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山,所以希望自己的女人如水那样的温柔。

女人如水,但却希望自己的男人,像山那样的刚强。

天造万物,一饮一啄,都带着让世人赞叹的合理性。

可有的东西或者说有的人,却希望自己所承受或者所拥有的,能够与众不同。

而反手抱着楚铮脖子的赫拉,就希望在和楚铮那样时,他能够如水一样,慢慢的将她侵湿,因为她很明白她的兴奋点太低了,假如那厮凶猛起来的话,她会晕过去,继而失去了某种快乐的享受。

对此,楚某人很无奈,觉得如果只是这样慢慢来的话,他会搞上这么一整天……

根本不管楚铮心中是怎么想的赫拉,一只手反向勾着楚铮的脖子,嘴里轻轻的喘息着说:“你、你不是有正事要和我说吗?现在可以说了。”

说实话,这样的谈话方式,不是楚铮所期望的,毕竟女人总是会在这种状态下胡说八道,可他却却毫无办法,只好柔柔的动着说:“那个被柴放肆劫持了的天网,是不是真有你说的那样厉害?”

“你觉得我是在骗你吗?”

“没有,我只是不相信。”

赫拉慢慢的迎合着:“你不相信天网会有那样的本事,这也是人之常情,就像是我直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我自己会被你折服一样。”

听赫拉这样说后,楚铮心里觉得有些不爽,猛地使劲动了几下:“那个天网能和我相比吗?”

“你、你……慢点!”赫拉双眼有些翻白的紧紧抱住楚铮,等他停止了动作,这才喘息着说:“昨晚我回去后,就调出了山上昨天的大事记,上面清清楚楚的记载着,当战神阿瑞斯,和冥神哈迪斯乘坐的小型商务机抵达黑海上空时,却莫名其妙遭到了一架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的战斗机攻击,他们当场就被摧毁在半空中。”

“就算他们被摧毁,有什么可以证明,这一切是天网干的?”

“因为在事情发生后的十九分钟后,格鲁吉亚空军司令部,就传来了消息。”

赫拉左手轻轻抚摸着楚铮的脸颊,闭着眼的说:“你不要多问军方为什么会有我们的人,你只需知道这个消息是确定的就行。”

“好,我相信,你说的那个消息,是怎么说的?”

“当时一架代号为‘刺狼’的米格29战斗机,忽然接到了空军基地的命令。命令中详细提供了那架小型商务机的确切方位,并明确指示飞行员摧毁目标。”

赫拉甩了一下头发,继续说:“可当‘刺狼’完成任务飞回基地后,才知道基地根本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而基地最高指挥处的网络,在‘刺狼’击毁那架飞机之前的几分钟,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侵入,那一刻整个基地所有的防御、进攻系统,全部失灵……”

虽说楚某人现在所做出的动作,是最容易让他出汗的,可他在听完赫拉的话后,却感觉浑身冰冷,在呆了那么一小会后,就离开了她的身子,随手扯过一条浴巾,走出了洗漱室。

楚铮的文化程度并不高,但因为职业的关系,他

对网络的理解,却比大多数的计算机精英还要熟悉。

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从赫拉的这些话中,听出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俩死不死和他没多大的关系的神,的确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天网给干掉了,而这一切,却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都无法防备。

如果把他换成战神他们呢?假如柴放肆想指示天网干掉他时,是不是也会这样轻而易举的?

这才是楚铮所害怕的地方。

尽管很想让楚铮继续给她‘搓澡’,但赫拉也从他默不作声走出去的动作中,看出了他潜意识中存在的恐惧,于是就粗粗洗漱了一遍,也扯了快浴巾了出来,一边用浴巾搓着秀发,一边说:“楚铮,相信现在你也该明白,战胜和冥神为什么乘机去黑海,他们又是为什么被击落了。”

拿过还有小半瓶的茅台,仰起脖子喝了一口后,楚铮抿了抿嘴角:“那两个神离开奥林匹斯山,肯定是去对付很可能已经去了2012地下城的柴紫烟。而他们在黑海上空被击毁,却是因为被柴放肆劫持的天网去了那儿,然后再通过网络入侵格鲁吉亚空军网络,这才将他们干掉了。”

赫拉点点头:“是的,那你有没有想到,柴放肆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他很不喜欢奥林匹斯山的人,去那边指手画脚……麻烦你别再问我这样的弱智问题,好不好?”

楚铮再次喝了一口酒,淡淡的说:“既然柴放肆拥有了这样强大的天网,那么柴紫烟就肯定被迫交出了我给她的一些东西,让他成为2012的新主教。”

“是什么东西?”赫拉问出这个问题后,马上就明白了:“我知道了,是不是冰河时代的解药?”

楚铮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赫拉望着皱着眉头沉思的楚铮,过了很久才说:“楚铮,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得见宙斯王,但我却知道你在被关到这儿后,为什么没有逃走。”

楚铮翻了个白眼:“这儿的环境这样好,而且还有你这样的美女伺候着,我为什么要逃走?”

对楚铮的调侃,赫拉丝毫不介意,而是认真的说:“其实你在听宙斯王说出天网的强大后,你心里就信了。”

“我信了又能怎么样?”

“很简单,柴放肆既然能够让轻而易举的干掉战神他们两个,那就也能干掉你。”赫拉将浴巾放在一旁的茶几上,继续说:“所以你觉得现在暂时还不能离开奥林匹斯山,以免一出去就会遭遇莫名其妙的攻击。”

楚铮这时候放下酒瓶子,眼里带着浓浓兴趣的望着赫拉,似笑非笑的说:“有意思,看来你能够成为天后,也有着你一定的道理,继续说。”

赫拉还是没有理睬楚铮的冷嘲热讽,依然认真的分析道:“我们谁都没有告诉你,奥林匹斯山是世界上唯一可以让天网束手无措的地方,但你自己却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这才是你决定留下来的真正原因。而且,你自己刚才也说了,假如宙斯王想杀你的话,那么你就不会被带到这儿。所以呢,你就把这个地方,当做了

最安全的地方。”

对赫拉的判断,楚铮并没有否认,而是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嘴上叼着一颗烟望着屋顶的说:“你也知道我还有许多事没做,很多美女等着我去照顾,所以我得格外珍惜自己的这条老命才行,这样做,也不算多么丢人吧?”

“任何人都怕死,这有什么丢人的?”赫拉问道:“可你是怎么确定,柴放肆一定想让你死的呢?”

“感觉,只是凭感觉。”楚铮吐了个烟圈,等烟圈缓缓的扩散后才说;“我一直以来都有着非常的感觉,能真切感受到柴放肆是多么渴望我死。”

“可你躲在这儿,倒是躲过了他的追杀,但你不担心你身边人,会遭到他的报复吗?”

“柴紫烟不傻,她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的,而且柴放肆其实也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楚铮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对柴放肆不会滥杀无辜这一点,我还是很有把握的,他顶多利用天网来帮他威胁华夏当局,让他们柴家,再次崛起罢了。”

“可人是会变得。”赫拉反驳说:“也许柴放肆会想方设法的打击你身边的人。”

“你说的也非常有道理,但我却没办法阻止他。”

不等赫拉说什么,楚铮又翻过身来看着她问:“既然宙斯王是无所不能的,那么他为什么不想个办法,把天网给夺回来呢?”

赫拉低低的声音回答:“天网是宙斯王培养的不假,他对奥林匹斯山也是无可奈何的,但宙斯王却对离开神山的天网有丝毫的办法,甚至在以后的日子里,想掌握外面的情况,都得通过人工来联络……因为离开了奥林匹斯山的天网,现在就是一头不认任何人的猛虎,就算是宙斯王,只要一离开这个地方,也会遭到灭顶的攻击,这对她来说,也是个无奈的现实。”

“呵呵。”楚铮冷笑了一声说:“宙斯王自己造的武器,却无法掌握,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莫大的讽刺。难道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柴放肆蚕食奥林匹斯山在外面的所有势力?”

“最起码在当前是这样的。”赫拉从沙发站起来,开始穿衣服:“而且这一劫,早在一年之前,宙斯王就算到了,所以她应该会有应付的办法。”

“又是个神棍……那你说说,当时宙斯王是怎么说的?”

“天网在失去控制后,最终收服他的那个人,不是她自己,也不是柴放肆,而是一个女人。”

楚铮立即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2012历史上的第二位女性大主教。”

“2012历史上的第二位大主教?”楚铮一呆,腾地一下从沙发上坐起:“2012历史上的第二位女性大主教,这、这不是柴紫烟吗?”

柴紫烟成为2012的大主教的过程,楚铮曾经相信的了解过,知道她是除若干年前英国某皇室骄女之外的,第二位女性大主教。

当时他还为此发了一些感慨啥的,着实的‘奉承’了柴紫烟一顿,但心中对此却不置可否。

不过,当赫拉说出这句话来之后,楚铮却真的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