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怀孕*阴谋

宫里发生的这些事,楚瑶并不知情,所以,她也不知她一个潜在的敌人,竟然已经被天顺帝顺手给除掉了,不然,她还真得好好谢谢自己的公公。

话说,自从将白花花的银子孝敬给天顺帝之后,天顺帝对她的态度那可是比以前和蔼多了,至少不会经常给她脸色看了,偶尔还会夸她两句,让楚瑶竟然也不觉得那么心疼了。

楚瑶虽然财迷,却也知道钱财只是外物,只要够用就好,关键是自己的小命和幸福比较重要啊!

以前的楚瑶见天顺帝看自己不顺眼,生怕他将来刁难自己,所以见他时,难免会觉得如芒在背,小心翼翼。现在,她总算是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

雪下了一整夜,楚瑶更有理由赖床了。

虽然屋子里点着上好的银霜炭,温暖如春,但是,她还是躲在被窝里不肯出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最近总是觉得身体疲乏的很,总是想要睡觉。

不过,楚瑶最终还是起来了,因为她突然想起来,卫良娣和宋良媛还在外面候着呢!

楚瑶强打精神,在紫紫槐、紫枫等人的伺候下,穿上了衣服,用温水洗了脸,用最新研制的胭脂上了妆,头上还带了一个白色的貂鼠昭君套,前面镶着一颗椭圆的红宝石,倒是让她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让她们进来吧!”楚瑶捧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铜手炉,坐在铺地柔软暖和的罗翰榻上,脚下还摆着一个脚炉,可以说,她将自己整个人都武装起来了。

卫良娣和宋良媛虽然穿着皮草衣服,但是,在外面站着这么久,早就快要冻僵了,进来的时候,嘴唇都有些发青。

进了客厅之后,她们将身上的披风脱下来,递给一旁侍立的侍女,这才整理了一下仪容,到了次间拜见太子妃。

在见到楚瑶一副慵懒自在的模样斜倚在罗翰榻上时,再对比自己的惨状,心里不由都升起一丝不满和嫉妒。但是,那丝不满在想到孙良媛的惨状时,也都强行压了下去。

孙良媛至今还被禁足呢,而且,每天都只能吃斋抄经,连院子都不能出,甚至这三个月多来,根本就没沾一点肉腥。

她也不能偷懒,每天太子妃都会派人出检查她抄写的经文,若是少抄了一卷经文,第二天便要罚双倍。孙良媛并非没向孙贤妃告过状,可惜,孙贤妃虽然是四妃之一,到底是个妾室,怎么也不可能插手太子的后院,否则,便是皇上和皇后,都不会饶了她,孙贤妃也有心无力。

因此,孙良媛只能老老实实的窝在自己的院子里受罚,再也没空出来闹腾了。

开始的时候,卫良娣和宋良媛都还对她幸灾乐祸,然而慢慢的,未免就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然而到了现在,孙良媛还在温暖的屋子里抄经,她们却忍受这风吹雪打之苦,也不知道谁更惨一些了。早知如此,她们还不如也被太子妃直接禁足算了。反正她们即便是天天来向太子妃请安,也极少见到太子爷,来了又有何用?

两人请安之后,楚瑶见两人是在可怜,便让人搬了两个绣墩来,给她们赐座,又奉上了热茶。

当她们不初犯楚瑶的底线时,她的脾气还是挺好的。

两人一脸感激的谢了恩。

楚瑶便不管她们了,拍了拍手让人传饭。

不一会儿,一队侍女手里端着托盘鱼贯而入,将一盘盘精致的食物摆在罗汉榻上的桌子上,掀开盖子,饭菜都冒着热气,香味扑鼻而来。

卫良娣和宋良媛的肚子都反射性的咕噜叫了起来,她们的脸上不由都十分尴尬。

因为她们都知道太子妃睡懒觉的习惯,而她们又不能来的太晚,只能在请安之前,吃上一些点心果腹。但是,今天天气冷,她们又在门外站了那么久,那些点心早就消化完了,焉能不饿?

楚瑶正好没什么胃口,便让人搬来了矮几,放到两人面前,让人将一半的饭菜分给两人,让她们一起吃。

卫良娣和宋良媛受宠若惊,太子妃对她们向来都是十分冷淡,虽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折腾她们,但是,她们若是惹太子妃不高兴了,那她绝对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卫良娣和宋良媛跪谢后,果真动了筷子吃了起来。

她们的确是饿了,但是,她们更担心的是被小心眼的太子妃揪到小辫子,记恨她们,这才不得已做出一副非常喜欢吃饭的样子来。

楚瑶见她们吃得香,果然笑了笑,也拿起小巧的鲜肉馅包子吃了起来。然而,刚咬了一口,鼻子闻到肉馅的香气之后,楚瑶突然感到一阵恶心,胃里一阵翻腾,不由一下子捂住了嘴。

“太子妃,您这是怎么了?”伺候楚瑶用饭的紫枫大惊问道。

还是在一旁伺候的紫槐眼疾手快地拿了一个痰盂出来,双手捧着接在楚瑶跟前,

楚瑶放开捂着嘴的手,就干呕起来,因为她的胃里面本来就没有东西,便吐了很多酸水,吐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嘴里甚至还隐隐有些发苦。

楚瑶突然之后,接过陈嬷嬷递过来的茶盏漱了漱口,这才缓过气来,整个人便靠在了背后的靠枕上,恹恹的没有精神。

众丫头都是一副担忧的模样,只有陈嬷嬷的脸上露出了掩饰不住的惊喜。

还有卫良娣和宋良媛,看着楚瑶的眼神十分复杂,本来觉得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也味同嚼蜡,你难以下咽了。

她们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是,凭着楚瑶这反应,也能猜出一两分了。

如果太子妃有了子嗣,那她太子妃的位子就彻底稳固了,她们就算以后生了孩子,也要永远排在嫡子的后面,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除非,太子妃被废。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那她们以后,就只能永远的向太子妃俯首称臣了吗?

卫良娣和宋良媛心里都沉重起来。她们只是打算暂时蛰伏,并非一辈子要臣服在太子妃脚下,正因为如此,她们才能受得住太子妃所有的刁难,因为她们前面还有光明和未来。

但是,太子妃怀孕的事情,却打破了她们的美梦,让她们顿时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了。

她们一直浑浑噩噩的,直到常驻太子府的刘太医来了之后,她们才清醒过来,有了一点精神。

说不定她们的猜测是错误的,太子妃也许根本没有怀孕!

卫良娣两人满怀希望的等待着,甚至,卫良娣还在求神拜佛,让太子妃不要怀孕。

楚瑶被扶进了里间卧室,放下了床帐,伸出皓腕,便见刘太医在她的手腕下垫了一个脉枕,手腕处早已经被一块帕子盖住,刘太医对她行礼之后,这才坐在床前的凳子上给她诊脉。

给太子妃诊脉,刘太医根本不敢有丝毫马虎,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脉象,眯起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道精光,心里已经了有了答案。但是,谨慎起见,他又多把了一会儿脉,直到已经百分之百确定,这才起身躬身说道:“恭喜太子妃,贺喜太子妃,您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真是谢天谢地,老天保佑啊!”直到这一刻,陈嬷嬷这才敢将自己一直压抑的欣喜表露出来,又是哭又是笑的好不狼狈。

虽然,以前她也很看好太子妃,见到太子与太子妃鹣鲽情深,心中十分欣慰。但是,她很了解男人的劣根性,向来都是喜新厌旧的性子,别看今天还宠这个宠得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都摘给她,明天说不定就弃若敝屣,转眼又有了新欢。男人靠不住,只有儿子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太子妃生皇太孙,太子妃的位子才算是彻底稳固,就算将来太子有了宠妃,或者有了其他子嗣,也无人能越得过太子妃去。

陈嬷嬷早已经是太子妃的心腹,自然希望太子妃能够保持不败之地,有了皇太孙,无疑就是有了一张护身符。

“恭喜太子妃,贺喜太子妃!”众人都跪了下来,一脸欢喜的恭贺太子妃。

便是卫良娣和宋良媛也只得装作高兴万分的样子,跪下来恭贺楚瑶,别提心里多憋屈了。

楚瑶心里却没有太多想法,她只是觉得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这么早就怀上了孩子,她觉得自己还算是孩子呢,怎么能做别人的妈妈呢?她可以说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但是,仔细想下来,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她和齐烨都没有可以避孕,只是顺其自然,如果跟孩子的缘分来了,自然就会生下来,没必要搞得那么麻烦就避孕,万一伤了自己的身体,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楚瑶当然知道,生孩子对女人来说,就像是在过鬼门关,尤其是过了年,她才十六岁,年龄实在是太小了点,危险系数也大大增加,但是,她还是没有想要流掉孩子的想法,说不得,她还得用位面交易器兑换一点保胎药什么的。

话说,楚瑶的位面交易器开启了第二层之后,能交易的位面又多了两个。一个是【未来星际位面】,一个是【兽人位面】,可惜的是,位面交易器不能交易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和超越所在位面太多的科技五物品,不然打乱了本世界的正常发展,楚瑶的交易器不但会被销毁,而且还会魂飞魄散。

楚瑶和这两个位面的交易者还未做过交易,这次或许她可以从【未来星际位面】中交易一些可以让人顺利生产的药。

楚瑶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众人见状,都悄悄的退下了。

陈嬷嬷立即派人去詹事府向太子殿下报喜,一边又派人小心翼翼的收拾屋子,将对孕妇和胎儿有害的东西,统统撤掉。

天色已经放晴,太阳也出来了,可是温度却显得更冷了。

卫良娣皱着眉头走在前面,宋良媛退后半步跟着,她们的身后还跟着自己院子里的侍女,一行人心事重重的向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气氛有些沉闷,一路无话。

快走到卫良娣院子的时候,宋良媛突然开口道:“太子妃有了身孕,以后怕是没人能撼动得了她的位置了,不知卫姐姐心里是如何想的?”

卫良娣停下来,瞥了宋良媛一眼,冷冷道:“本宫能有什么想法,自然是为太子和太子妃高兴喽?”

宋良媛笑道:“这里又没有外人,姐姐何必说这些虚话?实话告诉姐姐,我这心里可是惶惶不安呢!”

卫良娣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姐姐你可别不信。我有自知之明,太子妃的位子不可能落到我的头上,所以,我对太子妃之位从无奢求。但是姐姐不同,您可是只差一步便能够到那个位置了,如果就此放弃了,那多可惜啊!”宋良媛一脸推心置腹的说道。

“既然你做不了太子妃,对你来说,谁做太子妃不是一样?”卫良娣却没有听她的蛊惑,冷静说的哦啊。

“当然不一样。”宋良媛说完这一句话,突然左看右瞧了一眼,这才凑近卫良娣,压低声音道:“太子妃如此善妒,自己吃肉也不给我们点汤喝,我们近不了太子的身,生不了孩子,后半生怎会有依靠?”

宋良媛冷哼一声,眯着眼道:“她一点希望不不给我们,即便对我们再好,我心里也永远不服气!但是姐姐您就不同了,您若是当了太子妃,我们至少也能有个盼头,不像现在似的,有一天过一天。”

卫良娣闻言心中不由一动,道:“我若是太子妃,自然不会独霸太子。只是,我毕竟只是个良娣,太子又爱重太子妃,让太子为我放弃太子妃未免也太不现实了。”

宋良媛道:“姐姐怎么糊涂了。太子妃怀孕了,对我们来说,未免不是一个机会。”

对孕妇能的手脚多了去了,可惜,整个太子府被太子经营的如同铁桶一般,她们除自己院子中的人手外,竟无可用之人,倒是有些麻烦。

不过,她们想的本来就不是给太子妃做手脚,毕竟,谋害主母和皇太孙,罪名可是很大的,甚至有可能连累家族,所以,没有万全的把握,她们不会动手。她们想要的是趁机夺宠。

太子妃怀孕,势必不能再侍寝了。

在半年多的时间了,她们不相信太子殿下能忍得住。

只要太子肯宠幸她们,她们自然有办法笼络太子的心。太子妃那么善妒,必定不会甘心,肯定会找她们麻烦。

而这时候,她们跟太子之前已经有了感情,她们潜移默化的在太子面前抹黑太子妃的行为就有了用处,太子识破太子妃的丑恶善妒的嘴脸,就算太子妃长得再如何美丽,也必定失宠于太子。

她们跟太子妃相处了那么久,自认对她的性格还了解几分,绝对宁折勿弯的人,而且有一种莫名的自尊和底线。如果太子厌恶了她,想必她也不会对太子死缠烂打,只会自己强撑着,然后渐渐郁结于心,怕是撑不到她生产的时候,就会一尸两命了。

也不用她们做什么手段,太子妃自己就能把她自己给玩死。

其实,宋良媛忍辱负重这么久,一直都在寻找太子妃的缺点。所幸,她发觉太子妃其实是个很重感情的人,而且,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对于太子的感情也是如此,所以,她才会看她们这些妾侍不顺眼,也不允许太子招她们侍寝。

这种人,其实说起来很好对付,只要让她以为太子已经背叛了她。她怕是永远都不会原谅太子。太子又是那么心高气傲且唯我独尊的人,又怎么会向太子妃低头?如此一来,两人的裂隙就出现了。

她们再趁虚而入,想要得到太子的宠爱并不难。

在这之前,她也不必真正的给太子爷侍寝,只要能够留住太子一个晚上,让太子妃产生误会便行。

怀孕的人一向都是情绪不稳定的,太子妃应该很容易就中计。

宋良媛思忖了良久,越想越觉得此法可行,一时竟然站在院子里楞了起来。

卫良娣已经冷得不行,现在见宋良媛独自发呆,心中有气,便道:“宋妹妹,我承认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太子殿下不用我们伺候,我们又能如何?别忘了,太子未娶太子妃前,还不是晾了我们三个月。”

宋良娣自信一笑,道:“姐姐,此一时彼一时也。这件事就交给我了,我自然有办法让姐姐心想事成。只是,姐姐若是以后当了太子妃,可千万不要忘记妹妹哦!”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妹妹放心,我若是做了太子妃,绝对不会忘了你这个大功臣。”顿了顿,她有些羞涩地道:“即便做不了太子妃也没关系,只要能伺候太子爷一天,姐姐我就非常满足了。”

卫良娣见宋良媛信心十足的样子,也不由对她添了几分自信,一想到自己将来能做太子妃,她也不由心潮澎澎湃起来,一直以来平静的心湖也起了几丝波澜,说到底,她还是爱慕太子的。只是,一直都被她狠狠的压抑着情愫,现在竟然又有了松动的迹象,希望她这次的心愿能够达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