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密谋’梁馨婚事时,周舒涵也曾经参加。

小周妹妹是抱着希望和渴望参加的,她很渴望楚铮会说连她一道娶了。

但那个家伙却没有这样说,而且还把梁馨的婚事,全权托付给了柴紫烟负责。

对这个结果,周舒涵很失望,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上演一出‘嫁给别的男人’的好戏……

就在小周妹妹无精打采时,柴紫烟却亲口说以后还会有婚事,而且那个家伙又把这些事都全权交给她来策划了!

柴紫烟这样说,其实就是明显的告诉大家:以后谁想加入这个大家庭的话,得本官人点头才行啊!

这样一来,柴紫烟在楚家后宫中的地位,更是无人能及。

不过谁也没法攀比,谁让人家孩子打小就和楚铮有着娃娃亲呢?

就连那个最为彪悍的花漫语,在这方面也是比柴紫烟矮一头的。

所以啊,以后要想嫁到楚家,或者说得到某个家伙的临幸,真得先讨好紫烟姐才行。

想通了这个道理的周舒涵,马上就乖巧的替紫烟姐接了一杯白开水:“大姐,我听人家说怀孕的喝茶不好,你以后还是喝白开吧。”

“嗯,还是糖糖想的周到,谢谢了啊。”

柴紫烟笑眯眯的点点头,端起开水喝了一口说:“我记得在以前,曾经召开过一个‘后方局’会议,但当时遭到了一些人的反对。不过呢,现在不是以前了,以前除了李孝敏之外,还没有人和楚铮结婚。既然那小子已经娶了四个老婆,而且以后势必还得增加,那么这个后方局还是得成立才行。”

脸上带着威严的,柴紫烟缓缓扫了眼前这些女人一眼,淡淡的说;“我之所以力主成立后方局,并不是拿它当做压迫其他姐妹的工具,而是想让大家完全凝聚起来,成为我们男人最有力的后盾,大家谁还有反对的意见?”

周舒涵第一个回答:“我没有!”

实际上,后方局就是周舒涵提议的,她当然不会反对了。

不过,柴紫烟却在小周妹妹表了忠心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糖糖你虽然很支持我的工作,也可以加入后方局,但你只有参加的资格,却没有举手表决的权力,因为你到现在还没有和楚铮结婚。呵呵,这就好比市政府召开的常委会,你现在暂时只能参加,但不能表决。”

如果把后方局比喻成政府机关的常委会,那么柴紫烟、秦朝、叶初晴和梁馨四个人,就是常委,这四个人可以决策楚家的任何事。

而谢妖瞳、周舒涵甚至商离歌呢,她们只能是市委的普通领导,有权参加常委会,但却不能表决,因为她们还没有入常(结婚)。

能够把‘后方局’想像成政府机关的常委会,这足以说明了柴紫烟的狡猾。

谁不知道常委会是重要啊,打个比方来说吧:假如周舒涵要想光明正大的嫁给楚铮,那么必须得经过‘入常’的这四个女人同意。

这四个女人一旦抱成团的否决,那么就算是楚铮再闹脾气,也是无济于事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民

。主。

想通了柴紫烟成立后方局的最终目的后,周舒涵和谢妖瞳对望了一眼,同时在心中喊道:这个女人真狡猾啊,不但牢牢抓住了大权,而且还聪明的把已经结婚的那几个女人拉了过去,看来以后只能讨好她这个局长了啊,唉!

周舒涵和谢妖瞳心中虽然很不满意,但却没有办法,毕竟柴紫烟在楚铮心中的地位,那绝对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除了他们之间有着‘患难与共的生死之交’外,楚某人那诺大的产业,一直都是由她来搭理的。

而周舒涵和谢妖瞳,虽说眼下也在楚铮集团中担任很重要的职位,可她们的能力都不如人家柴紫烟,再加上花漫语现在变成了植物人,这更加显得柴大官人成了不可或缺的……最起码这些女人心中是这样想的,至于楚铮也是不是这样琢磨,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到周舒涵和谢妖瞳眼里闪过的失望之色后,柴紫烟心中微微冷笑了一声,慢悠悠的端起面前的白开水,刚想喝一口时,就听到楼上有人开门的声音,大家抬头一看,就看到穿着一条裤衩的楚铮,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都在这儿围着做什么呢?”根本不知道咋回事的楚铮,抬手捂着嘴的打了个哈欠后,慢悠悠的走了下来。

在那些女人面前,柴紫烟可以显示出她老大的‘风采’,但在真正的老大楚铮面前,她却摆出了一副贤妻良样子,早早的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快步迎了过去,笑眯眯的说:“这不在这儿闲聊嘛,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不多睡会儿?”

守着这么多女人,柴紫烟忽然这样热情,楚铮还真有些不习惯,下意识的抬手挡住她伸过来的右手,浑身打了个哆嗦的说:“嗨,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么热情似火的。”

笑容在柴紫烟的脸上一僵,眼里闪过一丝恼怒,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眼角瞥了一下那几个好像在偷着笑的女人,淡淡的说:“你要是喜欢我对你冷冰冰的话,那我也没必要拿热脸贴冷屁股了。好了,你们去吃饭吧,我感觉有些累了,要去休息一下。”

“哎,你别走,有什么话儿最好是说明白。”楚铮有些纳闷的抓住柴紫烟的手,拽着她走到沙发前坐下,望着梁馨等人问:“我就是问问,你们刚才在这儿说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你辜负了大姐对你的一片关爱。”要说反应最快的还是梁馨,她觉得此时讨好柴紫烟才是最恰当的时机,马上就守着楚铮改口了。

“大姐,啥大姐?你、你叫她大姐?”

楚铮一脸愕然的望着梁馨,拿手指着柴紫烟咽了口吐沫说:“我记得你应该比她大好几岁吧,按说你才是大姐才对,怎么忽然会叫她大姐呢,这是怎么搞的?”

听楚铮这样说后,柴紫烟马上就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看着梁馨:“哼,是啊,这里面我除了糖糖比我小之外,你们三个好像都比我大吧,我可承受不起你们的大姐称呼!”

梁馨没想到这记马屁拍到了马腿上,赶紧的回答:“你本来就是大姐,这有什么承受得起承受不起的?”

看到梁馨这样小心翼翼的,楚铮更纳闷了:“咦,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就在这厮感到莫明其妙时,秦朝等几个妞儿,齐声对柴紫烟说:“大姐你可别这样说,就算我们的年龄比你大,但在我们的心里和这个家里,你就是我们当之无愧的大姐。”

“我可不敢当!”柴紫烟心中虽然依旧板着个脸,但暗中却很开心,觉得秦朝等人还算是有点眼色。

就算是傻瓜,这时候也该看出这些妞儿都是在讨好柴紫烟了,而后者好像和这些妞儿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

楚铮虽然算是个流氓,但他却绝对不是傻瓜,只是稍微一琢磨就看出了这里面的事儿。

说实话,别看楚铮娶了四个老婆,以后后宫的人数还得增加,但他却一直头疼处理不好后院关系,到时候肯定得被忙的焦头烂额的,为此一直在寻找合理的解决办法,目的就是能够让这些女人们‘相敬如宾’。

现在,当楚铮从这些女人喊柴紫烟为大姐的称呼中,终于明白了困扰他的这个难题,已经不存在了,顿时就心花怒放了。

“大姐,好一个大姐呀,我喜欢。哎,对了,要不要我以后也这样称呼你,哈,哈哈!”楚铮转身看着柴紫烟,一脸的地痞无赖样。

深谙楚铮心中所想的柴紫烟,当然能够看出这厮是怎么想的了,也确定他很支持自己做这个‘后宫之主’了,尽管心里很得意,但却翘着下巴哼了一声:“哼,你以为我稀罕吗?你也叫我大姐,别再这儿恶心我了行不行?”

“那我叫你大妈?要不干脆叫你妈得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顿时,柴紫烟眉开眼笑的,伸出右手中指挑起楚某人的下巴,一脸轻佻的说:“哟,乖儿子,叫我一声妈听听呢!”

楚铮抓住柴紫烟的手,稍微向怀里一拉,守着好几个女人没皮没脸的说:“妈,儿子饿了,要吃奶。”

楚某人说着,就掀起柴紫烟的衣服,把嘴巴凑了过去。

柴紫烟大窘,一把推开这个不要脸的,脸蛋绯红的骂道:“去死!”

……

在打情骂俏中,柴紫烟从此确定了她是楚铮后宫大姐的位置,同时也了却了某人的一番心愿。

虽说楚铮身边这些女人,没有一个是吃瘪的主,但依着柴紫烟的本事,只要得到他的有力支持,还是应该轻松胜任大姐一职的。

说笑打骂声中,楚铮和四个老婆、两个情人坐在了饭桌前。

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柴紫烟的大姐位置,那么吃饭时她也当之无愧的坐在了楚铮的左首。

而剩下的女人呢,则根据先来后到的方式排位:秦朝坐在楚铮右手,其次是叶初晴,而新娘子梁馨却是坐在柴紫烟的左首,其次才是谢妖瞳和周舒涵。

当午饭正式开始后,楚铮才知道老婆情人多了的好处:他刚拿起筷子,左边的柴紫烟就给他夹过了一只剥好了的大虾,还不等他把大虾咽下去,右边的秦朝又给他放在嘴边一一块海参,而叶初晴等人,更是抢着给他端水的伺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