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以后,晨晨的伤口基本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已经出院了,磊磊的案子还在审理,不过经过旭哥和黑哥的活动,情况还算乐观,我和王韵瑶的感情也日益曾深,天天腻歪在一起。

我们兄弟几个,跟家里撒了个谎,说是在外面一起弄一点小买卖,就不回家了,经过软磨硬泡,和求爷爷告奶奶的墨迹,终于纷纷搞定了自己的家长。

王韵瑶的房子也退了,我们几个兄弟,集体租了一个大复式,上下两层,屋内颇为宽敞,有六个房间,月租金8500,这么多钱我们肯定是出不起的,还是旭哥掏的钱,不过我们肯定会还,当然什么时候还就不一定了,反正哥要有个千八百万,肯定不差他这点钱就对了

“湾仔一向我大嗮,我玩嗮年轻掌管一代刀光剑影让我闯为社团显本领 ”一大清早,王木木开始扯脖子,在客厅内来了首古惑仔的刀光剑影,声音充满沧桑,那半吊子粤语也别有一番风味

“你大清早的,死亲人啦鬼嚎个毛啊”我打着哈欠从楼上走了下来。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哥的世界,你们永远走入不了”王木木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他是一个武装到牙齿的黑社会装b分子。

“你他妈的还年轻掌管一代呢,你敢不敢下回把袜子脱在门外边,还他妈说屋内太热,把窗户打开了,这小风吹得臭味满天飞,我他妈一宿都没睡好”晨晨光这个膀子,满后背密密麻麻的刀伤,你别说,还真有社会大哥的风范。

“我的目的,是实验,人到底可以多长时间不洗袜子,说了你们也不懂”王木木穿上50块钱买的西服,开始打起了一条大红领带,异常牛b,异常拉风。

“那你到底多长时间没洗了”张维比较关心这个问题,其实我们也挺好奇的。

“我记得,我试验最长的一次是,一年零三个月”

“呕”

“王木木,你去屎吧,我真不明白,乔米米看上你哪了”

“别扯犊子了,今天正式拜大哥,黑哥让咱们去布鲁斯,赶紧的吧”我有些无奈,催促着对着几个人说道。

这时候王韵瑶和李莹走了出来,目前我们这里就两个美女,张萌住在家里,而乔米米则是告诉王木木,什么时候能把个人卫生解决了,什么时候考虑同房

“老公昂,我上学去了,你们注意点,别惹事昂”王韵瑶搂着屁颠屁带的从楼上跑下来,挽着我的胳膊说道。

“放心,来,亲个嘴”我也没在乎有人,对着王韵瑶的嘴就啃了下去。

“你说你们同居了这么长时间,瑶瑶怎么就没怀上呢,我偷着扎露了多少个避孕套了,怎么他妈就不怀孕呢来,瑶瑶我给你号号脉,看你是否月经不调”王木木贱贱的走了过来,就要往瑶瑶的肚子上摸。

“滚摸你家乔米米去”王韵瑶踢了木木一脚,带着李莹走了开门走了。

“王木木,我发现你这人就是贱,一天早上不揍你,你就浑身刺挠”我对着王木木一顿爆揍,张维和晨晨也偷摸踢了两脚,王木木连喊都不喊,就是抗揍,就是耐力好

我们几个吃了一点早餐,打了一辆车,直奔着布鲁斯开去,到了门口,旭哥早已等在了哪里,旁边站了不少人,得有十多个个吧,只有雷子和大康我见过,其他人一个不认识。

我们几个挺胸抬头,器宇轩昂的走了过去,麻痹的,那十多个大汉,看着我们目光暧昧,就像是看着小白兔一样,让我们汗毛一阵竖起。

“各位大哥,早上好”我们学着电影里演的那样,非常恭敬的鞠了一躬,态度挺诚恳的。

“哈哈你当这是总统选举呢,还jb穿西服来”有一个身材肥胖的大汉,大概三十四五岁,满脸横肉,身穿一身黑衣,脖子上戴着一条足足一百多克的大金链子,走到我们身边,对着王木木说道。

“这是李猛,你们叫猛哥,负责布鲁斯的一个分店”旭哥走过来介绍着说道。

“猛哥,你能不能不那么暧昧的看着我,你再这样,我可收钱了”王木木跟谁都敢贫,管你jb是不是社会大哥,抓住你什么话都敢说。

“哈哈,这小子有点意思昂,虎头虎脑的,旭子跟黑哥说说,分给我咋样”猛哥看着王木木挺对眼的,搂着王木木的脖子对旭哥说道。

“还分给你呢,黑哥到现在都没说给谁,我都不一定能弄一个,你还惦记上了”旭哥撇撇嘴,挺不乐意的说道。

“呵呵,几个愣头青还挺抢手的,他们就是捅死刘伟小弟的那几个小孩”就在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青年,大概二十四五岁左右,长的挺帅,只是给人总是给人感觉,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有些怪异,而那个叫大康的男子,紧紧跟在他的身后,闷不做声。

“这是黑哥的儿子,洪涛,你们叫涛哥”旭哥介绍洪涛的时候,面无表情,并没有太多热情。

我们看着旭哥的表情,大概能猜出,他们的关系并不怎么样,所以只是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不过并未失了礼数,外人也说不出什么。

“呵呵,我叫王腾”这时候又一个人走了过来,年纪三十多岁,属于少妇杀手型的,挺有男人味的,给人的感觉就是彬彬有礼,挺有礼貌。

旭哥不断的给我们介绍着人,这十多个人中,大概可以分为四伙,李猛一伙,洪涛一伙,和王腾一伙,最后就是旭哥一伙,其他人都是这几人各自的心腹小弟,名字太多,我们也没记全,因为我们除了有可能一起出去办事以外,根本不会有什么交集,因为这是混社会中的大忌,弄不好让人多心。

我们兄弟几个跟随人群,快速走进布鲁斯,准备正是拜见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