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完了,。”小马哥坐在正驾驶上,抬头看着马飞的背影,疑惑的问了一句。

“给枪扔了,快点,,。”马飞紧咬牙齿,沒回头,小声说了一句,心里都快悔死了,昨晚就他妈不应该跟光子去浴池整了个大保健,这点真不是一般的骚,因为碰见葛浩,几乎就相当于用了一个泡泡糖捏的避孕套,妥妥滴中招了。

“操,。”小马哥骂了一句,随手掏出腰间和副驾驶座子下的手枪,推开车门,直接顺手扔进了野地里。

“赶紧给暴暴打电话,,。”马飞快速说了一句,强笑着迈着步子走了过去,问了一句:“哎呀,葛警官,你在呢,,咋滴了。”

“别跟我扯沒用的,集装箱给我整开,我要看一眼。”葛浩扫了一眼马飞,推了他一把,缓缓说到。

“葛警官,你们王队打过招呼,照顾,照顾行么。”马飞也不管不顾了,拽住葛浩就不松手。

“该照顾的照顾,别跟我提人,王队我们沒见过。”葛浩皱着眉头,甩了一下手臂,继续问道:“妨碍公务。”

“哥们,这车免检的,再说你一个交警,查好超载,超高的就行了,手别jb伸这么长,行么。”马飞阴着脸说到。

“我有权查你,不服,你就告我,起來,。”葛浩一把推开马飞,迈着大步就走。

另一头,当马飞离开霸道车门的一刹那,小马哥就拨通了暴暴的手机,接通以后焦急的说到:“手里档案袋赶紧扔了,,千万别跑,一会要进去,你就说是我们花钱雇的押车的,其他啥也不知道,。”

“咋滴了,出啥事儿了,,小马,。”暴暴扑棱一下坐起來,皱着眉头问道。

“别他妈问了,碰见个傻逼,东西赶紧扔了,那里面涉及宝哥的公司,让警察整着就麻烦了,,。”小马哥阴着脸,说了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窗户整开,,。”暴暴看着电话,额头冒汗,慌乱无比的冲着司机喊了一句,司机快速摇下车窗,暴暴将各种手续,塞进档案袋,看了一眼远处正在往这边走的葛浩,手忙脚乱的顺着车窗,将档案袋扔了出去。

但档案袋里全是纸片子,分量很轻,一扔出去,根本就沒飘多远,只落在了道路旁边的壕沟里。

暴暴焦急的趴着车窗,往下看了一眼,档案袋虽然不是很显眼,但也谈不上隐蔽,他推开车门,想下去,但葛浩已经过來了,这时候下去,无异于“投案自首”。

“操,。”暴暴捂着脑袋骂了一句,随后一低头看向手里的电话,愣了一下,立马拨通了过去:“喂,媳妇,出事儿了,我们让交警堵住了,你听我说,沈阳收费站前面五百米左右,左侧,有个壕沟,你好好找找这里有个档案袋,你马上打车过來,如果沒有警察,你拿走,这东西挺重要,千万要给晨晨,。”

“老公,怎么会”二姐愣了半天,也挺焦急,一时间语无伦次,不知道说啥。

“咣当,。”葛浩拽开挂车车门,指着暴暴说到:“把电话关了,。”

“不说了。”暴暴抬头看了一眼葛浩,按了一下挂断键。

“葛浩,,你干啥啊,。”紧跟着跑过來的两个交警,冲着葛浩喊了一句。

“查车,。”葛浩头都沒回的说了一句,冲着司机继续说道:“拿着撬棍,给后门打开,。”

“葛浩,闹着玩有点分寸昂,。”已经收了钱的交警,瞪着眼睛说了一句。

“我在工作。”葛浩跳下车,奔着挂车后面走去。

两分钟以后,司机拿着撬棍,从车尾跳了下來。

“吱吱吱咣当,。”

集装箱的门敞开,兰博基尼,再次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葛浩咬着嘴唇,足足呆愣了六七秒,随后猛然扭头,冲着马飞问道:“我要看这车的正规手续,。”

“沒他妈手续,,。”马飞叼着烟,咬牙说到。

“私车,。”

“那可不一定,。”马飞面无表情的说到。

“滋啦啦,。”葛浩直接拿起对讲机,看着马飞,按下了讲话键,直接说道:“我是309国道,四组巡逻交警葛浩,在收费站附近,查到无任何手续的高档跑车,请求指挥中心支援,火速派人过來处理,。”

两个交警鼻子直冒粗气,咬了咬牙,一句话沒说,猛然回头,看了马飞一眼,随手将烟盒揣进了他的兜里,冲马飞眨了一下眼睛,大吼一声“蹲下,。”

“蹲不下,腰疼。”马飞一回手,直接打开交警的胳膊,指着葛浩说到:“哥们,干滴漂亮,,。”

“你等着蹲监狱吧。”葛浩说完,指着另一个司机说道:“把你车的门也整开。”

半个小时以后,交通局副局长,王队,四组巡逻组长,副公安局局长,关宇,还有三四十交警,刑警,民警,一起赶到了现场。

“你妈了个b,给我上眼药是不。”王队棱着眼睛,小声冲着四组组长问道。

“王哥这我”

“你快了,。”王队扫了一眼组长,直接走了。

“啪啪,。”交通局副局长,看着葛浩,亲切的伸出大手,跟他握了一下,笑眯眯的拍着肩膀说道:“好小伙子,前途无量,。”

“执法为公,立警为民,。”葛浩啪的一个立正,标准的敬了个礼,目不斜视的看着局长,腰杆挺直的喊道。

“好,好,好。”交通局长拍了拍葛浩的肩膀,大手一挥:“车,拖走,。”

回去的路上,关宇无奈的叹了口气,拨通了大康的电话:“你们最近整了批车,。”

“你咋知道呢。”还沒睡的大康愣了一下,腾的一下,站起來问道。

“收费站,让人查了,车拖走了,。”关宇直接说道。

“有媒体么,。”

“我知道了,能让它有么。”

“哪家单位查的,。”

“交通局东门分队。”

“行,我知道了,。”大康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反手就给王队长拨通了过去,皱着眉头问道:“王哥,,你这玩jb啥呢,,练我胆儿呢。”

“操,这里面的事儿,一句话两句话解释不清楚,你赶紧过來一趟吧。”王队烦躁的说了一句。

“我弟弟呢。”

“押了,。”

“王队,这事儿办的我有点心寒,挂了。”大康阴着脸,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匆忙的拿起包包,一边给麻脸,打着电话,一边叫上了晨晨。

“这个小葛什么时候进机关的。”交通局副局长坐在车后面,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今年刚分下來的。”

“小同志对工作的热情,还是值得肯定的,但大局观还是有待提高啊,,车是扣了,扣了以后呢,咋整。”局长沒有了刚才对葛浩的那种热情,有的只是上火,喝王老吉都不好使的上火,,。

马飞,小马哥,暴暴,两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司机,还有凯撒四个兄弟,涉及的是走私,根本沒通过交警队,直接被公安局带走。

“操他妈的,这不有病么,,,整这个jb事儿,往下咋查,,咱还能去大连给他妈海关的人抓來,,查不了,也放不了,你说交警队,是不是沒事儿吃饱了撑的,我看就他妈想让咱们坐蜡,。”一个刑警坐在车里,一肚子火的骂道。

“哎呀,你闭嘴吧,叨b的我这个心烦。”关宇烦躁的说了一句。

“抓那几个人咋整,。”

“按正规流程走,这jb事儿,咱插不上手。”关宇沉默了一下,扭头说了一句。

二十分钟以后,马飞几人被带到公安局,随后开始走流程的审讯,马飞等人也很“配合”,一句正经话沒有,就他妈扯犊子了。

暴暴也在被审讯着,他也在外面时间不短,对付审讯,还是有点心得的,沒说什么过格的事儿,只说自己是被雇佣押车的。

另一头,二姐坐在出租车上,一遍遍的给暴暴打着电话,不过一直无人接通,最后实在沒办法,拨通了晨晨的电话,接通以后,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怎么办事儿的,,你不说不安全的事儿,不会让暴么,,这怎么就进去了,。”

“你别跟我喊,谁也不愿意出事儿,我现在正办呢,有消息给你打电话。”晨晨都快烦死了,哪有时间跟二姐扯犊子。

“什么叫有消息给我电话,,你就告诉我,暴暴能不能出來了,,你们能不能用他顶缸,。”二姐咬着嘴唇,继续问道。

“别他妈扯犊子,,顶他妈什么缸,,他jb算几号人物啊,用他顶缸,操,。”晨晨顿时压不住火的骂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姑娘,到了。”司机开着车,回头看了一眼二姐,缓缓说了一句。

“等我一会。”二姐咬着嘴唇,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此时已经半夜两点多,收费站附近一个人影都沒有,新替岗的交警也在屋里,墨迹着刚才发生的事儿,二姐四处扫了一眼,跳进了壕沟,找了半天,终于捡起了牛皮袋子

人呐,有的时候,不信命还真不行,二姐要不嘚瑟,非得捅咕晨晨的x6,就不会遇见葛浩;晨晨如果不和王队是朋友,葛浩也不会调到收费站,也不会有查车的事情,更不有后面血淋淋的故事

八十年代,随便拎出一个交警,可能都有葛浩的品质,但现在他这种品质,在大多数人看來,委婉一点说叫耿直,难听一点说是傻逼。

葛浩错了么,,为了生存下去的凯撒错了么,。

谁能回答我,。

求解惑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