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哥猛哥”我一边跑一边冲着李猛喊了几声,想提醒他,他的后面有六七个大汉。

李猛听到我们的叫喊,猛然一回头,随后愣了一下,撒腿就要跑,可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这六七个大汉,最起码有三个人掏出手枪。

随后一个大汉一脚踹在李猛的后膝盖出,李猛一下子跪在了地上,随后六七个人,全都扑了上去,将李猛狠狠的按在了原地,李猛死命的挣扎。

就在这时候,我,刘力,还有晨晨,突兀的愣在了原地,因为这不可能是范虎的人,他沒有那么大的胆子,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弄出这么枪來。

“刘力快跑,是警察”我地反映是李猛打死老鳖的案子犯了,所以推了刘力一把,让他赶紧跑。

刘力愣了能有几秒钟,看了一眼李猛,随后咬着牙,转身就要跑,就在这时,另一台本田crv停在了刘力的前面,车门子一拉开,一把黑洞洞的手枪,顶在了刘力的脑袋上。

“别动蹲下”一个中年男人,对着刘力的恶狠狠的喊道。

刘力他妈的跟疯了一样,突兀的挥起右拳,直接将手枪打开,随后撒腿就要跑。

那个中年被打的了楞了一下,随后猛然扯着刘力的后脖领子,一把将他拽住,随后车内的另一个人,一个扫堂腿,直接给刘力干趴下,然后拿出腰间的手铐子,直接将刘力按在了地上,铐了起來。

这事发生太快,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沒有,李猛和刘力,就被放躺下了。

“抱头蹲在地上”一个领头摸样的男人,用枪指着李猛和刘力说道。

周围停留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就在李猛和刘力被制服的时候,旭哥从医院里跑了出來,随后疯了一般推开人群,跑了过來。

“你们哪的人怎么随便抓人”旭哥对着这几个拿枪的人问道。

“李猛,刘力是吧你们涉嫌杀人,现在正是逮捕,给我带走”领头男人沒搭理旭哥,直接拿枪就要押着李猛和刘力上车。

“大哥大哥,等等,我能不能打个电话,先把他们拘留在本市”旭哥拽着领头男人,求着说道。

旭哥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李猛和刘力,被押在了本市,还沒带回给他们押回案发地,那就还有活动的可能。

“别费心思了,市局的命令,找谁也沒用,还有,你叫张旭吧你他妈身上事也挺多,别得瑟,小心点,下一个就是你”领头男子,推开旭哥的手臂 。

旭哥这回沒有阻拦,也阻拦不了,如果要是社会上的人,我们他妈的早掏出军刺开干了,但是警察抓人,谁也沒办法。

“不用押我,我自己能走旭子,别为我的事太上心花钱也是白花替我照顾好我儿子家里就靠你了”李猛带着手铐子站了起來,随后一头扎进车里。

“好好说话别说些沒用的进去以后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明白么倾家荡产,我他妈也让你回家”旭哥突兀的冲开警察,趴在李猛的车外面,扯着脖子喊道。

“我知道了,我心里有数”李猛点了点头说道。

“你走不走不走他妈的跟他一起去”中年男人怒了,一把推开旭哥,喊着说道。

“猛爷”我们兄弟几个,冲了过去,拍打着李猛的车窗,警察有点拦不住了我们了。

“你们他妈的要干啥,袭警啊”警察使劲的拽着我们,拿着枪托子,打了我们几下。

“你们几个小崽儿都给我回去我不在好好帮着旭子照顾好自己听见沒有都他妈给我回去”李猛看着我们,眼眶通红的喊道。

警察粗暴的推开我们,随后走上了车,缓缓向街道上开走,李猛带着手铐子,在车窗里面,对着我们兄弟挥手

我他妈不争气的又哭了起來,我以为我他妈在社会上混了这么长时间,也见过生离死别,内心应该强悍无比,但是看到李猛和刘力被警察带走,我他妈还是脆弱的流出了眼泪。

猛爷和刘力这次真的他妈的悬了估计是出不來了他们的事闹得太轰动了

“哥,猛爷是不是会被”木木红着眼圈,冲着旭哥问道。

而奇怪的是,旭哥看着我们兄弟几个,突兀的怔了一下,随后嗓音提高了八度,随后激动的问道:“磊磊呢磊磊呢”

我看着旭哥的表情,充满了不解,不明白他这个时候,为什么会问起了磊磊。

“磊磊对磊磊呢完了要出事”旭哥刚说完,木木就大叫了起來,随后有些慌乱的拿出手机。

木木说完,我他妈愣了一下,随后立即明白了过來,李猛不会无缘无故的进去,这么长时间都沒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被抓,所以肯定是他妈的有人“点”的他,而这个时候谁会点他呢那他妈的肯定是范虎干的

磊磊跟李猛的感情极其深厚,磊磊出狱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跟李猛在一起,这时候如果他知道李猛进去了,那他肯定疯了

因为他肯定也想到了这事是范虎干的

“喂磊磊你他妈在哪呢”王木木打通了磊磊的电话,顿时喊了起來。

“我是张萌他走了我沒拦住”张萌从不远处的奥迪a6车上,拿着电话走了出來,不过他脸色平静的吓人,好像磊磊的做法并不让他意外。

原來,磊磊从病房出來以后,比较烦闷,就喝张萌一起逛街去了,刚刚回來,就看到了李猛被抓。

磊磊红着眼睛目睹了整个过程,但是他沒下车,他在亡命徒,也不可能敢跟警察干。

“草拟吗范虎”磊磊看着警车拉走李猛,眼睛通红,撇着嘴,咬牙切齿的说道。

磊磊说完,将手机扔给了张萌,随后亲了张萌的脸蛋一口,随后缓缓说道:“宝贝回家收拾东西等我电话”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