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

快快快

你看那车咋滴了

咋让绳子给拽住了呢

用你小时候追薛大妮扒她裤子的速度

赶紧给车拽住

”王一横一脸焦急的指着

电轨公交车

激动的喊道

“拽住

超人啊

那玩应就那样的

”王木木三角眼

都他妈冒出绿光了

“为啥带两根绳子

”王一横不耻下问

“因为可能好像是沒有导航

怕开丢了

”王木木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

“导航是啥

“可以比作

古时候的指路人

”王木木额头已经见汗

“给谁指路

“路人

“路人是谁

“你爸爸

我三大爷

“我爸啥时候上古时候了

“闲着沒事儿的时候去的

“去干啥去了

咋沒带我一个呢

”王一横疑惑的问道

“找我三娘

研究你去了”

“我妈上古代干啥去了

“当娘娘

“我擦

还有这段历史呢么

那我爸不得是皇上么

”王一横激动了

“你他妈说对了

你爸是四爷

你妈是甄嬛

然后咱家都他妈是贵族

哎呀我操

绕了这么大一圈

又jb穿越

又jb三角恋的

可算他妈说回來了

”王木木跟任何人吹牛b

都瞪着眼睛

越吹越激动

但跟王一横

实在是仰天长啸

泪两行

你说什么他都信

那还吹个jb

两个人

打了一辆出租车

奔着凯撒皇宫赶去

一路上王一横看啥都稀奇

看啥都要请教一下

在他心中无所不知

无所不会的堂哥王主席

后來据不完全统计

王主席今儿一天的吹牛b

gdp成长速度

是同年的35倍

二人度过一个非常欢快的旅程

來到凯撒皇宫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五点多

正好是饭口时间

当时我正准备跟占魁

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去吃点大排档

然后打个麻将神马的

但一出门

我们一群人

就看见了王木木和王一横

大家统一愣了一下

随后占魁龇牙笑着说道:“哎呀我操

主席

你这是换风格了

“你能认出我

”王木木自己看了一眼自己

挺纳闷的问道

“操

沈阳谁他妈要不认识主席

他不挨揍么

”占魁一哥们

大笑着说到

“那倒也是”王木木虽然一路装b颇为疲惫

但还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随意的说了一句:“时代周刊

昨儿找我拍了个封面

衣服还沒來得及换

“哥

咱啥时候拍的啊

”王一横疑惑的问道

“咳咳不是昨天么

当时你睡觉了沒看着

著名编辑“毛笔沒有毛”

掀开的镜头盖

美国摄影师“鲍威尔咔在莱壹璋”按的快门”王木木每秒两万下的眨巴着三角眼

咳嗽了一声

冲堂弟说了一句

“哦

你说照相那事儿啊

我哪睡觉了

你忘了

昨天电视台贫困村的采访

村长说咱俩长的就像困难户

特意上集上

花七块钱

给咱俩买了两双胶鞋

然后你催人尿下的还讲了三个多小时的话

给那个女记者都整睡着了”王一横一本正经儿的缓缓说到

“哈哈

”我们几个站在台阶上

爆发出一阵笑声

“啪

王木木一巴掌呼在自己堂弟王一横的脑袋上

骂骂咧咧的说到:“老王家的人

怎么他妈的出了你这么一个另类

都他妈不懂装懂

咋就沒给你熏陶出來呢

“哥我饿了

”王一横憨憨的说了一句

“行了

不跟你们扯了

我弟儿饿了

我带他吃点东西去

明儿找你们干麻将去

”王木木独自一人吃了三斤切糕

心里愧疚

所以冲着大家说了一句

“操

你弟弟不就是我弟弟么

我安排

想吃啥随便点

如果有更高的精神追求

破个处男

也jb不是啥难事儿

整个小处女也就一万块钱

”占魁挺豪爽的说了一句话

“对

今儿老占安排

明儿是我

后儿粱总

一人一天

好好带你弟玩玩

”另一个国发电子游戏公司的老板

钱国发也夹着包说了一句

“算了

算了

意思我领了

不过今儿我累了

就不去喝了

等我歇两天

大家聚一聚

行不

”王木木笑着摆摆手拒绝了一句

“真不去了

“不去了感谢

以后來我这嫖娼

我私人给你们打99折

”王木木敞亮的说到

“操

那行吧

回头打电话

“哎

打电话

”王木木跟众人寒暄了一下

送几个大哥上了占魁的座驾

而我也趴在车窗上

冲着几人说到:“我正房回來了

就不陪你们扯了

晚上还得回家沟通沟通”

“呵呵

你也是个破鞋头子

”占魁理解的点了点头

摆了摆手

随后开车走了

送走了占魁等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

正斜着眼

得瑟着右腿

看我的王木木

咣当给他一拳

挺jb來气的问道:“你傻逼逼的瞅啥

“瞅你咋滴

”王木木梗着脖子

歪着脑袋

回了我一句

“蓬

”我一脚踹过去

大声骂道:“瞅我揍你呗

“啪

”王木木一“脚”抽在我的脖子上

大吼了一声:“你是真不知道

你木爷的小腿

挂上档

是他妈什么速度

还好

这时候凯撒还沒正式营业

空旷的停车场也沒啥人

我俩一顿肉搏

以前我一直以为

我们这个团伙里

我唯一可以手拿把掐的就是鸡肠子和王木木

但沒想到

王木木疯起來

我整他还真有点费劲

这次“玩闹”

我俩除了沒用武器

几乎跟真打架沒啥区别

下手都挺重

但也都有原因

我想揍王木木是因为

他走了

沒跟我打招呼

他想揍我

是因为他在告诉我

他心疼我

足足十几分钟过去

我和王木木

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

一人叼着一根烟

都沉默了半天

王木木莫名其妙的來了一句:“其实你沒做错但沒错的本身就错了”

“你猜猜

最后谭平怎么样了

”我扭头问了他一句

“操

你主动提这个话題

肯定是沒把他怎样呗

”王木木愣了一下

缓缓说到

“是啊

我还是沒能把他怎么样

”我叹了口气

缓缓说到

“飞别太逼着自己

”王木木拍了拍我的肩膀

认真的说到

我怔怔的望着空旷的停车场

仿佛周围的一切喧嚣

都消失不见

我的身体好像在浩瀚无垠的漆黑星空

巨大的漩涡黑洞之中

凄厉的冲着那颗蔚蓝的行星嘶喊着

我已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