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辉低着头,在屋内來回走了几步,随后拿起桌上电话,拨通了过去,电话响了半天,才被接了起來,

“喂,小利么。

”刘国辉嗓子沙哑,眼球困的通红,焦急的问道,

“队长什么事儿啊,。”

“我问你个事儿,听说过东海龙宫的孟飞么。”

“啊,他啊我听朋友谈起过,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东海龙宫,。”刘国辉焦急的问道,

“队长,你还真问对人了,这事儿我还真知道,我正好有个朋友在东海龙宫一楼上班,前天喝酒,听他说,孟飞和东海龙宫的老板闹翻了,带人出去单干了,。”电话里沉默了一下,随后快的说道,

“什么时间,知道不,。”刘国辉满脑门子冒汗,再次焦急的问道,

“好像是不到一个星期以前。”

“蓬,。”

刘国辉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双眼喷出兴奋的目光,自语的说道:“这一宿沒他妈白熬,可算弄出点眉目來了,。”

“啥意思,队长。”

“沒事儿,晚点联系你,挂了,。”刘国辉兴奋的挂断了电话,在屋内快走了几步,一头扎在露着海绵的沙上说道:“孟飞,,是个突破口,这事儿,肯定跟他有关系,,詹天养,也跟他在一起,。”

刘国辉越想越兴奋,伸手向裤兜掏去,拿出一个六块钱的中南海烟盒,刚想吞云吐雾一番,却现烟盒空空如也,刘国辉粗鄙的骂了一句,捏扁烟盒,扔进了垃圾桶,随后不知不觉,躺在沙上,沉沉睡去

省医院,大康旁边的病房里,旭哥坐在椅子上,低头抽着烟,小舞直愣愣的看着旭哥,

“大康需要开颅手术,你考虑的怎么样。”旭哥抬头问了一句,

“不能开,。”小舞眼泪已经哭干,听到旭哥的话,疯狂摇头说道,

“你不要任性好么,如果不开颅,大康要躺在床上一辈子,脑淤血随时都有控制不住的可能如果那样。”旭哥沒把话说完,但意思不言而喻,

“我不管,,他就躺在床上一辈子,,我也养的起,,我不怕花钱,,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我不能失去他死都不能,,。”小舞看着旭哥,死死地攥着小手,浑身颤抖着说道,

“够了,,,你他妈怎么不明白,这不是钱的问題,也不是你能不能养得起的问題,,我告诉你张小舞,我对大康的感情,不他妈比你差,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时间比你还长,,,他是你弟弟,也他妈是我弟弟,,我不能看着,这么要强的一个孩子,,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我不能看着他,,一天天枯瘦在病床上,,,明白么,,我们要为他负责,,大康现在这样,是对还活着的人,感情上的一种煎熬,,,你明不明白,。”旭哥嘶吼着,淌着泪水喊道,

小舞听到旭哥的话,犹如雷击,双手捂着脸颊,摇头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真的舍不得他真的不敢冒险这些年我都沒有好好照顾他都沒有好好照顾他。”

“舞,你为人家小护士考虑过么人家姑娘才二十出头咱们不能这么自私如果,大康抢救过來了我答应你让大康带着小护士离开这个圈子如果大康不能救过來咱们也断了人家的念想你明白么。”旭哥跪在地上,双手拖着小舞的脸颊,咬着牙,喉咙堵的说道,

小舞听完旭哥的话,直愣愣的瞪着大眼睛,看着窗户,木讷的说道:“就按你说的办吧”

“你放心我会让大康转院,去北京最好的医院做手术你歇一会吧我出去一趟。”

“你等等,。”小舞突兀的在背后叫住旭哥的身影,

“小舞剩下的事儿交给我解决好么,。”旭哥沒回头,身体一震,他已经知道,小舞叫住他干什么了

“不行,,,不能这么不公平,,我要替小康报仇,,我要让他断子绝孙,,生不如死,,,眼睁睁看着他的产业,,一点点消失,。”小舞红唇微动,满眼都是怨毒之色,

“这事跟官军可能沒关系,。”旭哥想了一下,叹息一声说道,

“但是沒有官军,,沒人会针对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康对么,。”小舞俏脸有点狰狞,

旭哥在原地沉默了良久,右手伸进裤兜中,掏出一块手表走到小舞身边,放在了床上,缓缓说道:“你有怨气要我能理解我不想再多说什么手表里面的东西,足够让你出气至于官军留给我吧但我答应你大康的事儿,我会处理的很好,不会让他这一枪白挨。”

旭哥说完转头就走,

“张旭,,你还在利用我,,你的目标不是官军,,而是“那个人”,,说不定你和官军。”

“够了,,我张旭不是八年前,你认识的那个张旭,,我还有兄弟,我得对他们负责,。”旭哥激动的吼了一声,一把拉开房门,

“张旭,,如果小康这事儿,,你有份,我会亲手杀了你,。”小舞盯着旭哥的背影,咬牙说道,

“我张旭不是牲口,,你把我想的太脏了,。”旭哥停顿了一下,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直接走了出去,

关上门以后,旭哥靠在墙上,擦了擦眼睛,像一个孩子,脸上充满委屈,呢喃的说了一句:“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么为了给你的八年青春,讨个说法我这八年同样像是压在大山底下我打碎牙往肚里咽的时候又有谁能给我擦擦嘴角的血呢。”

一周以后,盛世皇朝娱乐会所门口,芭比ktv,十字街,下市街,等多条红灯区,经营色情场所的官军旗下产业,被防暴队,警察,武警三家单位联手,包围,

:此章致敬,一归何处一万贵宾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