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阶越高的灵技,其熟练度就越难提高,依靠第一种方法,恐要花费无数的时间,第二种方法却又需要机遇,和悟性,而我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看来到时候只能静观其变,直接利用杀戮点来提升,依靠第三种方法了。”

瞬息间,秦天心头就闪过无数道念头,心境越发的平和下来,压制住先前蠢蠢欲动起来演练血炼印的念头。

阴魂兽的嘶吼声震耳欲聋,漆黑的林海中时刻上演着杀戮,呛鼻的血腥味弥漫着。

在一道道阴魂兽的嘶吼声中,秦天静静感悟着血炼印,“血为印,破灭苍穹,镇压一方,是为血炼印!”

失败,再次失败!

这种感觉让秦天好似回到了当初在玩游戏的时候,推到一个BOSS,一次次的团灭,一次次的悲痛,作为一个游戏界的狂人,秦天往日里除了必须的生活准备,其他时候莫不是在游戏当中渡过,唯有游戏才能带给他那种酣畅淋漓的杀戮,横行无忌的快感。

秦天表面上看起来是冷漠的人,但是骨子里却有着一股常人未具有的热情,正是因为这股热情,才让他攻克无数的BOSS,获得推BOSS狂魔的称号。

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依然毫无进展。

“这血炼印有三百九十九道印法,其中还有三十道印法没有掌握,盖是因为那最后的三十道印法处晦涩玄奥,难以领悟!”

秦天缓缓睁开双眼,起身,抬目望着苍穹尽头的银月,心中没有任何的烦躁,道:“这种感觉倒是有趣,就像当初攻略一个游戏当中最后一个BOSS一样!”

分析自己的失败和总结,这是秦天的习惯性的开始总结其得失来,随即道:“地阶灵技里面所涉及的玄奥已经超越这具主人的知识面,底子还是薄了点,就像游戏当中的十级小号,才专职获得了几个技能就要让他们去单挑新手村BSOSS!”

双眸眼露思索之色,还是按下继续修炼第二本灵技的念头,秦天转身,向着一脸幸灾乐祸的林意蕴和仲长风,淡淡道:“两位有手中可还有其他灵技吗?”

其他灵技!

仲长风和林意蕴脸色微变,特别是意蕴姿黛眉微皱,心中对于秦天的不满越盛,这家伙胃口还真大,二本地阶灵技还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吗?

下意识,林意蕴心中对于秦天的评价多了贪得无厌的印象。

你还真当地阶灵技是白菜,满大街都是吗?就算是仲长风,此刻剑眉也是微皱,道:“杀神前辈,地阶灵技极为珍贵,晚辈手中也只是掌握了这两门而已!”

“杀神前辈,常言道,贪多嚼不烂,就算天赋异禀穷极一生也未掌握多门灵技!”

“血炼印是地阶下品灵技,若是修成,其威力恐怖无比,以前辈您现在的实力施展出来,就算我等是灵王境界的强者,甚至是灵王高0阶的强者也要暂避锋芒!”

仲长风剑眉微皱,深怕秦天贪得无厌,颇为好心的建议着。

“就算是我们无双殿普通的内门弟子,至今也只修习了一两门地阶灵技罢了!”林意蕴明亮的美眸深处掠过一抹嘲讽,表明却一副笑盈盈的神情,道:“长风师兄说的不差,杀神前辈,您纵然战力绝顶,少有人能够抗衡,但是你若是一口气修炼多门的话,恐怕难有成就,既然如此,你不若是将精力集中于血炼印,日积月累,总有一天会将这血炼印修炼成功,如果同时修炼多门灵技,恐贪多嚼不烂,到时候一无是处啊!”

贪多嚼不烂?秦天眉头一皱,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不过有系统在身。最多的灵技,在高深的灵技,只要拥有杀戮点加持,必然可以快速的大成,这般神魔手段,岂是他们能够知晓的。

无论是仲长风,还是林意蕴都认为秦天修炼血炼印失败,乃是天赋较低的缘故,因此想借题发挥,再次勒索一门地阶灵技。

可是地阶灵技,又不是大白菜,岂是随随便便便可以得到的,付出两本地阶灵技,仲长风认为还可以接受,若是多了,他又岂会是待宰的羔羊,任人柔捏的。

况且,一个普通修士纵然天资了得,但是遇到地阶灵技这等开始涉及天地奥秘的法决,必然不可能数次功成。

除非是天地气运的主角,天生血脉,否则绝难成功。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仲长风苦口婆心道,心中却暗自叫苦,妈的,地阶灵技,你以为是大白菜啊,岂是一朝一夕就能修炼成功的。

对于二者的反应,秦天神情先是一怔,旋即也反应过来。

“两位,我指的并非是地阶灵技,而是那些玄阶的灵技!”

地阶灵技何其珍贵,秦天又岂会不知道,他到现在也才得到不过几本罢了,他真正打主意的是那些玄阶灵技,那些玄阶灵技虽然不及地阶灵技那般深奥,涉及到天地运行的规则,但是若是能够融会贯通,未尝不能自创一门地阶灵技,之前的无双斩便是如此,厚积薄发,才是硬道理。

“对了,最好是印法之类的的灵技!”

呼!仲长风和林意蕴两人皆是暗松了口气,玄阶灵技对于他们来说简直轻松到了极点,随随便便都能拿出几本,丝毫没有压力,不过旋即他们的眼中就露出了思索的神色,他想要这些低阶的印法类的灵技做什么?

心中虽有疑惑,仲长风却未问出来,大方道:“我在宗门内曾修习一门玄阶灵技,名为玄风印,若前辈有需要,晚辈可将这门灵技告知于前辈!”

“我这里也有两门关于印法类的灵技,都是玄阶的灵技!”

林意蕴那纤细白皙的葱白玉指晃动着,带起道道残影,一道道印法横空出现在空中,撕碎的空气发出呜呜的嘶鸣声。

“要将这两门灵技告知杀神前辈也不难,但是意蕴有个请求,希望秦天师兄你能够答应!”泪眼朦胧,林意蕴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什么请求?”秦天剑眉微皱

,凌厉犹如刀锋的目光落在林意蕴修长白嫩的玉颈上。

一股窒息犹如被阴魂兽般盯上的感觉在心头弥漫,林意蕴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美额上甚至渗出少许冷汗。

仲长风心头也是莫名的一沉,迎上秦天的目光他居然嗅到了一股血腥味,他到底杀了多少阴魂兽?

“由于进入到这囚魔之地,意蕴和仲师兄与诸多同门师兄弟走散了,意蕴唯一的请求就是请杀神前辈保证我等几日的安全,等到九重炼狱开启,与其师兄弟汇合!”林意蕴有些吃力道,甚至不敢直视秦天的目光。

秦天很讨厌麻烦的事情,之前对付五阶阴魂兽,若非因为他们还有点价值,他也不会留下他们二人的性命,如今他们愿意付出三本玄阶灵技,却是少了点啊。

见秦天一阵沉默,仲长风也开口道:“前辈,你若是答应这个请求,事成之后,我等应诺再将一门地阶灵技告知于前辈!”

“地阶灵技!”秦天隐隐间有些心动,眼神饶是带着少许戏虐盯着仲长风。

仲长风全身汗毛都直立而起,其右手甚至下意识的握住剑柄,急忙解释道:“我等手中还有一本地阶灵技,这是最后一本,若是前辈着急,我现在就可以将这本灵技,交付给前辈,您看如何?”

“贪多嚼不烂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连这血炼印都未修炼成功,就算多一门地阶灵技,对我而言也没什么吸引力!”秦天似笑非笑道。

见秦天仍然未心动,仲长风知道己方的诚意未能打动秦天,略显迟疑了片刻,仲长风刻意压低声音道:“杀神前辈可知晓这九重炼狱的存在?”

“不知道!”秦天淡然道。

“数日前,域外天空一阵混乱,我们宗门当中的大能纷纷推演,想要抓去这一丝天机!获得了不少的信息,这也是我们前来这囚魔之地的缘故。”

仲长风特别留意了下秦天的神情,见前者依旧一副淡然的神情,也不卖关子,“这囚魔之地是我们中央大宗大派的称呼,而这里的土著则是自称亡魂之地!你可知为何我们称呼不同吗?”

囚魔之地,亡魂之地,称呼的不同?

囚魔之地这个词语秦天不止在他们的口中听过一次,一直以来都有所疑惑,按理说以天兽山脉所处的地理位置何等的偏远,但是却有通往这里的绝世大阵存在,实在让人费解,如今仲长风的话语,却是要揭晓这一秘密的一些答案了。

饶是秦天淡定如水的性格,也是一怔,旋即道:“你倒是说说这到底为何?”

“囚魔之地也罢,亡魂之地也罢,不过都是流放之地罢了,这里以前是其他界面一个主宰势力的囚禁犯人的地方,又因为囚禁的地方有十八层,号称十八炼狱。上古的一场大帝征战中,无双大帝将其打成了碎片,带出了幽魂之地,并且将这九重炼狱留在了人皇界的某处,设下十八亿五千九百万的传送大阵,让有缘人可以进入此地斩杀群魔,获得这九重炼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