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晨开着车,沒有把我送到,跟大康和鸡肠子一个医院,而是送到,离市区大概二十多公里的县城私立医院,这里地处偏僻,我的伤势又不是需要,复杂手术的重伤,这里医疗条件完全够用,

“晨哥你别跟着下去了飞哥醒了我不好说,他不让我联系你们。”到了地方,晨晨刚刚要下车背我,唐彪就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

晨晨听完唐彪的话,刚要推开车门子的手,在空中一滞,沉默了几秒,从车门的杂物箱里,拿出一个牛皮信封,扔给了唐彪:“先用这个,沒了给我打电话。”

“好知道了。”唐彪接过信封,看着晨晨眼圈通红的点了点头,随后准备下车,

“蓬,。”

就当唐彪推开车门的那一刻,晨晨突兀的伸出手,攥住他的手腕,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等你们回家,不要回來的时候少了谁。”

唐彪听完鼻子一酸,强笑着说了一句:“不会的。”转身打开后门,和天养抬着我,走进了医院,

医院门口,昏黄的路灯下,晨晨坐在车里,呆滞的望着我们三个的背影,看了看风挡玻璃下面,竖立着我们唯一一张合影,照片里,男男女女我们兄弟喝的脸色通红东倒西歪的搂着脖子笑的很开心,很纯真

呆呆的看了良久,晨晨蓬的一声,趴在方向盘上,身体剧烈的抽搐了起來

“为什么,我们条件越來越好我们的人却越來越少”眼泪从眼角黯然滑落,

hh市,新巴黎商务酒店,

“涛哥,你歇着吧,我回去睡觉了,有事儿叫我。”张维笑了一下,从豪华套房的沙站起來,冲着刚刚洗过澡的洪涛说道,

“晚上沒意思,叫个大洋马解解闷,这里听说有他妈不少俄罗斯混血,说不定你还能碰见个沙皇后裔啥的呢哈哈。”洪涛擦着湿漉漉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道,

“行,你要这么说,我真就得去看看,我裆下一撮金毛,已经垂涎良久”张维贱贱一笑,

“祝你好运,现沙皇皇妃,立即汇报,,我要代表中国爷们,对她做出最诚挚的慰问,。”

“牟问題。”

张维跟洪涛扯了两句犊子,微笑着推门走了出去,咣当一声关门以后,张维的脸色被一阵焦急取代,出门以后,回到隔壁房间,随手关上门,快走进房间,随后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看了一眼旁边放着的电话,拨通了过去,

“喂9层,9916房,嗯俄罗斯的技师最好,呵呵,谢谢。”张维笑着,声音不大不小的,对电话说了两句,随后快的脱掉衣服,仍在了床上,套上浴袍,快走进浴室,拧开淋浴的水龙头,

哗哗哗的水声不断,张维小声的走到房门门口,耳朵趴在门上,静静的凝听了起來,

“吱踏踏。”

果然,门外有细微的脚步声,张维不屑的一笑,屏住呼吸,手掌搭在门把手上,深深喘了一口气,猛然一拽,,,

“嗖,。”

门瞬间被拽开,张维一愣,好奇的看着门口的青年,出言问道:“魏子,干啥呢,跑我门口练太极呢,。”

“呃,沒事儿,涛哥,这不沒意思么,寻思叫你一起喝点酒呢。”

张维缓过神來,笑着点头说道:“喝酒啊等会的行不,我叫了个按摩。”

“哈哈,那就不打扰了,我准备点酒菜,一会來我房间,。”

“好叻,。”张维笑着说完,扭头冲着走廊尽头的服务台喊道:“9916给我换个喷头,什么他妈玩应,喷水跟尿分叉似的。”

说完,咣当一声走进房间,奔着浴室走去,掏出手机,快拨打我的手机,不过我的手机早都进水坏了,根本无法接通,

“操,,孟飞啊,你真他妈急我了。”张维坐在马桶上,咬牙说了一句,随后又焦虑的抽根烟,想了半天,才简单冲了个澡,回屋躺在了床上,

另一头的魏子看到张维进屋以后,在走廊里溜达了一圈,直接猛然推开洪涛的房门走了进去,

“被现了,。”洪涛喝着红酒,笑呵呵的冲着魏子问道,

“看样子不应该啊,他挺正常的啊,还叫了个按摩的呢,。”魏子疑惑的说了一句,

“哎,这个老幺啊净弄些小孩的把戏以后别整这事儿了,张维要是个傻逼,我早都动他了,你出去吧。”洪涛疲惫的说了一句,躺在上上闭幕养神,

“知道了,,涛哥。”

一个半小时以后,吱嘎一声,张维左手拎着一瓶红酒,右手摸着一个俄罗斯大洋马的屁股走了出來,

“维你是我见过最棒的中国男人,。”大洋马说完,吧唧一口亲在张维的脸上,

“不是我太棒是根本探不出你的深浅你的口子,略微深了一些长了一些。”

“咯咯你好幽默,。”

“再见。”

张维说了两句,跟大洋马分开,走到斜对面的房间敲了敲门,魏子笑着打开门,让张维走了进去,

“爽不爽,维哥。”魏子贱笑着关上门问道,

“都哪jb玩应,太松,。”张维放下酒,坐在沙上,抓起一点酱油肉,吃了一口说道,

“你这话可错了,b都是一样的b,但脸上见高低,,那大洋马身材多棒啊,小脸蛋长的真他妈俊,一会我绝对和你当个连襟,,花三千,玩她一宿,。”魏子启开红酒,给张维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操,有志向,为了连襟干杯。”张维笑骂了一句,一口干了,又吃了一口,炸丸子,皱着眉头说了一句:“这啥jb玩应,跟中药丸子似的,你打电话,让楼下送俩硬菜上來,。”

“这东西可jb贵了,,四个丸子15,操。”

“你真他妈扣,我掏钱,行了不,。”

“那敢情好,。”魏子贱笑一声,扭头背对着张维,拿起电话拨通了过去,一点沒拿自己当外人的说道:“一份麻辣小龙虾,鱼子酱,三文鱼寿司。”

“操,你可真jb黑,。”张维虽然是笑着说道,但是手可沒停下,掏出浴袍里的静音电话,直接快按了一下拨通键,低头放在地上,脚丫子一碰,直接踢进,空隙很小的沙底下,

“嘀铃铃,。”

一秒以后另一个兜里的电话响起,张维皱着眉头骂道:“谁他妈大半夜打电话,。”

随后慢慢悠悠的接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