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木木和舟舟,还有彬彬的关系非常好,好到一提钱,就沒法在聊下去的地步,两人略微停顿了一下,舟舟说道:“嗯,你们聊着,我还有点小事儿。”

“昨晚,半生不熟的扇贝,吃的屁屁略微有点窜稀,我上厕所去,。”彬彬也站起來,准备转身就走。

“怎么地呢,,凑点,大家愉快的在看会呗,。”王木木商量着说道。

“沒钱,。”

“我兜里钱,都jb上供给马飞,小马哥,还有光子,这三个爹了,。”舟舟解释了一句。

“借钱,借到裤衩都不剩的人,我也就见过你这么一个,,雷舟舟,你真特么是个好淫,。”王木木无语的说道。

“里面一盆小鸡炖蘑菇一百六,一盆米饭三十,这一个人一天就是一百九,你算算,一万块钱,够干个jb的,。”彬彬无语的说道。

“那你三五十块钱都沒有啊,。”王木木不死心的问道。

“沒有。”彬彬捂着裤兜,淡定的说了一句。

“哎,木爷,你偷璐姐点钱呗,她有钱。”舟舟蹿腾着说道。

王木木略微沉默了一下,嘬着牙花子,有点为难的说道:“偷自己媳妇钱,看别人跳舞,是不是有点虎b,再说我奶奶,钱都有数的,偷完整我一顿,也犯不上啊。”

“你带个手套,别留指纹,完事儿死不承认,她有啥招。”

“不好吧。”

“你想不想看吧,。”

“想,我就稀罕,那个四十五号脚的妹子,,穿上丝袜老带劲了。”

“那就赶紧的。”

“我试试吧。”王木木喝点b酒,壮着耗子胆儿,露着一股要把猫干死的表情,去了楼上。

你还别说,王木木上去的时候,张璐和小护士出去吃饭,就一个财务,看见他打了个招呼,也沒问什么,王木木大摇大摆的,去放私人物品的柜子里,略微沉默了一下,忽略了张璐的包包,从小护士的包里面,阴损的偷出了二百块钱,转身走了。

“得手了,,。”王木木龇着大黄牙,攥着二百块钱,迈着猫步走了进來,贱贱的说道。

“木爷,你太牛逼了,。”

“操,我去了,我就说了,赶紧给我一百块钱,我要看艳舞,那娘们屁都沒放一个,直接给了二百。”王木木傲然说道。

“你咋那么让人崇拜呢。”彬彬继续捧着臭脚。

“去,赶紧给钱冲上,。”王木木大手一挥,缓缓说道。

“这玩应得用充值卡,我下去买。”舟舟接过了钱,一流烟跑楼下去了。

二十分钟以后,三人往舟舟的账号里冲了二百块钱,这里面道具比较贵,私人游艇,49,一个别墅98,私人飞机148,然后一场直播为一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内,你要投到一定数额,是可以换女主播,上來唱首歌,跳一会的。

王木木读懂了规则以后,扫了一眼聊天室,看见了他钟爱的那款四十五号大脚的娘们,这个娘们雅号叫,高跟鞋里的诱惑

“木爷,你能别整这个娘们么,,给她花二百块钱,有点犯不上。”舟舟无语的说道。

“这姑娘,长滴多好啊,多有爱人肉啊。”

“有沒有爱人肉我不知道我就看出來,她不好买鞋操,。”彬彬满头黑线的说道。

“我他妈掏钱,我爱看谁,看谁,。”王木木有点急眼的说道。

“恩恩,那就听你的,你牛逼,这娘们长的真带劲。”舟舟拍着彬彬的肩膀,连连点头的说道。

“那我刷了,。”

“刷吧,刷吧。”

王木木一下子找到了,土豪的赶脚,挪动鼠标,豪爽的刷了两个私人游艇,屏幕上暴起一阵花瓣,甚是漂亮。

“哇哦,感谢我们网名,叫做“半夜起來喝酱油”的盆友,给我们的诱惑刷的游艇,。”

“行了,别墨迹了,赶紧换人,。”王木木催促的在键盘上打了一句。

“好的。”

等了一下,那个高跟鞋里的诱惑,上了麦序,伸着比王木木脑袋还大的玉手,粗暴的拍了拍麦克风,龇着杂乱无章的牙齿,说道:“酱油,你想听歌呀,还是我给你整一段,四小天鹅。”

“哎呀,我操你妹妹的,,,刚才在底下一瞅,还能看看,这一上來,我特么都看见她泚出來的鼻毛了。”舟舟不忍下目的说道。

“别急,再看看,说不定跳舞有特色呢。”彬彬还挺期待的说了一句。

“快滚jb犊子吧,我他妈一看见她,想起了一个人,。”

“谁啊,。”

“琵琶天王,魔礼海。”

“你别说,还真挺像。”

“别bb,老实看着。”王木木点了根烟,兴致勃勃的说了一句,在键盘上打了一行字:“唱歌吧妹妹。”

“操,这一百块钱,死的比赵四他爹还惨。”

“叮铃,。”

就在这时,屏幕上拉起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來自,鸳鸯床上的世界广播:“那个傻逼,,给黑山老妖又整上來了,,这一张大脸,给我屏幕都呼死了,。”

“这谁啊,。”王木木愣了一下,指着屏幕回头问了一句。

“刚才跳舞那个飞机场的脑残粉,,粉丝榜第一的,你看榜单,这月给那个飞机场,刷了四五万块钱的别墅了。”舟舟指着屏幕解释了一句。

“叮,。”

屏幕上再次滚动了起來,鸳鸯穿上再次发言:“在上十个别墅,,操你妈的,黑驴蛋子,你赶紧给我消失,,妖妖妹妹走起,。”

“唰。”

屏幕一阵闪烁,高跟鞋里的诱惑,直接被下了麦序,之前那个飞机场,再次上來了。

“沒钱别装b,知道不,,老实眯着看会得了。”屏幕再次滚了一个世界广播。

“啥意思,。”王木木不解的回头再次问道。

“沒啥意思,就是你被干了,。”

“凭啥啊,。”

“凭人家有钱呗。”

“我说他凭啥骂我,有钱就有钱呗,,骂我干个锤子。”王木木挺來气的说了一句,回头看着屏幕说道:“不行,我得骂回去,。”

“噼里啪啦。”

王木木二指禅,打字比较慢,鼓动了十多分钟,打出了三四十个字,刚准备发出去,上面写道:“您好,您被频道管理鸳鸯床上禁言,24小时不可发言。”

“这啥意思,。”王木木回头再次问道。

“哦,就是人家花钱了,他可以骂你,你能看着,不能还嘴,。”

“蓬,,。”王木木一拍桌子腾的一下站起來,转身就走。

“干啥去啊啊,木爷,。”

“拿我媳妇u盾去,。”王木木咬着牙迈步走了出去。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