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子,我来帮你。”老妇见秦天出手,眼中涌动着杀机,拿着一把镰刀状的武器,朝着秦天冲去。

“叮叮”

秦天运转三分玉碎拳,双手凝结出一层玉质晶体,散发着墨绿色的光华,煞是好看,与老者的铁弯钩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金铁撞击声。

“好厉害的灵技。”老者身体一顿,寒冰劲气沿着铁弯钩传递到他的身体中,让他如坠冰窖,阴寒无比,他立刻运转元气驱散这股寒意。

秦天耳边传来劲风,想都没想催动鬼步,身体出现在数米之外,一把泛着惨白的大号镰刀从他之前所在的位置狠狠劈下。

秦天从手中瞬间出现一柄铁血长枪,他的身形不断变换,让人难以捉摸,眨眼间便来到老妇身前,杀机四溢道:“老婆子,如果不是你们之前暗算我,也不会有如今的报应。”

暴雨梨花枪法施展开来,宗师意境,碾压一切,点点枪芒骤起,森寒无比,一道道刁钻的枪影将老妇的身体要害尽数封住。

老妇实力不过是普通的灵师一阶,哪里敌得过秦天,眨眼之间便被他手中的长枪捅出好几个窟窿,血肉翻卷,鲜血淋漓,眼看是活不了了。

“老婆子。”老者反应过来,双眼露出悲愤,举着铁弯钩冲向秦天攻击,不过秦天仗着鬼步避开了老者的攻击。

老者的实力比秦天还高出一个小阶段,乃是灵师一阶后期,可秦天仗着鬼步让他没有机会近身,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无比难受,

老者的实力比秦天高上一分,却占不到丝毫便宜,秦天也不像在做纠缠,当即大声道:“我行行好送你一程,你老伴儿还在下面等你呢。”

话音落下,他手中的长枪径直朝着老者的咽喉切去,体内的灵力鼓荡,铁血长枪在灵力的催动下,铿锵一声,发出一声低鸣,锋利无比枪头发出森寒的光影。

老者面色一变,紧握铁弯钩护在脖子前企图抵挡秦天的攻击,他万万没料到秦天使用的铁血长枪是上阶灵兵,而他手中的铁弯钩只不过是凡兵巅峰的兵器,只是一个照面,铁弯钩便被铁血长枪劈成了两半。

枪芒一闪而逝,下一刻他的头颅从脖子上掉落,脖子口的鲜血喷的老高,至于秦天早就出现在数米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秦天感应到丹田内的灵力消耗程度比起灵者九阶的时候少了很多,不由得感叹道:“如果不是之前突破到灵师境界,灵力凝形,战力有了大幅度的增长,说不准我这次会被两个老家伙干掉吧。”

刚刚的战斗半个时辰都不到,换做灵者九阶的秦天,虽然能够与二人周旋,但灵力却供应不上,迟早会落败,被二人斩杀。

毕竟同阶相争,若无决定性的灵技或者神通,气修往往比拼的便是灵力的消耗,所以大部分气修都是十分注重对经脉的温养、拓展,毕竟经脉越宽阔,容纳的灵力也就越多,战斗力越持久

别看他突破灵师一阶没有多久,他体内的灵力却可以与灵师二阶的修士相媲美。

秦天看着老者夫妇二人的尸体,没有任何感触,他在短短的几个月间,完全适应了这个世界,手中毅然不知道杀过多少人,对于这个柔弱强食的世界看的一清二楚。

这个世界本就是靠着拳头说话,谁的拳头大谁就有发言权。

你不杀别人,别人会来杀你,你如果没有实力,那就等着被杀吧!

秦天转身走出茶馆,融入漆黑的夜幕之中,朝着洛雨城的方向掠去。

“掌柜的,来几碗打卤面,肚子饿死了。”一名醉鬼在第二天清晨被饿醒了,摇晃着身体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叫道。

片刻过后,没有人搭理他,不由得让他疑惑起来,一滩触目惊心的暗红鲜血瞬间让他清醒过来,他的目光顺着鲜血看去,只见在茶馆门口躺着两具尸体,正是茶馆的掌柜夫妇。

醉鬼也是一名散修武者,对于死人见怪不怪的,可是地面除了掌柜夫妇的尸体之外,没有任何物品遭到破坏,实在是不可思议。

他背后冷飕飕的,一股寒意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将躺着地上的几名同伴叫醒,几人也是被吓到了,连忙离开茶馆。

秦天花了一夜的时间来到了天兽山脉距离洛雨城最近的一个驿站,在驿站开了个客房,洗了个热水澡,换了套干净的衣服,便开始打坐吸收天地间游离的灵气。

丝丝灵气汇入他的体内,最终汇聚在丹田之中,再从丹田出发经过十二条粗壮的经脉形成一个大周天,最终在回到丹田之中。

修炼本就枯燥无聊,秦天重复的吸收灵气温养经脉、让它变得宽广、坚韧,这个过程是相当耗费灵气的,他吸收的灵气能够储存在丹田中的只有一半,另一半全都用在改善体质上。

时间不不知不觉到了中午,肚子传来的阵阵饥饿感让秦天停止修炼,他出了房门走到楼下打算弄些吃的,这时从门口走进来几个人将他的目光吸引住了了。

秦天皱了皱眉眉头,看着门口的人影说道:“怎么又是他们。”

门口的一行人赫然是昨天在茶馆遇到的云罡三人,只不过他们并不认识秦天。

云罡是洛雨城四大家族之一云家的老一辈强者,虽然听说过四大家族排行第一的秦家最近出了一匹黑马,并没见过秦天真人。

至于另外两名黑风寨的人,更加不会认识秦天。

“老板,给我们一件上等厢房。”云罡走到客栈柜台前说道。

驿站的老板看了看云罡三人,好心的建议道:“客观,上等房只有一张床,你们三个人也不够睡啊。”

“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让你闭嘴你就闭嘴。”跟着云罡其中一名黑风寨的弟子一巴掌拍在柜台上,露出手上那只白色的马头。

“没....想到...是..黑风寨的大人,刚刚是小

的多嘴了,小的这就让人带你们去上等厢房。”驿站老板认出这时黑风寨核心人物才具有的标志,吓得脸色都变得,结结巴巴的唤来小二带着云罡三人朝着楼上走去。

秦天盯着三人的身影,心中暗付:“云家的人跟黑风寨混在一起,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今他与黑风寨结仇,凡是与黑风寨有所联系的事物都会让他谨慎起来,更何况云罡是黑石城四大家族云家的高层,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四大家族在洛阳城明争暗斗,人尽皆知,即便合作也是与洛阳城内部的势力合作,几乎没有那个家族敢洛雨城外的势力合作。

洛雨城外有不少势力比起四大家族都要强大,若是城内的家族与城外的势力暗中勾结达成某种协议,就会危机到城内众多家族的利益。

哪怕是四大家族也会被洛雨城众多家族势力群起而攻之,最后的结果只有灭族。

像黑风寨这种臭名昭著的势力,得罪的势力不在少数,只不过黑风寨有大灵师的强者坐镇,它得罪的势力大多都是普通势力,大灵师强者的怒火不是它们能够承受得起的。

秦天想不通的是云家到底为了什么冒着成为洛雨城众矢之的危险,这件事情迷雾重重让他琢磨不透。

随后他找小二要了些食物,端进自己的房间,吃过饭后,他并没有立刻修炼,开始思考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黄金草,黑风寨,以及恶人谷的动作,在这个灵兽兽潮逐渐汇聚的时刻汇聚在了一起,绝非偶然。

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联系,以及他不知道的秘密,若是能够洞悉,必然能够掌握先机,甚至是覆灭黑风寨和恶人谷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到底从哪里着手呢?

思索之间,隔壁发出了轻微的响动。

“砰”

“灵晶?”

就在秦天打算继续修炼的时候,隔壁的房间发出剧烈的撞击声,紧接着一道惊呼声响起,他隐约间听见“灵晶”两个字。

秦天顿时来了兴趣,灵晶可是武者修炼不可多得的瑰宝啊,不仅能够聚集灵气加速修士吸收,从而让自身的境界快速提升,不会因为修炼过快而导致的隐患。而且还是一些高阶丹药和高阶灵兵必须的精华,就连现在他的身上拥有的灵晶也只是在十多枚左右,而且还是不断从其他实力高强的凶人身上搜刮而来的,灵晶的稀少可见一般。

他走到墙边,耳朵紧贴墙壁,仔细的听着隔壁房间内的动响。

隔壁房间内。

“这件事情是我们云家一个修士前不久无意间发现的,家族也派出探子打探虚实,最终确认确实这回事。”云罡对着对面的黑风寨二人,低声说道。

这二人分别叫做孙权、刘备,在黑风寨也有一定的地位,前不久大寨主司马懿接到一份来自洛雨城四大家族之一云家的密信,派遣二人外出,与云家的人接头,于是才有了秦天在茶馆见云罡与二人混迹在一起的那一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