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明亮出生于诸葛家族,作为一方修炼大势力的优秀子弟。对于许多凡俗间的事情,了解不多。心思却是转动极快。

一个人无法修炼,是因为没有气感,只有感悟出天地灵气,引气入体,才能正式修炼。自己虽然来到了这片陌生的天地,见到了陌生的人物,身躯却没变。

自身并未出差错,影响到引气入体的,只能是外界的事物了。联想到先前所见的怪异情形,诸葛明亮立时明白了,不是这片天地的生灵实力弱小,是整片天地没有灵气存在!

没有灵气!没有灵气!

对于一个修炼之人,灵气究竟何等重要。从那些凡俗世的修炼天才,挤破头,不远万里要去往仙门,便可看出。

诸多天赋极佳之人,何以不能成就一番夺天造化,便是差在修炼环境之下。而诸葛明亮穿越来此,本身一缕先天元气,并未消散,只消灵气充足,短短数十年,甚至数年,便可恢复至巅峰实力。

可是此时此刻……来到一个陌生的,毫无灵气的环境之中,他便连衣食温饱,都成了问题。

可怜,诸葛明亮离奇来到龙珠世界,没有附体重生,连一个地球居民身份证都没有。更别提洋房别墅,跑车美女了。

“这就是命啊!上一世,我享尽荣华,成就天骄之名,这一世,便注定了要从一无所有开始!路漫漫,其修远兮!来到了没有灵气的地方,我便无可作为了么,不!”

诸葛明亮停止了毫无进展的修炼,缓缓起身,眺望着旷野蓝天,蜿蜒的柏油马路,不由豪气心生。俊朗身姿,加上那股睥睨天地的神情,真有些顶天立地的男儿模样。

“咕咕。”

豪言方才言罢,不和谐的声音再度传出。诸葛明亮自是不知饥饿为何,却是尝过修炼之时,真元尽失的苦。估摸着二者大概差不多,补充些能量即可。

说到肚子饿的问题,诸葛明亮又为难了。以往都是服食天地灵宝,补充身体机能。而到了此处,这些动植物比之凡俗世都不如,若是长期食用,自己的一缕先天元气便是会被同化、稀释。到时,自己可就成了普通人。

在这天地间,遇见了什么蕴含灵气的地方,或者灵宝,都无法立刻修炼出真气了。

前面有着两个选择,一是,挨饿,二是,融入这片天地,从成为芸芸众生做起,舍弃自己天才的身份,先谋求生存。

最终,生存成为诸葛明亮的选择,于是,一旁富含肉质的虎头人尸体,成为了充饥的首选。诸葛明亮来自于中州星,对于无根散修和兽类的歧视,已然发自骨子里,食用虎头人心安理得。

兴冲冲的来到虎头人身边,却是再度难住了。诸葛明亮竟然无从下手,不知该如何将之食用。

天呐!您难道是要一个来自于修炼文明高度发达的中州星,自身真元、念力一度达到天人巅峰的阵道天才,发挥自身的想象力,用原始祖先的钻木取火。亦或是直接用现代科技,向路过的行人,借一个打火机。

可惜,这一片旷野,尽是绿油油的青草,也没有柴火,更加没有行人的丢弃的打火机。

诸葛明亮来回踱着步子,看着躺在地上精壮肉食,不知该如何下口。

“直接生吃?不行不行……那样太有损形象了……”

“算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还怎么谈及未来!”

很快,诸葛明亮说服了自己,揉了揉虎头人的臂膀,张口便是咬了下去。

“咯吱!”

生吃肉食,还是结实的肉块,那般滋味,多数人都不知,总之不是寻常人可以接受的。当然,诸葛明亮也是在此之列!

“呃……”

将咬下的一块肉,于口中咀嚼几下,终究是耐不住那种美妙的咀嚼滋味,恶心的吐了。

看着吐出的肉块,诸葛明亮却是仿佛想到了什么。舔了舔嘴唇,口中分明是些虎头人的鲜血。诸葛明亮便是这般含着腥味极重的鲜血,在口中绕动。

“鲜血,精血,练血之法。家族禁典里的练血之法,或许可以帮到我!”诸葛明亮猛然想起,诸葛家族禁典里的练血之法。

想到应对之策,诸葛明亮猛然如同野兽一般,张着满身鲜血的嘴巴,对着虎头人停止流淌的血脉,狠狠的咬了下去。而后,大口的尝起了那殷红的鲜血。

满满的喝了几口,诸葛明亮感觉到腹中有些热流涌动,那饥饿、疲劳之感,稍稍减退。而后将口中残存的鲜血,尽数吞下。

地球虽说不比中州星,却也是宇宙星辰,其中更是孕育着大量的生命,有着不少的自然之气积累。

虎头人便是自然进化,与现代科技结合的产物,自身血液之中蕴涵着极其庞大的生物能量。只是周围没有天地灵气,地球上也没有正规的修炼之法,自身力量无法全部发挥,才稍显弱小。被孙悟空一拳打倒。

是否懂得运用自身力量,是否拥有强大血脉,导致了战斗力的差距。诸葛明亮依稀明白这道理,此刻却并不关心。

吞食了大量血液,诸葛明亮便按照家族禁典中的秘法,全力运转起练血之法。服食生灵之血,不要紧,可若是运用修炼之法,生生炼化其中的能量,便是有些凶险了。

鲜血本是生灵体内流贯全身,带动身体运动与调和之物,可谓是生灵力量的源泉。其中的威能,要想悉数融汇到另一个生灵体内,为之所用,化作后者的力量,其中难度之高,过程之凶险,可想而知。

稍有不慎,立即就会被血液内蕴涵的生灵之力,一举撑破所有经脉,生生爆裂血管,死于非命。

哪怕是诸葛明亮有着家族的练血之法,一次吞服如此之多的生灵血液,也不敢有丝毫马虎、松懈。毕竟这练血之法,是家族禁典,多年来,始终无人修习成功。

感受到腹中鲜血的热能挥发,他立即稳住心神,控制自己的呼吸,默运最简单的吐息纳气之术,然后运转起练血之法的入门篇,徐徐炼化腹中的外来血液,调理那些慢慢自血液中散发而出的力量。

虎头人本身便是强大的生灵,死后,身体里的血液蕴含着不小的威能。诸葛家族的练血之法也非同等闲,别有一番奥妙。

诸葛明亮那阴霾的心情,便是随着腹中一股股精纯生命能量的释放,而逐渐趋于平静。小心的控制着得来不易的力量,让其开始在身体之中凝聚。

在这些凝聚的能量还没聚成气候时,诸葛明亮便是控制着体内的先天元气,将浑身上下每一处肌肉、器官、经脉、穴道淬炼一遍。明知往后必成凡胎,诸葛明亮对于这缕先天元气,并无留恋,将之用于身体的初步淬炼。

身体将这股元气一举吸收,在运转一周天后,开始将血液中提炼出的力量,化作受自己控制的真气,一股外来的力量逐渐成为一道涓涓溪流,奔腾在经脉之中,最终沉积在丹田之内。

凝实出第一股真气,稍稍运行了几个周天,诸葛明亮便是精力透支,有些昏阙。在这种没有灵气,没有灵药支持的环境下,进行最初级,也是最艰难的修炼,养尊处优的诸葛公子如何能够抵受。

好在,第一股真气的产生,让其精神振奋,强自驱逐了那股疲倦之意,再度*起虎头人体内的血液。

虎头人已死,血液渐渐凝结,本身体积庞大,血量丰富,可供诸葛明亮吸收、淬炼的却不多。未及三次,诸葛明亮已经得不到可以淬炼的鲜血了。

有了第一股真气,诸葛明亮终于恢复了一些信心。感觉到体内不算强大的力量,奔腾不息的血液,对于新生活的向往,也是彻底回荡在心间。

诸葛明亮紧握拳头,对着无尽天空,昂首长啸,豪情满怀,却是将回到家乡的愿望,埋在心底。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因何未死,因何来此,如何重回家乡,都不是自己现在可以考虑的,只有自己实力够了,才能真正接触到这些东西。

如若自身力量一直都是这种水平,自己或许只能在这天地之间,就此平淡度过一生了。至于家族的一切,根本就担忧不上。

有了真气,诸葛明亮立时运转起真气运行之法。这片天地确实没有灵气,却有着有机物质,生物机能不断散发,可以吸收些力量。但远远无法补充消耗的真气。若想将自身力量淬炼至一定程度,诸葛明亮心知只能以练血之法,掠夺其他生灵的血液之能。

随着真气的运行,游离的外界力量不断被吸入体内,融入到真气之中,徐徐流淌在身体的各处经脉、穴窍之中,对经脉形成了一种撑、胀、挤的轻微感觉。诸葛明亮便是依靠着微弱的真气力量,疏通着经脉。

过了几个时辰,夜风轻轻拂过,丝丝凉意泛上心头,诸葛明亮这才停止了修炼。运用真气,切割着虎头人尸体上的肉,待切成细丝,便是拿来充饥。

夜晚,诸葛明亮终于体会到了寻常人的生活,强烈的倦意和疲劳感,不住冲击着自己的神经。修炼者是不会休憩在没有任何防护的地方,可是此时,诸葛明亮却是无奈的笑了笑。躺在草地之上,望着天空上的月亮,只是觉得眼皮越来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