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楚家,楚龙宾的书房就是禁地。

没有他的亲自允许,就连楚老夫人也不能擅自进来。

可外面敲门的这个人,还是在没有得到允许的话,就擅自推门进来了,这让在坐的都感到了愤怒的惊讶。

不过,当他们看到门口站着的那个人后,这些愤怒的惊讶,却一下子凝固在了脸上。

因为门口站着的那个人,是楚铮。

……

前些天的时候,为了自己派系的利益,楚龙宾等人不得不把‘犯错’的楚铮逐出楚家,这成了他们心中不小的疼。

同样,秦老爷子和花老爷子俩人,也因为当时追逐利益,而做出了很不地道的事儿,这也让他们想起楚铮时,心里会有所内疚。

正因为这样,他们这些人才无法干涉楚某人加入阿联酋国籍,又一口气娶了四个老婆。

而且呢,为了表示讨好楚铮,在他和梁馨结婚、借机砸韩放的天上人间时,楚江山夫妇、楚战越先后出现,为他造势,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

楚家是在用这些方式,来向楚铮表示什么。

别看当时楚铮表面上看起来很感动的,可楚家这些老少爷们们却知道,要想让这厮重新回到楚家,所做的这些还远远不够。

所以呢,该怎么让楚铮自动回来,就成了楚龙宾最大的愿望。

可现在,就在这些政坛大佬为红永生事件而发愁时,这小子却出现在了书房门口,这、这真是一件让大家又惊又喜的事儿啊,以至于所有人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殷切的看着那厮。

能够让这些大佬站起来相迎的人,整个华夏也不会超过十个人。

可楚某人这个色狼中的极品、人渣中的战斗机,却享受到了这种待遇,由此可以看出,这些人是多么的看重他。

“小扬,你终于肯回来了吗?”

看到‘最有出息’的孙子出现后,楚龙宾暂时抛开了心中的烦恼,赶紧的说道:“快,快进来坐!你什么时候来京华的,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句,我也好派人去接你啊。”

“我刚到不久,爷爷,我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还用让人接吗?”

楚铮笑了笑,转身对身后的楚老夫人说;“奶奶,我先和爷爷他们说说话。”

带着楚铮来书房的楚老太太,赶紧的点点头说:“好啊,那我让人给你们去准备夜宵。”

楚铮还没有说不用,楚老夫人就喜滋滋的走了。

虽说红永生事件让楚家男人伤透了脑筋,但对楚老夫人来说,她才不管这些,她最大的希望就是能看到一家人都和和睦睦的。

人家的孙子回家了,天大的事儿也得稍微放一下才行啊,咱们还是闪人吧……秦老爷子和花老爷子互相对望了一眼,正琢磨着该怎么告辞时,却见楚铮走进来后,把书房门掩上了,第一句话不是向各位长辈问好,而是直截了当的说:“爷爷,我有办法解决红永生丑闻事件!”

“什么?楚铮你说什么!?”书房内的所有人,在听到楚铮说出的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后,一下子全部愣住了。

假如楚铮是别人的话,大家肯定会骂道:连大爷们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却说能解决了,你他嘛的以为自己是谁啊!

不过,就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是楚铮,所以大家才没有骂出口……

大家的反应,好像早就在楚铮的意料之中。

他只是胸有成竹的笑了笑后,就径自走到书桌前,拿起那盒特供烟点了一颗,又把大半盒烟顺势装进口袋后,这才吐出一个烟圈的说:“在刚下飞机时,我就从候机大厅的电视上知道这件事了,并很快想起了一个解决办法。”

楚铮在下飞机后,的确看到了这则消息,但他当时却没有在意,毕竟他不知道红永生是何许人也。

可当他回到楚家后,楚老夫人马上就把这件事给他说了,他这才知道那个红永生是楚系的人,并得知花老爷子等人就在爷爷书房内,商量对策呢,这才马上赶了过来。

能够让风流倜傥的楚三太子,重新回归楚家的怀抱,这的确是让楚龙宾父子梦寐以求的事儿。

可是这些人在惊喜的同时,也没有忘记他们自己的身份。

不管是楚龙宾还是楚勇,说好听点他们都是国家领导人,说难听点呢,他们就是政客,华夏最顶尖的政客!

在一个合格的政客眼中,当某件事和大局利益牵扯到一起时,那么任何的亲情都得靠边站,要不然在当初的时候,楚家也不会把楚某人给逐出家门了。

所以呢,对于楚铮的到来,楚龙宾等人是很开心。

可当听他说已经想到了解决‘红永生事件’的办法后,大家脸上刚露出的笑容,马上就沉了下去。

在楚家一直都有‘身不在官场不得谋政治’的规矩,就连楚老夫人都不能参与政事了,何况楚铮?

又何况,整个红永生事件关系到了楚系的兴衰,这岂是楚铮这个毛头小伙子能掺合的事儿?

于是,脸色沉下来的楚勇,根本没有询问楚铮到底想不出了什么好办法,只是淡淡的说:“小扬,你能够回家最好了,还是赶紧的去陪老太太(楚老夫人)说说话吧,等我们这边商量好了,再去看你。”

楚勇这样说,没什么不对,别看楚铮得喊他大伯,但他同时也是华夏的储君。

不止是说过一次了,楚勇的身份要是放在古代的话,那就是皇帝,能够和楚某人用这种口气说话,那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听大伯这样说,而且楚龙宾也没有吱声后,楚铮就知道大家根本没有把他当回事,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我不顾以前的过节,在你们遇到困难时主动出手相助了,可你们还在我面前摆这种高姿态,这算什么事呢?怎么让我觉得,我这样做是犯贱呢?

假如楚勇不是楚铮的大伯,这厮也许早就嘿嘿冷笑两声,然后转身闪人了。

可问题是楚勇就是他的‘二大爷’,而且楚家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做为楚家一员的楚铮,就算是遇到不公正的待遇后,也得忍着不是?

在楚勇赶着楚铮走时,不管是楚龙宾还是花、秦老爷子,都没有提出什么异议:楚勇说的不错,楚铮根本没有

资格参与这种国家大事。

与这些人不同的是,楚江山倒是在看到楚铮眉头皱起后,马上给楚龙宾使了个眼色,和颜悦色的说:“小扬,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既然楚江山这样说了,楚勇就算是再不想让楚铮参与也不行了,只好端起茶杯喝水。

我真是拿着热脸蛋贴人家的冷屁股啊,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亲爷们的话,我懒得再管这些事,哼!

楚铮心中很失望的冷哼了一声后,强忍着心中的不快,淡淡的说:“三叔,谢谢你给我这次说话的机会。其实我知道,我根本没有资格在这件事上说话,但是我还想说的是,假如那个红永生不是和楚家有关系的话,我也不会眼巴巴的跑这儿来打搅你们开会。”

对楚铮的这些话,不管是楚龙宾父子还是花、秦老爷子,都听出了他心中的怨气,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得劲了。

不过,在坐的诸位,可都是那些能够将心态掩饰的很好的人,只是在心中不快罢了,但表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什么。

唉,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呢,其实大家不想你掺合进来,也是为你好啊……楚江山眼角扫了楚龙宾等人一眼,对着楚铮只是呵呵的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希望他说出来的那个办法,能够真得起到作用,哪怕是一点点呢。

楚铮现在察言观色的本事也算大有长进了,尽管那些老狐狸都没有说什么,但他还是猜出他们心中的感受,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过了,毕竟这些人都是国家领导人,要不是看在他是楚家三太子的份上,早就喝令警卫……关门放狗了。

迅速的调整了一下心态后,楚铮认真的说:“三叔,我刚才想过了,要想消除红永生事件的影响,当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转移视线!”

“转移视线?”

楚江山一楞,心想:小子,行呀,竟然能够和花老爷子想到一起去了!就凭这一点,你要是当官的话,也能爬到一定的高度。

楚铮点点头:“是的,就是转移视,除了这个办法外,我想不出更好的解决方式。”

不愧是我楚龙宾的孙子啊,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和花渊博(花老爷子)想到一起去了呢?

先在心里很自恋了一下后,楚龙宾这才微笑着点点头说:“小扬,具体要怎么转移视线呢,你说说看。”

虽说楚铮这时候提出要转移视线的办法,很对症,但刚才花老爷子已经提出过了,大家也商量了很久,可并没有得出可行的办法,按说楚龙宾不该再询问才对。

可这些人都是些心机很深的老狐狸,他们绝不会因为大家没有得到好的解决办法,就不让楚铮说出他的想法,所以楚龙宾才用微笑来鼓励他。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尽管这些老狐狸没有谁看好楚铮将要说出来的主意,可听听他的想法还是很有必要的,这就叫死马当活马医。

楚铮根本没有半分的犹豫,就回答:“爷爷,我是这样想的。红永生事件所引起的恶劣影响,相信大家心中都很清楚,说他已经惹起了天怒人怨一点也不过分,要想让人民的视线转移,只有两个办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