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灵丹!

白帝和楚牧晴两人眼中皆是掠出一抹火热,显然他们也曾听说过这所谓的融灵丹。

什么是融灵丹?吴日天搓着双手,尽管不知道眼前的融灵丹是什么,但是看白帝和楚牧晴的神色,这融灵丹绝对不简单。

你们应该知道修行大道越到深处就越是艰难,因此,各种提升修为的丹药就应运而生。

这融灵丹更是其中的翘楚,有着丹中帝王的美誉,能够将灵尊境界的修士直接提升一阶,并且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只是炼制艰难,而且需要极其高明的炼丹术,数量稀少,比之翡翠晶果都要强上十倍。

嘶!

比翡翠晶果还要强上十倍?吴日天倒吸一口冷气,他可是亲身体会倒晶果内所蕴含的能量,那岂不是意味着融灵丹内蕴含的能量是翡翠晶果的十倍,甚至更多。

秦天轻轻晃动着玉瓶,加上手上的这颗,一共有七颗融灵丹。

就算是秦天,此刻也是一幅眉开眼笑的神情,不虚此行。

圆润的融灵丹弥漫着淡淡的光泽,秦天轻轻握住融灵丹,其上荡漾而出的灵气波动使得他体内灵力流速加快,秦天心中有种强烈的冲动,吞服这融灵丹。

以他如今的实力若是吞服这些融灵丹的话,秦天绝对有信心冲击灵皇九阶的境界,甚至是灵尊的境界境界,想到这里不由得眼热起来,对于其他人来说越是猛烈的丹药,越是不敢服用,无他,因为肉身桎梏,而秦天则是相反,肉身强大,桎梏肉身神魂,无法超脱,但也因为如此,可以毫无顾忌的吞噬这些丹药。

收取融灵丹,秦天转向第三座祭坛,无论是周天星斗玄武之阵和融灵丹的价值就已经超过他昔日所得到的剑墓传承,扬起青铜钥匙,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期待。

咔嚓!第三道石盒缓缓开启,入眼的是一条以蚕丝制作而成的卷轴。

“卷轴?”比起融灵丹和周天星斗玄武剑阵,眼前的卷轴显得有些不起眼,秦天握住卷轴,其上赫然书写着数个古老的字体《鲲鹏风翼》,这卷轴中记录着一门极为高深的身法,是昔日剑宗强者观悟北冥鲲鹏所演化出来的,就算只是惊鸿一瞥,秦天还是能看出这鲲鹏风翼身法的不凡。

“我如今身法已经至臻化境,修炼这鲲鹏风翼倒也不难。”秦天将手中的卷轴放回原位,径直的转向第四座祭坛。驾轻就熟的打开其石锁。

入眼的是一个紫檀木盒,这紫檀木盒通体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同时还流转着一股可怕的威压。

“紫金檀木!”沧月纤细的眉尖轻微一扬,饶有兴致的盯着眼前的檀木,轻声道:“紫金檀木的价值可是不亚于天阶灵技,而如今这紫金檀木居然被用来封印,也不知道这紫金檀木中封印的是何物?”

“打开不就知道了。”秦天轻笑道,一股苍莽古老的气息骤然在紫金檀木上渗透而出。秦天握住紫金檀木,在沧月和吴日天等人的注视下,缓缓打开这被封印的紫金檀木,在紫金檀木的正中央,赫然悬浮着一滴如金般的鲜血,其强大无比的威压从这金黄鲜血中散发而出。

方圆数丈内的天地,在这股恐怖的威压的压迫下。赫然掀起道道涟漪。章

“鲲鹏苍血?”吴日天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这滴如同黄金般的**,旋即摇着头惊呼道:“不对,鲲鹏苍血上弥漫的威压绝对不如眼前这般恐怖,难道这是鲲鹏心血?”

“鲲鹏苍血?”秦天神色微动,他记得天涯阁的笑苍生就曾炼化过一滴鲲鹏苍血,对于笑苍生。秦天还是记忆犹新,特别是后者那恐怖的肉体给他留下极深的印象:“我记得李慕辰前辈说过你们天涯阁手中占据一滴鲲鹏苍血,眼前这滴鲲鹏心血和鲲鹏苍血又有什么联系?”

“鲲鹏苍血,顾名思义是远古鲲鹏体内的精血,传闻中鲲鹏双翼一伸便是遮天蔽日。掩盖三千里,其躯体庞大无比。其内的任何精血都可以被称为鲲鹏苍血,然而鲲鹏最恐怖的不是这普通的精血,而是鲲鹏的心头精血,成百上千鲲鹏苍血凝聚而成的鲲鹏精血,鲲鹏心血。“吴日天语气显得有些激动,“普通的鲲鹏苍血淬炼肉体的功效胜妖龙真血数十倍,而眼前的鲲鹏心血若是炼化淬炼肉体,其功效胜妖龙真血百余倍。”

嘶!听到这句话,就算是秦天脸上也掠过一抹动容,他可是亲身体会过妖龙真血的恐怖。

白帝和楚牧晴望向这鲲鹏心血眼神更是发直,这鲲鹏心血的价值足以掩盖周天星斗玄武剑阵和融灵丹。

感受着这滴黄金血液中渗透出的威压,秦天轻吐口气,平静略微有些激动的情绪,眼角余光扫过一侧的卷轴,心中喃喃道:“鲲鹏风翼是昔日剑宗强者观悟北冥鲲鹏所推演出来的身法,这鲲鹏心血恐怕和那北冥鲲鹏有关。”

轻轻闭合紫金檀木,秦天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白帝和楚牧晴两人的神色,见两人神情都是极为激动,但并无异样时,秦天方才暗松口气,转身走向第五座祭坛,“此次剑域之图中出现的剑墓都曾封印一柄天冥玉剑,这座苦佛剑墓恐怕也是如此。”

“而且,先前天冥剑镜上显示的位置就在这苦佛剑墓内,剩余这两座石盒中应该有一柄天冥玉剑。”

咔嚓!

整座古刹内回荡着清脆的声响,十余道目光迫不及待的向第五座祭坛望去。

与此同时,中央祭坛上的天冥剑镜上徒然亮起一道炫目的光芒。

一柄晶莹剔透的玉剑悬浮在石盒的正中央,其上布满着玄奥的纹路,古老沧桑的气息渗透而出。

“果然是第九柄天冥玉剑!”已经持有一柄天冥玉剑,秦天对于这柄天冥玉剑倒是没有过多的期待,然而白帝和楚牧晴两人却是激动无比,他们在这段时间也曾听说过天冥剑墓和天冥玉剑的存在,但是这些天冥玉剑大多数都是落于各宗拔尖翘楚手中,白帝和楚牧晴联手攻破这座苦佛剑墓就是为了这天冥玉剑:“这就是开启天冥剑墓的天冥玉剑?”

秦天轻轻点头,走向第六座祭坛,然而让秦天有些错愕的是,这第六座石盒中赫然也封印着一柄天冥玉剑,第十柄天冥玉剑。天冥剑镜上面的凹槽再次亮起一道炫目的光彩,只剩下两道凹槽还是暗淡无关。

“又是天冥玉剑。这座苦佛剑墓中的传承是其他剑墓的两倍,没想到封印的天冥玉剑数量也是其他剑墓的两倍。”秦天取出两柄天冥玉剑。旋即依次取出玉盘,紫金檀木盒。卷轴和玉瓶,望着神情激动的众人,其自身的语气也有些激动道:“整座苦佛剑墓的传承都在这里,本来按照先前的分配方案,我的队伍要占据六成剑墓传承,而白帝和楚牧晴你们两人的队伍各自占据两成,然而眼前这剑墓传承大多数都是功法剑阵,要具体分开恐怕有些难度。”

闻言。白帝和楚牧晴两人皆是赞同的点着头,无论是鲲鹏精血还是周天星斗玄武剑阵的价值都是无法估量的,就算眼前的两柄天冥玉剑也是如此。

注意到两人的神色,秦天继续道:“因此,我这里大概还有个方案。”

“什么方案?”白帝轻声道。

“说来听听。”楚牧晴玉手掩着红唇,清澈的眸子扫了秦天手中的天冥玉剑。

“两位应该知道天冥剑墓的存在,你们队伍现在应该还未持有天冥玉剑。”秦天正色道:“这两柄天冥玉剑归你们。鲲鹏心血和鲲鹏风翼以及周天星斗玄武剑阵都归我!”

“至于融灵丹,我可以分别给你们一颗融灵丹,如何?”说完,秦天便是一副老神的看着白帝和楚牧晴。

白帝眉头微皱,无论是鲲鹏心血还是那周天星斗玄武剑阵的价值都是无法估量的,天冥玉剑固然是天冥剑墓的钥匙。然而这天冥玉剑终究只是钥匙,占据天冥玉剑并非意味着占据天冥剑墓,而眼前的鲲鹏心血和周天星斗玄武剑阵都是能够提高的实力和潜力。

楚牧晴柳眉也是一皱,显然是在考虑其中的利弊:“秦天领袖你应该知道这周天星斗剑阵和鲲鹏心血的价值,加上我和白帝都是剑阵师。这周天星斗剑阵对于我等而言都是无法抗拒的存在。”

白帝轻点着头,显然不甘放弃周天星斗剑阵亦或者鲲鹏心血中的一种。

“哦?”秦天眉头微微一挑。对于这周天星斗剑阵和鲲鹏心血,他是势在必得,若是要放弃其中一种,他也会有所不甘,沉思半响后开口道:“天冥玉剑归你们,鲲鹏心血和融灵丹以及鲲鹏风翼归我,至于这周天星斗剑阵就共同持有,你我都可以修习这道周天星斗剑阵如何?”

白帝和楚牧晴知道这是秦天最后的底线,白帝目光停落在玉盘上,“这玉盘上雕刻的纹路剑印极为玄奥,这道周天星斗玄武剑阵恐怕凌驾于四品剑阵之上,我若是能够将之掌握,其实力必然能够暴涨数倍。”

“同意。”白帝考虑其中的利弊后,缓缓点头。

“我也同意。”楚牧晴不假思索道,毕竟得到天冥玉剑和周天星斗玄武剑阵已经超过所谓的两成剑墓传承。

闻言,秦天将手中的天冥玉剑递给白帝和楚牧晴,同时收起紫金檀木,融灵丹以及鲲鹏风翼卷轴,举起手中的玉盘,环顾四周道:“这玉盘归我,两位若是想修习周天星斗剑阵的话就在这里记住这玉盘上铭刻的剑印,想必以两位的天赋要记下这些剑印并不是什么难事。”

楚牧晴和白帝两人点头,接过秦天手中的玉盘,眼神火热无比的盯着其上的纹路。

半时辰后,楚牧晴和白帝两人恋恋不舍的将玉盘还给秦天,两人额头都是渗出些许汗水,显然要记住这些玄奥的剑印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挑战,他们还是小觑这周天星斗剑阵。

接过周天星斗剑阵,秦天起身率先走出古刹,轻笑道:“那么这次合作就到此为止,希望下次还有机会和两位一起合作。”

楚牧晴轻笑道:“求之不得,秦天领袖将天冥玉剑给我们,想必你们队伍应该也持有天冥玉剑,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们不妨在天冥剑墓中也可以合作,若是我等三人一起合作的话,就算遇见悲恋歌和笑苍生等人也有一战之力。”

白帝微点着头,显然秦天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他足够正视。

“再看看吧!”秦天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直接答应,向着两人拱手道:“告辞!”

话未落,秦天率先向着下方的九天十方大阵疾驰而去,吴日天和沧月紧随其后。

望着秦天远去的背影,楚牧晴轻叹道:“幸亏这次他能够破解五道残局,否则错过苦佛剑墓的传承,你我恐怕要遗憾终生。你们无双殿这届的弟子还真是强悍,秦天领袖的实力虽然不如我宗的涵玄狱以及你们宗的悲恋歌,但他展现出的潜力丝毫不亚于这些人,只要给他时间成长下去,今后必然能够傲视五宗弟子。”

白帝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脸色徒然一变,“槽糕!”

“怎么了?”楚牧晴神情一怔。

“我们先前破九天十方大阵的时候,不是感受到天涯阁醉冷秋和天涯阁解语剑,以及海角阁上阁君莫言等人的气息。秦天师弟现在下峰肯定是要遭受到这些人围攻。”白帝皱眉道,抬步身若长虹般直掠而下。

楚牧晴一言不发,显然也意味到这事情的严重性,莲步轻抬,紧随其后……

尖锐的破风声铺天盖地响起,白帝和楚牧晴两人已迫不及待的掠出九天十方大阵。

“白帝师兄!”

“楚牧晴师姐!”

瞬间,聚拢在九天十方大阵前的无双殿弟子和覆海古国弟子立即迎面而来,各个脸庞上流露出激动的神情。

“李玄师弟?”白帝望着迎面而来的阵堂弟子,当瞧见青年身上残留的伤势时,其目光立即冷冽起来,然而他眼中的冷冽并未持续多久,便是了解这件事情的始末,当亲眼目睹解语剑和醉冷秋等人的尸体后,白帝掠过一丝复杂之色:“醉冷秋是死在他的剑下?”

青年点着头道:“不仅仅是醉冷秋,就连解语剑和君莫言都是死在秦天领袖的剑下。”

楚牧晴纤细的柳眉微蹙,旋即红润玉唇掀起一抹惊叹的弧度:“秦天领袖的修为不是只有灵尊一重?”

“但是他展现出来的实力丝毫不亚于灵尊五重,他确实是个很厉害的家伙。”白帝目光顺着秦天离去的方向望去,惊叹不已,秦天他晋升内门还不足一年的时间,然而展现出来的实力足以让他们阵堂天才自惭形秽,“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人与众不同,放眼整个无双殿能够做到他这一步的也只有昔日的楚修师兄和逆沐风那些人,就算是如今的天枢阁领袖悲恋歌恐怕也做不到。”

楚牧晴美眸中还是残留着些许震撼,螓首微低轻声道:“幸好我们先前没有选择撕破脸面。否则鹿死谁手还不能确定,以他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也有资格追逐天冥剑墓。恐怕再过数月,他的实力就要凌驾于同辈之上。”

“凌驾于同辈之上?”白帝看了楚牧晴一眼,他没想到楚牧晴会对秦天有这么高的评价,“剑墓中机缘无数,我们在进步的时候其他人也在进步,不可否认,秦天的潜力很恐怖。但是他想要在短时间超越悲恋歌那些人还是有些不可能!”尽管白帝和悲恋歌没有过多的交集,然而对于悲恋歌的可怕。白帝还是深有体会。

……

轰隆隆的巨响回荡于群山沟壑间,如天龙般的瀑布至巨峰上汹涌而下,那水柱间携带的恐怖力量使得整座山谷都轻微的晃动着,一道雪亮如虹的刀光突兀闪现,闪电般的掠过虚无的天地,然后重重的切割过奔腾而下的瀑布上,一股强悍凌厉的刀气瞬间席卷而出。

瞬间。悬挂于天际的瀑布赫然被这一刀所斩断,无数碎石至山壁上滚落而下,声势浩大。

一道残影在夕阳的照耀下走出,他的面孔英俊的如同太阳般璀璨,其双眸却森冷如刀锋,太夜生抬起眸注视着上空被横空断去的瀑布。缓缓走至瀑布下,嘴角牵扯出一抹笑意,“一刀惊鸿终于是修炼到宗师的境界了,慕央的风云剑术号称天涯阁中年轻代最不可撼动的存在,不知道我的一刀惊鸿能否将之破去?”

轰!轰!轰!

横断开来的瀑布再次携带着恐怖的力量。汹涌而下。

巨大的压迫至上空笼罩而来,太夜生身体猛踏而出。其脚下的山石瞬间变成粉碎,太夜生手中薄如蝉翼般的长刀弥漫出炫目的光芒,太夜生的身体如同惊鸿般腾空而起,锐利霸道的气息肆虐于天地间。

“一刀惊地!”如雷般洪亮的低吼声回荡着,太夜生手中的长刀轰然再次斩向瀑布。

轰!庞大的瀑布再次被太夜生这一刀所切断,一道道数丈宽的沟壑在其后光滑的石壁上闪现而出,如同蜘蛛网般蔓延出数十米,触目惊心。

铿锵!太夜生手中的长刀缓缓没入刀鞘中,似乎完全没有出鞘过,转身踏步而出,居高临下俯视着远处起伏的苍莽林海,淡淡道:“什么消息?”

就在太夜生话音响起的刹那,一道似猎鹰般的身影至上空陡峭的雄峰处直掠而下,出现在太夜生的面前,神情有些震撼的望着瀑布后的沟壑,旋即对着太夜生恭敬道:“第九柄和第十柄天冥玉剑已经出土。”

说到这里,这名青年脸上徒然露出古怪之色。

“第十柄天冥玉剑,按照这种速度,再过半月多则一月,十二柄天冥玉剑就会全部出现。”太夜生双目中有着冷意流转,淡淡笑道:“通知下去,全部海角阁上阁弟子在半月内都来这里汇聚,特别是君莫言那些人。这一次,我们海角阁上阁定然要展露锋芒,夺取天冥剑墓中的传承。”

青年的脸色越发的古怪,略微迟疑后小心翼翼道:“君莫言死了。”

“死了?”太夜生剑眉微挑,挑起一抹森冷的弧度:“废物,死在谁手中?”

“秦天。”青年轻吐道,眼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据海角阁上阁在覆海古国中的棋子所言,无双殿白帝和覆海古国楚牧晴发现一座剑墓,君莫言和天涯阁的解语剑以及天涯阁醉冷秋那些人正准备围堵白帝和楚牧晴,谁知道中途秦天带着他的小队出现,解语剑和君莫言等人试图阻拦,不幸死在秦天剑下。”

“就连醉冷秋也不例外,其中醉冷秋的修为是灵尊五阶!”青年语气有些难以置信道。

闻言,太夜生素来漠然的眸子中也是掠出一抹错愕,眉头一点点的皱起,“有点本事,醉冷秋和君莫言等人的修为虽然是通过丹药提上去的,不过灵尊四五阶的修为还是能够在五宗弟子中占据一席之地。他现在是什么修为?”

“灵尊一阶。”青年语气带着些许难以置信。

“灵尊境一阶吗?”太夜生深邃的眸子中难得掠起一抹波动,旋即又渐渐归于平静:“灵尊境一阶击杀灵尊五阶的存在,原本以为这秦天只是首座随意交待的人物,没想到他还真有些能耐。”

青年翻开衣袖间的书卷,其目光停留在其中某一行,轻声道:“他初入剑域之图的时候其修为不过半步灵尊而已,而如今他的修为已经突破灵尊境,我猜测他应该在剑域之图中曾得到某座剑墓传承。而如今,他又得到这座剑墓的部分传承,恐怕再过段时日,他都要成气候,不得不重视。”

“一旦他的修为有所提高,今后我们要是对付他就要花费一番手脚。”

太夜生摇着头淡然道:“灵尊一阶和灵尊境两阶并没有多大的差距,就算他得到剑墓传承提高自身的修为,终究只是借助外力而已,武道之途看重的是稳扎稳打,借助外力冲击瓶颈不仅仅会让自己根基不稳,甚至灵力虚浮,这也是我为何如今很少动用丹药以及晶果冲击瓶颈的原因。”

“说的也是!”青年点点头道:“以师兄你如今的实力,如今应付起灵尊初境的修士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秦天展现出来的实力虽然不凡,不过师兄你要解决他还是随手就能做到。”说到这里,青年目光扫过瀑布后那触目惊心的刀痕,眼露一抹喜意道:“师兄你的一刀惊鸿已经修炼至炉火纯青的的地步?”

“嗯!”太夜生含笑点头,轻轻握住背后的长刀道:“不知道,除去诸宗强者,五宗中还有谁能够接下我的刀?古孤,通知幸存的海角阁上阁弟子在这里的汇聚,我现在虽然不惧悲恋歌和笑苍生那些人,但是想要占据天冥剑墓,还得做些准备。”

“诺!”

而就在太夜生和青年议论秦天的时候,秦天等人的踪迹完全消散在诸宗弟子的感应中。

无论是秦天还是沧月,其精力全部投入到修炼中……

烈日如炎,灼热的阳光撕开厚重的云层轻斜而下,带着些许山间寒意的清风缓缓掀起周围翻滚的云雾,一道身影如绝壁处的古松般巍然屹立,衣玦猎猎作响,仿佛随时都会破风而去,消散在这茫茫云海中。

这道身影双手交叉相合凝结出一道修炼印记,双眸微闭,气息悠长,显然是进入修炼中。

如雪的白衣和狂舞的如墨长发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张白皙的面容看起来让人有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就在日暮西沉,残阳闲照西方天际的刹那,秦天蓦然睁开双眼,漆黑的双眸犹如夜空般深邃,举目望着眼前翻腾的云海,如血的夕阳点缀着眼前这副宏大而浩瀚的画卷,秦天的心境格外的宁静。

苦佛剑墓至今已有三日的时间,而秦天等人的踪迹是彻底消失在五宗弟子的视线中。

为了避免因为天冥玉剑而暴露自身的踪迹,秦天这次选择的闭关之地可谓偏僻无比,奇山兀立,群山连亘,苍翠峭拔,云遮雾绕,同时无数凶兽横行于苍莽林海间。

“好好好,这融灵丹内的能量果然极为磅礴,肉身桎梏,给我破。”

“...........”

“叮,恭喜宿主突破灵皇七阶。”

“叮,恭喜宿主突破灵皇八阶。”

“叮,恭喜宿主突破灵皇九阶。”

“只要炼化了这个鲲鹏心血,我必定能够突破到灵尊境界,不在使用灵力拟化出修为境界,而是彻底的迈入这个境界。普通的鲲鹏苍血凌驾于妖龙真血之上,我手中的这份鲲鹏心血的效果恐怕远胜于妖龙真血百倍亦或者千倍,通过数日的调整。我的身体以及精神都已经调整到最佳的状态,也是时候炼化鲲鹏心血。”

在秦天睁开双眼的刹那,弥漫于周身的能量波动尽数的收敛于体内,秦天缓缓呼出口白气,其目光向着正下方望去,在那里云雾被苍翠切割开来的山石处,身着淡银色素袍的少女亭亭玉立,修长的身姿在云雾的衬托下,仿若那红尘间摇曳盛开的青莲般,清雅脱俗。

这道倩影静静凝视着玉足间摇曳的云雾。清脆而空灵的铃铛声响骤然在她的玉腕间响起。纤细的玉手蓦然间握住玉剑,下一刹那,寒光绽现,璀璨夺目的剑光将这片云海切割的支离破碎。

步步生莲。倩影跳动间。那三千柔顺青丝如银河般倒斜。随之飘舞。

秦天目光望着那割碎云海的剑光,微移,凝固在那张淡雅脱俗的脸庞上。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怀念的神色,其心脏的跳动不禁加快些许,这种感觉秦天依稀记得曾经有过。

在黄昏的微光里,自己拿着一本古典数学论安详的坐在图书馆角落中品读,时而抬起头时总能见到一道曼妙的倩影端坐在窗台前,屋内的夕阳余晖透过窗户投落在那张淡雅的玉容上,扫出一排淡淡的阴影。

想到这,秦天忍不住的有些恍惚。

那一段算是他前世中为数不多的心动感觉,只可惜那种心动也持续一刹那。

沧月仿佛注意到上方投落而下的目光,缓缓转身,美目迎上秦天的双眸,淡雅脱俗的精致脸颊上露出嫣然的笑容,轻声道:“准备闭关了?”

“嗯,经过这些时日的调整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秦天轻声道:“这里的位置虽然偏僻,然而天冥剑境的存在就意味着我们踪迹时刻有暴露的可能,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们了。”

“放心,有我在你就安然的闭关修炼,最好是能够炼化鲲鹏心血。”

“一旦你的实力有所突破,在即将开启的天冥剑墓中我们也有些话语权。”沧月将手中的玉剑归鞘,莲步轻迈间便闪现至秦天的身前,玉手向着秦天舒展开来:“不过在你闭关前,我可是要向你讨要一颗融灵丹。”

秦天取出一颗融灵丹递给沧月,提醒道:“融灵丹内的能量极为磅礴,就算以我的肉体强度都支撑不住其冲击,你可要悠着点,若非万不得已就不要吞服这融灵丹。”

接过融灵丹,沧月双眸中露出一丝异彩,向着秦天投去放心的眼神:“我对融灵丹的了解远远超过你,其中的恐怖我又岂会不知?再说,我可是十足的药罐子,无论是经脉还是肉身都是经过无数次的淬炼,加上一些特殊的炼化手法,我倒是有信心炼化这颗融灵丹。”

“你若是炼化鲲鹏心血,其实力肯定会再次暴涨,我可不想落后你太多。”沧月挥舞着玉拳,语气坚定无比,旋即就捏着手中的融灵丹,匆匆忙忙的向着她的闭关之处走去。

“希望这妮子悠着点。”秦天望着沧月远去的背影,转身回到断崖峭壁前,他曾用剑在峭壁间挖掘出一道占据方圆数丈的洞穴,秦天走进洞穴后就用山石彻底堵住出口,整个山洞彻底陷入黑暗中。

秦天取出天冥剑镜,其上弥漫的光芒炫目无比,使得洞穴如白昼般明亮。

“还差两柄天冥玉剑就能够开启天冥剑墓,天冥剑墓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就会开启。”

“白帝和楚牧晴等人的修为都突破至灵尊五阶,想必悲恋歌和慕央等人的修为肯定更恐怖,就算我如今的实力足以比拟灵尊五阶,但是要应付那些人还是稍有不足。”

“无论是在剑阵还是在剑技上的造诣,我丝毫不亚于其他人。”

“只要我的修为提高上去,要压制那些人并不是不可能。”

秦天盘坐在地,他这一次闭关,第一目标就是炼化鲲鹏心血提高自己的肉体强度,第二目标就是炼化融灵丹,其次是掌握鲲鹏风翼以及周天星斗玄武剑阵,“这是目前想要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实力的最好办法。”

紫金檀木盒赫然悬浮于秦天正前方,强大的威压至鲲鹏心血中渗透而出。

周围的虚空在这股威压的冲击下,赫然荡漾起道道涟漪。

秦天望着这如黄金般的**,秦天可以明显感觉到其内流转的恐怖能量,这股能量比起融灵丹内的能量更加磅礴恐怖:“融灵丹内的能量主要是冲击十二洞天和经脉,而鲲鹏心血内的能量却是作用于血肉,骨骼以及经脉等,否则的话这鲲鹏心血内的能量顷刻间就会将我的十二洞天冲碎。”

轻握住紫金檀木盒,秦天平静自己略微有些激动的心境,旋即将这滴鲲鹏心血吞服,秦天只觉得自己腹中仿佛掀起滔天巨浪,无匹的热流汹涌而出,疯狂的渗透进秦天的四肢百骸。

轰!轰!

秦天身体确实猛的一颤,他能够感觉到这股能量有多恐怖,同样霸道无比,就算他还未引导这些能量,这些能量却强行的对着他的血和骨骼涌灌而去,直冲体内各处骨骼。

而凡是被这些能量冲击的骨骼和血肉尽是掀不起丝毫的波澜,要知道秦天的修炼的乃是镇狱神体,举世无双的体质,如今随着修为的提高,已经能够发挥出全力,媲美一般的大帝,何等的可怕。

因此,在这可怕的力量汇聚起来的时候,就被一举镇压了下去,仅仅是肉身的筋脉初次接触这股能量就要崩溃,由此可知这镇狱神体有多恐怖。

“好好好,这镇狱神体果然玄妙,看来可以开始突破了。”秦天默运玄功,身体时刻的细微颤抖着,化为苍天的道文,铭刻大道的真意,万千混沌之气环绕周身,宛若恒古神魔,不死不灭。

秦天双手结出修炼印结,眼眸也是逐渐闭上,其呼吸悄然变得悠长无比,他知道在炼化鲲鹏心血的时候,想要肉身得到最大化的淬炼那就要时刻保持神智清醒,就在秦天刻意引动这股能量的时候,他清晰的感觉到,那滴悬浮于他腹中的鲲鹏心血似乎在此刻仿佛燃烧起来。

“这是?”秦天心神莫名一震,心神微凝集中于这滴鲲鹏心血上,这滴鲲鹏心血徒然间仿佛拥有着生命,欲从秦天的腹中挣扎而出……

一股强大的威压从鲲鹏心血中散发而出,连绵如海浪般冲击着秦天的肉身。

然而秦天对于这种威压的强烈感觉还是来自于灵魂,仿佛这股威压直接冲击他的灵魂。

隐约间,秦天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置身于辽阔无比的汪洋怒海中,而在正上空尽是游动的雷霆,狂暴的雷霆之力顷刻间都要撕裂这片天地,这种源自天地间的毁灭力量。

巨浪滔天,一道庞然大物徒然携带着滔天威压,破浪而出,其身犹若闪电般穿云破日,撕裂天际,轰向那些雷霆,展开双翼便是遮天蔽日,扶摇而上,破开这些狂暴的雷霆,凌驾于九天之上。

盯着这道庞然虚影,秦天心神微震,鲲鹏!

这道庞然虚影绝对是鲲鹏,秦天听胖墩介绍过这鲲鹏,传闻这鲲鹏是远古凶兽,诞生于无尽的汪洋之海中,原本是深海中的霸主鲲,然而经过无尽岁月的积累进化为鸟,为鲲时其体积就不知几万里,为鹏时其体积也不知几万里,双翼展开便是遮天蔽日,如若天穹处的云海。

这等绝世凶兽天生就是凌驾于天地之上,超脱一切,而其气息更是渗透于鲲鹏的精血中。

高亢的啼鸣声在秦天脑海中回荡着,仿佛要将秦天的灵魂撕裂,那种恍惚的感觉刹那间就消散,出现在秦天视线中的是那滴悬浮于腹中的鲲鹏心血,一股霸道凌厉的气息至精血中渗透而出。如皓日高悬,浩浩荡荡冲击着秦天的灵魂,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楚比起先前更盛。

“鲲鹏这种绝世凶兽就算是陨落,其残留于精血中的气息也是恐怖无比,不,这更像是一种意志,鲲鹏残留于其中的意志,我若是想完全炼化这滴鲲鹏心血就要战胜这股意志,甚至将之镇压住。”秦天额头冷汗如雨直冒而下,其双眸蓦然一睁。两道如同实质剑芒般的精光在秦天眸中闪现而过。

至尊剑道!

唯孤至尊剑道顷刻间在秦天体内出现。撕裂那股汹涌澎湃的能量,直逼鲲鹏心血。

然而就在这时候,鲲鹏心血仿佛察觉到危险的来临,其上汹涌而出的气息更加磅礴。其溢出的能量更加雄浑。冲击着秦天的四肢百骸。其骨骼上蔓延而出的裂痕越来越大,秦天却浑然未觉,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这道霸道无比的鲲鹏心血上。

如同实质般的至尊剑道直指鲲鹏心血。欲将这股气息镇压住,而这股气息浩浩荡荡反而将唯孤至尊剑道镇压住,那种凌驾于天地间的气息彻底的展现在秦天的脑海中,甚至融入秦天的灵魂中,秦天只觉得自身的心境豁然开朗,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充斥在他的心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