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室内,小琴穿着消毒服,勤快的收拾着手术器械,这里刚死过人,按道理对一个女孩來说,有点jb渗人,但小琴貌似不知道鬼为何物,一点也不害怕,从这一点上看,她的性格有点跟,打鬼斗士王木木有点类似。

小琴把器械弄到推车上,准备一会拿去封存,随后拿着一次性的消毒拖把,开始清洁地面。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小琴哼着可以马上忘却护士长的歌曲,身体往后推着。

“滴,滴滴。”

就在这时,一阵不算大的铃声响起,小琴呆呆的愣了一下,随后往兜里一摸,这才想起來,进手术室不让带手机,自己根本沒带。

“刷刷。”

小琴瞪着大眼睛,好奇的四处扫了一眼,看见门口泛起一阵微弱的红色光亮,走过去,弯腰看了一下,皱了皱眉头,捡起还在响着的蓝牙耳机。

“谁丢这儿的,不知道手术室杜绝一切有信号的电子产品么。”小琴皱着黛眉,说了一句,随后按了一下接通键

“踏踏踏。”

楼道内,还在步行的玉果,拿着电话,一边往下快走,一边说道:“喂,你听我说,我刚从钱主任的办公室出來,小亮死了,沒引起他的警觉,你不用着急赶回家,那样有点假,一会你从楼下上來,去太平间看看,。”

“蓬蓬蓬,。”

玉果正说着,楼下同时响起一阵脚步声,他皱了皱眉头,往下一看,顿时愣住。

此时,大鹅跟个瞎子似的,弯着腰,脸都他妈快贴到了地上,满脑袋都是汗水,仔细的在地上寻摸着。

“蓬,。”玉果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了大鹅的肩膀上,小声说道:“你他妈干啥呢,,不让你去楼下么,,你在这儿画什么他妈圈,。”

“谁,,谁谁,。”大鹅高度紧张一个机灵,往后退了一步,伸手奔着腰间的军刺摸去,抬头一看,看见了玉果,愣了半天问道:“哥,你咋在这儿呢,。”

“我他妈不给你打电话呢么,。”玉果拿着手机比划了一下,气愤的说道。

“我沒拿电话啊,,电话我放在车里了,。”大鹅摸了摸兜,才想起刚才在车里拿出了电话,发现耳机沒了,一激动给电话丢在了车里。

“你沒拿电话,,那他妈是谁跟我说话呢,。”玉果愣了一下,快速问道。

“哥,快去重症室,我耳机丢在那儿了,。”

“啪,。”玉果一激动,回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瞪着眼珠子小声骂道:“操你妈,你傻啊,,电话还通着呢。”

“噗通。”大鹅一脚踩偏,在台阶上摔了一跤,疯了一般的奔着楼梯间的出口跑去。

玉果脑袋嗡嗡直响,站在原地,沉默了两秒,一步沒停歇,大步奔着楼下走去,他不能露面。

“咣当,。”

大鹅猛然推开楼梯间的门,四处扫了一眼,重症监护室一片黑暗,低头走了过去,轻轻掰动了一下门把手,门已经被锁上,顺着透明玻璃,往室内扫了两眼,装着手术器械的推车,在门口停着,拖把歪着竖在墙边

“刷刷。”

再次往里面扫了两眼,大鹅停顿了一下,转身走了,顺着楼梯间,走了进去。

足足二十分钟以后,一个女孩推着推车,右手插在兜里,死死攥着蓝牙耳机,俏脸很紧张的往四处看着,随后推着推车,顺着走廊快步走着。

“踏踏踏。”看清楚了小琴的面容以后,大鹅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走了。

五分钟以后,楼下的车里。

“你还能干点啥,,,那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丢在手术里,。”玉果脖子青筋乍起,掐着大鹅的脖领子,咬牙小声喊道。

“当时有个人,突然进來,她看见小亮已经不行了,出门就喊医生,我不走的快点,肯定被堵里面。”大鹅脸色憋的通红,解释了一句。

“你说你他妈沒事儿戴个蓝牙干啥,,操,。”玉果松开大鹅的脖子,无比上火的骂了一句。

“哥,这娘们不能留,必须得做了她,。”大鹅咬了咬牙,缓缓说道。

“做他妈什么做,,你香港黑帮啊,一天天张嘴闭嘴,就是做做做,,你他妈能不能用脑袋想点问題,,她就拿了一个蓝牙,有个jb用,是什么证据,,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把小亮尸体处理了,。”玉果越看大鹅越闹心,说话语气也挺急。

“她万一要看见我了呢,,。”大鹅有点激动的说道。

“你能不能不这么慌,。”

“人不是你杀的,你当然不慌了,。”大鹅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表情相当狰狞。

玉果斜眼看着大鹅,沉默了好久,叹了口气说道:“我安排安排,晚上你走吧,。”

大鹅吭哧吭哧喘着粗气,眼神阴霾无比,一句话沒说

晚上,睡了一天,我和麻脸正带着马飞等人,和李煜吃饭,聊天,宝哥的电话就打了过來。

“喂,宝哥。”

“我说你听着,。”宝哥沉默了半天,开口说道。

“呵呵,行,有啥吩咐听你的。”我喝了口啤酒,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王秋刚才跟我吃饭,被青岗公安局抓走了,。”

“呵呵,操,这速度挺快啊。”我愣了一下,依旧笑呵呵的拿着电话说道。

“我打听了一下,有一个叫陈亮的死了,。”宝哥继续说道。

我使劲儿捏了捏杯子,抿了抿嘴唇,缓缓回答道:“呵呵,宝哥,凯撒人民都看着你呢,你可别jb瞎说啊。”

“你放心,王秋不会瞎咬,,如果,他瞎说了,这事儿我也参与了。”宝哥缓缓说道。

“行,我晚上回去,咱见面聊。”我说了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

“咋滴了,飞哥,,宝哥找你啥事儿啊。”马飞吃着肘子,龇牙问道。

“沒事儿,闲扯淡。”我笑着说了一句,举杯冲着众人说道:“來,喝酒。”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