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嘎。”

开道儿的吉普,突然间停住,躺在后座打瞌睡的侯哥,身体晃悠了一下,抬头问道:“咋的了。”

“哥,前面有人,他们好像真來了。”开车的壮汉,顺手从车门手扣里,拿出一个望远镜,在前面扫了一眼,继续职业的说道:“敌人阵型散乱,三至五人成一战斗小组,纵向排开,有四十五人左右,并无戒备姿态,看不出有具体指挥人员,手里武器多为冷兵器,观站姿,松松垮垮,意识形态薄弱,我判断对方几乎沒任何单兵作战素质,。”

“哎呀,还真來了,,。”中年眨了眨眼睛,坐在后面抢过望远镜,坐在车里兴趣颇大的看了一眼,笑着说道:“呵呵,好像还拿枪了。”

“咋整,哥。”

“这帮人玩应,真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中年皱着眉头骂了一句,随即果断的说道:“给特三连打电话,出一个排,所有枪械给我换上训练弹,掐一个点,给我狠揍,,。”

“哥,那个孟飞又请你吃,又请你喝的,这好么。”壮汉回头问道。

“不折腾点事儿出來,咋能看出來啥是感情,,别废话,先揍他娘的,。”中年干脆利落的说了一句。

“妥了。”中年答应了一声,拿起车上跟变形金刚似的车载电话,直接拨通了过去

三秒以后。

“呜呼,,呜呼,。”

训练场后方,整个楼区响起了刺耳的警报之声。

“特三连集合,,,一分钟以后,楼下列队,老规矩,最后一个抵达的,就不用去了,。”特三连的宿舍区,把头的办公室里,一个三十岁左右中年,腋下别着贝雷塔f92型,沙漠之鹰9毫米口径的微型手枪,也可以称之为掌心里的手狙,脚踩直筒军靴,腿上棕蓝色迷彩作战裤,两侧插着密密麻麻的,瑞士钢刀,备用弹夹,信号弹,战术手套等物。

这里的房间配备,相当奢侈,一个三十平米的宿舍,只住着两个人,沒有上下铺,个人占地空间很大,电脑,皮座转椅,小音响,纯实木床铺,甚至房间内都有独立卫生间。

“踏踏踏。

不到三十秒,走廊里开始响起有条不紊的脚步声,众士兵沒有一个人说话,迅速下楼,青年晃着膀子,走到了楼下,最后一个跑出來的士兵,看了一眼他,啪的一个立正站在了原地。

“为什么你是最后一个,,。”青年手里攥着作战帽,咣叽杵了一拳士兵,扯着嗓子问道。

“报告,,我沒有任何借口,接受处分,。”

“目标,训练场,科目,十公里,开始,。”

“是,。”士兵一个立正,敬礼过后,撒欢的跑了。

“换训练弹夹,十秒内结束,开始。”青年扫视了一圈人群,铿锵有力的喊了一句。

“哗啦啦。”

拉动枪栓的声音,快速响起,两排士兵开始更换弹夹。

“目标,训练场高墙右侧五十米距离处,作战目地,揍他个鼻青脸肿,点到即止,作战时间为五分钟,四人一小组,注意火力配备,更换队形,跑步投入战斗,。”青年军官,手里拎着帽子,大手一挥,指着喊了一句。

“踏踏踏”

两列纵队,开始出发

另一头,训练场门口,张卫东这帮人还在等待着。

“舟舟,我看这帮人是缩缩了,肯定不敢來了,不行,咱撤吧。”那个带队的青年,夹着包,嘴里叼着烟问道。

舟舟刚才听见了警报声,也感觉事儿有点不对,扭头冲着张卫东问道:“喂,时候差不多了,你看咋整。”

“你好像傻,咱钱都花了,再等一会能咋的。”张卫东走到舟舟旁边,嘴凑到耳朵附近,小声说了一句。

“不是,是我傻,还是你傻,,你非得愿意干起來咋地。”舟舟非常不解的问道。

“舟,我跟你不一样,我这是第一次带人办事儿,咋地也得把事儿弄出个结果,挺多人看着呢,对不。”张卫东再次小声说了一句。

“你爱咋整咋整吧。”舟舟烦躁的摆了摆手,拎着刀,靠在敞开车门的车座子上,焦躁的抽着烟。

“踏踏踏。”

车队前方一百米处,突兀传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霎时间烟尘四起。

“來了,。”领队的青年,冲着张卫东喊了一句。

“操你妈的,还真不怕死,,给我摆好队形,干他妈b的。”张卫东一听人來了,顿时扔下烟头,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子,冲着后面的人大喊了一句。

“呼啦啦。”

四五十号出警“队员”,拎着片刀和镐把子,聚成一堆,围了过來。

“你妈了个b,钱给你们了,一会谁要跑,别说我拿板砖敲他,。”张卫东唾了口唾沫,扭头看向带队的青年嘱咐道。

“放心,我这队伍,魄力嘎嘎足,。”

“那妥了,。”

“咣当,。”

另一头小坡上的吉普里,中年迈步走下了车,跨步站在车头位置,拿着望远镜,卡在眼睛上,红晕的脸颊泛着笑意,龇牙说道:“大炮轰蚊子,咱玩的就是个乐,。”

“哥,你真无聊,还为军区练兵沒带你的事儿,闹挺呢,。”壮汉撇嘴说道。

“总参这帮老家伙,沒一个好鸟,凭啥我他妈参加,就破坏演习平衡,。”中年一听这话,破口大骂了一句

“我操,人不少啊,。”彬彬拎着砍刀,皱着眉头,抻着脖子借着月光望去,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不少人头在涌动。

“这他妈是哪号人,怎么还统一服装呢。”领队的青年,也渐渐看清了人群。

“咦不对啊,,你看那小子手里拎着的是啥,怎么好像迫击炮呢,哎哎哎我操,真不对劲儿,这帮b手里拿的不是m6么,,我操你奶奶的,自动步咋都干上來了。”舟舟越看越不对,当他看清楚整齐队列的时候,脑袋嗡的一声。

“大家注意,以第五排为轴,呈扇形散开,迅速投入战斗,。”坐在敞篷越野上的青年军官突然站了起來,拿着喇叭喊道。

“我去你妹的,,哪个傻逼让过來的,,这他妈疯了,跟军队约仗,,。”张卫东阵营里,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句。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