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主楼后面窗口处,磊磊猫腰靠在墙上,双手端着微冲,枪口冲下,哗啦一声拉了一下枪栓,扭头冲着姚乐乐说到:“乐乐,窗户整开,。”

“妥了,。”姚乐乐答应了一声,咬着大门牙,突兀举起了手臂。

“停,。”吉木尔急呼一声,但为时已晚,嗖的一声,姚乐乐的手攥着手枪,从磊磊和吉木尔二人的眼前一闪而过,。

“蓬,,哗啦,。”

手枪把子砸在玻璃上,一声脆响,玻璃霎时间碎了,迸溅的外面和屋内全是玻璃碴子,。

“啪,。”

姚乐乐的手血渍呼啦的,顺着玻璃漏洞处,快速探进了里面,手掌一掰塑钢窗的把手,啪的一声,窗户开了,姚乐乐无所谓的擦了擦哗哗出血的手掌,龇牙说到:“哥,开了,。”

“咣,。”

磊磊一脚蹬开姚乐乐,瞪着眼珠子,掐着他的脖子,咬牙骂道:“系不系傻逼,,告诉我系不系,。”

“哥,你别喊,,别让人听见,。”姚乐乐脸色憋的通红,非常焦急的说了一句。

“......你在这等着,,千万别动,。”磊磊咬牙看着姚乐乐足足停顿了三秒,炯炯有神的眼睛,泛着强烈的无助,小声说了一句。

“我接应是不,。”

“嗯,对,你接应。”磊磊果断的点了点头,吉木尔已经被姚乐乐,干碎玻璃的一拳,吓的彻底额头冒汗,枪口插进窗口里,摈住呼吸,一动不动的趴在窗台上。

“我先进去。”磊磊看了一眼姚乐乐,端着猎枪,根本沒扶窗口,抬起右腿膝盖磕在窗台上,另一只脚猛然一蹬地,身体快速窜到了窗台,随后屁股坐在窗台上,双脚慢慢滑到了地上,猫着腰扫了一圈屋内,这屋里面有两张破桌子,什么都有,看样子是个办公室,但显然已经很久沒人用过。

“啪。”

漆黑的屋内泛起一阵响动,吉木尔端着散弹枪,跟了进來。

“磊哥,磊哥,,我有点冷,,能蹲下不,。”姚乐乐小声喊道。

“冻死你个b养的,别说话了,行么,。”吉木尔沒一点好气的回了一句,姚乐乐无聊的蹲在地上,带血的手掌,胡乱的在衣服摸了几下,竟然掏出电话,扫了一眼微信朋友圈的腾讯新闻,淡淡的骂了一句:“我操...系不系瞎啊,...飞机还沒找到呢...。”

“吱嘎。”吉木尔轻轻推开门,磊磊靠在墙上,探着头,舔了舔嘴唇,往漆黑的走廊里扫了一眼,皱着眉头,淡淡的说了一句:“不对啊,怎么他妈一个人都沒有,。”

“...睡了,。”吉木尔小声回了一句。

“你儿子死不死还不知道呢,你能睡觉么,。”磊磊低头沉思了一下,反问了一句。

“人跑了,。”

“这不是他性格啊,。”磊磊听完吉木尔的猜测,缓缓摇了摇头。

“那咋整。”吉木尔问道。

“來都來了,出去看看。”磊磊沉默了一下,快速说了一句,随后用手扒开门,声音很小的迈步走了出去。

吉木尔端着散弹背对着磊磊,随手带上门,缓缓跟了上去。

楼上,司机看着子刚遗照,吓的肝胆俱裂,确认了保险柜里沒有任何东西以后,赶紧关上了柜门,随后看着乌漆墨黑的窗户外面,和听着嗖嗖的冷风,略微感觉有点他妈渗人,赶紧拔下钥匙,走到门口,关上了灯,锁上门,快步走在三楼的走廊。

“踏踏踏”

走廊里充斥着空旷的脚步声,灯也沒开,司机自己越走越害怕,总感觉自己背后,子刚正双手插兜,面带微笑的用眼睛盯着自己后背

“刷,刷。”

连续回了两次头,走廊后面,黑乎乎的一片,啥都沒有,司机额头冒汗,又加快了脚步。

“干啥呢,。”

突兀间一声沧桑的男人声音响起,。

“啊,。”精神紧绷的司机,一个高蹦起來,脸色煞白的喊了一句,腿肚子转筋,噗通一声的靠在了墙上,。

“干啥呢,,干啥呢,,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伊。”司机的右侧裤兜泛起一阵明亮,电话发出带着杂音的铃声

“我操你个母亲的,,那个傻逼弄的铃声,,好人都他妈吓缩缩了,。”司机喘了口粗气,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无比愤怒的骂了一句,随手掏出了电话,接通了起來。

“干啥呢。”电话里响起了一个声音。

“坤哥,能换个方式打招呼么,。”司机听到电话里的声音,紧张的情绪,稍有缓解,强笑着开了一句玩笑。

“咋滴了,。”

“操,别提了,老头子让我回來给他取东西,可也不知道为啥,保险柜里他妈b,放了个子刚的遗照,操他妈的,吓死了我了,”司机一边对着电话墨迹着,一边往楼下走着。

一楼拐歪处,刚要往上走去,突然听到楼下,传來“踏踏踏”的脚步声,猛然一抬手拦住了吉木尔,抿着嘴沒说话。

吉木尔侧着耳朵,听着楼上传來的脚步声,皱了皱眉,四处扫了一眼,扒拉开磊磊的手臂,迈着轻步,退下了台阶,走到楼梯间旁边的一个房间门口,背对着门,探出左手搭在门把手上,轻轻拧了一下,门发出啪的一声,向后一推,开了

听到轻微响动,磊磊扭头看向了吉木尔,吉木尔沒说话,指了指房间,磊磊点了点头,随后二人钻了进去。

“我知道,你放心坤哥,啥事儿我不明白,妥了,妥了,这边有啥事儿,我就给你打电话,嗯嗯,行,你太客气了,不用,真不用,咱就是哥们,跟别的沒关系,行,我心里有数,那就先这样。”司机走到一楼的时候,脸色好了很多,冲着电话哇啦哇啦说了一大堆,随后挂断了电话。

“唰。”

屋内磊磊趴在门缝上,将微冲背到身后,掏出腰间的军刺,攥在手心里,吉木尔看着磊磊平稳的呼吸了一下,点了点头,磊磊腾的一下窜了起來。

“刷,。”房门打开。

一个黑影几乎在门开到一半的时候,就窜了出去,正低头要揣着电话的司机,听到有响动,猛然回头,看见一个黑影窜了过來,吓的妈呀一声,脱口而出的喊道:“子刚,,,。”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