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单手握住死沉的猎枪,手臂平举,另一只手可以拿着手机打电话闲聊天,开枪的时候,能达到枪口晃动不超过五毫米的地步,所以在弄死谁的事情上,他绝对是有话语权的,也就高东,福鑫,和他半斤八两。

磊磊,姚乐乐,大熊,张辉,居无定所的亡命徒四人,加上天养,高东,福鑫,三个技术性攻击选手,就这个组合,你打眼一看,大康在这里面,战斗力能排上个中上,就已经很勉强了。

而小马哥虽然也很猛,但我沒让他來,我给他最近下达的战斗任务,是把财务报表能看明白就行,。

所以这帮人在一起,表现的很随意,有一种吹吹牛b,就把事儿干了的意思

半夜三点多,旭日东升,天空开始方亮。

“轰,轰隆,。”

突兀间雷声阵阵,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老三看了一眼时间,大手一挥,众人一边闲扯,一边上了车,直奔目地地点赶去。

三台车很快出了沈阳诚,奔着双城镇的国道方向赶去,途中碰见不少的军区和地方政府牌照的车,也往这边赶着。

“滴滴,。”

这不,后面又有一排车队,打着急行灯,狂按喇叭,一路水点子四溅的疾驰了过來。

“妈了个b的,喇叭进口的啊,这顿整,你停车,我下去问问他想干啥,擦。”姚乐乐有点被弄烦了,张卫东是假虎,跟军队干仗是剧情需要,而姚乐乐绝对动物园的真虎,脑袋一热,啥事儿都干出來。

“别嘚瑟,大熊,你靠边走,给他们让道。”磊磊每天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呵斥姚乐乐一顿。

“今儿这道上车咋这么多呢。”大熊疑惑的说了一句,随后打着转向,靠边给后面的车队让道。

“不知道,可能是军区又拉练了吧,别管他们,咱走咱的就行。”磊磊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

“哦。”大熊点了点头。

双城镇左侧出口,有一条油板路,是新修的,但沒有名,在导航上显示的是无名之路,老三等人的车队,下了国道,直接停在了这条路的边上

双城镇里,老古的四台车,缓缓停滞,老古所坐的车,这时候在车队中央位置,他看不清前面发生的状况,就皱眉冲着司机问道:“你下去看看,咋滴了。”

“哦。”司机答应了一声,推开车门子,走了下去,冒着大雨,小跑着向前面的车辆赶去,过了不到五分钟,又返了回來,上车冲老古说道:“大哥,前面不让过。”

“咋不让过呢。”老古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好像有什么领导过來了,这边封路了。”司机也不太了解情况的解释了一句。

“前面能绕过去么,。”老古看着外面哗哗落下的雨点子,有点烦的问了一句。

“绕过去,是肯定能,问題是咱不知道路咋走啊,这jb破路,全是泥坑子,下这么大雨,车整坑里,可不好出來。”司机回了一句。

“真特么闹心。”老古骂了一句,沉思了一会,扭头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即无奈的说道:“这样,咱退回去,找个饭店,吃口饭,你让大力他们,开车去国道口找老单,给他接过來。”

“大哥,谁去都一样,整不好真容易,掉坑里出不來,,。”司机又劝了一句。

“你特么天天拎个大丧嘴,能不能说点好听的,,你让他们问问路,慢点开被。”老古心里很急,有点烦的说道。

“那行吧。”司机点头答应了一句。

随后老古的车队,开始往后倒车,此处街道狭窄,四台车还都是suv,倒的很费劲,捅咕了好一会,才从街道里弄出去。

二十分钟以后,四台车停在了一家,门脸还算可以的中等饭店里,这种饭店经常弄的土不土,洋不洋的,大多都是一楼是饭店,二楼以上就是旅馆,有的时候,还带点有色服务啥的

自从秦万天死了以后,老古的身价顿时上來了,像这种饭店,在他的日常生活里,基本会被pass掉的,但今天情况特殊,只能在这儿凑合着吃了。

四台车里,算上老古和郑坤,一共13个人,其中有六个开车去找老单,剩下的老古和郑坤,带着另外五人,进了饭店

另一头,老三车里拉着大康和张辉,停在最前面。

“时候差不多了,人咋还沒到呢。”张辉眨着眼睛,冲老三问了一句,他俩自从办了老鹰和宏光,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私底下关系比较不错。

“沒事儿,再等等。”老三抽着烟,把着方向盘回了一句。

“老古,发现啥了。”大康皱着眉头,试探着问了一句。

“应该不能。”老三沉思了一下,摇头回了一句,随即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了我的号码,张嘴说道:“我们到了。”

“嗯。”我答应了一声。

“能來么。”老三问。

“肯定能。”我回了一句。

“那就行,除了老古,其他人咋整。”老三再次问了一句。

“。”我沉默着,沒说话。

“行,我知道了。”老三停顿了几秒,直接挂断了电话

“咣当,,咣当,。”

大切诺基的地盘,不停的在土路上颠簸着,磕的挡板,泛起一阵阵闷响。

“操他妈的,啥jb破道啊,。”

“慢点,操,你慢点,别整太快了,车误里面,千斤顶在泥坑子里都站不住。”副驾驶的人,不停的嘟囔着。

“别烦了,我知道咋整。”司机皱眉回答。

阴天下雨,本來心就很烦,在加上道路其烂无比,两台车里的六个人,非常焦躁,都骂骂咧咧的嘟囔着。

绕的这段路,走了将近四十分钟,才从泥汤子里趟出來,一上油板路,行驶了不到一公里,就看见了到路边,停着三台支着大灯的私家车。

“是这几台不。”副驾驶的人问道。

“应该是吧。”

“我操,辽阳老单,就开这破车啊。”副驾驶的人看着停在最前面的老式花冠,无语的骂了一句。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