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医院,抢救室门外围满了警察,谭勇面无表情的站在最后面,牙齿咬的嘎嘣乱响,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当几个一声出来的时候,谭勇快速上前,和他们一边交谈着,一边走进了办公室。

十几分钟以后,办公室门口传来一声巨响,谭勇踹开门,脸色铁青的走了出来,冲着人群喊了一句:“小李,你带几个人守在这儿,其他人收队”

说完,谭勇迈着大步,奔着楼下走去,到了车里,没等其他人,一边开车率先离去,一边拨通了黄永发的电话。

“怎么样”电话刚接通,黄永发焦急的问道。

“情况很不好,整个食道都被腐蚀,胃部积血,人昏迷不醒妈的,黄叔,你都不知道医生跟我说了句什么说他妈张旭很有可能被冰毒侵蚀大脑神经,智力发生倒退弄不好还植物人了这他妈什么狗屁说法冰毒吞下去,进了胃里,跟jb大脑有什么关系这明显就是张旭故意的抓之前还能有对话,现在抓完,等于他妈b,手里握着个死人,啥都干不了不说,还得咱花钱给他看病还有,我看公安医院那几个挂衔的大夫,就他妈是孙局的人我连见张旭一面都费劲”谭勇滔滔不绝的骂道。

“我让你抓人的时候,低调点,秘密抓捕就行,你非得装一把,傻逼逼的去跟孙局要什么逮捕令,他俩他妈一条裤子,你去要逮捕令,孙局能不跟张旭说么张旭能没准备么”黄永发咆哮着骂道。

“我不心思一切都在掌控中么”

“掌控你妈b我告诉你谭勇,两天之内,你必须拿到张旭口供”

“怎么拿”

“怎么拿的张风的,就怎么拿他的”

“可我见不到张旭啊”

“你他妈还能干点啥你就在公安局,这事儿还用我教么”黄永发暴跳如雷的挂断了电话,心里一阵烦躁,咬牙沉默了半天,掏出私人手机,快速给养老院的中年人发了条短信:“张旭抓了,你的事儿必须得快点”

是的,到现在中年人对于梦露的事儿,都没有反馈回来任何消息,黄永发坐在椅子上,天天心脏跟他妈挂了马达似的,突突的不是一般厉害

“喂,喂喂”谭勇还二bb的对着电话喂了两声,发现全是忙音,随即骂了一句:“一点素质都没有,骂我干你爹篮子”

“嘀铃铃”

某小区门口的李猛,刚走下了出租车,领着两个背长方形箱子的青年,要往小区内走去,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狠狠咬着烟嘴,停顿了一下,往前走了两步,离开两个青年,缓缓接起。

“猛子,我老公进去了,吞冰毒进去的”宝宝姐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说到。

“嗯”李猛将烟嘴咬烂,低头用鼻子哼了一声。

“我就是告诉你一声,你要小心点”宝宝姐还嘱咐了李猛一句。

“我没事儿,旭子也没事儿”李猛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旭子临走前,怎么交代你的,你就怎么做,先让他拖着,我很快回来”

“好”

“难为你了”

“张旭是我老公没什么难为不难为的”说完宝宝姐挂断了电话。

李猛看了一眼手机,吐了烟头,什么都没说,一摆手带着两个青年,转身奔着小区走去。

李猛和另外两人,走进一栋楼里,身后跟着的一个青年,抬头问道:“大哥,在几楼啊”

“你等等,我看看”李猛迟疑了一下,掏出了手机。

“这不是你家么你连几楼都不知道”青年愣了半天,皱着眉头问道。

“我媳妇就愿意投资房产我家楼多了,我哪儿记得的那么清楚”李猛笑了笑,随口说了一句,低头扫了一眼电话说到:“走,坐电梯”

二人停顿了一下,另外一个青年说到:“大哥,一会你得叫物业和派出所的过来,要不这活我们干不了”

“呵呵,行”李猛点头答应了一声,走进了电梯,另外两个人跟了上去。

几分钟以后三人走出电梯,随后顺着走廊到了一个住户门口,一个青年催促着说到“大哥,你打电话呗”

“行,我现在就打”李猛笑着看了一眼二人,随后扭头四处扫了一眼,往前走了一步,左手突兀的搂住一个青年的脖子,转了一圈,身体背对着摄像头,随后右手从兜里掏出一把漆黑的仿。

“噗通”

被搂着的青年,后背靠在墙上,眼神有点惊惧的看着李猛问道:“啥意思啊大哥”

“哗啦”

李猛没吱声,搂着青年脖子的左手抽出梭子,黄橙橙的子弹,闪的青年眼睛直发花。

“平准街杀人案,知道怎么回事儿不”李猛推上梭子,哗啦拉动了一下枪栓淡淡的问道。

“”

两个人目光盯在李猛的手枪上,听着他的话,脑袋略微有点迷糊。

“你瞅个jb,快点吧给门给我整开”李猛用枪口,狠狠点了点另一个青年的胸口。

“大哥,这犯法”

“不犯法,就是作死,你选一个”

“好吧,那犯法犯法”青年短暂迟疑了一下,噗通放下箱子,蓬的一声打开,拿着工具,开始捅咕着门锁,李猛搂着另一个青年,眼神来回在走廊里飘着。

不到五分钟

“啪”

门锁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青年听到这声音,手指勾着门缝,轻轻往外一扣,门离了缝,顿时喜上眉梢的回头冲李猛说到:“大哥,开了”

“嗯,这个表情,像犯罪的”李猛龇牙一笑,继续说道:“背着你的犯罪工具,进去”

“好”

青年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顺着门口走了进去,李猛搂着青年紧随其后也走了进去,顺手关上了门。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