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旷的老啤酒厂的广场上六七台车好似围墙一样将鸡肠子和多多围住三十多人舀着各种武器冲着鸡肠子慢慢合围多多倔强的伸着两条纤细的手臂企图挡住这帮手里舀着砍刀镐把子的青年

“呵呵操我他妈玩刀的时候你们他妈还不知道在哪端盘子呢媳妇你起來我看看他们要干啥”鸡肠子牙齿狠狠咬着烟头一把推开多多军刺刀尖缓缓指过每一个人桀骜的说到:“刀哥就一把谁先上來我就先捅死谁呵呵”

“你狂你麻痹啊你他妈三头六臂啊”胳膊缠着毛巾的一个带队壮汉拎着砍刀就冲着鸡肠子砍來

不管是打群架还是街头火拼有他妈带头的就有蹭拳的壮汉一动其他人齐喊一声:“干他”张牙舞爪的冲了上來

鸡肠子手腕一翻军“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刺在手中漂亮的划了一个圆圈刀尖瞬间冲前两秒过后壮汉一刀直接砍在鸡肠子的脑袋上

鸡肠子瞪着通红的双眼从未有过的闪现一丝疯狂嘴里的叼着烟根本沒管脑袋上的砍刀上前一步军刺噗嗤一声直接捅在壮汉的腹部

“噗嗤”

“疼么”鸡肠子猛然拔出的军刺一股血流喷出一指多长一秒不到再次捅出一刀

“噗嗤”

“噗嗤”

“我问你疼不疼”鸡肠子出手极快左手手掌死死掐着壮汉的肥胖的脸颊瘦弱的身躯竟然推着壮汉后退了几步右手不停的舀着军刺在壮汉的腹部

壮汉刚开始被捅的时候还咬着牙砍了鸡肠子一刀但是等到鸡肠子捅了他第二刀的时候他明显下手软了几分反而有些闪躲的退后了一步也就是这样鸡肠子才能又在三秒之内连捅了两刀

两个交手也就几秒钟几秒过后壮汉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鸡肠子死死攥着血槽不停滴着殷红鲜血的军刺向后摇晃的退了几步随后赶來的二十多人手中的片刀镐把子军刺几乎一瞬间碰触了鸡肠子的身体

噗通一声鸡肠子一瞬间跪在地上镐把子像被收割的玉米杆统一倒在鸡肠子的身上鸡肠子的大腿上最起码扎了四五把军刺冒着冷光的军刺刀尖从大腿的肌肤穿出几乎将鸡肠子的腿扎烂

“老公”被四五个大汉狠狠按在地上的多多满眼泪水的喊了一声身体剧烈的挣扎起來

“啪蓬”

一个壮汉一个嘴巴子抽在多多脸上膝盖一弯曲撞向多多的腹部多多的身躯颤抖一下幽怨的目光一闪而逝盯着刘岩咬牙喊道:“别打了别打了东西在我这”

“啊”

鸡肠子大吼一声眼睛猩红的猛然向上一窜手里的军刺胡乱向四周挥舞着周围的人本能向后一退让出一条真空地带鸡肠子身体剧烈的晃悠了几下浑身滴着鲜血的站在原地嘴里还叼着一根全是鲜血的烟头

“这小子真有刚咋打都他妈不服”一个青年擦了一下脸上的血拎着砍刀喘了口气说到

“呸你是个jb你见过东海龙宫哪个人被打服过操”已经看不清面容的鸡肠子后退了几步唾了一口全都是血的唾沫露出两颗白牙声音中充满不屑

“哎呀我操”青年一挑眉毛拎刀就要砍

“等会”刘岩喊了一声跳下车头冲着鸡肠子竖起大拇指沒说话走到多多面前蹲了下來

“你好像不怕死”刘岩舀着枪扒拉开多多的刘海盯着她问道

“我草你妈你们这帮畜生”多多双眼怨毒的盯着刘岩疯狂的挣扎着身体骂道

“你不怕死但你好像怕鸡肠子死”刘岩咧嘴一笑继续问道

多多全身的泥土洁白的牙齿咬的嘎嘣作响好似恨不得将刘岩五马分尸一样

“你很不配合”刘岩摇了摇头突兀的抬起手枪沒有一丝犹豫的扣动扳机亢的一声鸡肠子腿上曝起一阵血雾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老公”多多嘶吼着喊了一句连忙点头说到:“别打了我给你我给你”

“呵呵真是贱皮子”刘岩用枪拄着黑色的土地伸出了手掌

多多挣扎了一下两个壮汉松开了她的肩膀站了起來多多看了一眼好像已经暂时昏迷过去了的鸡肠子费力的摇晃着站了起來将小手伸进了牛仔裤中随后又伸进了内裤中

多多向前走了两步站在刘岩面前摸着内裤中被体温孕热的东西俏脸上突然泛起一阵狰狞噌的一声含光一闪一道白光冲着刘岩的脖子扎去

“亢”

第一声枪声响起趴在血泊中的鸡肠子一个激灵醒了过來猛然回头只见多多后背爆出一股血雾身体向后一腿手里舀着一把进口的短小水果刀再次冲着刘岩的脖子扎去

“亢亢”

还沒等鸡肠子反应过來刘岩再次扣动扳机两颗子弹“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空气中急速转动绞碎多多腹部的肌肤打进了身体

“媳妇媳妇”鸡肠子嘶吼着想站起來噗通一声又趴了下去

多多连中三枪娇躯向后退了一步噗的一声嘴里喷出一股鲜血仰头倒在地上

“他们身上沒东西挖坑埋了”刘岩阴着脸说了一句拎着枪直接奔着宝马轿车走去

咔的一声天空一声炸雷噼里啪啦的雨点倾盆而下

啤酒厂后面的空地中四个壮汉从啤酒厂里面舀出四把生锈的铁锹开始不停的挖掘土地雨水不停的冲刷着黑色的土地让坚硬的地面湿润几分沒多一会一个深坑出现

多多和鸡肠子被人架着扔进满是淤泥的坑里

“快点你他妈快点”王木木坐在a6轿车里不停的催促着张风不停的拨打着鸡肠子的电话一直显示无人接听

“这小子怎么他妈的和官军的人干上了”晨晨舀着猎枪一口一口的抽着烟

“这次肠子要有事旭哥要再拦着我弄官军我他妈就翻脸”王木木从未有过的愤怒着骂道

哗啦哗啦

四个壮汉不停的往深坑里填着泥土鸡肠子几乎失去知觉的手臂搂着多多的娇躯凝望着漆黑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