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参谋长日记外传 引 言 --2006年9月11日

这几天的飞行已经渐渐让人显露出疲倦来,在太空中长期飞行是很累人的,虽然有时候可以在冬眠箱里休息,但是长时间的睡眠也是很让人疲倦的,也许正象很久以前那个曾祖父说的那样吧,人类在最初大规模进入太空的时候,肯定要经过很长的适应期的,现在就是适应的开始了。

不过在长期的飞行过程中,也要有人醒着值班,从六天以前开始轮到我了,所以,我这六天只有象平常那样休息的时候休息一下,在工作的时间工作,这种长时间固定的工作,在无聊之中的飞行真的是让人很疲倦。

这次我是做为木卫一号的太空护卫队的一员,到木卫一号上去,现在,出发时的兴奋的心情已经没有了,现在只是很无聊的在飞船上等待飞行的结束。

对了,我记得在出发前,在翻祖父江小川留下东西的时候,找出来一些东西,里面有一些笔记本,现在有一些空闲和需要打发的时间,我决定找出来看看。现在我已经知道那几本日记的作者,虽然当时只是翻了翻,但是我记得,这些日记是龙明杨参谋长写的日记。从他和我的那个曾祖父告别开始,到他随后的时间的记录。

龙明杨参谋长和我们家很有渊源,听说在上次的大战中,我的祖父江小川常常被他派到最需要的地方出任务,在最后敌军以最后的疯狂姿态进攻上海的时候,也是祖父以毫无怜惜的方式,把敌人的部队赶下大海的,这场战斗结束之后,我的祖父得到了一个焚城将军的雅号。

不过,我们家从祖父那一代开始就是军人世家了,做为军人的我,当然对龙明杨参谋长,这个被人称为“快捷键”的将军,是很有兴趣的,因为在他指挥过的战斗,都是以迅速的行动,使得战斗结束的。而且对于一个军人来说,可以去更多的了解龙明杨将军,是一件很诱人的事情。

2001年8月14日

今天接到军事学校的通知书,我把这个好消息去通知我的朋友,也就是教给我很多东西的江天翔,他虽然不是我学校的老师,只是我又一次的回到家乡后。新交的朋友李天空和达波介绍我认识的一个人,在和他渐渐熟悉以后,在两年多的各种接触中,他教会我许多东西。

他是一个奇怪的人,有着在乱世才能发挥的才华,但是在这种太平年代,他只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这几天他正在自己专用的一台很老的电脑上。玩一个很久以前的游戏,他说在这个游戏中他最喜欢将太阳旗从地图上抹去,若是可以选择旗帜,有青天白日旗就好了,这种旗帜在当时,毕竟是我们民族的代表。不过他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和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太平洋真是辽阔”。

当我告诉他我考上了军事学校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我说战争开始后,要是上了战场,一定要小心一点。我们国家已平静了许久,这个星球上虽然时常有小规模的冲突存在,但总体也是很平静的,我们应该不会有机会打大仗的。

去见他的时候,他还另外开了一台电脑,正在看网上的直播新闻,(他是一家小网吧的老板)从一年前开始越来越透明的报道,正在播报我们国家西部几个重要建设项目开工,同时将建四艘核动力航空母舰,预计在几年后就会起航,目前正在向全国征集舰名。

我朋友说这是一种浪费,还不如多组建几支由12—15艘载一至二架直升机、700—1000枚导弹的导弹舰更好一些。有十支、十二支这样的舰队,对我国的近远海防御都很划算的。这点,我不怎么明白,航空母舰不是更好吗?它延伸出去的打击力量是更加强大的!

2001年8月26日

和朋友一一的告别后,今天又去了沈琳家,她考上了服装设计学校,以后我们只能在假期见面了,想到这一点有一丝伤感。

2001年8月27日

今天在列车上写的这些东西,现在,我从家里出发,到学校去。

和沈琳约好暑假在、再见面。

想起昨天又去与江天翔告别的时候,他正在写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嘴里只是说淮海如何如何。

列车正向着北方疾驶。

我将成为一个军人了!

今天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台湾的少数军人发动军事政变,夺取了军方权力之后,把台上的国民党赶下台,并下了强迫解散政党的命令,除民进党之外,其他的政党都要求解散。

下午打电话问江天翔对这件事的看法,他对我说的最多还是那句话:“上战场时小心一点”。

难道台湾会宣布**吗?

对了,他还对我说:以后钓鱼岛的影响可能会变的大起来,今后的历史的走向。会因为哪儿而让人瞩目。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台湾局势在军方的强硬立场上稳定下来了,没有发生大规模骚乱的迹象,一天就做到这样,这个领导政变的王明远还真有本事,他肯定经过长期筹划才做的,他只有三十五岁,却已经是一个军首长了。

今天王明远宣布将军人夺取的政权交给民进党的文人政府。好奇怪,这不是太快了吗?

2003年1月10日

台湾一直没有太大的动作,难道他们没有**的企图吗?还是在等待什么机会呢?

2003年5月1日

欧洲宣布成立统一的欧洲联邦议会,为欧洲大陆完成统一而做准备,英国人独有的绅士派头拒绝了大陆的要求,将来统一欧洲的首都,行政首都在柏林,经济首都在巴黎,美***队被要求撤离欧洲大陆。

2003年9月1日

今天,政府公布了人口统计的数字——十三亿七千万。我国人口增长,终于找到了一个平衡点,终于接近了趋于零的增长,二十几年的努力没有白废,江天翔对我说过,要是在**时代就能够认真实行这个政策就好了,因为那样他就不会来这个世界。有些时候还真搞不懂他。不过,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

台湾领导人在我国的一片抗议声中跑到日本去了,不知道偷偷的商量了一些什么事。

连续几天中国政府都在谴责日本的行为,不过日本从上次亚洲金融危机结束恢复活力之后,而且因为是右翼政党为经济复活立下的功劳,所以现在日本人向右越跑越快。

2003年12月8日

今天无意间看见了关于金融的报导,说是有越来越多的美元钞票正流回美国,这表示什么,要是找到江天翔问他的话,他也许会给我解释。

相反的是欧元的地位一天天的增高了。

2004年2月1日

今天从电视中又传来惊人的消息,东南亚联盟中有九个国家发布了成立联邦的宣言,除了印尼外的国家,准备成立一个叫东南亚联邦的国家,将区域内的势力团结起了,建设一个强大的国家,看来我们的南方也并不太平呢。

昨天接到李天空来信,他因为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的那一年他也去当兵了,因为不好意思,现在才与我联络。信中说因为被推荐去读昆明陆军学校,所以才和我联络的,这小子还真是走运,只是不知道达波现在在哪儿?

明年年学习要结束了,明年还会有什么事呢?我明年毕业会分到那个部队呢?

昨天,接到江天翔的来信,说正在全国自助旅行。看一看自己的祖国,他终于下决心离开了家乡,看来他leduwo要实现了。

2004年1月15日

欧洲议会发表正式成立欧洲联邦的消息,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诞生了。

2005年2月1日

今天,东盟宣布成立联邦的九国发表了成立统一国家的声明,经过金融危机的团结奋斗之后,那一带的人民将自己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台湾领导人以个人名义出席了庆祝仪式,他们在搞什么名堂,我们的南方看来也会处于不平静的状态。

2005年3月12日

网上新闻说全世界从2003年开始向美国回流的美元越来越多,好像有人在操纵一样,美国的通货膨胀越升越快。美元世界最好的货币的地位,正被欧元逐步吞食掉。

2005年9月27日

不久前,我成为了正式的排长。

今天遇见了龙飞翔,本来只是一场在沙漠里例行进行训练正在进行的时候,因为被这些猎鹰追踪的人,和这些猎鹰而破坏了,我们也参与了行动。

江天翔长期担心的一件事情,终于爆发了,我们身边的危机越来越多。

今天是双十节,是中国人开始争取**自由和民主的开端,但传来的消息却不好,台湾的民进党人宣布**,成立“台湾共和国”。**势力竟然走到这一步!我们看来不动不行了。

当天下午,国务院发言人强烈谴责了这一分裂祖国的行为;晚上,中央军委主席就向人民解放军发布了维护祖国领土完整,封锁台湾的命令。

今天,我向上级递交了上前线的申请。

现在,不知道江天翔的旅行之路走到那儿了,我身处的这个偏僻的哨所,他没有可能回走来这儿吧。

上级要求我们今年毕业的学生都会学校集结,好像准备把我们全部用来充实一线部队。

看来江天翔说得对,我们有机会上战场。

2005年11月2日

二十几天的对台封锁,并没有什么效果,因为台湾股市虽然下降的厉害,但是台上的人在军队的强硬支持下,还是没有丝毫松口的样子,看来还是只有武力相向。

前几天回到学校的时候,学校根据总参的命令,将我们这些最近毕业的人中的大多数,分配到这次参战的各个部队中,准备在进攻台湾时做下级军官,在实战中煅炼和准备发现人才。

但是我却因为升官太快,而被分进了司令部,我想这一定是龙飞翔为我做了什么手脚。

这样,我就被分配到司令部做参谋。

在四处传达命令的时候,在前天竟然见到李天空,他毕业就回到野战部队,这个时候也来到了广州,他们在这里做渡海的准备,不过,他们到广州来干什么,这里做渡海攻击?离台湾远了一点吧。

司令部本来是要南京军区的人建立的,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最后是由广州军区来建立的,等几天我们就会转移到浙江前线。准备指挥渡海作战,不过天空他们并不跟我们一起去。

不过曾经听说,他们那支部队是最先行动的部队,却不到浙江、福建前线,这时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很。

2005年11月3日

昨天还觉到对天空他们部队的行动感到奇怪,今天在司令部看见一张地图的时候,偶然注意到太平岛,想起以前江天翔曾经说过,要是要对台动手的话:即使有损失,有两个地方一定要现有动作,这两个地方要先派兵占领。

这两个地方就是太平岛和钓鱼岛,这两个地方的位置很重要,不能让别人乘机掠夺了过去。也许天空的部队就是在太平岛登陆的先头部队。但钓鱼岛他们考虑过吗?

2005年11月8日

今天被派到一个装备奇怪的连队,有很多轻型的新式远程攻击武器,我作为这个部队的和司令部联络员,被派到这个连队,他们是在一个隐蔽的潜艇基地里。

据说是这个连队有特殊使命,要我在这里随时保证与司令部的联络,但是现在我还不知道他的目的在哪儿。

不过今天翻杂志的时候,看见有一个新进的服装设计师的照片,这是沈琳的,她回到她父亲的工厂去当了设计师,现在这个工厂开始生产自己的品牌。真想她。

2005年12月3日

这是什么?今天上艇的时候,看见这艘潜艇时真是吓了一跳。听水兵说这是一艘核动力战术潜艇,但里面的舱室很大,可以运载约一个营的陆战兵力,我在的这两个全副武装的连进了里面之后,空间都还很宽,这个潜艇有一个专门的兵员进出口,要是重武器装备少的话也可以运载到艇上,但是我们这两个连队并没有那样的重武器。

不过,连队武器中有很多远程对舰导弹,比起别的来,有一种很小,但听说威力很大新式,可以掠海飞行,再从吃水线上左右钻进舰艇,对舰艇造成破坏,这样的东西,拿来做什么的呢?

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去秘密登陆呢?真是令人期待!

2005年12月6日

保持无线电静默三天以后,终于看见了陆地,听舰长介绍,我们的目的地是钓鱼岛。这两个连迅速的上了岛之后,潜艇就走了。

那艘潜艇的潜航很深,而且很安静。

到下午的时候,外海有军舰游荡,挂着日本的海军旗。

不过这两个连的指挥官在上岸之前受了伤,司令部命令我接管了这两个连的指挥权,我在上岛的时候已经下令,让大家做好战斗准备,修好工事,准备抗击敌人的攻击,傍晚的时候有飞机掠过上空,从观察和判断,是日本自卫队的飞机。当时局势十分紧张。

晚上电视传来新闻,某部在太平岛成功登陆,全歼守敌,占领了太平岛,电视里竟然拍到了李天空。他的部队果然是向太平岛进军。

2005年12月7日

从电视中传来金门、马祖也解放的消息,军委主席在电视上说,这是人民解放军在完成以前没有完成的向全国进军命令。

美国政府叫嚷我们不应该对台动武,日本人也说我们不该占领钓鱼岛。今天看见在外海游的军舰中增加了登陆艇。

在一起登陆的记者中有一个叫林飞雨的军报记者,她居然认识龙飞翔。不过我们没有谈太多的话。

不过电视台的实习记者就很狼狈了,我命令负责通讯的战士帮忙以后,他们才架好天线,传回了新闻。

2005年12月8日

电视上传来在桃源机场的战报,我军已经用2个师的空降兵突袭桃源机场,并且占领桃源机场。

这些事情是空军的空降兵做的。彭湖列岛也被迅速的拿了下来,守军也被全歼。高雄的军事实施也被空袭后,炸为一片平地,不知道是什么飞机干的,我记得以前没有听说过我们有很厉害的轰炸机和炸弹。

这次国家领导人下了决心,在电视讲话中也曾经明确表明:鉴于维护中国领土的完整的决心,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做到祖国的统一。付出任何维护中华民族团结和统一的代价,都是值得付出的。

今天在外海赶来了一支奇怪的舰队,防空的机关炮密布,却没有大口径舰炮,挂着我们的“★八·一”军旗,伴随而来的登陆舰又运来了两个连的兵力,听上岸的指挥员说,这是海军的新型舰艇,是新式的导弹舰。这支船队十艘舰加起来有近二万夥左右的导弹。

有另外一个团首长随部队来,我根据司令部的命令,移交了指挥权,我又接到命令,命令我随舰队的快速联络艇回大陆,司令部又有新任务,新的联络官也随部队来。

随后继空降部队强行在台湾着陆,做为司令部派往桃源机场部队的联络官。和我一起到的有美国和俄罗斯驻我国的武官助理乔治.马歇尔少校和朱科夫上尉二人。他们作为观察员也来了前线,不知这俩人怎么上的机,两人的中文很流利,我的俄文和英文也可以对付的,这也是我被选来出这次任务的原因。

在桃源机场顺利降落之后,到守卫的司令部报道,敌人的攻击很微弱,只有零星的枪声,连重武器都没有使用,不知在打什么主意,两位外军人员在机场周围看了看,然后被上级请上了飞机,离开了桃源机场。

现在平安无事,这时晚上8点钟。

12日的时候。敌人一直平静中策划的阴谋终于显露,敌人开始集合兵力向桃源机场发动进攻,想歼灭我们。他们发动进攻的时候,正是我到机场的南部,在那里守卫的一个地势较突出的连队了解情况的时候,我们被敌人突然出现的快速装甲部队,把这支连队与机场大部队的联系切断了,这个连队的指挥员在战斗中牺牲,做为当时在这里军衔最高的人,我临时代替了指挥权,激烈的战斗中通讯设备也和通讯员一起被毁了,我们与外界的联系被中断了。

在12夜午后我下令主动放弃阵地,本来想向机场方向突围,可是道路已经被被敌人装甲部队阻隔,无法前进,利用12夜午后到13日凌晨开始的不和季节的大雨,决定率全连剩下的,战斗力充足的人员撤退,我命令重伤员就地驻守,命令他们根据形式和自我判断是否做俘虏。我没有下令他们在我们走了以后就投降。

13夜午后2点,通过火力侦察,了解到敌人的薄弱地区,还在路上顺手抢劫了一处物资储备的地点后,前进中的我们竟然突入市区,利用缴获的军服伪装之后,利用福建籍的战士的协助,我们在市区侦察之后,征用了一处地方驻守,我们说我们是攻机场后,一个营剩下的兵力。

准备整顿之后,准备以后再利用夜色出击,今天就是利用这一点空隙,写了这一些。不知道明天我还有没有写日记的机会。

从缴获的敌人通讯设备中获知我军渡海部队在北部登陆的消息,他们在15日兵临台北城下,台北防御在登陆的时候就已经被加强了,现在想混出城已经不容易。不久之后,我们又被房东怀疑,只好将其扣留。

不过在看见了电视接收装置,有从从市区地图上发现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型的电视台,决定冒险占领这个电视台,看看能不能扰乱敌人。

从通讯中得知我军开始攻城的时候,我们决定向电视台前进,那里守卫很薄弱,不过若不是旁人提醒,差点忘了现在穿服装是一样的了,在一阵胡搅之后,居然将守军全部缴械,占领了电视台,利用设备传播出解放军已经进城的消息,没有想到影响之下,敌人的防线居然也崩溃了,我军顺利进城。台湾主要领导人全部逃进阿里山地区。

不过今天也被一位叫李虎的军长批评,因为当时留下来的那些重伤员战士,他们全部都牺牲了,那些同志都不愿意做俘虏。

不过在我临时带的这个连补充之后,也命令我继续带这个连。司令部也传来命令,要我暂时不做联络官。

电视台来采访,本来想采访那两个福建籍战士,但不知怎么会事,居然是让我面对摄像机镜头,真是不知所措,在电视中说了些什么,许多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要记得李虎军长的批评。

今天阳明山被占领了,虽然我们飞机的攻击和炮击很厉害,但是更厉害的却是那里突然的发生了大爆炸,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是不是轰炸高雄的那些轰炸机呢?

2006年1月10日

阳名山战斗结束后不久,司令部下达了平行追击残敌的任务,要我们所有的连队延阿里山进行平行追击,因为阳名山爆炸的时候,虽然听说王明远负了重伤,但是那些剩余的部队,在他们副司令员的带领下,正在延阿里山南下,要求我们迅速的追击敌人。

因为一直有不合季节的大雨,战斗进行的很艰苦,我们虽然追上了敌人,但是敌人也把我们粘在了阿里山上。要不是有连队果断的前出到花莲,我们还不知道会打多久。

不过幸好这样,横断阿里山的作战终于结束了,敌人被我们压缩到了南部,不过我在连队,又因为违反记录,被勒令停止前进。

不过这样我也就有空写日记了。

2006年1月21日

我们参加了扫荡阿里山作战最后的战斗,两天来都很紧张,本来以为要和敌人大捉迷藏,但是后来所到之处摧枯拉朽。

现在除了高雄,别的地方也都被我军占领。

2006年1月24日

高雄解放,台湾全境解放,我们这个时候还在山上。

中国的统一大业已经完成,今天便成为“祖国统一日”。

2006年1月31日

司令部传来命令,将连队指挥权交给新来的指挥员后,奉命回司令部报到,南京战区司令员张和平上将又批评了我一顿,不过接下来又问我今后想做什么,我对他说想继续当兵,不过想先休假。

和张上将是在司令部时认识的,当时刚从钩鱼台回来,向他报告钓鱼台的情况,说有日本军舰在附近游弋的事情,张上将当时很生气,不过对我当时下令警戒和修筑工事表示称赞。因为这样可以表明我们守卫祖国领土的决心。

今天又听到张上将提到一件事,在台湾总统府中发现了台湾与日本的秘密协定,提出将钓鱼台岛让给日本,换来日本最大限度支持台湾**。

好险,要是我们不派兵先上岛钓鱼台就会被日本人拿去了。

告别了张上将,上将说要将我留在司令部,不过等工作告一段落才放我的假。

2006年1月4日

今天去参观那些接收的台湾军队的装备,武器种类非常混乱,缺少系统性,在现代条件的战争中,这些东西怎么凝聚成战斗力,他们肯定为后勤保障出了很多的难题。

2006年1月10日

关于台湾的驻军编成已经完成,准备留两艘天津级导弹舰和八艘上海级的导弹舰做主要舰艇的舰队编成的舰队守卫台湾海域;一支10万人的陆军部队和7万多人的空军部队留驻台湾岛上。不过成立的还是台湾特别行政区,将行政权交给台湾的地方党管理。总书记在作报告中解释这时因为台湾人民,已经适应战前的生活方式,所以虽然解放军解放了台湾,但在政治上还是暂时不做改变,让台湾拥护统一的地方党来处理台湾政务,恢复台湾的经济。外交部的特派公暑在台北办公。军队司令部设在基隆,我被分到司令部作战科当参谋,留在了台湾驻军当中。

2006年4月10日

一切都上了轨道,忙碌的时期终于告一个段落,长期的规划和筹备,台湾司令部的规模也大致的整理清楚了,而且我现在终于有了假期,我可以回家去看一看。从最后一学期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回家去了。毕业以前虽然有过假期,但是因为想多磨炼一下自己,所以那个假期并没有回去,现在放假了,所以决定回一趟家,看一看奶奶。

2006年4月14日

终于得到可以休假的通知了!

在路上耽搁了一天,今天晚上到了家,奶奶身体还是很好。

本来想去见沈琳,但是听说她没有在家,所以也就没有没去她家。不过听说李天空也回来了,还真是恰好,决定明天到他家去一趟。

2006年4月15日

今天到了李天空家,见他正在家里忙碌,看见我来了,放下手中的事情,和我聊了起来,两人一起聊起这次对台战事。

他所在的部队确实是攻占太平岛的部队。不过问起他太平岛的情况,他说他们刚攻下岛不久,外海就有舰队在处海游弋。

当时他们经过观察之后,发现那是东南亚联邦的新式舰只组成的舰队,不过数量并不是很多,想起在对台湾总政府文件进行检查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关于东南亚联邦和台湾的文件,台湾获得**,将太平岛作为东南亚联邦在南沙的基地永久的租用给他们,并且在南海的问题上和他们保持一致。

和天空讲了这件事之后,他说难怪当时的带队的将领级别那么高。连忙的问他是谁,才知道是广广州军区司令员林海龙中将。而且他们是由两只特遣舰队护航。

现在想来,我们将太平岛握在手中,将来在南沙问题,我们说话的声音都会大声点吧。我们终于有了可以保护我们南方领海的前沿基地。

2006年4月18日

沈琳从省城回来了,在那里,她开了她的服装发表会,全部是他爸爸工厂准备生产的产品。

晚上去她家找她,问起她的最近的情况。她抱怨我那么久也不回家一次,也没有定期联络,特别是去打仗这种事情,都没有说。

不过她也很忙,也没有时间发现别的男孩子的好处,所以现在也还承认是我的女朋友。我也很高兴。

我要走的时候,她交给我一本江天翔写的笔记,说是江天翔旅行之前交给她,让她转交给我的,上面除了有许多天南地北、杂七杂八的闲扯之外,我最关心的就是他整理个论述的一些军事上东西,在提到1999年的事件之时,在南斯拉夫对待北约的态度上说,南斯拉夫回应北约战事,不能只是挨打,他们可以派游击队员进入北约国家,进行破坏活动,即使北约地面部队进入南联盟,也可以在游击战中消耗敌人。

很多观念跟一本书中提到的差不多,只是在利用高科技方面没有,而对使用恐怖行动描述的很精细。如

炸毁证券交易所,各种通讯设备,破坏交通线,对军事基地进行破击,偶尔不小心还搞错目标,炸毁核电厂,造成核事故之类。

江天翔在笔记中说:在我们生活的现实社会的每一个国家之中,随处都有陷井,而且很容易就发现陷井在那里,在各种情况中对这些陷井加以利用,是对敌方很有振撼效果的攻击,不要讲什么人道,战争一开,胜利是唯一获得生存的条件。

这部日记从1999年1月开始纪录,对当时的科索沃事件和我国的对外政策有许多自己**的观点,有许多让人深思,也有许多让人不知所云。

不过在对日的态度中只有一段,将来若是对日冲突,***的发展到这样的阶段,能击沉岛屿的话,将日本列岛击沉,永远的毁灭祸患。

击沉岛屿,这要用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完成?

2006年4月21日

今天和沈琳一起去送李天空,他要回部队去了,他现在随着自己的部队驻在太平岛上。他在回来以前听说,有一些陆军部队要并入海军,转建来扩大海军陆战部队的规模,那些驻海岛的部队都要转制,所以天空回去之后,就会是海军陆战队的队员了。

不过送别时问起达波的情况,才知他在东海舰队第三特遣舰队服役,是一艘舰上的少尉,在回家的路上才想起,这支舰队不正是驻台湾的舰队的番号吗,看来回台湾的时候可以和他见一面了,不知他从水兵学院毕业,怎么会成为直升机飞行员的。

想不到高中转学后认识的这两个好友,也都成为了军人。晚上和沈琳说起这件事,她说这是我们三人的缘份。

只是没有人进入空军有一点遗憾,因为天空和达波都是属于海军的人,不过,现在高中时的那些朋友,现在都在做什么呢?

2006年5月1日

今天在火车上写日记,因为穿着便服,便问起大家去年的对台攻略的事情。大家说的很热烈,说是就该这样做,台湾老挂在那儿,迟早会成为祸害,毕竟已经忍了那么久了。

2006年6月2日

回到岛上已经一个月了,才去打听到达波所在的军舰的名称,今天到基隆军港的时候。达波所在特遣舰队第一战斗群正在港口内修整。达波所在的舰名是天津号,是天津级导弹舰的首舰,到舰上看来看去了也只有30来人,问起来才知是全计算机化,以计算机控制全舰的二千枚的导弹,看见在舰侧可以升起的,直立的多管发射井,一共有十二个,船舷一边六个,每个40个发射管并列的导弹发射管,问起是不是把陆上武器搬到海上来了,才知不是,因为在导弹小型化上获得重大突破,这一方240枚的新型导弹飞出去,既可以防空,也可以攻击军舰,还可以可对岸攻击一种多种导弹结合的发射管,不过做那么多用处可行吗?问起来才知这样的设计是很厉害的,充分的发挥了饱和攻击的威力,即便现在最新的美军的宙斯盾P级防卫系统也只能击落其中的60%,剩下40%中的如果有10%能准确命中目标,就可将目标摧毁,也就是说现在没有什么东西,能真正防住一艘导弹舰射出的导弹攻击。

达波是舰上的直十型飞机的中尉驾驶员,问起他参加这次台湾攻略的过程,他们舰队在澎湖岛外向岛上发射了一轮导弹攻击之后,岛上就升起了白旗,因为一轮攻击之后,就摧毁了敌军守卫的大半阵地,还将飞机场完全摧毁,可以想像知这种导弹的战斗中的厉害。

细问之下,才知是发明的一种新型爆炸装置,威力比过去所用装置都要厉害许多,即是只有一枚导弹,威力也是以相当于过去陆军40火箭炮十枚火箭弹的威力的总和。一个舰队三分之一,四艘导弹舰破环威力,足以一轮就将钓鱼岛,那样的小岛洗一次澡。想一想还真历害。

新的舰载直升机也很灵活,挂弹也很多,很像俄国的一种新型直升机,但在构造上简单得多,用途也单一的多,天津级舰上可以搭载三架这样的飞机。

告别达波之后,想起在钓鱼台的经历,幸好当时这种舰艇赶到,不然不知日本人会做什么事。舰上的导弹和同潜艇运到钓鱼台的导弹一样大小,是同一型号。

写日记的时候才想起没有看见导弹舰队的近程防御系统,不知是怎样的,这种排水量达千(近万)吨的导弹舰共有几个船队呢,不过在台湾的舰队就有十艘天津级和上海级的,上海级的还小一点载二架直升机。载弹量也比天津级小一点,一个战斗群是由五艘组成,一艘天津级加上四艘上海级。

看见这样的海军力量,南沙的主权问题,应该可以解决了吧。

2006年8月10日

今天,电视在播放历史事件回顾的时候,在2003年的今天,最后一批美军离开欧洲大陆,在意大利海港军舰上,有一个人引起我的注意,这个人就是和我一起在桃源机场降落的,那位美国驻华武官助理马歇尔,不过他的脸一片平静。

2006年8月15日

接到命令,我被推荐去军校中级班学习,现在我的军衔还是少校,虽然在台海开战前,我就已经是这个军衔,不过所有的功劳,都被过失抵消了,不过现在年龄不太大,长的也是娃娃脸,到学校去不知会有怎么样。

2006年8月27日

把一切的事情移交完毕的之后,今天才好才到学校报道,大多数的学员已经来了,不过我住的寝室的室友还没有来。听说张和平上将自愿来这儿当校长,下午碰见他的时候,他还记的我这个在攻台时被他表扬和批评过的人,不过对我的年龄很不信任就是了。

2006年9月5日

今天想起开学那天的事来,还是有一些好笑,因为二十五岁以下的就我一个,其余的人都以是近三十岁的了,而且大家都饱经风霜,我却没有多少改变,所以进教室的时候,还被问起是不是走错了教室的低年级学生。

我的脸真的那样显小吗?

2006年9月10日

今天一边进行古老的沙盘作业,一边在电脑上进行模拟对战,因为用最快速战法乘对手不备的时候,利用手中的空中机动力量,将自己的一个部队的一部分突入到了敌方的司令部,对那里进行了袭击,结果因为太顺手,根本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就胜利了。

教员问起,说自己也没有注意,惹的大家都笑起来,电脑进行战斗进程检讨的时候,发现因为对方太过谨慎,在收缩兵力的时候,把一只本来守卫在那里的部队调走了,本来应该迅速补充到那里的机降部队却因为没有迟了一步接到命令,而是那里形成了破绽。这个时候,我不禁自言自语说了江天翔笔记中的一段话:战争中胜利的一方,是少犯错的一方,而能幸运的抓住对方的失误,却不能说是幸运。以为战场中彩票的机会,只有真正的聪明者才可以掌握。

教官听见了这句话,问起是什么意思,我举了一些江天翔和别人不一样的战术思想,教官听后,说要把笔记拿来看看。

2006年9月11日

今天那位教官来把江天翔的笔记本要去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