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那是西亚的一个阿拉伯国家。

那儿除了盛产石油外,还盛产可以娶好几个老婆的男人。

在得知楚铮加入阿联酋国籍的消息那一刻起,周舒涵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那颗平稳的心,就开始激动起来:看来,俺有希望光明正大的做他老婆啦!

但事实,总是残酷的,就在周舒涵迫切期望楚铮会娶她时,那厮根本没对她解释什么,就同时与柴紫烟、秦朝和叶初晴,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楚铮会娶谁,娶几个老婆,周舒涵不介意,她甚至不介意这厮加入了阿联酋国籍,反正她有十足的信心相信,他早晚还得回到华夏的怀抱。

周舒涵介意的是:楚铮和好几个女人结婚了,但却没有想到她。

而她那时候就在美国(楚铮被关进鬼门后,凡静就提议女儿跟着顾明闯等人去了美国),但却没有成为楚铮妻子中的一个,甚至都没有接到顾明闯那样的请柬。

假如楚铮只和柴紫烟结婚的话,那么周舒涵不会有一丝怨言,哪怕他同时娶了秦朝。

秦姐姐那可是出自名门世家的大家闺秀,小周妹妹可不敢和她攀比。

但叶初晴呢?

叶初晴为什么会得到那样的殊荣,难道在楚铮的心中,我还不如叶初晴重要吗……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在男女关系上,小周妹妹在电视上看到楚铮那场盛大的婚礼时,心中必然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其实她压根不知道:楚铮娶叶初晴,胡灭唐在中间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尤其是楚铮在回国后,除了那天在重新收回制药厂时,周舒涵看到他了,随即这厮就忙的四脚朝天,跟着柴紫烟去了蜀中,这让她再一次感到了让很害怕的失落:他一直没有和我提起这事,难道在得到我之后,就想这样把我抛弃吗?

在这些天中,周舒涵的确感受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睡不安枕、食不知味。

对女儿表现出来的惶恐,凡静也是感到很无奈,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她,只是自己安慰自己:反正那个家伙喊了我老妈的……

这一晚,就如同以往那样,周舒涵在晚饭后,习惯性的坐在院子中的躺椅上,盯着远处的山脉发呆时,却看到一辆救护车呜啦呜啦的驶过门口。

阳光领秀城别墅,总共是十八座,而且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平时大家也算是认识。

所以呢,当周舒涵在看到这辆疾驰而过的救护车后,就很自然的走出了门口,向那边看去,却惊讶的发现救护车正停在尽头的别墅门前。

难道楚铮他们回来了?其中一个人出什么事情了?

周舒涵心中这样想着,下意识的就向那边走去,可才走了几十米却有停住了脚步:就算楚铮他们真的回家了,可人家根本没有通知我,我这时候要是去的话,岂不是打搅人家四个人‘度蜜月’?

女人的心,不但让人无法看清楚,其实就连她们自己也无法读懂。

就像是周舒涵,明明很想念楚铮,可这时候却驻足不前,只是在路灯

下望着月色发愣,甚至连救护车重新驶过她身边,都没有注意到。

“也许,你这样做有着你自己的道理吧,也许你根本不再在意我了,唉!”低低的叹了口气后,周舒涵装做满不在乎样子的耸耸肩,慢慢的垂下头刚想回家洗洗睡吧时,却猛地发现有个人就站在她前面不远的地方,顿时就是一惊:“啊!”

惊呼声刚出口,周舒涵马上就发现这个神不知鬼不觉来到她面前的人,正是那个让她神魂颠倒的家伙,楚铮。

“我这样做,的确是有我这样的理由。”

楚铮走上前,把周舒涵轻轻的揽在怀中,抚摸着她的发丝说:“说实话吧,别看我加入了阿联酋国籍,但我心中一直很忐忑的,没有让你出现在我的婚礼上,我就是想看看国内的反应。傻孩子,我这段时间的确因为公司的事儿冷落了你,这是我的不对,可你也不该对我们之间的爱情产生动摇啊。”

被楚铮轻轻拥在怀中后,小周妹妹那所有的幽怨,顿时都化作一江东流的春水,使她在感到甜蜜的同时,也有了些不好意思:“我没有对我们的感情产生动摇,我刚才只是、只是……”

“呵呵。”见周舒涵吱吱唔唔的说不出个理由来,楚铮笑着捧起她的脸,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一下,又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说;“好了,你不用解释了,别看哥儿们是个粗枝大叶的男人,但怎么可能看不透你那点小心思呢?别担心,我以后会给你一个婚礼的。等我们结婚后,我就再次加入华夏国籍。嘿嘿,虽说这样做很不厚道,势必会惹起一些非议,但老子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妞儿的感觉。”

听楚铮做出承诺后,周舒涵心中就像是喝了蜜那样,抬手砸了他胸膛一下说:“你也知道你不怎么厚道呀?哦,对了,刚才我看到那辆救护车去了那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楚铮犹豫了一下,才摇摇头说:“没什么大的事儿,就是、就是柴紫烟有了妊娠反应,秦朝打电话让军区的大夫来给看了看。”

“柴紫烟怀孕了?”周舒涵一楞,眼中浮上了明显的嫉妒之色,抱着楚铮腰身的手也下意识的紧了一下,那意思是说:LOOK,人家都怀孕了啊,你得让我抓紧了啊……

周舒涵的暗示动作,楚铮当然知道,这又让他想起叶初晴在洗手间挺胸翘屁股的样子,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唉,我发现,哥哥我这样英俊神武的一**,在你们这些人眼中,完全堕落成了种马啦。”

周舒涵小脸一红,再次捶打了他胸膛一下嗔怪道:“讨厌啦,什么种马不种马的,说的这样难听!”

“难道不是吗?”楚铮揽着周舒涵的腰肢,顺势坐在路灯下的一个石凳上说:“糖糖,你知道吗,我现在才觉得,当初的想法简直是太幼稚了。”

“什么幼稚?”偎在楚铮怀中的周舒涵问:“你指的是哪方面?”

“处理女人关系的方面。”楚铮拥着周舒涵,就把刚才秦朝吃醋、柴紫烟发脾气的事儿,简单的说了一遍:“唉,我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最重

要的,就是紫烟以后势必要减少工作时间,公司该由谁来掌舵。如果、如果漫语现在好好的话,那该多好啊,我就不用这样犯愁了。”

听楚铮开始为公司的事情犯愁后,周舒涵心中虽然不是滋味。

但她也知道,凭着她在商场上的能力,根本无法和柴紫烟花漫语俩人相比,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她缺少那俩娘们那股子杀伐决断的气势,这就是一个最大的弱点。

“我会尽快成熟起来的,相信花漫语也会好起来,这一切都将不再困扰你。”周舒涵顿了顿说:“楚铮,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松开周舒涵,楚铮点上一颗烟后问:“什么问题?”

“现在楚铮集团虽然号称华夏大陆第一集团,但真正实力只是在人脉上,而生产出来的东西,除了‘龙宾健肝王’之外,其他也没有什么优势项目,与长风集团、漫天实业相比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差距。”

周舒涵微微皱起眉头:“这也是韩放为什么敢参与收购制药厂的根本所在,假如集团没有了这些人脉,那将失去这些巨大的影响力,是个人就敢打集团的主意,相信柴紫烟也肯定想到这一切了,只是还没有腾出时间来解决罢了。”

楚铮沉思了一会儿说:“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楚铮集团虽然看起来很风光,但这种风光只是集中在了人脉上,实际上和韩放的长风集团并没有什么两样,对不对?”

周舒涵点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实际上除了制药业这一快,集团还不如长风集团的。人家韩放最不济还有航空业,而我们只是房地产、电子商务这一快。可电子行业,我们不能否认的是,根本比不上韩国和日本。而人脉这个东西,在国家利益面前,其实不堪一击的。所以呢,我们要想彻底让国家重视我们,必需得真正的强大起来!”

“真正的强大起来?

”对,强大到……得让国家离不开我们。换句话说就是,就是让国家忌惮我们,感觉不能没有我们,只有那样,我们才会处于不受制约的地步!”

楚铮还真没有想到,周舒涵竟然考虑的这样深,赶紧的追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怎才能让国家忌惮我们?”

周舒涵反问道:“你知道明珠双雪集团,为什么隐隐有和国家分庭抗礼的地位吗?”

不等楚铮回答,周舒涵就解释道:“除了他们深厚的背景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秦玉关当年抓住了东海油田、中东油井、非洲铁矿、银行这四个方面!”

就像是个高谈阔论的经济学家那样,周舒涵坐在路灯下的石凳上,给楚铮这个经济土鳖上了生动的一课:“在未来世界发展的趋势中,能源始终处在第一位,这也是美国为什么四处掠夺他国资源的最根本原因。哪个国家或者企业,拥有了能源,这就相当于有了话语权。”

周舒涵顿了顿,继续说:“就拿明珠双雪集团来说吧,下去若干年后,就算秦玉关等人不在了,只要他的儿子孙子紧紧攥住能源,国家还是不敢对双雪集团轻举妄动的,这是事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