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明亮而今炼气九层的实力,自然不将这一掌放在眼里,只是发觉到掌中的异样,恼怒起来,略一思索,竟是有着借此事,了解地下拳高手实力的心思。

罡气稍微显露,而后,一脚踢出。

那年轻汉子正暗自得意,等着一掌落实,掌中银针一吐,面前之人就要遭受巨大痛苦,却忽然发现,银针被一股力量蹦断,自己被人一脚踢飞。

嗒!

敢于拦阻诸葛明亮的人,重重摔落。

“他们竟然敢动手,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哼,既然敢来这里挑事,又岂是等闲的人物,要不是有所倚仗,就是实力超绝!”

“即便如此,这两个人不惧我们的实力,对上记如意,恐怕没那么容易取胜。”

“取胜?别开玩笑了,以记先生的实力,这两人怎么可能是对手。”

顾绝天和诸葛明亮是何等人物,众人没有刻意压低的对话,清晰的落入两人耳中,不觉有些可笑。

“诸葛老弟,年少风流没有错,可是怎么能欺辱人家小女孩,瞧人家哭的,梨花带雨,还要找人出头,如此辜负痴情女,老哥可看不过去啦。”顾绝天近些日子喜事连连,心情开朗了许多,为老不尊的打趣着。

星缘意外去世,感情上的打击,诸葛明亮留下了人生中最大遗憾,此刻,被顾绝天无意间提及,虽是无心,却叫诸葛明亮异常难过,内心情感跌宕起伏,面色自然好不到哪去,冷着脸,道:“老哥怎么这样说,明明是想找个伺候的女孩子,现在遇上扎手的人,就往我身上推,太不负责任了,有色心,有实力,就该有色胆,这还要我教你吗。”

听到诸葛明亮的话,顾绝天顿时知道,自己先前的话语触动到诸葛明亮的禁忌上了,相识以来,对于诸葛明亮的种种神奇能力,深有感触,惊为天人,可对于诸葛明亮的脾气与傲气,也是头疼不已,时常绝倒。

顾绝天到底是在人世间打拼百多年的老家伙,武功练得不错,脸皮和圆滑更是全世界也能排上名次的,这不能怪他,要怪就怪云湛,谁叫他以前带着顾绝天四处挑衅武术流派,让顾绝天练就三寸不烂之脸皮,圆不溜秋滑不隆冬之个性。

眉头一挑,做出一副浑然不在乎,原来如此的恍然表情,直接答道:“诸葛老弟教训的是,老哥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将实力、色心、色胆,统统练到完美,哈哈……”

“呵呵……”别人不知道顾绝天的身份,诸葛明亮却是清楚,见好友为了让自己一笑,竟然不惜自贬身份,心里那份不痛快立时散去,爽朗的笑了。

二人修为都达到了极深的地步,在地球而言,属于最顶层的那批高手,岂会将别人的眼神和想法放在眼里,自顾自的调笑着,浑然不管其他。

“放肆,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来到地下拳世,就得老老实实的夹起尾巴做人!”

显然,诸葛明亮那一脚没能将这些人踢疼,找麻烦的又来了。

“呵呵,顾老哥可要为我掠阵啊,对于地下拳世的高手,老弟可不敢小视啊。”

闲来无事,不代表诸葛明亮会无聊的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既然是来见识地下拳世的高手,大好机会送上来,怎么能错过。

“既然要夹起尾巴做人,你们还敢大呼小叫,该打!”

对这些菜鸟级别的武士,诸葛明亮下手毫不留情,十几个敢于围上来的人,都是挨了几个耳光。

“好!”这些日子诸葛明亮随着顾绝天学了不少绝灭宗的武术,这几下手段用的就是新学的“粗浅”功夫,由诸葛明亮使出,顾绝天不由赞叹其天赋,赞誉了一下。

这句话听在地下拳世的人耳中,却是陡然间变了味道,变成那些耳光打得好,顿时,在场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射过来,隐隐露出不善,这两人的举动无疑是将所有人都骂了进去。

能进到地下拳世的,多数人都是在市面上混不下去,或者有命案在身,或者凶狠手黑,总之多数人都不好相处,这一刻,这些凶顽之徒的本性爆发出来,恶狠狠的聚了过来。

围着诸葛明亮的十几人敢出头,自然有些本事,可落在诸葛明亮眼里,就很稀松平常了,诸葛明亮修行练血天成这一上古法门,又自前些日子吞噬了大量血气,实力已经达到炼气九层,这种程度的力量,已然不弱,全力出手,怕是有着万斤的气力。

出手间,看到围着自己的那些人胡搅蛮缠,正面不敌,就是阴损招数,诸葛明亮十分气愤。

“因为几句话,就耿耿于怀,使尽阴损手段,这些落后星球的人实在不可救药。”

叹了一句,出手又重了几分,每次攻击落到实处,便是有人倒下,不多时,敢于做出头鸟的,都只能在抱着身体某处,在地上哀嚎。

“好厉害的手段,难怪敢目中无人,来到地下拳世要人了,不过,既然商小姐找到了我,记如意不才,也只能向你请教几招了。”

见到诸葛明亮的出手,一旁还有着实力更强的人压阵,记如意责怪起自己的大意,不该一时冲动,贸然答应下这桩恶事,此刻骑虎难下,商小姐还在一边抽泣,实在拉不下脸说不管这件事,只得上前。

若是以前,记如意这相当于炼气七层的实力,诸葛明亮还不好收拾,可练血真气达到炼气九层,肉身成就长生,两人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

就在诸葛明亮准备动手,扁了记如意,继续扩大纷争,见识一些地下拳的高手之时,一群嚣张至极,卷着黄发,钉着耳链的流氓人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地下拳世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入的,而这群人,很显然就在此之列。

“喂,姓商的小丫头在哪?快点出来陪陪哥几个,最近火大,急于消暑啊!”领头的卷毛男说着,用手撸了撸衣领,一根金灿灿的链子垂在胸前,不过,比金子更显眼的是那只带着锋锐戒指的白皙手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厉害的高手。

看到这群人到来,地下拳世气势汹汹围着诸葛明亮和顾绝天的三百多人竟然瞬间变了脸色,各自打着眼色,迅速散开,自各处的通道,纷纷离去。

印象中心狠手黑,身怀绝艺的地下拳人物,竟然这么一言不发的散去,而且是在几个黄毛的面前退去,这让顾绝天很尴尬,可是他信誓旦旦的对诸葛明亮保证,地下拳世比天下第一武道会精彩的多,高手也更多些,现在看来,纵然有那么几个厉害人物,品行也毫无保证,这样的人,认识了反而恶心。

众人离去,先前还躺在地上哀嚎的出头鸟,此刻再也顾不得在商小姐心里的形象,立刻连滚带爬的溜走,偌大的场地,竟然只剩下记如意和他的几个死党。

那群黄毛一到,一直低泣的女孩子骤然脸色煞白,低垂着头,恨不得死在当场。

“咦,这里怎么多出两个闲人,没看见大爷们在办事么,赶紧滚开!”

“原来你们不是一伙的啊?”记如意听到黄毛的话,显得很惊讶,很无辜,一时激愤,竟然招惹了两个实力强大的外来人。感觉到自己的失礼,立刻抱拳赔罪。

诸葛明亮点了点头,对顾绝天说:“老哥,既然此地的高手都离去了,我们去别地耍耍吧,世界这么大,总有好玩的地方。”

顾绝天也没想到几十年不来,地下拳世已经如此不堪了,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就要离去,正在这时,记如意却是将他们叫住了。

“两位既然是想见识一下地下拳世的高手,近期炎黄城汇聚了不少高手……”记如意说到这里,话语却是顿住了。

诸葛明亮和顾绝天回头,赫然看见记如意的身上,被几个黄毛的拳头狠狠的招呼着,可记如意就是忍住痛,不发一语,而其死党已经被打昏在地,那个商小姐更是被其余人当场欺凌,衣衫被一层层剥去。

现场版的异样脱衣舞,浑然勾不起诸葛明亮和顾绝天的趣味,他们的目光停留在几个黄毛身上,立时异口同声的道。

“高手耶!”

说罢,却是骤然向前跑去,一步踏出,便是来到黄毛的身边,两人左右开弓。

“呵呵,既然炎黄城有着高手汇聚,老弟实在闲得无聊,不如去看看。”

“老弟愿意去,老哥自然会陪着,罩着你。”

“不过,还差一个向导。”

“地上躺着大喘气的家伙就不错。”

“对,记如意是吧,就你了。”

几句话说完,那群实力异常彪悍的黄毛高手已经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记如意的几个死党已经被点了穴道,苏醒过来,商小姐又惊又喜,记如意悲喜交加。

诸葛明亮乘兴而来,却未能玩的愉快,顾绝天心里略有芥蒂,救下这群人,立刻询问起有关炎黄城的信息,并拉着几人,要他们做游玩的向导。

击倒黄毛高手,诸葛明亮的拳头上沾染了许多鲜血,见没人注意到自己,舌尖在拳头上一舔,鲜血悉数涌进嘴里,喉结鼓动,将之悉数吞咽。

修习练血天成以后,诸葛明亮对人血并不排斥,吞咽这种并不美味,却能疗养自身的血液,甚至习以为常。

然而今天这缕鲜血吞到肚子里,非但不舒服,而且带来一种异常的感觉,诸葛明亮只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涌,一口污浊之物,忍不住吐了出来,溅了一地,里面赫然带着点点血液。

“这不是人血!不是单纯的人血,这几个黄毛的身体血液当中,还掺杂了别的东西。”诸葛明亮露出疑惑和凝重的神态,目光间隐隐透出几分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