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串急促的刹车之声,加上猛然停顿的惯力,让淌着哈喇子的文峰,上半身粗暴的射进了驾驶室里,鼻子咣叽磕在挂档杆上。

“我操,,咋滴了,。”文峰捂着酸疼的鼻子,使劲甩了甩脑袋,迷茫的冲着司机问道。

“掉掉掉下去了,。”司机磕磕巴巴,双腿哆嗦着,又补充了一句:“我我给门锁锁上了啊,。”

“掉下去了,什么玩应掉。”文峰重复了一句,顺着司机的目光一回头,后半句话生生憋了回去,停顿了不到三秒,疯了一下,跳下了车。

六七米远的距离以外,梦露身上牛仔服,有多数碎裂的地方,裸漏的皮肉,翻着肉皮,哗哗留着鲜血,看着最吓人的是脑袋,整个头发好像在血盆里浸泡过,一绺绺的披散着落在地上。

“操,,快,快,抬人。”文峰看着梦露,呆滞了半天,脸色煞白,语无伦次的冲着,副驾驶里的壮汉喊道。

“咣当。”

副驾驶的壮汉,捂着也擦破皮的脑袋,干呕了两声,栽栽歪歪的走了下來。

文峰喊完,几步窜到梦露身边,快速将趴在地上的脑袋正了过來,只见梦露脸上到沒受什么伤,也沒有昏迷,就是眼神也有点呆滞,好像有点弹jb懵了

“操,,你说你这是图啥,,我们也沒把你咋地,你扯这蛋干啥。”文峰一边无奈的说了一句,一边往起拽着梦露。

“嘎嘣,嘎嘣。”

梦露身体一动弹,浑身好像要散架一样,骨头错位的声音噼里啪啦响起。

“抬着他,抬着他,。”跑过來的壮汉,也拽起了梦露的两腿,两人尽量动作轻柔的将梦露抬了起來

四十分钟以后,市区离机场高速最近的医院内,文峰和另外两人坐在椅子上,长吁短叹的交谈着。

“挺好个姑娘,楞让咱们给jb祸害完了,这事儿干的做损,操,我以后说啥不要孩子。”沒受伤的壮汉,抽着烟,挺上火的说道。

“别扯沒用的,瞎感叹个jb,你要真有那脸,明儿你别吃饭了,上工地当力工去,那我算你牛逼,有尿天天还他妈指着这行生活,完了还总提示大家,你特别与众不同,你特别佛光普照,你他妈累不累啊。”另一个受伤的壮汉,挺反感的说了一句。

他这个反应,并不一定,说明这人冷血无情,为人挺jb操蛋的,相反,我感觉可能另一人的话,说进了他的心里,所以他在思考以后,是否要个孩子的时候,恼羞成怒了,,。

因为这事儿确实做损,生孩子确实可能沒,他能不怒么,,。

两个人一人一句,脸色都挺不好看的拌着嘴,而文峰坐在凳子上,一句话沒说,静静等着。

“踏踏踏。”

走廊里,一个肥胖的身体,晃悠着肚子上的赘肉,汗布流水的从电梯跑了出來,人还沒到,就气喘吁吁的喊道:“咋回事儿啊,老文。”

“她跟我说,门沒关严,你说这个回答,我能信么。”文峰抬头看着元元问道。

“她跟你说,,,她还能说话,,沒死啊,那你跟我说个jb脑袋都变形了,我他妈还以为死了呢。”元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无语的骂了一句。

“...当时,我也以为她死了呢,这不,刚才医生出來一趟,说身上虽然有多处重度骨折,有轻微脑震荡,但车速不快,也沒受到轮胎碾压,沒啥大事儿。”文峰缓缓回了一句。

“操,你咋jb看着的,,那么大人,能让他从车上干下去。”元元一听沒事儿,顿时來了状态,开始质问文峰。

“我他妈监视器啊,你给我多少钱,我给你二十小时盯着,一直都好好的,谁能想到她跳车,操。”文峰也沒啥好脸色的说了一句。

“你就是渎职。”

“我渎你爹篮子,我累了,你呆着吧。”文峰回了一句,直接起身站了起來,瞥了一眼元元,和另外两人转身走了。

“嘀铃铃,。”

元元刚抬屁股坐下,电话就响了起來,他掏出來扫了一眼,随手接起。

“喂,老谭,嗯,我在这呢,你到了,,那上來吧,操,沒别人啊,就我自己,恩恩,你上來吧。”元元接起电话,随口应付了两句,然后挂断。

楼下,谭勇,停住自己的吉普配车,连续扫了大厅三四遍,才磨磨唧唧的拔下车钥匙走了起來。

他十分不想跟元元这种人打交道,但最近还必须要有联系,所以见面的时候,他几乎都是挑人少的封闭场所,避免让熟人看见,怕影响不好。

下车以后,谭勇贼眉鼠眼的坐着电梯上了楼,到了走廊里,看见那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抽烟的元元,低头走了过去。

“人咋样了。”谭勇皱眉问了一句。

“沒啥大事儿,手术呢。”元元撇了谭勇一眼,好像也不太热乎的说了一句。

“你们咋弄的,那么多人,连个小姑娘都看不住。”谭勇拉着个脸,跟jb谁欠他钱似的说道。

元元听完这话挺无语,而且有点熟悉,吧唧吧唧了嘴,直接岔开话題说道:“唐彪,那边咋还沒动静呢。”

“让他在自己家里搅合,这jb事儿,不得心里挣扎几天么。”谭勇随口说了一句,依旧站着身体,沒有坐下的意思。

“你可得快点,都不知道那小子,跑沒跑出hh市。”

“操,我也不是唐彪,他啥时候干,我上哪儿把握去,。”谭勇露出一个上火的表情,沉默了一下,随即补充了一句:“一会我回去,给他整点压力。”

“啥压力,。”元元愣了一下问道。

“...就说张旭要批捕了呗,吓唬吓唬他。”谭勇淡漠的回了一句。

“呵呵,好招。”元元鄙夷的看着谭勇,冷嘲热讽的笑了笑。

“人沒事儿就行,我先走了。”谭勇一分钟都不想和元元多呆,來这扫一眼,能交差就jb行了。

“咣当,。”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岁数挺大的一声喊了一句:“谁叫文峰。”

“...我,咋了,。”元元停顿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答应了一声。

“哦,里面病人说,她想让文峰给一个叫谭勇的打个电话,她有话要说。”医生随口说了一句,转身走了进去。

门外,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充满了迷茫。

:还有一章,一会发。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