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首的那个年轻人把钥匙递给张大水后,转身打了个手势,几个人就上了那辆别克商务,启动车子闪人了。

他们轻轻的来了,有轻轻的走了,留下了四辆刚挂上牌的崭新奥迪A8。

“这是怎么回事呀?”叶大少眼睛放光的看着张大水手里的车钥匙。

“不知道。”张大水望着远去的商务车:“走,我们进去告诉老板,也许这是他安排的。”

叶大少夺过一串钥匙快步跑进大厅,举着手的对楚铮喊道:“楚铮,刚才外面来了几个傻逼,他们留下了四辆轿车,屁都不放一个的就走了!”

要不是守着香菱几个女孩子,楚铮肯定会骂一声:草!你他妈的就不知道在说话时和我那样有礼貌?

叶盈苏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楚铮,很抱歉的说:“这孩子,都是被我惯坏了……那些车,是不是你让人送来的?”

“是啊,暂时先买这四辆车吧,等以后生意兴隆了,我们再购置。”楚铮说:“你留下一辆车自己开,至于其余的车辆,你看着分配就是了。”

“嘿,反正大水哥他们出去给人当保镖也不用开自己的车,你给我留一辆怎么样?”叶大少紧紧的攥着手里的车钥匙,转身说:“我就要那辆……咦,这是什么车呀?楚铮,不会又是你让人送来的吧?呀,车上还有个外国娘们呢!”

众人随着叶大少的手往外看去,就见一辆奔驰停在门口,一个穿着很是让叶大少流哈喇子的外国洋妞,正从车上往下迈她那根足有一米一五长的长腿。

她怎么来了?看到这个外国女人后,楚铮苦笑了一声。

“这是来找你的吧?”叶盈苏低声问道。

“嗯,我吧,除了开保镖公司外,还想开一家模特公司,呵呵,她就是我未来模特公司的首席模特,叫芙岚达,也许你曾经听说过。”

楚铮和叶盈苏说着话间,芙岚达就扭着性感**的腰肢推门走了进来,一看到楚铮,就双手夸张的张开:“哦,楚,你果然在这儿!”

芙岚达刚想给楚铮一个深情的拥抱,却被个头和她长腿一样高的叶大少挡在眼前:“喂,你谁呀,上来就要动手动脚的?”

芙岚达一愣,接着笑道:“小朋友,我是楚铮的朋友呀。”

“朋友?”叶大少眼珠子瞪着芙岚达**在鼻子前的长腿,撇了撇嘴:“我怎么不认识?”

“叶大少,闪一边去,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楚铮摸了摸叶大少的脑袋,把他提溜到一旁,指着芙岚达对叶盈苏说:“这是我模特公司的合伙人,芙岚达小姐。”

“久闻芙岚达小姐貌美如花,没想到华夏语也说的这样流利。”叶盈苏强笑着伸出手:“我叫叶盈苏,是楚铮保镖公司的合伙人……”

“叶盈苏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是一家人。”不等叶盈苏说完,楚铮就把她这样介绍给了芙岚达。

马上,刚才还是强笑的叶盈苏,听到楚铮这样说后,眼里全部换成了真心的喜悦。而叶大少张大水等人,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好羡慕你,夜小姐。”芙岚达很有深意的看了看楚铮,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伸手和叶盈苏轻轻握了一下手。

“芙岚达小姐,请坐吧。”很开心的和芙岚达握了一下手后,叶盈苏请她坐下:“昨晚的时候,楚铮就已经对我说过,他要与人合伙在左大厅要开一家模特公司,只是我没想到他的合伙人竟然是如此漂亮的你。”

两个女人初次见面,只要不发生那天早上叶盈苏与周舒涵互相攻击的情况,一般猛赞对方年轻漂亮,这关系肯定会有质的飞跃。

这不,楚铮才吸了一颗烟的功夫,叶盈苏和芙岚达表面就很亲热的了。

“楚老板,开业的时间到了。”张大水走到楚铮面前,指了一下墙上挂着的康巴丝石英钟。

“那就开业吧,”楚铮掐灭烟头,对早就等在一旁拿着鞭炮的叶大少说:“根据冀南市颁布的禁放鞭炮规定,我们在开业期间不能燃放鞭炮。”

“草,既然不能放,那你让老子拿着这玩意竖在这儿干嘛?”

“做个样子哄你开心而已,反正鞭炮又花不了几个钱。”楚铮笑着摸了摸他脑门:“唉,咱们开业不但不能放鞭炮,而且还没有人来捧场……咦,还真来捧场的了,不过好像来者不善啊,是警车。”

叶大少打开楚铮摸着他脑袋的手,转身向外看去,就见两辆帕萨特警车停在了门口,五六个身穿警服的警察从车上走了下来,其中就有市刑警队的副队长王文杰,还有一个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女警,看她肩膀上的牌牌,竟然是二级警督。

这些警察在进门的时候,包括王文杰在内,都跟在那个很成熟很有味的女警身后,看来她是这帮人的领导。

“楚老板,还没有开业啊。”一走进大厅,王文杰就一脸热情的和他打招呼。

“呵呵,王警官,这不刚想挂牌呢,你就来了嘛。”楚铮笑呵呵的迎上去,看了一眼那个女警:“这位是……”

“我是市局刑警队队长梁馨,”那个女警简单明了的介绍了自己,然后问楚铮:“你是这家安全顾问公司的老板?”

梁馨,以冷艳著称,被人称为冀南市警界的一支带刺玫瑰花。她不光是人长得漂亮,而且手底下还真有本事,从警三年就靠自身实力爬上了刑警队长宝座,一直颇受局领导的重视。

一个女警,一个上下班没有男人陪着的漂亮女警,要是取得了这样瞩目的成绩,无形中就会格外惹人注意。尤其是冀南那些搞法治新闻、每年11月11号都过节的男记者们,更是对她‘宠爱有加’,直言梁馨就是冀南警方的形象大使,一有机会就跑来采访她,虽说碰钉子的时候多,但他们依然乐此不疲。

半年前,市局领导就把梁馨送去了党校深造,当作市局骨干来培养。如果不是冀南将要面临来自世界各地的杀手‘来访’,李文东也不会把她从党校急调回来。

在梁馨回来的那天,冀南就发生了神秘绑架案,她这个刑警队长,自然有责任要彻查此事。

今天早上在局里的时候,梁馨就和同事们判断的结果

,和柴紫烟与凌星推断出的一个样。于是,她就开始调查冀南最近要有哪家保镖公司开业,并很快就查到了楚铮这儿。

其实,在来之前,无论是李文东还是王文杰,都曾经隐晦的提醒她要谨慎对待调查楚铮的保镖公司,可她一句‘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就把俩人的好意给顶了回去,带着人就在楚铮将要挂牌时赶来了。

“是的,梁警官,我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你找我有事吗?”听梁馨上来就自报家门说她是刑警队长后,楚铮就知道她是为何而来了:市局这些人的反应还真够快的,老九他们才闹腾了两晚,警察就查到了我这儿了。

“有点情况想和你了解一下,你看能不能找个僻静的地方谈谈?”梁馨在看到叶盈苏和芙岚达时,目光在她们身上多停留了片刻,然后就面无表情的提出了她的要求。

找个僻静的地方谈谈?好呀,我喜欢和美女聊天。楚铮在心里YY了一下后,脸上带着一点小迷茫的问:“找我了解情况?”

“楚老板,今天我们来,就是想和你了解一点情况,你别多想。”楚铮开公司,王文杰在里面可帮了不少的忙。他在发现神秘绑架案的疑点集中到楚铮这边后,心里也是很忐忑的,生怕楚某人为了他公司生意,故意出此下策,所以才自告奋勇的跟着梁馨来了解情况。

楚铮还没有说话呢,大厅外面又进来一帮年轻人,为首的正是马副市长的宝贝公子马剑。

嘿,我还以为今天开业会冷场呢,没想到先是芙岚达再是众警察,现在连马贱人都来凑热闹了。楚铮笑着和王文杰说了声抱歉,然后迎了上去。

马剑一进门,就很‘自己人’的嚷道:“楚哥,你公司开业,干嘛不和兄弟说一句啊?”

自从发生秦朝一事后,马剑被他老子给狠狠的批了一顿,并要求他以后一定要与楚铮搞好关系。

当时,傻乎乎的马剑还一脸的不愿意,可已经从李文东那儿知道一些情况的马副市长,只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扔给他一句话:一个身边有华夏银钩当保镖的人,比你老子我的背景要深百倍!这样的人你不去结交,你还想巴结谁?

‘银钩’是干嘛的,马公子不知道,可经过马副市长苦口婆心的解释后,他才知道:以后得对楚铮这厮放低姿态了。

所以,不知道从哪儿得到楚铮的保镖公司要开业的消息后,马公子当机立断的带着一帮狐朋狗友来捧场了。恰好,正和来调查楚铮的梁馨等人碰在了一起。

马剑虽说有时候算是个绣花枕头,经常扯着他老子的虎皮吓唬人,可小聪明还是有那么一两点的,要不然凡静也不会想着把他当女婿了。

此时,他看到在冀南警界号称专找人茬的‘带刺玫瑰’梁馨在场,顿时明白了一些什么,和楚铮打了个招呼,就走到她面前:“哟,这不是梁警官吗?怎么,你也来为楚哥开业捧场了?”

马剑这时候赶过来和梁馨说话,无非是想在讨好楚铮的同时,顺便卖个人情:我和楚铮的关系不一般,你们看在我面子上,最好别找他的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