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原本是一种春来冬去的鸟,可在前苏联的克格勃中,却代表着一个群体:女特工。

在二战之后的冷战时期,前苏联的燕子们,依靠她们的美貌和出色的身手,取得了一个个辉煌的成绩,可以算得上当世第一女特工,声名远扬。

岛国用燕子来训练东方之花,可谓是下了血本,这也是岛国天皇唯一能够执掌的武装力量,属于岛国极品机密。

从八九岁就被训练的东方之花们,经过十几年的残酷训练后,会经过一次全方位的选拔,选拔出来的第一名,就会被称为川岛芳子。

……

京华北郊,濒临关外荒漠的一栋普通两层居民房,忽然腾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轰!

这个地段地处比较偏僻,甚至比谢情伤开的那个小酒店,还要靠北,所以在这儿居住的人口并不是太多,道路两旁的建筑也是简陋的很。

假如有人听到这声爆炸声的话,肯定会以为这是煤气罐爆炸。

但假如有人能亲眼见证到爆炸后腾起的火球,就知道一两个煤气罐,肯定不会有这样大的威力了,暂且不说腾空而起的火焰,仅仅是持续足有十几秒钟爆炸产生的震动,就会让人怀疑这儿是不是个地下军火库。

这儿,不是地下军火库,却是一个让华夏政府非常注意保护的地方。

这栋外表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民居,有个只有秦亭轩这样的身份才能知道的名字,叫腾飞。

曾经在南海起到很大作用的寄生星,其中枢操纵系统,就是在这所毫不起眼的民居地下室内研制成功的。

谁都没有想到,华夏最高科技中枢系统的研究室,竟然会在这种外表看起来异常简陋的地方。

腾飞……随着爆炸声的响起,这个地方真的腾飞了。

距离爆炸现场足有一公里的荒野中,停着一辆军绿色的牧马人,车门前站着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男人是那种戴着眼睛、身材单薄的典型知识分子模样,而女人……女人的脸,在远处火光的映照下,带着一层冷酷的得意。

这是一张非常漂亮非常年轻的脸,这张脸的主人名字叫川岛芳子。

“芳子小姐,你想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这儿也已经被炸翻了,再也不会有丝毫的线索留下,我们的交易也算是顺利完成了,你是不是该实现你的诺言了?”戴眼镜的男人,等爆炸声不再响起后,嘴唇有些发颤的转身问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微微一笑,慢慢的垂下眼帘:“你放心,我答应给你的承诺,绝对不会食言的,你先给我东西。”

眼镜男人马上抬起手,手中有一个优盘:“寄生星中枢系统的模拟演示,都在这里面。”

也许是因为远处大火的作用,川岛芳子盯着优盘的双眸,闪着绚丽的色彩:“岳博士,你不会故意留一手吧?”

那个岳博士赶紧的摇头:“研究所今日被毁掉,我也要今晚越境,怎么可能会留下什么东西呢?这玩意要是万一泄露,可是要遭杀身之祸的。”

“你知道这

个就行,呵呵。”川岛芳子拿过那个优盘,在手中看了看随即装进了口袋中,然后转身向那辆牧马人走去。

岳博士看到川岛芳子拿了东西就走,承诺的那六千万美金还有百分之七十没有付,当然会着急了,赶紧的追问:“芳子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川岛芳子一脚踏在车门上,伸手从驾驶座上拿过一个笔记本电脑,扭头嫣然一笑:“自然是拿笔记本给你转帐啦。”

“哦,我还以为,呵呵……”岳博士不好意思的笑笑,笑声还在嘴边打转,忽然就觉得双眉之间好像疼了一下,接着就看到一簇**从眼前腾起,然后,然后他就啥也不知道的,噗通一声的摔倒在地上,带着他称为千万富翁的美梦,永远的去了。

吹了一下带着消音器的枪口后,川岛芳子不屑的笑了笑,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插上了那个优盘……

……

谁都知道,中医在世界医学界,那都是牛叉到不行的一门医学。

就拿这个号脉来说吧,如果是一个有本事的老中医,仅仅凭着一个有妊娠反应的人的脉门,不但能号出她有没有怀孕,而且还能号出这个女人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这一点,并没有半点虚假,就连很多乡下小媳妇都知道,那就别说是柴紫烟了。

在石大夫微闭着双眼给柴紫烟号脉时,她的心情就开始紧张:如果真是怀孕的话,那么这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人家花漫语为楚铮生得儿子,到现在已经能打酱油了,那可是个儿子呀,楚家第四代中的大哥!如果她这次怀孕不是个儿子的话,那么……

柴紫烟想到这儿后,就不敢往下想了。

柴紫烟虽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妞儿,但受到华夏几年前‘重男轻女’思想影响,她迫切希望自己这次怀孕能够生儿子。

假如生的是个女儿,尽管楚家现在很希望家里多几个女娃娃养,但她觉得以后再看到花漫语的话,势必会觉得矮人家一脑袋的。

正是这种男尊女卑的思想作怪,所以柴紫烟的心情很紧张,紧张的脉搏总是忽高忽低的乱蹦达,这也给石大夫增加了一些难度,不得不好言相劝:“这位女士,我现在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有喜了。但要是想让我再进一步诊断的话,还请你务必要放松心情才行的。”

石大夫很明白,这些有权有势的贵妇人们,一旦怀孕后最想知道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他在号出柴紫烟有喜后,很自然的就开始给她查是男是女了。

“哦、哦,我知道了。”得知自己的确怀孕后,柴紫烟的心攸地平静了下来:不管是生男孩还是生女孩,这都是我柴紫烟的心头肉呀!

想到用不了多久,一个粉妆玉琢般的小人,就会从自己的身体里钻出来,躺在自己身边舞着小胳膊小腿的哭、笑,一种从没有过的母爱,让柴紫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嘴角勾起了一丝温馨的笑意,脑门四周也隐隐有了一个庄严而肃穆的光晕……

就在柴紫烟幻象孩子甜甜的喊她妈妈时,石大夫那温柔的男低音响起:“恭喜你,你这次百分之八十的是

个男孩。呵呵,但是你以后得注意调解自己的心态,千万不要轻易的冲动,或者过度的劳累,这对胎儿的生长很不利……哦,对了,根据你的脉象来看,你应该有吸烟喝酒的历史,这两个坏习惯必需得改掉,要不然会影响孩子的脑神经发育……”

不等石大夫说完,柴紫烟就急急的说;“大夫,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吸烟喝酒了,我保证!你确定这是个男孩吗?他才一个多月的时间。”

石大夫缩回手,呵呵笑道:“世上本没有绝对的事情,但我可以根据脉象确定,你百分之八十的会生个小公子的。”

得到石大夫完全肯定的答案后,柴紫烟激动的低声尖叫了一声,刚想霍地站起,却又赶紧的稳住身子,扭头对站在一旁的秦朝喊道:“嗨,秦姐姐,快,快给大夫们拿红包,要大大的红包!”

这会儿心情好了又叫秦姐姐了,什么事儿呀这是?

秦朝无声的苦笑着点点头,还没有说什么呢,石大夫就赶紧的双手乱摇:“别、别,秦大校,这可使不得。我还有事,这就得走了。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可以随时联系我,就这样吧,再见!”

秦朝知道,就算她强给石大夫诊金,他也不会要的,只好笑着说:“呵呵,那好吧,以后少麻烦不了你的,楚铮,你去送送石大夫吧。”

守着外人,秦朝还是得摆出她在这个家里有一定地位的样子,所以才明目张胆的支使楚铮送客。

一直在密切关注着这一切的楚铮,在听到石大夫说出的那些话后,也在心中松了一口气,丝毫没有因为秦朝支使他,就有任何的不快。

事实上,就算秦姐姐不说这句话,他这个一家之主也得出面的。

在石大夫一连的‘不用这样客气’的客气声中,楚铮把几个医生送出了大门。

等打着爆闪的救护车驶远后,楚铮这才点上一颗烟,站在门口向后面的客厅中看去:透过客厅玻璃,屋内那三个女人的身影,已经亲密的贴在了一起,不用进去看,他也知道这三个娘们在贺喜、在讨论怎么怀孕的经验……

望着客厅内那‘温馨’的一幕,楚铮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但同时也知道:假如再不拿出一些切实有效的办法,这种后宫起火的事儿,早晚还得把他忙得焦头烂额。

楚铮倚在铁栅栏上,望着矗立在远处夜色中的山脉,吸了一颗烟后,刚想转身走回客厅,却在转身时看到距离别墅不远路灯下的石凳旁,好像站着一个人,一个身材单薄的人儿。

楚铮心中一动,反手拉上铁栅栏,迈步向那边走了过去。

今晚的夜色,并不怎么好,天上虽然有月亮,但却朦朦胧胧的,带着一丝寂静的哀怨,就像周舒涵望着月亮的眼神。

……

两年多之前,自从得知柴紫烟才是楚铮明媒正娶的妻子后,周舒涵就把自己主动放在了小三的地位上,尤其是随着强势的花漫语出现,她更绝了做他妻子的心。

不过,就在周舒涵以为这辈子只能做楚铮一个快乐的小三时,那厮却加入了阿联酋国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