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肠子和王木木用两根比较细的尼龙绳子缠在彪b的手腕上随后用踩住彪b的手臂两人分别极为用力的向后一拉断腕切口的血液霎时间停滞不再流出这时候我可以很清楚看到彪b断腕出的血管骨头茬子碎肉

“我去叫个人给他送医院去”王木木在衣服上擦了擦满是鲜血的手掌穿着粗气说道

此时我们觉我们三个特别变态好像他妈的3gnovel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分尸一样不知道为何我越看全身被鲜血浸湿的彪b越心寒感觉身体特别冷

“木木你们整吧我脑袋太疼去楼上歇息一会”我揉了揉太阳穴有些气喘的说道

“行你去吧”王看了我一眼也不开玩笑了拍拍我肩膀说道

我打了个招呼不再看彪b一眼转身冲着楼梯走去走路之时跌跌撞撞越往楼上走越感觉恶心头晕

随便去四楼的吧台里要了一把钥匙直接开了间包房走了进去靠着墙壁摸摸兜里刚想点一根烟不料看到手掌上的血迹胃里一阵翻腾再也忍受不住

“呕呕”

我跑进卫生间直接坐在地上对着马桶吐了起來眼泪都吐出來了说实话我他妈也不知道我因为什么会吐死人不是沒见过就像我前段时间失手捅死的那个人事后确实有点接受不了但也沒达到呕吐头晕的地步但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身体难受心里更难受

我是因为彪b么不太可能吧

我心里也沒有个答案坐在地上抽了一根烟随后拧开水龙头衣服都沒脱直接站在了浴头下面冲了起來

有些凉的水让我头脑清醒一些身体一阵爽快脱掉衣服打上浴液洗了个澡一头栽倒在床上电话关机沉沉睡去

第二日下午我醒來以后看了一眼手机给洪馨回了个电话刚想打电话让曹杰给我送点吃的旭哥的电话就打了进來

“來我办公室吴华立马上过來”旭哥说完沒等我回话就挂断了电话

有些人可能不理解为什么旭哥每次跟别人见面都要带上我们几个小崽儿其实道理很简单他想让我们学他们的谈话方式和话里话外的意思

语言是一门非常精深的艺术它是你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之一我的偶像马云的语言艺术就让我很是敬佩可以说他今天的大部分财富就是他“说”來的

还有一点我们这些人早晚要出去独当一面现在只要有机会旭哥都会磨砺我他不喜欢压着小弟他的圈子只要我们自己认为可以驾驭他会毫不犹豫的把我们拉进去随后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我们融入这个圈子这就是旭哥的气魄和对我们的信任

当我到达办公室的时候沒有意外旭哥李猛木木鸡肠子都到齐了我进去以后抢过旭哥的水杯和手里拿着的两个包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吃了起來

“我他妈就发现了东海龙宫这帮人最他妈的沒有规矩大哥不像个大哥样小弟沒有小弟的觉悟我天天揍都他妈板不过來你们”李猛气急败坏的骂道

“咦猛爷你今天穿的这件衣服特别致啊我认识这标志保罗是把”王木木贱贱的用手指戳了戳李猛前面的标准

“滚犊子”李猛不耐烦的扒啦一下王木木

&nbs“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p;“咱俩换换穿呗”王木木嘴上虽问但是手已经开始拽李猛的衣服了

“你给我滚换个屁换你那是啥jb玩应”李猛顿时后退了几步

他谁都敢揍但就“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揍王木木有点胆怵因为王木木报复心非常强曾经有一回李猛踹了王木木两脚他半夜睡醒了往李猛裤衩里撒了三瓶花椒末儿第二天李猛裤裆明显肿了一个百分点

“我这是“大马哈真丝紧身休闲正品山炮衫”

“在那买的”

“淘宝”

“多少钱”

“29包邮增一双袜子两幅鞋垫还有十元兑换券”

“滚你大爷的”李猛一脚蹬开王木木

“你看你哪无知样儿”王木木三角眼一瞥将一个鄙视的表情展现的淋淋尽致

“哈哈”

我们一乐一阵起哄想让李猛揍一顿王木木而李猛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沒敢下手

“咚咚”

两声敲门声传來旭哥一个眼色过去木木坐在了原为我们大家也都整理了一下衣衫收起了脸上坏笑的表情

“进來”旭哥明知道是吴华立但是沒站起身开门迎接

“吱嘎”

吴华立带着司机推门走了进來司机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箱子

“坐吴哥”旭哥面无表情沒有一丝热情的伸了伸手指了指沙发

吴华立也沒在意笑着看了旭哥一眼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旭哥还是看着他沒开口

吴华立搓了搓手掌叹息一声说道:“旭子彪b这孩子有点小做事冲动不走脑子你看”

“这跟岁数大小沒关系吴哥我张旭跟你合作差过事儿沒”旭哥不紧不慢的问道

“呵呵那肯定沒有旭老弟办事绝对让人说不出什么但是我老吴也沒少让你赚钱吧”吴华立中间停顿了一下继续问道

“但是你赚的更多东海龙宫的口碑值多少钱干什么最赚钱用谁的关系能大张旗鼓的楼钱你吴哥比我清楚吧”旭哥手指敲打着桌子说道

“旭子老哥今天來不是想说这个”吴华立摸样还是有些焦急的说道

旭哥沒说话直接拉开桌子下面的抽屉拿出一副账本随后翻找了几下头都沒抬的说道:“上个月两场球赛受注一千四百万抽一的水钱得利润应该是一百零”

吴华立皱着眉头听着旭哥唠唠叨叨莫名其妙的读者账本有些不耐发的打断着说道:“旭老弟”

“蓬”

旭哥突兀的抬起头毫不掩饰狠狠的瞪了吴华立一眼一拳砸在桌子上脖子青筋直冒声音嘶哑着说道:“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