺在床上,将脑袋里所有的信息都过了一遍,以为自己这是在梦里。

但是全身痛得要命,脖子上带着一个固定的颈椎器,手上绑满了纱布,脚上也全部都是石膏,这一定是我和奈何大战以后留下的伤,所以束安救我的画面不是我的梦,可我又怎么会在白山镇里的老宅里呢?白山镇明明就被那夜我和殷祁烧了!

“嘎”的一声,房间门开了!

一个人影步了进来,看见我睁了眼,对方又惊又喜的来到了床前,轻声唤着我的名字。

“小——仙——”似乎不太适应这样喊我名字,我爸来到我床前,脸上挂着满满的担心。

“爸,爸,是你吗?”我躺在床上,斜眼看着他那焦白了头的花发,这真的是我爸吗?难道我在束缚阵里有两个爸爸?

“是我啊,小仙吶我的闺女,你变成了这样,爸爸都快认不出你来了!”他靠在床边上,眼睛里充满了痛心和难过。

我愣了一下,我爸这话的意思不是我受伤的样子,而是我的脸的样子吧?

这里不是束缚阵吗,他怎么看到我的样子了?

知道我在疑惑,他解释:“束安带你来的时候,将一切都告诉我了,小仙,你受苦了!是爸爸没用,都没帮到你!”

束安,将一切告诉了我爸爸?

我脑海里反应了好几秒,才弄清楚意味着什么。

再看我爸那心痛的模样,我的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爸,我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你不要自责!”

“是爸错了,当初不应该将你教给那个狼心狗肺的束安……”我爸说着,嘴唇颤抖了起来。

我注意到他的手上也缠着纱布,我忙问:“爸,你的手怎么了?”

他愣了一下,眼神躲闪的回答:“没怎么,切菜的时候切的!”

我自然不信,怎么可能切菜都切到手背上去了!

“爸,我渴——”我说得咳嗽了一声,我爸赶紧站起来,出去屋外给我倒水去了!

最后他端着一大碗温开水进来,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给我喝,喝好了,我说:“爸,你扶我起来!”

“小仙,你,你身上的骨头断……断了好多根,医生说你得这样躺好几个月……”我爸说这句话说得十分艰难,到最后,声音都哽咽了!长这么大,哪里看过我爸哭啊,他永远在我心中,都是一个不哭的巨人。

是我让他担心了呀,看见满屋子的医用器具,我在这床上,估计也昏迷了好几天了,这些天,都不知道他怎么过来的。

而我此刻感觉身体里有股能量在穿梭,躺着实在难受,我再次请求道:“爸,没事儿的,你扶我起来吧!”

他不知道我为何要坚持起来,但他还是依着我,万分小心的将我从床上缓慢的扶了起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动了动手指,能动,很好!

“爸,能不能帮我右手的纱布拆了?”

他本来扶我起来就已经很纠结了,现在听见我说要拆纱布,更是不愿意了!

“小仙,你的手上伤得也很重——”

“没事儿,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好了!”

他看了一眼外面,最后吐出一口气,硬着头皮慢慢将我把绑好的纱布拆开,这伤筋动骨的,只要一有动静,痛得人冷汗直冒,我咬紧牙冠,硬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纱布一拿下来,我就看到原本白嫩的手臂上伤痕累累,那天跟奈何打的时候,这些伤都统一忽略了,现在看在眼里,完全想象不出来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又周围看了看,我爸知道我在找东西,忙问我:“小仙,你是不是找这个?”

他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串银铃。

我点头:“对没错,我就是找这个,爸,快给我戴上!”

这万物生是跟我一起进来束缚阵的,但是因为再没有了能力,所以一直戴在身上的,束安救了我,竟然还给我留了这个,也是稀奇。

等我爸帮我戴上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手指上立刻出现了淡蓝色光芒,顿时,我心中松了口气,原来我真的从束缚阵里出来了!

我昏迷前看到的那道白光,就是出阵的时候吧!

那么那个救我的束安,并不是阵里的人了,他是这个世界真实的束安!

他救我!呵呵,我心中冷笑,没有任何感激。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不必去感激一个欠了我那么多的人。

现在我醒来在老家,看到了我爸,很多事,在心里连接了起来,不过弄清楚这些不是我首要做的。

“小仙……”我爸站在一旁,惊讶的看着我慢慢治愈身上的伤,他之前看过我使用蓝光,但没看到这种效果的。

“这是灵巫的能力!”我收起蓝光,一下子用了这么灵力,头有点晕,本来该再休息一会儿的,我却披着外套,从床上下来了!

我爸担心的跟在我旁边。“小仙,你要去哪?”

“爸,束安呢?”他既然将我送到我爸身边来,而没有拿我去喂夏婉宁,是我想不明白的,但既然他这么做了,一定不会就这么走了吧?

我爸听见我问束安,脸色往下一拉,愤愤道:“那个狼心狗肺的人你就别惦记着了,他不在这里!”

看我爸这么生气,想必束安还真将所有事都告诉了我爸,这是在忏悔吗?心中又是冷笑。

“我就想和他见一面,现在!”我尽量让自己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来,毕竟,这将是我用若音的身体自己的身份,首次与他正面对话,心中那种复杂的情绪,不言而喻。

“你见他干啥?他都把你——”我爸一说起这个,就好像要将束安给活刮了似的!

我伸手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爸,你放心吧,我找他是为了其他事!”

这时,张姨也走从灶房那边走了出来,她手里提着一篮子生花生,眼神瞅着我,十分惊讶的样子。

“老公,这个这个真的小仙吗?”

好久不见的张姨,眉目间没有那么跋扈了,现在的她倒有几分家庭主妇的模样了,这世间,真是什么都变了!

我朝她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嗯,我是小仙!”

“天啦,真的是小仙吶,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换魂的法子啊……送来的时候都快不行了,现在这是……”

我爸不愿意她在这里啰嗦,就给她说:“你别在这磨蹭了,出去也别乱说话,听到没?”

“哦!”她嘟了嘟嘴巴,果然没有再问,准备走到院子里那棵杨树下,剥花生去!

不过刚巧这时门外有人敲门。

张姨忙走过去,嘴里唠叨着:“怎么又敲门了,真是打不走的狗!”

她打开了门,我和我爸站在堂屋外面的屋檐下,正好对上大门外面那双冷薄的眼眸。

张姨一看清了来人的脸,二话不说,就兜着篮子里所有的花生往对方脸上倒去。

“又是你,怎么又来了,滚啊,我们小仙不想见到你!”

束安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跟着秦幽幽,张姨往他身上倒花生时,他身体纹风不动的站在那,只是闭了闭眼睛,那些花生从他身上滚落下来,散了满地。

看见他又出现在我家的大门前,许多往事又历历在目,但是却如兰因和殷无望的故事一样,跟我离了一个轮回!

我慢慢走过去,平静的扫了一眼秦幽幽,他们一起到了这里,就差夏婉宁了!

“我们去外面谈吧!”我尽量压抑着对这两个人的恨意,清淡的看向束安那张脸颊,左边脸上发紫红肿,他也没有丝毫掩盖,我想,这应该是我爸的杰作。

我说完直径走了出去。

张姨不甘心的喊了我一声:“小仙——”

第一次看到她为我打抱不平,说起来心里还挺感动的。

我爸在后面拉着她说:“由着她去吧,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们出了巷子,我带他们到了阵外的小河边,这里没有什么人,可以好好说话了,秦幽幽是个很好的跟屁虫,她识相的停在了小巷那边,没跟过来。

“殷祁呢?”既然束安将我从孤凤村里带了出来,自然跟殷祁的妈妈打过交道了,他们有什么密切的关系,可以让我安全离开,我不关心,我现在只想知道殷祁在哪儿!

他眉头微微一紧,也许是对我这第一个问题,感到诧异吧!

他轻声回答;“他不在这里!”

“他还在他妈妈手里对不对?”我问他,目光清冷的打量着那张我曾以为是世界上最帅的脸。

“嗯。”

得到这个回答,我点了点头,如果殷祁不在他妈那里的话,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人,就不该是束安了,我继续问他:“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他没有理解我的意思,装了这么久,他自然不能理解我的意思。

我就冷冷的再重复了一遍:“我问你,你和殷祁,是什么时候和好的?”

殷祁在阵里消失前,就说了我爸爸的下落,而带我回来这里的人又是束安,这说明,殷祁和束安都是知道这个地方的,而且,上次公寓失火,我被人袭击时,我明明感觉到抱着我的人是束安,后来却变成了殷祁,不管我怎么问,殷祁都不解释为什么,我就猜到他和束安有联系了!

也许我早不是束安眼中那个天真的傻女人了吧,明白我的问题时,他没有多余的惊讶。

“就在——”他眉眼向下看去,稍微停顿了一下,才轻声回答:“就在你火烧了我家在南山的房子之后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