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旭哥和李猛,陪同着叫王哥的中年,和他司机在屋内,一边喝茶,一边进入正題。

“东海龙宫,干的好好的咋想卖了呢。”王哥叼着烟,手里把玩着,五百块钱一颗,一共一百零八颗的金刚珠,笑呵呵的冲着旭哥问道。

“干累了,换个买卖呗,呵呵。”旭哥笑着说了一句,手里拿着茶壶,开始给王哥蓄水。

“你这满嘴也不整一句实磕,咱这也沒法聊啊,哈哈。”王哥笑了。

“你不也沒好好问么,呵呵。”旭哥回了一句,推了一下茶杯说道:“喝茶。”

“旭子,大连万达的陈明跟我是朋友,也跟你是朋友,有些话我就不绕弯子了,东海龙宫,谁看的也不是那五层小楼,赚钱是肯定的,利润我心里也大概有数,问題是后背有些麻烦事儿,我挺抵触,你也知道,偏门我不沾,我只赚沒风险的钱。”王哥沉吟了一下,喝了口茶水,淡淡的说道。

“麻烦事儿,肯定有,但该走的我都让走了,你王哥來这儿,顶天就算嫖个娼的事儿,谁也判不了你强奸致死,你说的沒错,陈明我们是朋友,而我张旭从來不坑朋友。”旭哥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你的口碑,我还是听过一些的。”

“混的就是口碑。”旭哥抬头坦然的看着王哥。

“你想要个啥价呢。”王哥沉吟了一下问道。

“价格先不着急,少点也沒事儿,但我有个挺不要脸的请求,我说完,王哥你可别打我昂。”旭哥沉默了一下笑着说道。

“呵呵,你说说呗。”

“我有个弟弟,规模只比我这个大,我比我这个小,王哥三亿两亿的,不算事儿,你看你就一起收编了呗。”旭哥龇牙厚着脸皮问道。

“哪儿的啊。”王哥问道。

“沈阳,叫凯撒”

“沒兴趣,太腥。”王哥粗暴摆手,旭哥还沒等说完,直接一口拒绝。

“一点口沒有,。”旭哥沉默好久,抬头问道。

“hh市地方小,东海龙宫已经立这儿多年,我收拾收拾,问題还不大,沈阳那个,沒消停过,沒兴趣,如果单一只有东海龙宫,我可以考虑考虑。”王哥再次说了一句。

旭哥听着王哥的话,挫着手一阵沉默,李猛举杯抿了口茶水,停顿一下,突兀的说道:“那就谢谢王哥了,我们在找找不怕腥的。”

“哈哈,晚上,整点平时吃不着的。”王哥大笑,停顿了一下,直接绕开了话題。

十分钟以后,旭哥和李猛送走了王哥和司机,俩人站在门口,点了根烟,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沒吱声,站在门口静静等着。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晨晨眼睛通红的走了出來,抬头看见了旭哥和李猛。

“连我都撵。”晨晨看着旭哥,咬牙问道。

旭哥抬头看着晨晨,伸出手拍在他的肩膀上,认真的说了一句:“什么情分,走到这儿都可以了,。”

晨晨看着旭哥,一阵沉默。

“看见你父母,最大的感觉是啥。”旭哥低头问了一句。

晨晨似乎思考了好久,低头说道:“他们老了。”

“好好陪陪他们吧。”旭哥叹气说道。

“你拿他们威胁我。”晨晨瞪着眼珠子,咬牙说道。

“你留下沒意义,你能办的事儿,我找花钱就能用的人,办的比你还好,出事儿了我心里还沒负担,晨,哥,累了,你留下,我这心一刻都踏实不下來。”旭哥认真的说道。

“”晨晨停顿好久,再次问道:“维维咋整。”

“啥时候该撤,他心里有数,比你省心多了。”旭哥笑着回了一句。

说完,三人一阵沉默,这时孟宪武和晨晨的母亲走了出來,李猛咳嗽了一声,冲晨晨说道:“沒事儿,该走走,完了玩的时候,别光想着自己,有那个玩的开的,喜欢歪短细的,给我來个电话,960万平方公里,随叫随到。”

李猛小声说完,贱贱的给晨晨飞了个眼,奔着天籁走去。

晨晨面无表情的看着旭哥,旭哥看着他,二人相识一笑,什么都沒说,旭哥离去。

“走吧。”孟宪武背着手,路过晨晨的身边,仿若寸步不离的幽灵一般。

晨晨看着左右夹着他的父母,低头迈出了脚,随后向前面走去,路边一台崭新的虎头奔驰,敞开了车门,穿着西服,戴着白手套的司机,站在车旁,夸张的略微鞠了一躬,好像被奴役的英国管家。

晨晨看着这车,顿时一愣,鄙夷的说了一句:“暴发户。”

“混一辈子,你也就能离五百以外瞅瞅这车。”孟宪武语气更加鄙夷。

晨晨尴尬的站在原地,正不知如何应答,远处一台崭新的保时捷卡宴,缓缓停在宾利后面,随后一个青年推开门,一溜小跑的跑下來,走到晨晨身边说道:“晨哥,旭哥让我把车给你送來,后备箱他还给你留点东西。”

“呵呵。”晨晨顿时咧嘴笑了,小声问道:“啥时候买的。”

“早上提的。”

“行,你回去把。”晨晨阔气的从兜里掏出一厚沓子零钱,扔给了青年,扭头一看,旭哥微笑着冲自己按了一下喇叭,随后和李猛开车离去。

老孟顿时愣住,迷茫的看着晨晨。

晨晨淡然的按了一下车钥匙,卡宴车灯闪烁,晨晨面无表情的看着盗版英国管家,抬手指着说道:“跟紧了,卡宴五秒起速可一百二,排气量大,费油,。”

孟宪武看着晨晨,想起六年以前,天天管自己要钱的儿子,突然有一种浓浓的挫败感,六年他还在原地踏步,而他的儿子,已经以五秒起速一百二的速度,向上窜着。

而作为大哥的旭哥,无论他的弟弟身在何处,无论面对的是谁,他都会在最关键的时候,用默默行动告诉众人:“我弟弟,走到哪儿,都必须有样,必须混的好。”

这一刻,漂泊六年的晨晨也准备回家了,老孟已经为晨晨安排了出国的一切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