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低着头认错道:“爷爷,孙子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乱跑了。”

嘴上是这么说,他在心中却暗暗想道:“若是爹知道我干掉了黑风寨的三寨主公孙瓒以及不少白马义从,不知道会惊讶成什么样子呢。”

他可不敢将这件事情告诉秦境,否则会让秦境起疑,甚至怀疑自己,一个废物就算在一鸣惊人也要有个限度,十多岁的灵师暂且不提,还能够斩杀灵兽九阶的高手,这简直是神魔之子,非凡人。

秦天这个孙子是否被强者夺舍等等的猜忌绝对会跃然脑中,平添不少麻烦,而麻烦却是秦天最讨厌的,所以便沉默了下来。

他从秦境一进门就注意到秦境的双眼严重充血,显然是这段时间没休息好的缘故,这一切的源头自然不用说,都是因为秦天这个孙子了。

“知道错了就好。”秦境见秦天低头认错,这才停止斥责,对一旁的仆人道:“阿福,你去让下人准备点好酒好菜,待会咱们为天儿接风。”

“老爷,我这就去安排。”阿福应了一声,便匆匆离开。

秦境之前只顾着责备秦天去了,并没有注意到秦天的实力,现在却发现秦天一身气势增长了不少,诧异道:“天儿,你的实力又突破了?”

“恩。”秦天点点头,说道:“爹,儿子这半个月在外面历练,获得了一些机缘,才能够侥幸突破。”

他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并没有过多的解释,毕竟他这半个多月先是与黑风寨结仇,又在恶人谷边出手抢夺黄金草,无论哪一件事情都是极为危险的,稍有不慎就可能殒命。

“好,好。”秦境听到秦天亲口承认,露出开心的笑容,拍了拍秦天的肩膀,欣慰的说道:“要是你父亲还在,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可惜....”

“哎!”

提到秦天的父亲,秦境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神情落寞下来,秦天连忙开导才逐渐转为笑颜。

随后爷孙二人又闲聊一番,没过多久阿福便返回到院子中,他身后的仆人端着营养丰富的饭菜摆放在桌子,冒着腾腾热气。

秦天这半个多月饭菜都极为简单,桌子上的饭菜色香味俱,他的食欲被调动起来,旋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起碗筷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秦境、阿福站在一旁看着秦天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的消灭饭菜,便看出秦天这半个多月吃的得不怎么好,否则他的吃相不会这么难看。

秦天嘴中含着饭菜,见二人站着,含糊不清道:“爷爷、阿福,你们也过来吃啊。”

“爷爷不饿,你多吃点。”秦境摇摇头说道。

阿福生怕秦天吃不饱,问道:“少爷够不够吃?不够吃我在让厨房加几个菜。”

秦天这顿饭足足吃了十个人的份量,才将肚子填饱,吓得秦境还以为他身体又出现了什么状况,要不是秦天向他解释自己只不过饿狠了吃得多,只怕他早就将洛雨城内的名医请

过来为秦天检查身体了。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天来到院子中,开始修炼自己所掌握的灵技。

修炼一途,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万万不可怠慢,就算拥有杀戮点可以直接掌握,但是还是需要自身的打磨,圆润的运用,方能达到灵人合一的地步,将其发挥出百分之百的战斗力,而且勤奋的练习,不仅能够明悟其中的精髓,还能提高技能熟练度何乐而不为呢。

前世古人所言“书读百遍,其义自现”就是这个道理了。

他首先最先的是从外面购买的一门剑法,名曰,风吹草动剑诀,剑气催发,可以融入花草树木,一经施展,让人防不胜防,特别是在丛林作战,简直就是神技,而且品阶不低,达到了玄阶下品地步,乃是秦天花费了身上几乎一半的积蓄才从洛雨城的商行买下的,价值非凡。

催动丹田气海内的气态灵力沿着手臂经脉汇聚在双手之上,他的双手转眼间覆盖上一层微弱的剑光,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绚丽的色彩。

风吹草地剑诀--第一剑浮光掠草。

第一剑刺出,整个空气中微微一震,刮起了一股微风,古朴的宝剑随着微风缓缓施展开来,一撇,一捺,充斥着一股难以言语的玄妙。

忽然,微风一停,远处的树木开始晃动,片片落叶掉落下来,纷纷化为碎片,仿若冬雨,铺天盖地,霎是动人。

在他的周身不知不觉间覆盖上了一层落叶,秦天整个人都禁止了,融入到了风中,落叶中。

这第一剑,便是要聆听风语。明悟自然之道,一经催发,便可以带动自然之力,剑气融然,谁人可挡!

不得不说,创造这门功法的前辈是一个天才,只是这门法决太过艰难,光是第一剑就不知道难住了多少人,因此才划分为玄阶灵技,但是实际的等级却是堪比天阶的存在,不然也用不着,秦天如此大费周章才勉强得到。

此刻他并没有调动体内的灵力,因为他发现人的念头太杂,完全无法融入到自然当中去,也就是悟道,要想心无杂念,一心为剑,太难,就算是圣人都有杂念,何况我们这些凡人呢?

正是如此,不由让秦天怀疑,这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的剑法,真的可以练成,而不是写的玩的,要不是只要进入第一层,系统就可以将其录入进去,之后靠杀戮点提升境界,恐怕秦天也不敢花费大价钱去买这本‘废物’灵技。

再则毕竟他体内的三分归元气实在太过霸道,破坏力恐怖非凡,远非同阶的灵力可比,这里也不是练武场,而是他的家,他可不想因为修炼灵技把自家的院子给毁了。

第一剑浮光掠草施展开来之后,院子中静谧无声,没有一丝风动,唯有落叶飘飘,当零星的几片落叶撒到剑尖上的时候,秦天动了,化为道道残影,或劈,或砍,或撩,打的虎虎生风,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许久之后,秦天发泄完才停了下来,苦笑一下,还是

太高看自己了,这门剑诀,太邪门了,根本就无法入门,若是无法达到心无杂念,连施展都没有办法,心乱了,剑怎么能练好。

也罢,暂时放下吧!日后再练,还是练下鬼步,体验下那种飞天遁地的快感。

刹那间。鬼影重重,或飞天,或遁地,逍遥天地,似鲲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他现在所施展的正是他如今的底牌之一的“鬼步”,是从家族的藏书阁中获取的玄阶残缺功法。

漫天落叶已然落尽,秦天的身体在院子中腾转挪移,像是一道旋风,如鬼魅般变化莫测,他的速度越来越来,空气中响起“刷刷”的声响。

秦天只练习了半个时辰便停止了下来,郁闷的道:“如今我的鬼步在这半个月的战斗中领悟的比之前更加深刻,已经接近宗师的境界,若是能够领会鬼步的精髓,即便是面对灵师五六阶的修士也能周旋片刻,可惜“鬼步”是一部残缺的功法,根本不能够修炼到完美的境界。

随后他又从院子的常青树上摘下一棵树枝,当做长剑,胡乱的施展剑法。

普通的树枝在他的灵力的坚持下堪比凡铁刀剑,树枝飘逸不定,像是从树梢掉落的树叶,轻飘飘的,无迹可寻,猛然间飘逸的剑法变得森寒起来。

寒芒四射,似漫天星斗,美轮美奂,他身前的假山出现密密麻麻的孔洞,紧接着他手中的树枝再也承受不住灵力的加持,“噗”的一声,化作齑粉消散。

秦天看着飘飞的齑粉,喃喃自语道:“如今自己灵师境界就算随便狂风乱舞,就有如此实力,实在让人陶醉,那灵王,灵皇以及更高阶的那些强者,飞天遁地,遨游诸天,不知道又是何等威风!”

他如今虽然实力不弱,但是看到远古神话中那些开天辟地的强者,浑身都是血脉膨胀,无边热血席卷全身,只手遮天,弹指灭星,遨游诸天万界,永恒存在,如此种种,才是自己的追求,而灵师只不过是一个起点罢了。

紧了紧拳头,体悟着滚滚而来的力道,那股真实感,那种梦想成真的感觉,让人无比的陶醉。

秦天脑海中有着前世几十年的记忆,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但是那种感觉还是不会消散的,身为远古他乡的异客,总免不得思乡的,如今她灵师境界的实力,绝非弱小,但是距离遨游宇宙星空,诸天万界,还差上十八九亿的距离,他有一个梦想,想再次回到他诞生的那颗星球上看看,看看那熟悉的身影。

不是他修炼不存,而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想到这里,心智便坚定了许多,人要有目标,否则又跟咸鱼有什么区别,他不想做咸鱼,他要做就要做那诸天主宰,恒古无上。

当我一怒,诸天惶恐,当我一笑,诸界祥瑞,待我君临天下时,便是归来时!

PS:其实这是表达我真实的感受,玄幻文,一直都是打打杀杀的,看着都腻歪,加入一些情感或者会好点,当然不喜欢的可以跳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