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楚铮结婚的这三个女人,大家除了都是他的老婆外,还和他有着生死与共的情谊。

三个女人中的任何一个,都和楚铮历经过磨难,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再仅仅是恩爱夫妻的感情,已经抵达了同生共死的境界。

一个男人,能够有三个如此优秀的老婆,他能不呵护她们,不疼爱她们吗?

可当她们之间发生了矛盾时,这个男人该如何解决呢?

不管是柴紫烟的错,还是秦朝的错,楚铮都无法叱责她们,甚至不能轻易说谁对谁错。

因为他很清楚,他这时候要是稍微处理不当的话,将会伤害其中的一个。

这三个女人,都将楚铮视作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在萌芽岛时,柴紫烟可以独自返回去搜救他。楚铮在‘死了’后,秦朝这个世家千金拒绝相亲,执意要为他守活寡,叶初晴呢,更是傻到拿根棍子结束了她的处子生涯……

她们对楚铮的爱,让他感觉比他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

所以楚铮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们之间的矛盾,才在急躁之下夺过秦朝的行李包,劈手就摔在了墙上。

砰……的一声响,秦朝那个不知道装着什么的军绿色行李包,恰好被他狠狠的,砸在了一副由镜框镶嵌的名画上,玻璃哗啦一下的就碎了,落在了电视机柜上,溅起老远,声音清脆。

楚铮发脾气了,不管是真发脾气,还是假发脾气,反正他发脾气了。

有这样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啊?

不管是柴紫烟还是秦朝和叶初晴,都没有想到楚铮会摔东西,一时间竟然都有些怕了,哭的也不哭了,嚷着走的也不走了。

别看柴紫烟等人都号称是新时代的新女性,因为出身和本领的缘故,脾气也不小,但华夏几千年的‘夫纲’早就印在了她们的脑海中,在看到楚铮发脾气后,她们首先想到的不是掐腰瞪眼,而是很自然的选择了……小心翼翼。

看到三个女人都战战兢兢的样子后,假如是放在平时,楚铮肯定心中暗自得意:嘿哦,就得用这种办法才能让她们懂得,在这个家里老子才是说了算的那个人!

可现在,楚铮根本没有心思去享受这种震住别人的感觉,因为他真的很烦:一个男人能够娶到好几个漂亮妞儿当老婆,这固然是一件‘名留青史’的得意事儿,可如何让她们懂得相亲相爱,这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然他啥事也别做,干脆每天处理这些姑奶奶之间的矛盾算了。

三个女人,都傻傻的望着楚铮摔出去的那个行李包,站在那儿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也许楚铮根本没有注意到,刚才他在发脾气摔包时,身上无形之中透出了一股子让人心寒的死人气息。

死人气息,就是常说的杀意。

一个男人在处理家务事时,对着自己的老婆会透出这种气息,这说明了什么?

只能说明这家伙现在气愤到了极点,谁要是在这时候敢在持宠而骄的话,很有可能会马上接到一纸‘休书’,或者这厮干脆离家出走……反

正他外面的贴心女人多的是,到哪儿也有暖床的。

眼角不停的在跳呀跳的楚铮,也盯着那个行李包,脸色阴晴不定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家伙不会是想趁机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或者做出什么蠢事吧?

一直偷眼看着他的那三个女人,慢慢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涌上了这种怕怕的感觉,但却又不敢说什么,生怕一张嘴就会成为这家伙怒火的宣泄点。

就在气氛很是诡异的压抑时,别墅外面的街道上,响起了呜啦呜啦的救护车笛声。

救护车的笛声虽说很难听,但总算是打破了当前这种诡异的气氛,让柴紫烟等人心中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距离客厅门口最近的楚铮,扭头向外面看去,就看到一辆顶着红蓝相间爆闪灯的救护车,停在了别墅门口。

这是环境,秦朝也适时的开口说话了:“咳,刚才、刚才我给军区医院打了电话,让他们过来几个人给紫烟检查一下身体……”

“哦,那我去开门!”叶初晴不等秦朝说完,就自告奋勇的去开门了,那脚步麻利的比保姆还要利索。

看来我刚才对秦朝的确太过份了,人家看到我不适后马上就打电话叫救护车,而且还是从军区来的……柴紫烟现在也为她刚才的无理取闹,而有了些惭愧,于是就低声向秦朝道歉:“秦姐姐,刚才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和你乱发脾气,还请你原谅。你就别走了,好不好?”

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楚铮,秦朝强自笑笑:“说实在的,刚才的事情怪我,我只是在听到你可能怀孕后,心中有些、有些嫉妒吧,所以才那样。好了,我不走了,你也赶紧的坐下,我让军区的石大夫给你号号脉,他可是军区最好的老中医了。”

两个女人低声说出的话,楚铮都听到了,但他仍然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

……

如果把冀南军区后勤部当做是皇宫的话,那么这位石大夫就是太医院的院长,见到一般二般的校官时,都是鼻孔朝天不带理的。

但秦朝这个校官却不同,就连李金才这个后期部长(部队上的李金才),都把她当菩萨供着了,石大夫一个拿针管子的,有什么资格在人家面前摆谱啊?

就像是今天吧,秦朝只给石大夫打了一个电话,他马上就推开了正在吃的晚饭,急匆匆的带人赶到了阳光领秀城别墅。

为了充分享受婚后的二人、四人世界,柴紫烟这栋别墅中除了他们四个人外,就没有第五个人了,所以叶初晴得亲自来给石大夫开门。

秦朝在给石大夫打电话时,说的很明白:我这儿有位忽然呕吐的病人,据观察很可能是怀孕了,麻烦石大夫赶来给确诊一下。

秦大校与柴紫烟、叶初晴都嫁给楚某人的事儿,只要是认识他们四个的人,都已经知道了。

所以石大夫马上就确定:能够让秦大校这样关心的病人,十有八。九就是楚三太子众老婆中的一个,他一个当大夫的能够给京华楚家的孙媳妇看病,这绝对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和资本呀,尽管那小子现在离开

了楚家,也加入了阿联酋国籍,可谁都能看得出这厮的地位,其实一点也没有下降。

石大夫带着两个助手下了车后,别墅的铁栅栏就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妞儿,站在门前的灯光下,很客气的和他们说:“各位大夫,请进。”

一般来说,只要能住得起这种造价数百万的别墅,家中肯定雇着保姆啥的家政人员,平时洗洗衣服、做做饭开个大门啥的。

但石大夫可不敢把开门的这位当做是保姆,因为就算是中央首长家的保姆,也不会有这妞儿随意流露出的气质,他马上就意识到这是楚某人的三个老婆之一了,所以赶紧陪着笑脸的微微弯腰:“这位女士,我是冀南军区医院的石中玉,是接到了秦大校的电话,才赶过来的。”

“嗯,那麻烦石大夫了,请跟我来吧。”叶初晴含笑点头,带着几个人走进了别墅。

石大夫走进客厅后,一眼就差距出了异样:一个阴沉着个B脸的家伙站在门口,看着他进来后皮笑肉不笑的咧了下嘴巴。而秦大校正和一个漂亮娘们坐在沙发上,小声嘀咕着什么。在客厅的西边,还有一个散乱的军用旅行包,以及一地的玻璃茬子……

就算是傻瓜,也能从中看出什么,更何况是活了大半辈子的石大夫了?

但人家愣是装做没看到这一切那样,先对着楚某人笑笑,然后走到了秦朝面前:“秦大校,我来了。”

“石大夫,真不好意思,耽误你吃晚饭了吧。”秦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的歉意。

“呵呵,秦大校何必说这些客气话呢?”

“呵呵。”秦朝也笑了笑,指着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柴紫烟:“石大夫,我知道你把脉的技术很好,还请你给、给我这位妹妹看一下。”

秦朝并没有给石大夫介绍楚铮等人的身份,甚至都没有告诉他柴紫烟有什么不适,直接就让他号脉了。

石大夫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傻瓜,他自然不会问这是为什么的,只是严肃的点点头,然后坐在助手搬来的一个锦墩上,开始给柴紫烟把脉。

……

在近代战争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很牛叉的女人,叫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原名爱新觉罗·显玗,字东珍,号诚之,汉名金壁辉,是肃亲王善耆的14位女儿,曾替日本长期做间谍。

川岛芳子参与了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等秘密的军事和政治活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世界的一二八事变,转移婉容等祸国的事件,她还曾在热河组织定国军骑兵团,为日本侵略军效鹰犬之力。

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被执行枪毙,终年42岁。

那个真正祸国殃民的川岛芳子死了,但岛国政府为了纪念她为岛国立下的汗马功劳,特地设立了一个专门由天皇直属的秘密谍报部门:东方之花。

在东方之花中,所有的人都是年轻的漂亮的女性。

她们在八九岁时,就入选了东方之花,接受世界上最严酷的训练,其教官就是来自前苏联的女克格勃,俗名称为‘燕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