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赏花灯(三)

楚瑶和齐烨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笑意,这秦王世子拿得起,放得下,果然也算是个人物。

齐烨虽然心里确实不满他觊觎自己老婆的美色,但是,却也明白,他这个人其实只是“痴”病犯而已,并非真的要调戏楚瑶,心结稍解,对他倒是有了点真心。

“贤弟快快请起。这件事不过是个误会罢了,过去了也就过去了,贤弟也无须太过在意。何况,本王还算了解你的性子,并不是那等下流龌龊之辈。但是,你这种见了颜色秀美之人就走不动的毛病,也要改改了,也免得以后闹出什么误会来!”

“是,臣弟谨遵殿下教诲,一定会好好反省的。”齐澈见太子殿下不仅没有责怪自己,甚至还规劝自己,心中十分感动。

自从十岁那年被册立为世子之后,兄弟们不是畏惧自己,就是敌视自己;父母无条件溺爱他,其他人也都捧着他,无论他做什么,都没有人反对。从来没有人像太子殿下这般劝诫过他,让他感觉既新鲜又温暖。

齐澈起身之后,转头看了陈氏姐妹一眼,突然就皱了皱眉,对齐烨两人道:“那陈氏姐妹竟然敢冲撞了太子妃,那无论怎么惩罚都不为过。但是臣弟却因为怜香惜玉的性子犯了,被她们撺掇着来向太子妃讨公道,甚至差点与太子兄交恶,真是其心可诛!甚至只要一想到这些,臣弟就有些无地自容。臣弟从小到大,还从未受过这等屈辱呢!”

齐澈现在对陈氏姐妹真心有些不悦,以前她们做的那些事,他不是不知道,也很乐意见到有人为自己争风吃醋,甚至还有几分要与保国公府联姻的心思,只是人选还不能确定。

可是,经过今天这件事,却让他直接打消了这个想法,陈氏俩姐妹都不能娶。

虽然他以前很喜欢陈三姑娘的泼辣、霸道,觉得这是一种与平常的大家闺秀极为不同的美,让他觉得很新鲜,再加上她心机也不深,他便一直纵容着她。

但是,他没想到的上古,陈三姑娘那张嘴简直太臭了,一开口就得罪了太子妃,而且脑袋也不太灵光,这样的人,虽然不用担心她自作聪明,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但是,像她这样的人,能撑得起整个秦王府吗?

答案是否定的。

至于陈四姑娘,那就更不行了。陈四姑娘,柔美、婉约,偶尔也有些刁钻,让他画画时很有灵感。但是,她心里的弯弯绕绕实在太多了,总是用一副‘我很了解你’的目光看着他,这让他心里有些排斥,甚至一直都有些避之不及。所以,他跟陈四姑娘在一起,总不如跟陈三姑娘那么放心。

其实,如果一开始太子殿下没有把身份亮出来的话,他极有可能真正与太子殿下发生冲突,最后的结果,绝对不容乐观,严重者甚至还能丢掉世子的头衔。

幸好,太子殿下没有与他交恶的打算,一开始就摆明了身份,这才让他能及时悬崖勒马,不但没有让他犯下不能饶恕的大错,而且还跟太子殿下有了交情,因祸得福。

所以,齐澈对撺掇着他出来的讨公道的陈四姑娘,印象可谓是差到了极点。

灯市还没逛完,楚瑶自然不愿意再耽搁下去了,见双方和解,没身好戏可看了,便暗暗催促着齐烨赶紧去逛灯市。

齐烨无奈,只好向齐澈告辞。

齐澈恭送两人慢慢走远后,这才转身走到陈氏姐妹跟前,冷冷地对陈四姑娘道:“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能猜得到他们的身份是谁。这次算你们运气好,贵人们没有对你们姐妹多加追究,但是,事情可一不可二,不是每次都能像今天这般好运,你们好自为之。”

陈四姑娘见太子夫妇离开之后,原本是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就听到了秦王世子对她们的警告。

陈四姑娘心里一沉,知道秦王世子对她们姐妹有了恶感,这是要撇清关系呢!

但她谋划了这么久,秦王世子的位子已经触手可得,如何就肯这么轻易放弃?又故技重施,垂泪道:“世子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就因为我们姐妹做错了一回事,世子爷就厌弃了我们姐妹,想将这两年的情分都撇清吗?”

陈三姑娘也上前一步,又是伤心又是悲愤地看着他道:“这件事都是我的错,与四妹又有何关系?世子爷你又何必一棍子打死一船人?祸是我惹出来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何况我也受到了惩罚。贵人们都不怪罪我们了,世子爷您有斤斤计较什么?”

陈氏姐妹自认十分了解秦王世子,所以,对于他刚才撇清的话,虽然十分惊愕,但并不怎么担心。因为他们以前就有过这种小争执,然而每次都会不了了之。她们深信,秦王世子是离不开她们的。

齐澈若是往日听到姐妹俩这般一唱一和的话,怕是早就原谅她们,与她们和好如初了。可是现在,他听了,心里却是一点波澜都没有,反而觉得刺耳的很。

以前的他痴迷于美人图,为了画到绝世美人,便是被美人们多讽刺几句,也不怎么生气,反而一再容忍她们对自己的放肆,没想到倒是助长了她们的嚣张气焰!

以前他受她们戏弄、挑拨,那是因为他开心,乐意陪着她们玩。而现在他不乐意了,那些伎俩自己也就失效了。莫非,在她们眼中,自己一直都是那么昏庸、而且好糊弄的人吗?

齐澈轻笑摇头,平静地看着陈氏姐妹道:“本世子没有想要撇清你们,也不会斤斤计较什么。相反,我很感谢你们这两年的陪伴,让我得到了很多快乐。但是,我年龄不小了,也到了成家立业的我时候了。我不想再这样无所事事下去了,更不想耽误你们,所以,以后,我们还是少来往比较好。”

陈氏姐妹一下子懵了。

尤其是陈三姑娘,更是不敢置信地冲到齐澈跟前,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想要我们姐妹俩了吗?凭什么?我们那里做错了,你要这么对我们?你告诉我们啊?”

陈四姑娘也走了过来,泪眼朦胧地看着齐澈。

齐澈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现在的情况不适合逛灯市了,我让他们送你们回去。今晚发生的事,我会派人向贵府解释的。”

可是陈氏姐妹却固执地看着他,不肯移动半步,他只好摸了摸鼻子,说道:“既然你们一定要一个答案,好吧,那我告诉你们我心里的想法。”

他的表情变得冷漠起来,看着两人到:“因为我不想娶一个鲁莽、冲动的女人给我惹下很多麻烦,更不想娶一个心机深沉、表里不一的女人做世子妃,而你们都不适合。话尽于此,望两位姑娘多多保重,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说着,他留下保护两人回府的人,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男人对于自己已经不喜欢的女人,向来十分绝情,而向秦王世子这等以自我感觉为中心的人,更是如此。

齐澈走后,陈氏姐妹呆呆地立在街头,看着周围万点灯火,听着耳边的欢声笑语,心里却是无比悲凉。

“他不要我们了,他真的不要我们了。”陈三姑娘哭着喃喃自语道。

陈四姑娘回过神来,却是斥责道:“瞧瞧你这点出息。你又不是不知道世子爷有多任性,而且脾气反复无常,说不定明天他就会后悔,主动来找我们,我们只要在家里等着他来赔罪就是了。”

“会吗?真得会这样吗?”陈三姑娘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般,紧紧握着陈四姑娘的手臂问道。

陈四姑娘冷笑一声,点点头,道:“会的,他一定会来的。”就算不来,她也要逼他来。

“那真是太好了,我知道世子爷舍不得抛弃我们!”陈三姑娘破涕为笑。

两人上了同一辆马车,外人再也无法听到她们的话,陈四姑娘才面无表情地对兴奋的陈三姑娘道:“你也别太高兴了,要让世子爷来找我们,我们必须还要做一些准备。”

“准备?什么准备?”陈三姑娘诧异问道。

陈四姑娘轻蔑地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世子爷凭什么会来找我们?我看他这次是真的厌弃我们了,所以,我们必须用些极端手段才行。”

“啊?那怎么可以!如果世子爷因此讨厌我们了,可怎么办呢?我不答应!”陈三姑娘摇头反驳道。

“你懂什么?讨厌我们又如何,只要他肯娶我们,一切都不成问题。”陈四姑娘信心满满的说道。

喜欢值几两银子?什么都比不上世子妃的宝座重要。若非齐澈是秦王世子,地位超然,位高权重,她才不屑理他呢!一介画痴而已,能有什么大出息。

陈三姑娘虽然有些不以为然,但是,还是有些动摇,恹恹问道:“那你想怎么做?”

陈四姑娘道:“附耳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两人耳语了一番,陈三姑娘脸色变幻不定,面色忐忑地问道:“这样做妥当吗?会不会得罪太子妃?”

“反正都得罪一次了,再得罪一次又有什么关系?何况,只要他们找不出证据,又有谁会怀疑是我们命人做的?”陈四姑娘不以为意地说道。

太子妃有什么了不起的!等她成了以后的秦王妃,宗人府宗令的夫人,也不必太子妃差多少。甚至等以后太子妃有了儿女,若是犯了错,还要归她的夫君管呢!

“再说了,难道你就不想报仇吗?”陈四姑娘斜了自己的三姐一眼,轻飘飘的说道。

陈三姑娘更加心动了。若非迫不得已,谁愿意被人打了却不敢报仇?她当然嫉恨太子妃赏给她的三个大巴掌,她从小都没被人动过一根手指头,心里不知道有多恨呢!

虽然事情是她挑起的,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是习惯性地将错误归到旁人身上,陈三姑娘自然也不例外。

“好,做就做。”陈三姑娘终于下定了决心,重重点了点头说道。

陈四姑娘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颜。

楚瑶今天晚上依旧没有玩尽兴,逛了没多久,她就有些困顿了。齐烨见状,立刻带着楚瑶打道回府了。

------题外话------

未完,老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