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叫人头疼的苍蝇!”扫了一眼密布天空的飞行器,顾绝天那股豪情壮志又迅速消弭了。

一旦机甲贸然冲进,被飞行舰的炮火阻住,背后再遭受无数飞行器的来回狂轰,必然会被炸成虚无。

“确实,这些讨人厌的苍蝇,打扰大爷单挑的雅兴。”驾驭机甲从冲锋状态退回,飞向另一片天空,诸葛明亮也略感不快。好容易抓住的作战机会,就这么被打断,自然高兴不起来。

不过,他向周围扫视,发现了一片空荡荡的方位。打开电子地图,更是惊奇的发现,那片天空之下,坐落的正是红缎带军团的不破封锁线!

“难怪那里没有飞行战队拦截,竟然是不破封锁线的四大基地之一!”透过显示屏,顾绝天看到宏伟的军事基地,惊怒道。

“那就是不破封锁线?还是四大基地之一?那里面一定有能够打击飞行舰的重炮了。”

看到横贯天地,截住去路的军事基地,诸葛明亮非但没有危险觉悟,还满怀欣喜的盯上了一座座激光炮塔。

“白痴!”与诸葛明亮相识数日,原本一直以为他智力超凡的顾绝天,终于叫骂出来。为自己遇上这么个看似理智的疯子,而感到由衷的悲伤。

悲的是命途多舛,伤的是脆弱的心脏。

“瞧你那什么表情。遇上不破封锁线的军事基地,不好吗?要是红缎带军团、鹤仙流、黎绝天等人,三伙势力合力夺取绝灭宗在这一地域的分堂,甚至组织力量,攻击绝灭宗的山门,那不破封锁线的军事力量必定会被抽离大半。就像那艘飞行舰一样,是拔了牙齿的老虎,对机甲造成的威胁十分有限。要是抓住机会,夺取激光炮塔,轰击背后的飞行舰和飞行战队,未必很难。

要是我们的推测错误,整个不破封锁线还是拥有巅峰的军事力量,那么这处基地的守护力量绝对可以打退我们。我们到时候,只能亡命逃跑。可这样一来,如此大规模的战斗,必定能引起绝灭宗分堂的注意,未必没有援兵来支持。这可是一举两得,稳赚不赔的战略手段!”

诸葛明亮本是全神贯注的盯着越来越近的偌大军事基地,两只眼睛冒着金光,却是听到顾绝天的咒骂,心中不快,立时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开解起顾绝天。

后面追兵无数,更有着战力强大的飞行舰,面前的军事基地威名赫赫,坐镇美洲海岸,号称不破。顾绝天驾驭机甲,处于二者之间,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强敌在侧,远处,又记挂着绝灭宗的安危,顾绝天的大脑神经被调动到极限,推理、演算的能力时高时低,此时听到诸葛明亮那合情合理的解说,没有丝毫的深度思考,机械式的点了点头。旋即,驾驭着机甲,启动了肩上的绝灭光杀炮。

绝灭光杀炮本就是机甲的最强攻击炮。飞行时,经过长时间的充能,启动时,借助惯性与冲击力,磅礴的能力瞬间自炮膛贯射而出。两道红蓝相间的流光,瞬间跨越数十公里,落在了不破封锁线的基地堡垒上。

顾绝天驾驭的3号机甲驶入不破封锁线的基地范围,飞行舰就将其信息传递给不破封锁线的部队。

这一处基地的军事力量虽强,可机甲乃是绝灭宗的杀手锏,世界一流的战争武器,各种能力远非一处大型军事基地可以比拟。毕竟,这处基地主要的职责是坐镇美洲大陆,作为红缎带军团在美洲大陆的坚实堡垒。而并非一处从事科学研究,配置顶级科技设施的研究型基地。

职责的不同,制约了它对机甲入侵的有效防御。若非飞行舰的提醒,3号机甲完全有能力,轻松的进入军事基地,甚至如诸葛明亮所言,夺取激光炮塔,借助炮塔之力,轰击紧追而至的飞行舰。

机甲的隐蔽、反侦测能力极强,可当这座大型军事基地有所准备,发出红色警报的命令,将巡逻力量增加三倍,基地多处单兵作战的设施启动。3号机甲便是更新换代,也无法悄无声息的进入其中。

绝灭光杀炮蓄力发射,诸葛明亮再次看清这两柄绝世凶兵的威力。流光闪烁间,犹如山川洪流般的洞穿力量轻易撕毁了拦在面前的堡垒。

徘徊在美洲海岸,横贯于大陆和海洋之间,被红缎带军团的敌人称之为“不破”的封锁线四大基地之一,其坚实的防御堡垒,便是在两记绝灭光杀炮轰击下,裂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出口被打开,顾绝天、诸葛明亮立时将机甲的平衡调整至最佳状态,而后,二人全力御动机甲,使出浑身解数,让机甲的速度攀升至极限。

不破军事基地的部队方才自绝灭光杀炮的打击中回过神,正要有所动作,便是看到,继光杀炮之后,一个庞大的飞行机器瞬间由人形,变成一个圆球,冲破了一切封锁,落到了堡垒的缺口处。在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当这些优秀的士兵执拿望远镜,锁定大坑位置,准备炮火轰击的同时。大坑中,圆球再度变换成机器人状态,一只强而有力的机器人左手,攀附而上。当机器人一跃至地面,其右手上凭空显露出的巨剑,便是展现出无匹的锋芒。森冷之剑,骤然自机甲手中挥动,斩向十面八方!

而机甲身后,那紧追而至的庞大飞行战队,以及同为世界一流战争武器的飞行舰,怎么也没能想到,一架机甲竟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激发出这般的速度,以这样前所未闻的冲锋方式,如此迅速的杀入红缎带军团引以为傲的不破军事基地。

“天呐!那可是军团坐镇美洲,历经数十年风雨,从未被敌人攻破过的封锁基地啊!以不破为名,坐镇太平洋彼岸,令美洲诸国闻风丧胆的四大军事基地之一啊!就这般,被打破堡垒,冲杀进去!”

“真主在上,请庇佑你的子民……”

天空中的飞行战队震惊过后,许多士兵纷纷或明或暗的祈祷着。直到此时,他们才认识到对手的可怕,虔诚的希望虚无缥缈的上帝,可以庇护他们。至于他们驾驭的飞行器,那种横行世界的优良战争武器,此时此刻,并不能给予他们安全感。

不破军事基地之所以被机甲如此轻易的冲破,这之中倒没有丝毫的侥幸成分。因为但凡大型的军事基地,所拥有的能量都极其恐怖,一旦全面发动,那威能真的是在毁天灭地。可同样的,巨大的能量制约了军事基地打击单兵的能力。

若是寻常机器、人类高手,贸然闯入,被发现,乃至被剿灭,只是一瞬之间。偏偏闯进来的是一架机甲,一架被地球的武术宗师和修炼世界的阵道天才同时驾驭的顶尖战斗武器。

自成立之初,历经无数风雨,参与过无数场生死搏杀的不破军事基地,终于迎来了自身建立以来,最危险、最紧张的战斗。

“轰轰轰!”

机甲方才进入基地,便是展开了最猛烈的攻击。为了控制机甲的速度,逃避空中的火力打击,机甲的前行全部是贴着地面。

顾绝天控制机甲行进,则是以机器人踏步,飞速践踏着地面上的一切,一个劲在基地内横冲直撞。机甲手中巨剑更是斩碎面前一切阻挡,悍勇向前。

每当遇上炮火攻击,机甲奔跑无法避让,紧紧盯着四周动静的诸葛明亮,会立刻开启腾空系统,让机甲升空。一个昔日的修炼高手,阵道天才,如今在地球世界,驾驭着地球世界最尖端的战争武器,腾空厮杀,放手施为,当真畅快之极。

那种久违的执掌天下,征杀万物的感觉,终于重获。在机甲之内,诸葛明亮进行着简单的控制,一面运用精神力,配合顾绝天的动作,施展出最佳的战斗态势。一面抓住空隙,发射光杀炮,格杀敌人。

嘀嘀嘀!警报之声,接连不断的回响在基地之中。

“戒备,戒备,最高戒备!”

“你们这群废物,要你们有什么用!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拦住那架机甲。一个拥有数十万军队编制的基地,竟然拦不住一架机甲,这样的消息,你们也敢过来禀告!”

基地的副指挥气急败坏的叫着。早早得到飞行舰通知,下令全力戒备的他,根本不曾想到,不破基地的堡垒会如此轻易的被突破,区区一个类似机器人的机甲,竟然能在基地之中,杀到无人可挡,所向披靡!

这样的情况,要是被率领军队,讨伐绝灭宗的总指挥知道了,那还得了。自己这副指挥……后果不堪设想啊!

天空中的飞行舰与飞行战队,徘徊在不破军事基地的上空,此时,它们也只能望着机甲呈现凶威。只能进行空中打击的它们,实在无法配合地面的军队,一齐剿灭机甲。若是能将机甲围困在一定范围,以火力覆盖的方式,绝对可以将之毁灭。可现在……

看着上下乱窜的机甲,一众飞行将官、飞行员同时摇了摇头,只能将消灭机甲的所有希望,寄托给地面的兄弟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