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你妈的。”福鑫喊了一声,看见前面的人影撒丫子就跑,顿时明白过來是怎么回事儿,拎着军刺就窜了出去,直奔走廊追了过去。

老三和天养,一手拎着军刺,一手拎着插着矿泉水瓶子的仿六四,速度极快的跟了过去。

“踏踏踏。”

郑坤脸色苍白,迈着大步一边跑,心里一边后悔,就不应该,出去叫老古,几秒以后,他还差几步跑到自己包房的门前,大喊了一句:“刘森,,孟飞的人來了,,古哥在外面,。”

“谁在喊。”包房里的一个壮汉,刚举杯要喝口茶水,突然停顿了一下,冲旁边的人问道。

“好像是郑坤。”另一人回答着。

“出來啊,操你妈。”郑坤急迫的再次喊了一句。

“是郑坤,有事儿。”叫刘森的壮汉,蓬的一声放下茶杯,一个高窜起,直奔门口走去,一把拽开房门,冲了出去,其他四人,跟他差了不到一秒,也到了走廊。

“后面,后面,有人追我。”郑坤冲着五人喊了一句,直奔包房跑了过去。

“踏踏。”

福鑫和老三,还有天养赶到,一抬头,走廊里出现了五个人,两帮人都愣了一下。

“干了,。”老三停顿一下,小声打了个招呼,率先拎着军刺就冲了过去。

“操,。”刘森等人后退了一步,脑袋明显有点懵,咣当一声,郑坤一脚踹开包房门,速度极快的窜了进去,根本沒管刘森等人。

等郑坤进了包房那一霎那,老三,福鑫,天养也冲了上來,不到两分钟血腥战斗,一瞬间爆发开來,,。

“沒你们事儿,都给我滚你妈b的,。”老三一声暴喝,中气十足。

“去你妈的,干出去,找古哥,。”刘森棱着眼睛喊了一句。

“还找你妈b,古哥,。”福鑫突兀停住脚步,直接举起了套着矿泉水瓶子的手枪,眼睛都沒眨,手指一瞬间扣动,,。

手枪枪口一阵咆哮,子弹从矿泉水瓶子射出,缓冲了一下,声音算不上微弱,但也绝对算不上大的响动,就跟菜刀砍在菜板子上的声音差不多。

“噗噗噗,。”

连续三枪,近距离透射,刘森前胸一瞬间被打穿,鲜血横流,还沒等躺下,天养皱着眉头,抬腿就是一脚,直接踹到,拎着军刺犹如豹子一样冲了过去,瞬间面对两人,两人都要拿枪,。

“嗖。”

攥着军刺的左臂弯曲,天养一瞬间到达一人身前,奔着他的侧脸,打去,那人后退一步,天养往前垫了一步,一个电炮直接顶在了他的腹部,攥着军刺的手,直接对着脖子扎去,。

那人脑袋本能一偏,。

“噗嗤。”

天养一刀扎在了他的耳根后,碰触骨头,沒扎进去,。

此时,另一人已经掏出了手枪,抬手要对准,天养的脑袋,。

“咣,。”

老三到了,擎着肩膀往前一拱,直接将他撞开,扬起军刺对着肚子,无比凶残的连捅了四五刀,直接干倒,抬腿一脚蹬开他手里攥着的手枪,刚想回头,。

此时场面无比混乱,众人都缠斗在一起,转个身都困难,所以老三刚想回头的时候,顿时感觉左肋一凉,咬着牙停顿了一下,猛然回过拿着手枪的左手,凭着感觉,扣动了扳机。

“噗噗,。”

两枪过后,拿刀扎老三的壮汉,胸口和大腿横着爆出一条半米长的血线,身体腾腾后退了两步,还在滑行的子弹,擦着福鑫的右腿侧干了过去,。

“掐住他,,。”福鑫转身一声怒火,天养横抬着胳膊,蓬的一声架住了那个,耳朵后背扎了一刀的中年,左腿弯曲想要将他胳膊压住,不料慢了一步,那人攥着枪,闭着眼睛,对着地上就放了一枪。

“亢,。”

一声沉闷的响声泛起,地上溅起一阵火花,天养快速收脚,怕被流弹崩到。

“操,。”福鑫骂了一句,猛然横抡着手臂,白光一闪,粗暴一刀,直接扎在了他的脖子上,鲜血在墙上喷溅出一个箭头的符号

“呃咕噜噜。”

壮汉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手掌缓慢的抬起,摸住了穿出來的刀尖,瞪着眼珠子,一头扎在了地上。

“呼呼,。”

三个人站在走廊喘了口粗气,浑身都是汗水。

地上躺下了四个,有两个妥妥死了,其他两个不知死活,最后一个,顺着走廊跑了,跑的方向是个死胡同,就一个卫生间,老三,天养,福鑫要追过去,他肯定是个死货,但三人很有默契的选择忽视了他,歇了不到三秒,冲着包房里冲了过去,继续追击郑跑跑,。

郑跑跑这人,你甭管人品咋样,但在跑路上,他有着罗纳尔多一般的门前嗅觉,明明是死胡同,他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毫不犹豫的卖了队友,然后死里逃生,。

刚才他在包房里面呆过,知道这个包房窗户外面,沒有焊条阻挡,所以进屋以后毫不犹豫的上了窗台,推开窗户跑了。

老三再猛,岁数也大了,挨了一刀,明显呼吸有点急促,三人身上有血,从窗台跳出去了以后,看见郑坤已经奔着小区外面跑去了,福鑫皱了皱眉头,扭头冲着老三说道:“我自己去,天养和三哥先走,。”

“不用,一起吧。”

“一起个jb,赶紧走。”福鑫烦躁的回了一句,迈着大步追了上去,天养迟疑了一下,拽着老三,往另一头的胡同跑去

包房内。

“踏踏踏。”

服务员加上老板娘,老板,四五口子人,听到这边的响动,跑了过來,看见无比血腥的走廊,统一沉默了三秒。

“啊,,,,。”

渗人的尖叫声,直顶饭店房盖,其中当属老板娘的声音,最具穿透力,。

“噗通。”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慌的扭头冲着老公喊道:“你还傻不拉几的站着干啥,报报案啊,。”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