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铮一直不相信佛家所说的那句好心有好报,他只信奉一个真理: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以前他这样说的时候,除了商离歌表示认同之外(其实只要是楚铮说出的话,不管对错,离歌姐姐都会应和的),顾明闯和胡力这两个装比的,都会说这个真理是个屁,臭不可闻。

楚铮虽说根本看不起顾明闯这俩装比的,但偶尔的也会发发善心,就像是这次。

但结果呢?

结果却是让他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好心有好报,我草,这就是好心有好报……就在楚铮捂着腮帮子心中暴怒时,不识相的韩相斗却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说他打的太棒了。

心烦意乱下的楚铮,马上就脱口骂出了一句脏话,脏话出口后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于是就冷哼了一声闭上了嘴巴。

幸好,韩相斗看在那么多美金的面上并没有和楚铮计较这些,仍然高举着瓶子小声说:“柯尔,我知道你想用这种方式悄悄的认输,只是我们的韩国妖、我们同胞没有领悟到你的意思,所以才趁机打伤了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继续按照我们制定的方案进行。”

“你面子很大吗?”楚铮扭头看了一眼韩相斗,刚想冷笑着讽刺他几句时,却看到他眼里带出的狂热崇拜。

韩国人眼中的这股子巨大的狂热崇拜,就像是一瓶‘真好喝’牌冰镇啤酒那样,一下子将楚铮心中燃烧的暴戾浇灭,使他的理智重新恢复了正常:嘿嘿,虽说挨的这一下挺疼的,但要是能换取别人的崇拜,好像也不是完全亏本。再说了,等会儿老子肯定会把这一肘子还给她的!她是女人怎么了,女人就不能被男人揍了吗,谁要是敢说个不允许,我把他脑袋给拧下来!

楚某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在任何的情况下都能迅速的使心态平静下来,于是人家就接过韩相斗递上的水,咕噔咕噔的喝了几口后,心底最后一丝暴躁的火气也被扑灭,取而代之的洋洋得意:“你放心吧,我就算是拼着再挨一顿揍,也不能让你那七十万美金打了水漂的。”

马上,韩相斗就投桃报李了:“我信你!柯尔你放心,今晚我不但会为你准备一桌世界上最丰盛的中餐,而且、而且还会给你找两个韩国美女陪着你,嘿嘿,但前提是你得在下场比赛中获得胜利才行啊。”

楚铮大奇:“啥,在男子监狱中也能见到那些被刀子割出来的美女吗?”

再次看在上百万美金的面子上,韩相斗再次忽略了楚铮对大韩民国的蔑视:“其实韩国的美女也不全是被刀子割出来的,怎么着也有自然美女的,嘿嘿,自然美女虽说很稀少,但只要有足够的银子,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你放心吧,这一切由我来运筹,到时候保管你满意的。”

“还是免了吧,我现在最头疼的就是女人!”当楚某人说出这句掏心窝子的话后,第二回合比赛的铃声响起,他马上就在

裁判的示意下站起身,随手将手中的矿泉水瓶子扔在台上,在韩相斗小声‘你一定要打输了啊’的殷切嘱咐中,晃了晃膀子向擂台中央走去。

楚铮来到擂台中央的同时,李孝敏也来到了他面前三米处。

唉,我真是个瞎子,其实早就该从她的眼睛中看出她是女人。咦,不过我怎么看着这双眼睛有些眼熟呢,好像在哪儿见过一样……直到现在才看到对方长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的楚铮,眼里带着疑惑的对她挑起了右手大拇指。

假如他没有发现我是女人的话,就不会犹豫,那么我也不会趁机打翻他。唉,但愿我被这个人摸胸的事儿别让楚铮知道,要不然可就惨了,依着他那张臭嘴,肯定会说我是故意让人家这样做的……李孝敏望着楚铮伸出的大拇指,刚想诚恳的摇摇头表示‘其实我是站了你便宜’时,却发现那只大拇指慢慢的朝下了。

正所谓士可杀而不可辱,李孝敏可以在床上按照楚铮的吩咐摆出那些让人脸红的淫荡姿势,甚至可以容忍对面这个家伙在无意中摸她的胸,但绝不会对他这个带有极大鄙视的动作视而不见,于是就在裁判的开始声中,低喝一声的扑了上去:小子,拿命来吧……

在李孝敏扑向楚铮、俩人眨眼间就腾挪闪跳的斗在一起时,沈云在停止了她的祈祷,自信满满的说:“这一次你一定会把那个家伙干倒的!”

也许是听到了沈云在的‘加油声’,也许是想给对手一个真正的教训后再认输,反正楚铮在和李孝敏一交手后,就很自觉的忽视了她的性别,完全将她当做个男人来看待,踢出的每一脚、打出的每一拳,都带着舍我其谁的霸气,他是打定主意要在第二回合中把对手狠狠的蹂躏一番。

要是按照真实水平,习惯于每一次出手对是直奔对方要害下手的楚铮,假如真想干掉这个敢揍的他吐血的女人,就算是她拼死抵抗,也绝不会让她挺过五分钟,这绝不是在开玩笑:一个敢在和龙腾十月荆红命对掐时、都能保留实力的家伙,其真实的实力,完全可以用高深莫测啊高深莫测这个词来形容的,

但就是因为要报复那些有钱人的‘鼠目寸光’,为了哄得那个韩国狱警晚上整点好吃的,更为自己不想以亚洲区第一名出现而惹起格鲁吉亚那边的注意……最重要的是人家楚铮真不屑和一个女人呕气,所以才给了李孝敏可以‘撒泼’的机会。

长话短说,在上千人的欢呼呐喊中,楚铮和李孝敏是抖擞精神,蹿搞伏低你来我往的打了足有三分钟后,某个男人觉得到了该报复一下这个女人的时候了。

臭女人,你瞧好吧,哼哼!

楚铮打定主意后,在俩人一错身时冷笑一声,明明擦着李孝敏身子打空的右手,忽然做出一个正常人决不可能做出的动作,就像是一只在半空中飞翔的蝙蝠那样,竟然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攸地弯曲回来,一把抓住她还没有来得及抬起的右臂,猛地向上一掰的同时,右腿

电闪般的就踹在了她右腿内膝弯处,直接将她重重的放倒在地!

“这叫有仇必报就在眼前,臭女人,怎么吃我的,就怎么给我吐出来!”不等被放倒在地的李孝敏做出任何的反应,怀着一颗‘有便宜不占就傻瓜’平常心的楚铮,就一个饿虎扑食的压在了她的双腿上,双手扳着她的右臂,右脚使劲勾着她的脖子,在她一动也不能动时,低声嘿嘿奸笑着用韩语说:“嘿嘿,别以为仗着自己是女人,就可以无视我对你的手下留情,借机来践踏我一个男人的尊严!不过你别担心,我是不会很过为的,顶多揍的你吐出一颗牙齿来,权当是你还账的利息就行了!”

向来秉承‘说到做到,言出必行’原则的楚铮,在说完这句话后,勾着李孝敏脖子的右脚猛地向自己怀中一拉,抬起左膝盖对着她的下巴,在好几个韩国人的失声惊叫中,狠狠的顶了过去!

楚铮这次是下定决心了,就算是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无赖的投降认输,但他也得先把被人占去的便宜连本带利的收回来,而且人家孩子有着绝对的信心和实力:我只顶出你的一颗牙齿,多了都算我输!

近身格斗比赛,尤其是这种选手全部由囚犯组成的比赛,最大的特点就是带着可以激发人类最原始残暴的血腥性,所以才这样惹人‘喜爱’,别说是被打掉一颗牙齿喷出一口血了,那些有钱人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对决双方中有人被活活的打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他们输掉的钱。

假如李孝敏不是李孝敏,而是那个这一辈子都注定对女人不感兴趣的金昌赫,韩东哲、副监狱长等人,才不会为自己同胞遇险时失声惊叫呢,盖因那个将要吃亏的人是韩国李慧泽的女儿呀,她要是在这场比赛中被揍掉一颗牙齿、一只眼睛的话,除了要接受李慧泽的雷霆之怒外,还会让韩国60万军人的偶像轰然倒塌,这可是一个他们无法承受的结果,所以才会大惊失色。

不过,就算韩东哲再震惊,再不顾比赛规则的大喝一声‘尔等住手!’,可也无法阻止擂台上的即将要发生的那一切了,能做的就只能紧紧的闭上眼睛,在心中祈祷:愿上帝保佑李孝敏千万不要被揍成重伤,要不然我非得去撞死了!

也许是上帝真听到了韩东哲的祈祷声,就在他祈祷完毕胆战心惊的睁开眼时,却发现了让他欣喜若狂的一幕:七号选手的左膝,就停在李孝敏的下巴不远处,好像犯了羊癫疯那样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就被李孝敏借势翻身将他压在了擂台上!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闭了一下眼睛的工夫,场上的形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难道我刚才的祈祷被上帝听到了?可我根本不信那个狗屁上帝啊……

韩东哲呆呆的看了片刻,以为自己的眼睛出现了幻觉,赶紧的抬手使劲揉了一下再次向大屏幕看去,这才确信自己没出现幻觉:李孝敏在千钧一发之际,竟然如神附体那样的反败为胜,将七号选手再次压在了身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