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次日,楚瑶睡觉睡到了自然醒。

反正太子府的庶务有专门的人打理,只要定时向她汇报就好,只有遇到他们不能拿主意的事情,才会来请示楚瑶,所以,楚瑶不像其他主母那么苦逼,还要管着整个太子府的吃喝。

她也不怕众人会阳奉阴违,现在她在太子府中一家独大,再加上太子对她的看重,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择。

不过,楚瑶睡懒觉,可就苦了卫良娣等人了。

在外面吹了半天冷风,站得脚都发麻了,她们才得到了太子妃的召见。

卫良娣很心虚。

她在宫里,因为有太后撑腰,所以并不怎么把楚瑶放在眼里,屡次挑战太子妃的权威,最后,还是落到以后被强送出宫的下场。

她若是还得不到教训,那她可就真的是猪脑子了。

孙贤妃今天也很老实,低眉顺眼地仿佛变了一个样子,只是额头上还缠着一圈厚厚的白色绷带,十分显然在,好似在向人诉说着她心中的委屈。

看来,她还是没有学乖,无时无刻不想抹黑太子妃。难道她以为楚瑶的被废后,太子妃之位就能轮到她了不成?

只有宋嫣然,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只是在面对楚瑶时,态度比往常又多了几分恭敬。

楚瑶现在对她们早就没有了那一丝同情心,所以,她没有让她们请过安后离开,而是让她们都留下来伺候自己用饭。这是她们作为妾侍该做的。被三人算计一同,她可不想就这么轻飘飘地放过她们。

现在楚瑶只把她们当成了自己的侍女,所以,被他们伺候着的时候,也不觉得别扭尴尬了,甚至还挑三拣四的支使地她们团团转。

用过早饭后,楚瑶斜倚在贵妃椅上,让宋良媛给自己端茶送水,让卫良娣给自己捏肩捶背,让孙良媛给跪在下面给自己捶腿。

哼哼,太后不是折腾她为乐吗?那她就双倍折腾她侄女,无论轻了还是重了,都要被她毫不留情地讽刺一顿,让卫良娣羞愤欲死,简直没脸见人。

至于,孙良媛,既然有胆子在太子面前抹黑自己,就要有被惩罚的准备。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被人欺负了也不敢反抗。

宋良媛的待遇最好,楚瑶虽然对她也同样不怎么待见,但是,因为她没有与两人同流合污,所以,楚瑶也不好折腾她,而且,她觉得,对于这些妾侍,要拉拢一批,打压一批,让她们互相猜测内斗去吧,省得老是闲的没事,找她麻烦。

就在楚瑶享受美人儿服侍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行礼问安的声音,便知道是齐烨回来了。

卫良娣和孙良媛都是面露惊喜,然而,脸上的喜色却是一闪而过,依旧低眉顺眼地伺候除太子妃,但楚瑶分明感觉到她们的力气都大了许多。

“行了,没眼色的东西,都退下吧!”楚瑶皱了下眉头,吩咐道。

“是,妾身遵命。”卫良娣三人恭敬应答道。

因为孙良媛是跪着给楚瑶捶腿的,站起来时,也不知是不是脚麻的缘故,突然惨叫一声向旁边倒去。

这时,齐烨刚好走进次间门外,听到里间的惨叫声,心中一紧,以为楚瑶发生什么事,急忙掀开帘子走了进去,不过,在看到楚瑶好端端地躺在贵妃椅上时,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有外人在场,所以楚瑶急忙从贵妃榻上起身,主动迎了上去,笑意盈盈地给太子行礼,卫良娣和宋良媛紧随其后。

只有孙良媛一个人斜趴在地上小声哀嚎,见到太子后,便挣扎着跪下来给太子行礼,小脸苍白惹人怜爱、眼中含泪盈盈玉珠,再加上额头上的绷带,活脱脱一个小白花形象。

“太子妃免礼!”齐烨亲自走上前将太子妃扶起来,便没有松开,拉着她坐到南窗大炕上,这才三个妾侍平身。

“刚才是怎么回事?”齐烨问道。竟然有人在太子妃的房间里大呼大叫,真是不成体统。

这本来是齐烨担心太子妃,故有此一问,但是,这在孙良媛的耳朵里,便是太子在质问太子妃,对她不信任的表现。

她哪里会放过这个可以勾引太子、离间两人感情的机会,上前一步,福了福身,抬头看向太子殿下,虽泪眼盈盈,却依旧一脸圣母大度的表情,含笑说道:“太子殿下,您别为难太子妃。是妾身主动要求为太子妃捶腿的,绝非太子妃逼迫妾身。只因妾身跪在地上时间太长,双腿发麻,又急着迎接太子殿下,这才不小心摔倒的。与太子妃绝无关系,请太子殿下明察!”

她进宫一趟受益颇多,更是从孙贤妃那里学到了不少对付男人的手段,孙贤妃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还能被封为四妃之一,除了是三皇子的养母外,便是这身对付男人的手段起了大作用。

她在皇上的女人中,即便不是最受宠的,但也是不可或缺的那个,在天顺帝眼中颇为特殊,否则,陛下也不会将三皇子交给她抚养。

孙良媛对她这个姑母崇拜的很,她以为,只要她能学到孙贤妃三层本事,就能让太子对她另眼相看了。

孙良媛此刻信心满满,等着看着太子发作太子妃。

因为她姑妈说过,女人的眼泪是对付男人的最佳利器,即便他不喜欢你,也会因你而心软。

怜香惜玉、同情弱者,是男人的通病,就算皇帝也不例外。

可惜,她等来的不是太子的怜香惜玉,而是来自太子妃的狂风暴雨。

只听太子妃冷笑道:“孙氏,你哪只耳朵听到太子要为难本宫了?别说本宫逼迫你了,就算不逼迫你,难道你就不用伺候本宫了?本宫不让你们伺候,是本宫仁慈;让你们伺候,才是天经地义。难道你连这点都不懂吗?卫良娣,宋良媛,你们说本宫说的对不对?”

识时务者为俊杰,卫良娣和宋良媛立刻附和,赞同太子妃的观点。

楚瑶满意地点了点头,盯着不敢置信,一脸呆愣的孙良娣道:“孙氏,你无故喧哗,惊扰了本宫和太子殿下,本宫还没治你的罪,你倒是先给本宫上期眼药来了,本宫忍你已经不止一次了,这次,本宫已经忍无可忍了。”

“来人,先给孙良媛掌嘴四十,让她长点记性,下次再无辜攀诬本宫,本宫割了你舌头。”

陈嬷嬷早就看着孙语蓉不顺眼了,现在能光明正大的给她掌嘴,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她从侍女手中接过掌嘴的竹片,一脸阴沉地慢慢走到孙良媛面前。

孙良媛的膝盖被人狠狠踹了一脚,砰地一下跪在地上,两个强壮的嬷嬷抓住她的胳膊,按着她不让她起身。

孙良媛都快被吓死了,她想要求救,看向卫良娣和宋良媛,两人却都低着头,没有看他。她的眼神又看向太子妃,却见太子妃眼神冷厉地看着她,而且,她心里也不愿意向太子妃认输。只能将自己的全部希望寄托在太子殿下身上。

眼看陈嬷嬷已经走到跟前,孙良媛泣泪横流,大喊道:“殿下救命!妾身只是实话实说,真的没有攀诬太子妃的意思啊!殿下,您可不要只听太子妃一家之言啊,殿下,妾身是冤枉的……”

齐烨早在孙语蓉楚楚可怜地做戏,并用充满自信和野心的眼神看着他时,心中早就膈应极了,现在有听她依旧不会改,句句针对太子妃,心中对她更加不喜,道:“塞上她的嘴,以后她若是再敢胡乱编排太子妃的不是,见一次张嘴一次!”

“……呜呜……”孙良媛被堵上嘴巴之后,整个人都傻了,瞪大的双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为什么会这样?姑妈说的方法为什么对太子殿下没用?

是了,肯定是楚氏那个贱人蛊惑了太子殿下,才让殿下对她言听计从……

她真是好不甘心啊!

她明明比太子妃早一步嫁进太子府,为什么太子却对她视而不见?难道就因为她是太子妃吗?

孙良媛很快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了,她的所有感观都被脸上的火辣的疼痛代替,很快,她的嘴角便溢出了鲜血,甚至牙齿都开始松动,最后,她在愤怒不甘中晕了过去。

掌嘴次数还没完,她就晕过去了,陈嬷嬷表示自己很不爽,便想让人用凉水泼醒她继续打。

“行了,就先这样吧!下次将她欠的惩罚补上。以后半年内,不准她出自己的院子,她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再出来吧!”楚瑶挥了挥手,让人将孙良媛拖了出去。

楚瑶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越来越硬了,即便是见到孙良媛的惨样,心里也激不起半点涟漪。

“你们都退下!”楚瑶见卫良娣和宋良媛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便摆了摆手说道。

这次杀鸡儆猴之后,希望她们都能老实一阵子。

众人退下之后,楚瑶窝在齐烨怀里,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阿烨,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冷血,很霸道啊?”

在心爱之人面前,任谁都不希望将自己丑陋的一面展露出来,虽然楚瑶对两人的感情有信心,但是,此刻心里还有些紧张。生怕齐烨会说出什么斥责她的话来。

齐烨闻言不由失笑,轻轻摇了摇头。

原来她也在意这些东西,他还以为她一直都没心没肺呢!

她却不知,她这点小手段,在他眼里根本就不是个事,尤其是跟他的那些手段相比,简直就像是在过家家一般幼稚。

像他这种人,又有什么资格来责怪她呢?

他甚至一直都在尽量避免让她看到自己冷血狠辣的一面,就是怕她会受不了而疏远自己。

何况,孙良媛受罚也是咎由自取!

谁让她野心太大,又不自量力,屡屡挑衅太子妃呢!

“阿瑶,你在府里闷不闷?”齐烨搂着她突然问道。

“嗯,怎么了?”楚瑶一边把玩着他的一缕头发,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平时若是烦闷了,可以乔装打扮出去游玩一番,或者开个茶话会跟亲朋好友聚一聚,别让自己太闷了。”齐烨说道。

“可以吗?”楚瑶的眼神刷地一下亮了,她以为做了太子妃后,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这后宅中,不能出门游玩了呢!

“当然可以!趁现还在太子府的时候,多出去看看、走走。等以后进了宫,你就是想出来玩都没机会了。”齐烨说道。

若是齐烨娶的是别的女人,他自然不会跟她说这种话,男人都希望女人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相夫教子,除了必要的交际应酬,最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样才是贤妻良母的表现。

但是,齐烨知道楚瑶的性子,最是受不得拘束的那种人,他不忍心一直将她困在这一方小天地里。

“那今天下午,你陪我出去玩?”楚瑶试探地问道。

“好,我正有此意。”齐烨点了点她的小鼻子,一点也不意外的说道。

这两天正值休沐,他可以趁此机会多陪陪她。

用过午饭之后,下人们早已经将出门所需之物都准备好了。

两人都换了衣服,楚瑶更是像往常一样换了一袭男装。

男装出门比女装方便多了,至少异样的眼神就少了很多。

换好装之后,两人看到对方时都不由一怔,随即又相视一笑。

马车已经备好了,外表并不打眼,以前齐烨隐瞒身份出府时,就经常用这辆马车。

------题外话------

一会儿补全5000字,亲们明早来看~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