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晚上八点,某商务会所,顶层奢华套房。欧式纯金吊灯,散发着明亮的光辉,法式羊毛毯,刺绣着栩栩如生的图腾,让人看了都不忍心踩上去,纯红木打造的酒柜,粗略一扫,十几万的拉菲竟有十几只

李猛坐在沙发上,左手托着下巴,腕子上露出,125万左右的百达翡丽手表,右手拿着万宝龙钢笔,轻轻在文件上点着。上身穿了一件无标的紧身白色衬衫,领口敞开,透着一丝慵懒和疲惫的坐在有些欧洲皇室范儿的夸张真皮沙发上。

“哗啦啦”

维维穿着一身西服,带着白手套,小皮鞋擦得锃亮,恭敬的站在旁边,举着个金碧琉璃的盘子,里面放着一杯红酒。

“能看懂么大哥”维维无语的指着文件,冲李猛问道。

“懂个jb,我他妈七岁才会写名儿,上了两天一年级,天太冷,我妈说你别去了,抓紧在家喂猪吧,去两天意思意思得了呗,这家伙,还上瘾了回头过年猪卖了,你还能混一双小花鞋穿。我一听也他妈有点道理,所以干脆义务教育两天,对外能说出小学毕业,就他妈行了”李猛无聊的,啪的一声扔下钢笔,骂骂咧咧的说道。

“哪不对啊年终总结的时候,你在台上演讲挺有水平啊”张维笑着说了一句。

“哎,那时候年纪小,啥也不懂,父母也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对上学的事儿,不是很热情。我这年纪越来越大,混了点钱,感觉肚子里东西少,所以当初,黑哥给我和王腾,旭老爷,还有洪涛,一人花了10多万,塞进广州的一家大学,报了个mba学习班,那时候也算学点东西吧”李猛龇牙说了一句。

“我操,几十万就搭你们几个文盲身上了”张维羡慕嫉妒恨的说了一句。

“你可以说我没有文化但你他妈不能说我是文盲懂么我他妈小学毕业ok”李猛暴跳如雷的骂道。

“恩恩,你最有文化了就是有点生不逢时,长了个爱因斯坦的大脑,但偏偏跟猪度过了童年。哎,我是说你学习能力强呢还是说上帝啊你他妈咋又发脾气,摧残了一个大学漏子”维维继续开涮,撩拨着李猛。

“我长滴像爱因斯坦么”李猛认真的问道。

“毛少点”

“你的意思我也整个白茸茸的络腮胡子呗儿”李猛再次问道。

“哥,你家形容络腮胡子,叫白茸茸是他妈兔子么”张维表情有点崩溃。

“不这么说咋说白花花白不拉几牛奶白”李猛绞尽脑汁的问道。

“牛奶白你给我造个句呗”

“我家邻居的爷爷,慈祥的长着牛奶白的胡子生气起来一撅一撅的”李猛很认真的造了个句。

“哥你邻居家的爷爷胡子上,是不是有一万多头草泥马在尥蹶子狂奔还一撅一撅的神呐你他妈长点心吧这他妈都无知到啥程度了你还天天扯犊子呢”张维疯了。

“啪”

李猛一个大巴掌呼过去,淡定的说道:“别拿我李大爷开玩笑”

张维无语。

会所门口,一台奔驰缓缓停在门口,毕子文和唐明,穿着庄重的黑色西服,系花色领带,漆黑的皮鞋,低着头从车里走了出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台阶,准备向里面走去,但刚走到门口,四个身穿阿玛尼西服,带着空气震动耳麦,虎背熊腰的拦住了毕子文和唐明。

“你好,先生,晚上好,请出示您的贵宾卡”唯一一个中国人的保镖,挂着笑容,冲着毕子文说道。

毕子文听到他的话,皱了一下眉头,背着手,淡淡的说道:“我找人”

“先生,这是私人性质的会所,里面一会要举行酒会,没有贵宾卡,我不能放您进去”中国保镖再次跨立的站在毕子文身前说道。

“叫你们经理,我现在办一张贵宾卡,可以了吧”毕子文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中国保镖被毕子文整的有点发愣,无奈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贵宾卡是以邀请的形式发送,不用花钱但不对外办理”

“这么麻烦”毕子文有点尴尬,这他妈要连个门都进不去,多磕碜

“如果您有朋友,可以打电话通知他一下”保镖依旧站在门口,淡淡的说道。

“呼”毕子文深深的喘了口气,背在身后的手掌哆嗦了一下,这他妈完全就是玩人,明知道门进不去,也他妈没个人接,明摆着让自己出丑。毕子文一瞬间有走的想法,但他妈转念一想,自己在北京的时候,狗都给王白石找过这点b事儿还他妈算个事儿么

“老唐,给你朋友打个电话,我就站门口等他一个小时不来,我等一个小时,一个月不来我等一个月”毕子文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淡淡的说了一句。

唐明脸上也泛起一阵尴尬之色,毕子文这话的意思明显在说,这他妈就是你朋友你到底熟不熟啊

十分钟以后,张维和一个夹着包的剃着平头的中年,从门口走了出来,张维皱着眉头,扫了一眼毕子文,淡淡的冲着保镖说了一句:“我朋友,让他们进来吧”

“好的,张先生”

“请”

保镖恭敬的冲着张维鞠了一躬,随后作出请的手势,示意毕子文可以进去了。而那个中年笑呵呵的伸出手,冲着毕子文走去,刚要说话,唐明突兀的说道:“老李,这是文哥”

“我知道,我知道,文哥,你好”叫老李的中年愣了不到000001秒,快速的伸出手走向毕子文。

而毕子文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也没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是客气的笑了笑,跟老李握了一下手。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