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齐烨从御书房离开后,表情一切如常,即便是他身边伺候的贴身太监,也没有发现他有半点异样。

然而,当他回了太子府后,便狠狠一拳,捶在了正殿的柱子上,殷红的鲜血立刻顺着圆柱缓缓流了下来。

“哎呀,我的好殿下,您这是怎么了?”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匆匆从后殿地赶出来,见状,不由眉头都皱了起来,仿佛受伤的人是他一般。

“王青,杨义,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怎么还在这里楞着,还不去请太医!”

“是,冯长史。”

王青和杨义这两个贴身小太监,连忙躬身应了,一个匆忙去请太医,一个自己去端清水来,为齐烨冲洗伤口。

因太子府有太医常驻,所以请太医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殿下,您这到底是怎么了?即便有什么不顺心,也不能糟蹋自己的身体啊!万一被皇上和皇后知道了,他们该多心疼啊!”冯长史一边着急地指使众人上前伺候,一边心疼地说道。

齐烨深吸一口气,勉强恢复了情绪,转头看向这个絮絮叨叨的“男人”,道:“冯伴伴,你伺候我几年了?”

“奴婢打从太子出宫后,就一直伺候殿下,至今也快四年了。”冯山略有些感慨道。

长史,是各王府最大的属官,一般由皇帝指定,类似于藩王的保公,当然也有一定的监视作用。自从太子爷出宫建府后,他便被皇帝派来伺候太子了。

而之前一直跟在齐烨身边总管太监吴宸,则是负责保护齐烨安全和收集情报。除此之外,还有管理庶务的总管,掌管膳厨的典厨,管理内库的称内典宝等等。

“那你到底是忠于本王,还是忠于陛下?”

太医包扎好他手上的伤口,退下之后,齐烨已经恢复了他惯常的雍容,坐在正殿的宝座上,不紧不慢地问道。

“殿下……这……”

冯山吓得立刻就跪下了,这个问题,让他怎么回答啊。

以前,太子做什么事,几乎都不刻意瞒着他,因为他知道,太子殿下跟陛下是一条心的,所以,皇帝问起时,他便如实禀报。现在,太子突然要让他做选择,难道他是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想到这里,冯山更害怕了,虽然太子殿下的势力已经够大了,但却完全在陛下的掌控之中啊,现在对抗陛下,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啊!

殿下怎么可不能这么糊涂啊!

但是,如果他不做个决定,谁知道太子会不会杀人灭口。

“冯伴伴,你这是做什么?本王也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看你把你给吓得,还不快点起来!”齐烨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把玩着自己从不离手的白玉念珠,看着他温和说道。

“谢殿下恩典。”冯山爬起来后,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苦笑道:“殿下还是不要给老奴开这种玩笑好,老奴胆子小,真的不经吓呀!”

“你放心,你心里想的那种事情,是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齐烨先是给了他一颗定心丸,见他露出放心的表情后,又接着说道:“但是,本王有些私事,却不想让父皇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奴婢明白,奴婢会有分寸的。”冯山战战兢兢地说道,只要太子殿下不是想要夺权或者逼宫,那种小事,他完全不会在意,更不会事事都禀报给皇上的。

齐烨闻言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以前的齐烨事无不可对父皇言,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小心思,自然要好好的跟明面上的通信人沟通一下,至于暗地里的人,哼,一群见不得光的爬虫,大不了直接碾死也就是了。

冯长史离开后,一直避在暗处的吴宸走了出来,道:“殿下就这么放过他了?”

齐烨看着自己受伤的手,眯了眯眼睛,道:“无妨,反正不伤大雅。何况,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其实,即便是被皇上知道了也没什么,不过是被训斥一顿罢了,只是,想要再见她,恐怕就是千难万难了。

齐烨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殿下,您真的要娶太子妃了?可知是哪家闺秀?”吴宸问道,他可是知道自家殿下有意中人了,若娶的不是那个人,以殿下宁缺毋滥的性子,便是娶回来,怕是也只能独守空闺。

“是谁都无所谓,左右不过那几家。”齐烨毫不在意地说道,父皇的性子他十分了解,绝不会允许外戚坐大,所以,给他选的未婚妻,定然不会十分显贵。

他母后能坐上皇后的位置,除了他这个长子外,未尝不是因为母族势力太弱的原因。他可没看出来,自己父皇有多喜欢母后。比起母后,父皇似乎更喜欢柳贵妃一些。

吴宸其实很想问问,殿下打算拿楚瑶怎么办?但是,又怕自己问得太多,坏了规矩,只好憋住了。

其实,即使他问了也白问,因为连齐烨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楚瑶的身份实在太过特殊,别说让她做太子妃了,便是让她做太子嫔妾,父皇恐怕也不允许,说不定还会以诱惑太子,不守妇道为由杀了她。

所有能对她这个继承人影响太深的人,父皇一向不会手软。

最重要的是,他舍不得让楚瑶屈居别人之下。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

颐天居。

楚瑶不知道齐烨正在为她而左右为难,她依旧吃好睡好,最多防备一下郑夫人,她一直觉得那件事不会那么快就完了的。

郑夫人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她之前主动跟她示好,又在她面前画了一个大馅饼,想让她入套,肯定是有阴谋的。

楚瑶转动脑袋瓜,越想越觉得,郑夫人肯定是打算让自己跟梁瑄圆房后,再名正言顺的收拾自己,否则,她不会这么积极地拉皮条。

想起跟梁瑄圆房后,可能要面对的状况,楚瑶不由打了个哆嗦。

别说,那些繁琐的礼节她受不了,她还真怕自己看到那些侍妾丫鬟,会忍不住直接动手打人。

自己的男人,即便是不要,也不能便宜别人。这是她的行事准则。

幸好,她穿过来时,她跟梁瑄没有圆房,否则,梁瑄作为她曾经的男人,今生都别想再碰女人了,她会直接阉了他了事。

不过,她以后可一定要小心了,郑夫人一计不成,恐怕还会再出什么幺蛾子,她得让她的丫鬟们也戒备起来。

唉,这种防贼一般的日子,到底要过多久啊,她真是有些受不了了。

不过,想想自己现在的攻击手段和即将面对的危险,楚瑶心里升起了一股危机感。

她的所有装备几乎都是防御的,唯一的匕首还被她给丢了,攻击手段不强,根本对人产生不了威胁。虽然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她可不想当个缩头乌龟,只能挨打而不能和还手?

何况,她也要考虑绿绮等人的安危。

楚瑶想了想,还是决定弄点攻击手段过来,心里默念“位面交易系统”,脑海里果然出现了绿色屏幕。

宿主:楚瑶

编号:999

年龄:15岁

性别:女

等级:1

交易点:200

交易次数:2

【请问宿主,是否立即进行位面交易?】系统那无机质的声音响起。

楚瑶默念“是”之后,系统开始让她选择交易位面。

看到自己能够选择交易的位面,果然还是只有那两个,楚瑶不由叹了口气。

【请宿主赶快进行位面交易,只有交易点达到500点,宿主等级才能升到2级,到时会有更多的位面让宿主选择,交易点可以用来交易物品。】系统那无机质的声音响起。

其实不是楚瑶不想交易,而是,楚瑶在呼叫他们的时候,1000号和1001号竟然都选择了屏蔽,而没有回音,她也只好作罢。希望,这次能够连接成功。

楚瑶不抱什么希望地点了【修真位面】,想要获得强大的攻击手段,还是【修真位面】比较可靠,至少不会让【植物位面】那样,交换出来的东西太过非人,若是被人当成妖怪烧死可就惨了。

令楚瑶惊喜的是,她这次竟然连接成功了。

【叮!1000号位面商人同意了宿主的交易请求。】系统的声音刚落,绿色屏幕就立刻出现了一位英俊冷酷的少年,不是叶清是谁?

“嗨,我们又见面了。”楚瑶伸出爪子打招呼,心里十分高兴。

不等叶清回话,她又说道:“以前我呼唤了你几次,你都没有回音,我还担心你是不是被系统给抛弃了呢?”

叶清的脸色顿时黑了黑,道:“我之前在闭关。”顿了顿,又道:“你那本《道德经》帮了我很大的忙。”

“那就好!”听到自己的五品对他有用,楚瑶也很开心,她也不用担心自己跟他交易时没有底气了。

这时,楚瑶隐隐从屏幕里听到一声声地兽吼声,不由好奇问道:“你现在在哪里?我怎么听到了野兽的叫声?”

叶清坐在一棵大树的树冠上,不甚在意地道:“我在万兽谷历练,你这次找我,是想要交易些什么?”

自从上次跟楚瑶交易之后,尤其是他看出《道德经》的价值之后,叶清就特地搜寻了一些凡人能用的各类物品,就是为了能跟楚瑶交易。

“我想要的是不引人瞩目的攻击手段,和一些防御的符箓。你想要什么方面的道书,我这里可是什么样的道书都有哦!比如法术、符箓、炼丹之类的。”

楚瑶要跟他交易,自然没有准备,她也派人去书坊,将几乎所有的道家典籍给搜罗了过来,甚至还有些佛家典籍,她现在可是底气十足,尤其是手有《道藏》,心中不慌。

《道藏》是道教经典总集,包括周秦以下道家子书及六朝以来的道教经典,内容十分庞杂,其中有,大批的道教经典,论集、科戒、符箓、法术、斋仪、赞颂等等,此外还有医药养生,内外丹、天文历法方面的著作。

当然,她会分多次跟他交易的。

叶清眼中精光一闪,“好,这个交易我做了。不过,炼丹,法术之类的书籍我不需要,类似上一本那样的道教典籍便可。”

叶清本就属于炼丹的大派,他相信炼丹术没人能比得上他们,而他们都更注重自身修为。他已经到了筑基期,法术对他来讲,也没有什么大用。

楚瑶也只能同意了。

等到两人交易结束后,楚瑶看着自己手中已经认主的碧绿晶莹的小蛇,看着它依赖、孺慕地磨蹭自己手心的举动,心里也不由生出几分喜爱来。

她其实对蛇类这种冷血动物没有什么好感的,但是,手里的这条灵蛇却打消了她这个想法。

这个被她命名为“小碧”的蛇,不过小指粗,当它缠绕在楚瑶的手腕上,就像是一直极品碧玉镯,尤其是它那呆头呆脑的模样和那双黑黑的小眼睛,实在是让楚瑶爱到了心坎儿里,尤其是,它认主后,楚瑶跟它沟通没有太大障碍。

但是,别看它呆萌可爱,就觉得它好欺负。它速度非常快,让人几乎看不到它的影子,它毒牙里的毒液很强,若是被它咬一口,即便是练气期的修真者,若是不及时吃解毒丸,五分钟之内也要毒发身亡。若是凡人被咬了,必死无疑。

交易时,它还是一颗即将孵化的蛇卵,楚瑶滴血认主后,它便孵化了,甚至把楚瑶当成了它的母亲。

她之所以会选择这条小蛇,除了它最适合阴人外,还在于它比较通灵,而且十分好养。即便是在她这个位面,空气中那稀薄的灵气也足够它活得很好了,最重要的是,它并不挑嘴,是杂食灵蛇,基本什么东西都能吃。而且,叶清还附带赠送了一包灵石,可以用来投喂灵蛇。

当楚瑶了解这些东西时,便压下了自己心中对冷血动物的排斥,果断选择了它,幸好,它也没让自己失望。

除了灵蛇之外,楚瑶最大的攻击手段,还有一把小巧精致的手弩,勉强算是灵器范围,可以认主,不怕丢失,是一位金丹真人专门给他没有灵根的女儿炼制的,适合凡人使用。

除此之外,还有三个护身玉佩,和十张护身符,每个护身玉佩,可抵挡十次外来攻击,每张护身符可以抵挡三次,这是楚瑶专门为自己身边的人准备的。

看到这些东西,楚瑶信心大增,管他什么阴谋阳谋,姑奶奶以后都不用怕了。

楚瑶也不小气,当晚,她就将护身符派发了下去,绿绮、绿琴、红梅、红杏、青草、刘婶、刘叔、陈婆子、花婆子,一共九个人,每个人都有。

他们虽然都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非常感动自家小姐记挂着自己,给自己求了护身符,于是,都非常郑重地挂在了脖子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比以往更加用心的服侍小姐。

看着手中剩下的三个护身玉佩和一张护身符,楚瑶陷入了沉思。

她本人是不需要这些东西的,毕竟,她除了有那两套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衣服外,还有一支有自动防御功能的白玉簪,这东西留在她手中也没用,不如送人。

可是,应该送给谁呢?

楚瑶的脑海中顿时浮现了齐烨的身影,她顿时有些不自在地咬了咬嘴唇,接着便摇了摇头,想要将他的影像从自己脑海里驱除。

不是她觉得不应该送给齐烨,毕竟,他也算是她认可的朋友。

只是,她应该以什么目的送呢?这算不算私相授受?自己可是有夫之妇,他会不会误会自己水性杨花呢?

楚瑶觉得自己的心有些乱。

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怎么一遇到他的事情,自己就变得婆婆妈妈起来了?

算了,管他怎么想,护身玉佩她会送出去的,至于他会不会收下,或者会不会误会她,她都不想知道,反正只要她问心无愧就好。

楚瑶表情沉静了下来。

苏大哥那里应该送一块,她虽然跟苏季晨认识没多久,但是,却一见如故,自己送他一块玉佩,他肯定会收下的。

还有一块,不然就送给安王吧,看在他帮自己赚钱的份上。顺便把那个分成的合同给签了,就当是利益交换。

最后一张护身符,楚瑶还是决定留着自己戴,一来可以掩人耳目;二来,楚瑶突然想到,自己若是晚上遇袭的话,这张护身符还是很有用处的。毕竟,她晚上睡觉时,又不会穿着衣服或带着簪子。

如此,所有的护身符就都利用起来了,皆大欢喜。

楚瑶放下了心事,当晚就睡了一个好觉。

然而,楚瑶只知道将护身玉佩送出去,却不知道,古代送玉佩,代表的其实是喜欢或者定情的意思。

至于收到玉佩的人心里会怎么想,那就不得而知了。

楚瑶是个行动派,想做便做。

第二日一大早,她便准备去一趟安王府。

五爷的身份楚瑶不知道,所以她没办法联系,但是苏季晨目前就住在安王府,她去拜访安王,也能见一见苏大哥,不但能将两块护身玉佩送出去,甚至还能把合同给签了,一举两得。

于是,用过早饭后,她便坐着马车去了安王府,随行的依旧是红梅。

至于拜帖,呵呵,她本来就是冒名去的,用得着这玩意吗?

再说,如果她正式下帖,去拜访安亲王,这合适吗?恐怕不到晚上,京城里的人就都知道,清平县主这个已婚妇人去拜访还没娶妻的年轻王爷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即便有下人在场,也一样授人话柄,她便是清清白白,照样也得惹一身骚。

她还不如装扮一番,以男子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去见他呢,至少方便。小心一点,就不虞被人发现,就算被人发现了,她也完全可以否认。

然而,到了安王府后,楚瑶却被人拦住了。

毕竟,安王府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

要知道,王府有专门的守门人员,称为门正、门副,是个十分有油水的职位,尤其是对楚瑶这种没有拜帖,自行上门的人,宰得最狠。

不服气,门外还站着两排侍立的带刀护卫,你敢放肆吗?

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就是这个道理。

楚瑶只好忍痛拿出两锭银元宝,足足十两银子,有让他们进去通禀。

十两银子啊,农户人家,便是劳作一年,怕是也赚不到这些钱,差不多相当于红梅一年的月钱了。

楚瑶站在门外,心里暗暗想着,一会儿见了安王,一定要让他把银子还给自己。

哼,给你们送好东西来了,竟然还要跟她要钱,简直太没天理了。

不说楚瑶在门外暗暗腹诽,且说安王齐煜,前两天受凉,正好发了一场大病,到现在也没好,此刻正躺在自己的寝宫里的床上,苏季晨刚刚给他诊完脉。

“苏兄,本王这次的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齐煜问完,便捂着嘴轻咳起来。

苏季晨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安王这次受凉倒是小事,只是,安王以前不但伤了心肺,体内甚至还有余毒肆虐,身体的底子已经坏了,只要生点小病,就会累及全身。即便以他的医术,恐怕最多也只能保他三年寿命。

苏季晨垂眸,帮齐煜把辈子往上拉了一下,才说道:“王爷放心,您现在的病情已经好了许多,我再给你换一副药,不出五天,应该就能恢复如常了。”

齐煜闭上眼睛没有说话,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现在问一句,也不过因为心里那一丝不甘而已。

苏季晨以为他想休息了,便收拾了行医箱,准备离开了。

然而,这时,他突然听到外面传来阵阵说话声,便走了出去。

看到王府的庶务总管曹通正在训斥一个年轻仆人,甚至还撸起袖子,拧起了他的耳朵。

苏季晨觉得新奇,不由走过去,问道:“曹总管,你这是在做什么?”

“啊,原来是苏神医!”曹通转过身来,看到苏季晨,脸上几乎笑出一朵花来,问道:“苏神医帮殿下看完病了?殿下的身体如何了?”

说着,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担忧。

“殿下暂时无碍。”苏季晨说道,说罢,看了看被训的可怜兮兮的青衣仆人,道:“曹总管,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曹通被他一问,脸上顿时又闪过一丝怒气,狠狠地拍了那青衣仆人的脑袋一巴掌,道:“现在王爷还病着,他竟然还为了不知哪里来的阿猫阿狗来打扰王爷,真真是该打,我看王府的守门护卫都该撤换了。”

“哦?到底是什么人这个时候来拜访王爷?”苏季晨好奇问道。

要知道,安王的名声,在京城可是人神共愤的,喜怒无常不说,又三天两头的生病,人谁也不敢这时候来触霉头,何况,王爷哪次生病都闭门谢客,众人都知道他的规矩,根本没有人会在这时候找上门来。

曹通也没有问过,现在听到苏季晨问了,便示意那个下仆赶快说。

曹总管一开始对苏季晨还挺看不上眼,不过在知道他的能耐后,他倒是对他另眼相看了。

“回总管,苏神医,来人是一个自称是楚的书生,说是王爷的旧友,有重要的事情要跟王爷商谈。”

“我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能比王爷的身体重要,你赶快回去把他赶走,让守门的人上我这里来一趟。”曹总管说完,又嘀咕着抱怨道:“现在府里的下人,真是越来越不知轻重了,真该好好敲打一番了。”

那青衣仆人正要离开,苏季晨却叫住了他道,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皱着眉头道:“你说那人姓楚?他还说什么了吗?”

青衣仆人一拍自己的脑门,恍然大悟道:“对了,奴才差点忘了,那姓楚的还说,苏神医是他的结拜大哥呢?苏神医,难道他真是你弟弟?”

苏季晨脸上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道:“不错,她确实是我认的一个弟弟。曹总管,你就让她进来吧,王爷如果不愿意见她,就让我亲自招待她好了。”

曹总管只好答应了下来。

……

安王府外,楚瑶等得都快长毛了,于是,很无聊的她就观察这安王府外的建筑来。

府门外,有石狮、灯柱、拴马石、上马石、门的对面有外影壁等。

当跑腿的小厮通报回来的时候,楚瑶正在跟王府外的石狮子大眼瞪小眼。

“楚公子,请跟小的来!”青衣小厮一边说,一边向她露出一个略显谄媚的笑容。

楚瑶直起身来,看了他两眼,接着又看了他两眼,怎么这个小厮不但耳朵通红,脸上还有手掌印啊?

不过,她也没在意,可能是做错事受罚了吧!

楚瑶跟着小厮进府之后,一路观察着王府的建筑群。

亲王府的建筑品级高,规模大,一般分中、东、西三路,中轴线上,有府门、内影壁、正殿、二府门、后殿、寝宫、后楼等,东、西路可自由配置,一般每路各有五至七进院落,在住宅后面或侧面附有花园,有的还有马号和家庙。

亲王府制,正门5间,正殿7间,前夕护以石栏,殿内设屏风和宝座。两侧翼楼各9间,神殿7间,后楼7间,凡正门殿秦均覆盖绿琉璃瓦。正殿脊安吻兽、压脊7种。门钉9纵7横63枚。其余楼房旁庑均用筒瓦。

太子府跟王府的规制差不多,不过,太子登基后,太子府会改成宫殿,成为潜龙邸,不能再住人,若是有亲王即位,也同样如此。

楚瑶一路走来,就发觉这安王府,虽然十分豪华、庄严,看得她目不暇接,但是却缺少一股生机,令人感觉很是空荡、落寞,若是在里面待久了,怕是没病也能待出病来。

王府的寝宫有两重,各五间,因为安王还没有娶妻,偌大的寝宫,也不过住了他一人而已。

楚瑶在王府的寝宫里,见到了齐煜。

她以前一直听说,安王身体很差,却没想到差到这等地步,明明之前见他的时候,他看着还很健康,没想到,今天,就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身体消瘦,面色晦暗,口唇发绀,说不上几句话,就要喘上两声,时而还会夹杂着咳嗽声,这哪里是苏大哥之前告诉她的身体微恙,若不是她坚持要见齐煜,又怎么会知道他病得这么严重?

齐煜见到楚瑶不敢置信的表情,很习以为常地说道:“让你见笑了,我的身体一向如此,看着吓人,其实过几天就会好了,不必大惊小怪。再说,有你苏大哥在,便是阎王也夺不走我的性命。”

楚瑶不由看向苏季晨,眼神中带着一丝怀疑,苏季晨不由摸了摸鼻子,这下,他在小妹的心中可没什么信誉可言了。

说谎真不是他的本意啊,明明是齐煜不想让人看到他这副狼狈的模样,才让他这么说的,谁知道楚瑶这么固执,不见齐煜一面,根本不走,他也只好带楚瑶过来了。

当然,这面有他的一点私心。

因为,他知道,齐煜似乎在打自家小妹的主意,如果,楚瑶见到了齐煜这副模样,总不会上了他的当吧,他可不希望小妹刚出虎口,又进狼窝。

“对了,你这次废那么大力气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齐煜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身体的难受,轻笑一声,问道。他可不认为,楚瑶是专门来看望他的。

楚瑶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就是那个店铺的事……”

齐煜唇边的笑淡了几分,摆手不让她说下去了,然后吩咐曹通将他早就准备好的协议拿了过来,一式两份,齐煜自己已经签好了名字,只剩下楚瑶了。

楚瑶见状,脸皮不由有些发热,不过,她还是快速签好了名字,将自己那份协议放到了衣袖里。

楚瑶正要说些什么,就见齐煜闭上了眼睛,道:“我累了,如果你没别的事,就离开吧!”

良久,听不到楚瑶动静,齐煜又睁开了眼睛,冷声问道:“你怎么还不走?曹伴伴,送客!”

“清平县主,请吧!”曹通横眉冷对楚瑶,居高临下地说道。

楚瑶被他噎地说不出话来,自己好心好意来送东西,没想到尽是遇到冷眼了,她刚才先索要协议,也是为了名正言顺的把礼物送出去,谁知道,他说翻脸就翻脸,转眼就不认人了,真是气死她了。

走就走,他不稀罕自己的东西,有得是人稀罕。

楚瑶气呼呼地转身就离开了。

“我去送送她!”苏季晨说罢,便追了出去。

楚瑶的身影刚刚消失,齐煜的眉宇间就闪过一丝失落,自言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就那么在意她的话?”

明明早就知道她是个小财迷,她的目的他不是早就猜到了吗,为什么还要生气?

齐煜捂住嘴,压抑地咳嗽了几声。

就在这时,还没走远的楚瑶,忽然又折返了回来,怒气冲冲地看着他,眼中还带着一丝倔强。

“你……”齐煜惊讶地望着她,她怎么又回来了,不可否认,心里有那么一丝小小的雀跃。

楚瑶也不说话,只是将手中的东西扔进了他怀里,然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齐煜看着她离开的方向怔了一会儿,这才低头看向被扔在锦被上的东西,是一块小巧的白玉佩,拿在手中,触感温润如脂,光滑细腻,是一块少见的暖玉,上面雕刻着岁岁平安四个字,仔细看去,却又发现里面似乎又玄奥的符文闪过,很有些神奇。

齐煜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心情莫名就好了起来,似乎连身体都觉得不那么难受了。

他嘴边露出一个狐狸般的笑容:那个小家伙,到底知不知道送人玉佩的意义?

……

楚瑶送完玉佩之后,心里那股恶气还是没有散,冷着脸也不说话,就那么闷头闷脑的往前走。

她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发誓:今后再也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

“哎呀,小妹,你慢点走,小心别绊倒!”苏季晨追在后面喊道。

楚瑶停住了脚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等他追上来,便劈啪啦地将心里的怨气发了出来:“大哥,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阴晴不定的男人,我到底哪里惹到他了?他说翻脸就翻脸,他以为他还是小孩子吗……”

楚瑶巴拉巴拉地说了一通。

苏季晨听着她把心里的怨气发泄完了,才掏了掏耳朵,真诚说道:“小妹,你也别怪他。因为从小就承受病痛的折磨,王爷就养成了这么一个喜怒不定的性子,他其实见到你还是很高兴的,我感觉的出来。”

楚瑶发泄一通,心里的气已经消了大半,何况,那人还是个病人,她跟他置什么气啊?

不过,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意不平,气鼓鼓地说道:“那他也不能撵人啊,我好心好意的来给他送东西,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苏季晨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有些好奇地问道:“你刚才返回去,就是给王爷送东西去了?大哥能问问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哦,对了,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楚瑶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把玉佩送给苏季晨,便又拿出一个玉佩出来,递给苏季晨。

“大哥,这个给你,这是平安佩,你一定要贴身带着啊!”楚瑶嘱咐道。

苏季晨呆呆地接过玉佩,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他见楚瑶想走,便又喊住了她,问道:“小妹,你不要告诉我,你刚刚送给安王的也是一块玉佩。”

“是啊,怎么了?”楚瑶转头看他,以为他看不上这个小小的玉佩,认真解释道:“大哥,你可不要小看它,你贴身带着,关键时候可是能救命的。”

她说完之后,见苏季晨的神情还是很奇怪,甚至都有些扭曲了,便皱眉问道:“大哥,你是不是不喜欢这块玉佩啊?不过,我先说好了,你就算不喜欢,也别想着让我把玉佩收回来,乖乖戴着,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拿回来的道理。”

苏季晨摩挲着手中的玉佩,见楚瑶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稍微思索了一下,说道:“不,我没有不喜欢,你能记得我,我真的很高兴。玉佩我就收下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千万别轻易送给别的男人玉佩了。”

楚瑶闻言露齿一笑,拍胸脯保证道:“你放心,我有分寸。我又不是散财童子,怎么可能见人就送玉佩?”

出府之后,楚瑶就跟苏季晨告别,上了马车,打道回府了。

苏季晨站在王府门口,看着离开的马车,沉思着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看样子,小妹并不知道送玉佩给男人代表着什么意思,如果我告诉她了,恐怕还会惹她不自在,就让她一直蒙在鼓里吧!只是,王爷那里,就不知道怎么想了。算了,他们要是真能发生点什么,我便是阻止也阻止不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

太子府。

齐烨下朝后,正在正殿里处理一些皇上交代下来的公务。不过,当他接到一个消息的时候,脸色突然一变,竟失态地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不可能!她什么时候跟安王有了联系?”

他不敢相信地盯着手中那张薄薄的纸条,似乎要将它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齐烨身为上位者的多疑,让他立刻对楚瑶产生了怀疑。不过,回想起两人相识、相处的细节,他不由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结论。

“或许这只是个巧合!”齐烨又重新坐回到椅子上,有些失神的说道。

他真不希望自己真心喜欢的那个女人,是有目的的接近他,尤其是,还跟那个人扯上关系,这让他心里十分不悦。

齐烨将手中纸条狠狠地揉成一团,顺便也将心里的怀疑死死压住,不让它冒出来。

“她明明知道自己派人监视着她,却还不遮掩行踪,便是相信我的证明的。”

齐烨想出千万条理由说服自己,才渐渐平静下来,又重新开始处理公事。

只是心里已经决定,去见楚瑶一面,探探她对安王,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他绝不允许,自己喜欢的女人,爱上别人!

------题外话------

非常抱歉,发文发的有点晚了,因为对之前写的不太满意,修改了太长时间。感谢所有订阅的亲们,爱你们,o(n_n)o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