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宝路的亚洲总裁,在官面上也算个人物了,不能说走到哪儿有警车开道的话,但一般二般的人想见他,好像比在大街上见果奔的美女要难得多。

可就是莱维尔这样一个猛人,主动前来玛雅新城嚷着要投资,可在见到传说中的柴董之前,竟然被要求一再搜身,这让他很无奈:唉,就算我去见美国总统,恐怕都不会遭受如此严格的盘查吧,久闻这个柴董是华夏商场的风云人物,只是没想到她的自身安全,都被提高到国家领导人的级别,她的真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带着这个疑问,接受完上官灵搜身检查的莱维尔,耸耸肩后与副手杰克一起走进了办公室。

……

有些人,就算他(她)站在人群中,但总是能让人第一眼就看到了他(她)。

无疑,柴紫烟就是这样的人,尽管她身边的几个妞儿,都是那种很美的主,可她还是会让人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办公室内,除了柴紫烟和南诏戏雪外,还有暂时充当她们守卫的赫斯提亚(既然来到新城避难了,柴紫烟绝不会让她吃闲饭的),和许南燕,总共是四个人。

四个人都坐在同一张宽大的真皮沙发上,看到莱维尔进来后,她们不但没有坐起来,更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他们,态度傲慢的不得了。

莱维尔只是稍微一打量,就认定坐在沙发最边上的那个,就是柴紫烟了,很自然的就把目光对准了她,微微的笑了笑,丝毫没有因为这几个女人坐在那儿不起来,就产生任何的不满。

“您就是柴董吧?”

莱维尔笑眯眯的走到沙发前,弯腰冲着她伸出了毛茸茸的右手,自我介绍道:“我就是来自亚洲万宝路集团分部的总裁莱维尔。彼得,久闻柴董大名,今日才得见风采,真是三生有幸啊。”

对莱维尔的恭维,柴紫烟只是笑了笑,仿佛没看到人家孩子伸出手那样,根本没有做出抬手的动作,只是用消瘦的下巴点了点对面沙发:“莱维尔先生,请坐。”

手放在半空很是尴尬的停了一两秒钟后,莱维尔很自然的缩回时,装做漫不经心的搓了搓下巴,呵呵笑道:“呵呵,好的。”

不得不佩服美国人在利益面前,总是忽略尊严等东西的现实精神,莱维尔在受到柴紫烟的如此怠慢后,内心是怎样想的,别人不知道,但他表面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的不快神色,动作很自然的转身,和杰克一起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翘着二郎腿的柴紫烟,双手放在小腹前,等莱维尔坐下后才说:“莱维尔先生,在你来玛雅新城之前,政府方面就曾经给我打电话说了你的来意。实不相瞒,我现在的工作很忙,根本没有时间陪你们探讨什么,咱们索性还是开门见山的说吧。”

“好的,柴董这种工作态度,我很喜欢,同时也惊讶于柴董的美貌,与能讲一口流利英语的才能。”

莱维尔在说出这些话时,倒没有丝毫的阿谀奉承之意,他的确被柴大官人的风姿给折服了:柴紫烟虽说最近消瘦了很多,但却显得

她越发有了一种固执的楚楚可怜感。

男人嘛,在看到漂亮的,可怜的女人时,总是会升起这种感觉的,不分国界和人种。

对莱维尔一而再的说好话,柴紫烟自动忽略掉,笑容稍微一敛,正色道:“莱维尔先生,你这次来玛雅新城,是不是要在这儿投资呢?”

莱维尔很坚定点点头:“是的,柴董应该很清楚,我们为什么要在这儿投资建厂,在这儿呢,我也没必要再详细解释什么了,那就如柴董所说,开门见山吧。我这次来玛雅新城,就是想与柴董磋商一下,能不能给我们一块完全自主的土地。”

柴紫烟黛眉一皱:“给你们一块完全自主的土地,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就是贵方可以租借给我们一块大约一公里的土地,用来兴建厂房,我们对地皮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可以按照贵方的意思去做。”

莱维尔很自信的说:“不过,至于厂房的兴建、设备的引进,何时兴建、何时引进设备,都由我们自己说了算,我们只需按照贵方的要求,在合同生效期间,向贵方缴纳不菲的税金……”

应该说,莱维尔的这些要求,要是放在别的地方,根本不能算是任何的要求:人家主动在合同生效期间,只要向当地部门如实缴纳税金,那么至于何时建厂、以及生产,土地拥有方是没必要过,也没权力过问的。

不过,莱维尔这些本来很正常的要求,才说到这儿,却被柴紫烟给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对不起,莱维尔先生,我打断一下。”

莱维尔马上闭嘴,点头示意在听柴紫烟说什么。

柴紫烟淡淡的道:“莱维尔先生,我想你这次来玛雅新城,并不是抱着绝对的诚意来投资的。很遗憾,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在这儿解释什么,但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是不会接受你们万宝路公司入主新城的。抱歉,我得工作了。”

柴紫烟说完,根本不给莱维尔任何解释的机会,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对许南燕说:“南燕,替我送客。”

“好的。”许南燕答应了一声,走到目瞪口呆的莱维尔俩人面前,很吝啬的笑了笑说:“两位,请吧,请!”

在许南燕说出‘请吧’这两个字时,莱维尔还想再说什么,但她的语气马上就变冷了,最后这个‘请’字,带有了相当威胁的味道:你要是再墨迹,就给你难看了!

“好、好吧。”

被许南燕那双犀利的双眼,给盯的心儿一跳后,莱维尔看看不给自己机会解释的柴紫烟,很是无奈的耸耸肩,和杰克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走出办公室后,从没有被人冷待过的杰克,很气愤的凑到莱维尔身边,低声说:“总裁,那个柴紫烟也太狂妄了,以为她不缺少资金和企业,就用这种态度来对待我们,真是岂有此理!”

“杰克,少说话,你懂得什么?”

莱维尔脸色一沉,扭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上官灵,低声说:“从现在起,你不许再说这样的话,要不然搞砸了这次投资,总部会唯你是问

的!”

“什么?我们还要在这儿投资?”杰克大楞。

“是的,必须在这儿投资建厂,这是总部的决定。”莱维尔嘴里发苦的点点头,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

谁都知道,万宝路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香烟品牌,它最初是由英国伦敦卷烟厂制造,最后却在美国独立注册。

不抽烟的朋友,也许会听说过万宝路总裁莫里斯的一句话:就算世界上所有的万宝路卷烟厂,都被一场大火烧毁的话,那么仅仅是‘万宝路’这个品牌,就能重新建造起一百家大型卷烟厂。

莫里斯的这句话,绝不是在吹牛,因为仅仅是‘万宝路’的这个品牌价值,已经达到了接近七百亿美金。

(虽说小说中,动不动就拿出上百亿美金来说事儿,实际上在现实中不是这样的,别说是上百亿美金了,就是月薪一千美金,在大部分国人的眼中,就已经是高新了,别忘了在很多落后区域,很多百姓一年的收入,顶多也就是三四百美金而已!)

就这样一个牛叉到极点的世界级大公司,却在柴紫烟面前吃了瘪,这也不怪杰克会气愤了。

可杰克哪儿知道:公司总部那些大佬们,也担心2012年12月21号是世界末日,所以在得知玛雅人疯了似的从各国撤资,前往华夏西域省后,才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提前想从这儿租下一块地,搞什么投资。

不过,谁要是以为美国人来这儿投资,真是为了支援当地建设,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万宝路的公司高层,是这样打算的:我们拿出重金,在玛雅新城内租借一块地,用来当做无法确定的世界末日避难所,但绝不会真得在这儿兴建出厂房,因为这儿的环境,根本不适合建厂的。

他们这样做,仅仅是因为准备到那一天临来之前,来这儿‘避难’。

虽说在玛雅新城租借一平方公里,所花费的不是个小数目,但对财大气粗的万宝路来说,这完全是毛毛雨啦,他们在不确定的危险面前,还是肯舍得花钱买心安的。

只是,带着如此任务来到玛雅新城的莱维尔,却没想到柴紫烟在听他这样说后,根本不给他任何的解释,就很干脆的拒绝了他,这让他感到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在训斥了杰克一句后,独自走到一旁,摸出电话打向了总部。

在电话中,莱维尔如实向总部首席执行官莫里斯先生,汇报了当前的这一切。

听完莱维尔的汇报后,莫里斯沉默了片刻后才说:“除了玛雅新城之外,我们能不能和当地政府商量一下,可以租用新城周围的地段呢?”

莱维尔嘴里发苦的回答:“莫里斯先生,在来玛雅新城之前,我就已经就此事和当地政府接触过了。他们说,华夏当局政府已经严令,在12月21号那天之前,除了大兴土木的玛雅新城外,任何人都不许以任何手段,在当地拿到一块超过一公里的土地。这样做就是为了担心国民会因为世界末日论,而蜂涌赶来此地,造成无法控制的局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