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看麻脸傻bb的接了电话,我就知道这事儿完了,果然,还沒等我说话,麻脸看到以后,抬头说道:“给,接电话。”

“蓬。”

我气的用叫踹了他腿一下,他迷茫的看了看我,我无奈的接起了电话,里面宝哥的声音,顿时不满的传來:“飞哥,找你挺麻烦呗,,小手挺快啊,我这沒到一分钟就打过去了,你就关机。”

“你他妈不更快啊,我这一共五步道的距离,你都跟麻脸扯两三回合了,操。”我无语的回了一句。

“别墨迹,秋哥跟我打招呼了,咋地,青岗的事儿,就那么难啊,我有三分薄面不,能求求你不。”宝哥那边挺嘈杂,显然挺忙。

“操,这事儿不好整,我这两天得回家看看我儿子,你别在中间搅合了,行不。”我苦苦哀求的说道。

“别闹,你帮帮忙,我都答应他了,事儿办不了,脸不摔地上了么,以后还能不能有朋友了。”宝哥商量着,说了一句。

“宝哥,你瞅瞅,你飞弟儿都jb啥样了,整不好干完这届,就他妈下课了,,你还拿你飞弟儿,瞎送人情哪,。”我烦躁的问了一句,柳迪眨着眼睛看着我,咣叽从下面踢我一脚,皱着眉头,意思挺明显,她也不想让我搀和这事儿。

“操,你不干,咱俩就jb掰了。”宝哥貌似很认真的说道。

“掰了是不,,破b公司我看你是不想干了,你等着吧。”我一怒之下直接,要挂电话。

“行,孟飞,你看我不,派人上托儿所打你儿子,我大侄子去。”宝哥恶狠狠的说道。

“跟我吹什么牛b,你看我儿子,小片刀给不给他们轮跑就完了。”我翻着白眼,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气呼呼的坐在了凳子上。

柳迪眨着大眼睛,红唇咬着筷子,看了看我,伸手推过米饭,给我夹了个硬邦邦的菜心,傻乎乎的问道:“你真跟大宝闹掰了,”

“你不说话了么,,我还能帮忙么,,为了你,别说一个宝子,就连麻脸,我随时可以投毒整死他,。”我义正言辞的说道。

“恩恩,这味儿够损。”麻脸夹着凤爪,啃的相当有滋味的说了一句。

“切,撒谎。”柳迪一看我说话沒个正经的,略微放下了心,一边帮我夹着菜,一边嘟囔着说道:“我告诉你昂,这事儿你别跟着搀和,都快三十了,钱也不缺,别弄以前的那些事儿了。”

柳迪的话按理说挺奇怪,你看昂,我俩也沒人确认男女朋友关系,更啥都沒发生过,说白了,我俩就是关系比较近的男女朋友,但她现在跟我聊天,位置貌似是摆在凯撒压寨夫人的位置,而更奇怪的是,我听了以后,并沒有任何抵触,反而会用个善意的小谎言,欺骗她一下。

难道哥天生就如此**,见到娘们就走不动步么,,。

我想可能是,每个男的都有一个红颜知己的美梦,而我现在,恰巧魂在梦里

“恩恩,行。”我狼吞虎咽的吃着,含糊着回了柳迪一句。

“别忽悠我昂,亮出刀疤,吓死你。”柳迪现在三句不离刀疤,显然奔着黑寡妇的趋势,尥蹶子一路狂奔,我已经稍微有点拦不住她了。

“恩,你的伤口,神圣且庄严,有点像生命孕育的地方。”我趴在柳迪的耳边,悄然说了一句。

“滚,恶心。”

“你俩说啥呢。”麻脸好奇的问道。

“沒啥,就谈谈,你从哪儿出來的,。”我挥动筷子,随口说道。

“我从李家屯出來的,咋滴了,。”

“哈哈。”

我仰面大笑,柳迪看着麻脸,扶额不语,摇头说道:“就你们这帮人,也能挣到钱现在的社会肿么了汗。”

就这样,下午吃完饭,我和麻脸将柳迪送回公司,继续监工,而我俩出來以后,坐在车里,麻脸问道:“咋整啊。”

“宝大爷儿,沒皮沒脸的,咋说也沒用,我能咋整,整批人过去溜溜,看看啥情况呗。”我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先别去,托人打个招呼呗,那边要懂事儿,咱们给小秋本金要回來,这边脸儿也有了,咱事儿也办了,人情也拿了,这不挺好么。”麻脸沉默一下,缓缓说道。

“问題,青岗,我不认识啥人啊,说不上话。”我点了点头,出言说道。

“找他大康,他朋友多,肯定能够上。”麻脸说了一句。

“行,我回一趟凯撒,问问他。”我一想也是,就答应了一句,随后麻脸开着车,送我回了凯撒,随后又联系,那个什么哈一建出來的人才去了。

我到了凯撒,给大康和木木叫到了办公室,跟他们说了,秋哥的事儿,这俩人也不愿意干,但同样也沒办法,宝哥对凯撒的帮助,就像美国对伊拉克一般,这也不是啥大事儿,而且大事儿宝哥也不会求我们,所以真他妈不好拒绝。

“我试试吧,回头我找两个朋友,给那边带个话,看他啥意思。”大康抽着烟,抬头回了一句。

“对,康哥牛逼,不行就擂他削他,。”王木木一看沒自己啥事儿,顿时喜上眉梢,不是一般的损。

“这是小事儿,还有俩事儿,跟你们商量一下。”我沉默了一下,开口说道。

“啥事儿。”

“我明说了啊。”

“快b点的。”

“晨晨回旭哥那边了,二姨太蹲监狱呢,现在凯撒元老,就剩咱哥三了,这麻脸进來,也这么长时间了,twins凯撒,他也投了不少钱,但咱一直也沒承诺啥,但事儿咱心里得有数,不能装傻,这段时间沒事儿,他又要往恒远里,整两亿资金,我看咱是不是,给人家股份确定一下,。”我话说的小心翼翼,又jb煽情,又jb讲事实,说道理的,仔细观察俩人的表情。

王木木托着下巴,眨着三角眼,看了我好长时间,张口说道:“我沒意见,应该的。”

“这事儿麻脸跟你提的。”大康低头猛抽了两口烟,抬头问道。

“沒有,我不说了么,不能装傻,我提的。”我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呵呵。”大康看了看我,笑了笑,随后停顿一下,开口说道:“两亿资金,有点多吧。”

“你说拿的股份啊。”我抬头问了一句。

“那对呗,北京那边还不知道咋回事儿呢,他在弄两亿,咱这股份不比拉稀,还稀了么。”大康眉头轻皱了一下,缓缓说道。

“包公康,说的有道理。”王木木插了一句。

“行,我知道了,回头我给爵爷打个电话,看他那边,咋说,再决定麻脸的事儿。”我赶紧终止话題,决定走慢慢渗透的路子。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