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少这样笑过了!”夜空下,安妩的笑犹如点点繁星般明亮,张帆眼前微亮。

“我只是突然发现,被一名卑微的人暗恋着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安妩漫不经心道,女孩始终是有些虚荣的,就算是她也不例外,当听着一名卑微的人站在一个不醒目的角落中注视着自己,于她而言还是有些面子的。

“怎么?”张帆漫不经心看了安妩一眼,旋即带着笑意的成分道:“怎么,你看上人家了?”

“张帆师兄,这算是冷笑话吗?你可知道要是这句话传出去,让那些爱慕我的人知道,岂不是要给他带来无尽的灾难。”安妩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站在风中,柔顺的青丝随之飘舞着:“最多有些感兴趣而已,能够以大灵师境界在囚魔之地中幸存下来,张帆师兄就不好奇吗?”

“可惜,你的好奇对他而言注定是灾难!”张帆摇摇头,转身继续望着远方的尽头,“我更好奇的是,剑无情到底能不能出现。”

微暗的夜空下,张帆和安妩两人静静站着,好似天边即将出现的点点繁星,高高在上,而秦天这个名字,或许过了数日,也会再次淡出他们的视线,人始终是望着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而不曾去在意地面上默默无闻的石头,夜风,微凉,秦天静静的走着,他的身影在冥冥夜色中还是那么猩红,那一袭血衣,还是那么刺眼……

谢水走廊上泛着阑珊的灯光,高悬的皓月倒映在湖泊中。

林立的宫殿屋舍中,也泛起了明亮的光芒。

秦天走在谢水楼台间,倒垂的杨柳上荒芜一片,显得有些凄凉。

就在夜色即将吞噬黄昏残留的一抹余晖时,高昂洪亮的钟鸣声便是在天空上响彻而起,其后化作阵阵声波,连绵成一片。

枯枝上残留的枯叶,簌簌落下。

阵阵尖锐的破风声渐起,秦天抬眸望去,在林立的修炼殿堂间人影闪动,半响间便有着漫天的身影铺天盖地的掠出。

喧闹声立即如同雨后春笋般冒腾而起,驱散了秋夜的清冷。

这些身影身上皆是弥漫着强弱不一的气息,其中最强的有灵王九阶巅峰,最低的也有灵王三阶。

狂风卷落叶,一道道矫健的身影闪掠而去。

阶级无论是在哪里都是存在的,秦天止步望去,这些无双殿弟子可谓是泾渭分明。秦天注意到走在最前方的无双殿弟子各个身上弥漫着强悍的气息,眼神凌厉,他们是无双殿外门的翘楚,也就是无双殿外门中最受瞩目的存在,就像夜空中那些璀璨的明星,这些人在无双殿外门中被称为上等人。

而区别于上等人的还有两种人,其一是中等人,他们修为虽不如前者,然身份显赫,有些来自帝国皇族,达官贵族,世家子弟。这些人身上虽然穿着无双殿的宗袍,然仔细一看这些宗袍尽数都是些昂贵的衣料,腰间别着佩玉,各个器宇不凡,大多数聚拢在一起,时而讨论着荒琊州的

局势,时而讨论些帝国战役,意气风发。

其二是下等人,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来自贫苦人家,身上的宗派也洗的有些发白,这些人没背景,实力不突出,在无双殿外门中是最不醒目的存在,换句话说也是地位最低的存在。比起上等人和中等人,这些人有些死气沉沉,各个沉默,低着头,走在最后。

秦天面无表情的望着这一幕,目光缓缓掠过直掠而去的身影,最后落在后方的无双殿弟子身上,“数月前,我就是属于第三种人!”

在这些人身上,秦天依稀看到往日里倒霉蛋的身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公平,就算是有公平那也是区别对待而已,上等人享受着宗门大多数资源,住在最好的宫殿屋舍中,而中等人虽然享受不到太多的宗门资源,然却能享受着背后势力的资源,下等人,却只能靠自己。

三种人泾渭分明的走向不同的方向,秦天微微抬眸望向远处那高耸入云的剑殿楼宇,那里是上等人居住的地方,每天享受着最好的妖肉。

秦天收回目光,沿着谢水走廊走向第三种人。

呛鼻的血腥味弥漫着,秦天一路走来就迎来无数道讶然的目光,秦天眼神不起波澜,静静走着,背离高耸的剑殿楼宇。

顺着幽径的小路,秦天就好像走过繁华的街道,突然走进贫民窟的感觉,棚屋接连挨在一起,险峻山石突兀而立,其间有着无数垃圾,弥漫着呛鼻的恶臭味,甚至秦天可见到一些类似前世的蛇鼠在其内横行着,秦天站在原地,就算在记忆中看到这里的一幕幕,当秦天亲眼目睹的时候,还是蓦然一叹,谁能够想到在那气势恢宏的修炼殿堂,鳞次栉比的宫殿屋舍后却是如此脏乱不堪,完全和前方的飞阁流丹,古松林立般的仙家之境有着天壤之别。

走在犹如贫民窟的街道,秦天依稀可见到数名弟子拿着将要腐烂的妖肉满脸欣喜的走向棚屋,半响后就有袅袅炊烟升起。

“真是个槽糕的地方!”秦天心中喃喃道,漫不经心的走着,按照这具身体的记忆走过数千米之后,来到一座棚屋前,古老的棚屋透着岁月的积淀,望上去有些发黑。

“这就是我居住的地方吗?”秦天眉头微皱,这倒霉蛋混的比想象中更加狼狈,秦天依稀记得,在倒霉蛋修为最巅峰的时候,也曾居住在那最璀璨耀眼的剑殿楼宇中,不过随着修为的败退,加上刘东等人的刻意欺辱,也只能搬到这里,按照这倒霉蛋的说法,也只有这个地方是刘东等人不屑来的地方。

秦天推开满是灰尘的房门,腐朽的味道立即扑面而来。

棚屋内光线暗淡无比,秦天站在房门前,并未走进去,空荡荡的棚屋没有任何的家具,只有一张岌岌可危的破木床,铺着一张不知道名字的凶兽的皮毛。

在破木床前摆放着简单灶具,其一旁还有一些破烂的瓦罐,秦天抬步上前,坐在铺满一层尘埃的木床上,轻轻抓起其中最大瓦罐,空荡荡的瓦罐中只有一块腐烂的腌肉,这些腌肉通过特别的秘制,可以保持其妖肉内的灵气不散,秦天依稀记得,倒霉蛋走前小心翼翼的将这

块腌肉放在这里,不舍得吃,若是有幸在囚魔之地中幸存下来,这腌肉就当做自己的奖励。

秦天微叹了口气,抓起这腐烂的腌肉,扯开皮毛,小心翼翼的将之包起来,“总有一天,我会将这块肉狠狠的塞进司空火那老家伙的口中!”

储物手镯泛着淡淡的光芒,秦天将之收其内,脱下血迹斑斑的宗袍,在床头找出一件有些发白和补丁的宗袍,穿上去,稍微整理下衣衫,就算衣袍朴素,也掩盖不住俊脸上的邪魅,翻开破旧的床单,一本有些发黄的书卷,其上沾满了灰尘,秦天抓住书卷,微微躺在木床上,任由那灰尘染了双肩。

淡淡的月光从窗柩上射进来,落在床头,秦天轻轻翻开书卷,入目的是潦草无比的字,就像爬虫一样:

“这个世界到处充满着不公平,我秦天能做的不仅仅是接受,还要反抗!”

“我每天一睁眼开始起,就对自己说今天是最有希望凝气的一天!”

“秦天,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

……

“当一个人只剩下绝望,又有什么资格去反抗呢?可是秦天,敢于反抗命运的人,从来不会如此怯弱!”

“秦天,这个世界上就算没有人给你鼓舞,就算那些人讥讽你的无知,你的愚昧,你也要优雅的坚持下去!”

“呵,我是一个害怕独处的人,但我却是一个经常独处的人,我经常不知道要如何和别人交谈!”

……

“又一年了,凝气再次失败!”

“我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安抚人心的琴声,她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女,而我是流连于贫民窟的下等人,可是我今天却忍不住的多看了她一眼。”

“既然我已经踏上这条道路,那么,就算是爬,我也要爬下去!”

……

“我要去参与囚魔试炼了,可能会死,但是我别无选择,就算前面是万丈悬崖,我也去尝试下,如果我能活回来,我一定带着笑站在步叔的面前,我是那个人的儿子,不会让他蒙羞!”

没有明暗的灯光,远方夜穹的背景色衬托着满地的狼藉,这肮脏的贫民窟。

形形色色的无双殿弟子匆匆而过,对于这肮脏的贫民窟,大多数人都已经习惯,他们很少去抱怨。

秦天盘膝坐在乌黑的棚屋前,清冷的月光落在他身上,那泛黄的书卷上,秦天缓缓合上书卷,在这里扭曲的字迹间他好似看到了黑暗天穹下,倒霉蛋仰望苍穹的一幕,看着他为自己那操蛋的命运而反抗,而次次失败,看着绝望的他在无数夜深人静的时候为自己打气鼓舞,看着害怕孤独的他只能与自己对白,看着卑微的他那颗破碎的心第一次因为一名女孩而悸动。

秦天微闭着双眼,依稀间可浮现出一道灰败的身影,但在这灰败的身影下却隐藏着浩瀚,波澜壮阔的海洋,“他活着比谁都累,活着比谁都坚强,也活着比谁都卑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