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号,楚铮失踪的第八天。

尽管冀南秋季车展的筹备工作已经进入最重要的关头,很多工作都得需要周舒涵这个副总来拍板,但她现在真的没有半点心情去过问那些事,就算人坐在办公室内,脑子里也总是在想着一个人的名字,想着那个人在哪儿。

陷入情网的无辜女青年,终日以泪洗面,为伊消得人憔悴。

在公司里是这样,在家里,周舒涵同样是失魂落魄,经常性的扔下啃了一半的苹果发呆,一会儿后却又再拿一个新的苹果。

看到才几天工夫就迅速憔悴下去的女儿,凡静心里真不是滋味。她一点也不明白,女儿和楚铮认识才个把月,为什么就陷的这样深呢?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女儿长这么大了,从小就没有对男生有过‘爱的感觉’,这次碰到楚铮后,把她积攒多年的爱都迸发出来了。楚铮的失踪,使她的爱找不到落脚点,所以她现在迷失了。

就像是一个从不感冒发烧的人,一旦得病,病情必将来势汹汹,彻底摧毁人体的免疫能力。

凡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现在不是劝女儿振作起来的时候,而是利用手中的能量,希冀尽快的把楚铮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在确定楚铮失踪后,她每天都要给市局打电话了解案情的进展情况,然后把最新的消息带回家告诉女儿。

也唯独在谈起有关楚铮失踪一时时,周舒涵那双曾经很有神的双眸中,才会出现一丝灵动的感觉。

看着女儿现在的状态,凡静真担心她会在上下班的路上会发生什么意外,索性在今天早上给柴紫烟打了电话,替她请假。

柴紫烟自然是满口的应允。

8月20号傍晚六点。

凡静推掉了两个按说该去应酬的饭局,急匆匆的回到了家里。

凡静回家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做饭,而是跑进女儿卧室里向她‘汇报’最新的案情。

怀里抱着个枕头的周舒涵,呆呆的坐在床上,嘴唇已经有了干裂的迹象。看到凡静进来后,她忽地扔掉手里的枕头,嗓音有些嘶哑的急切的问道:“妈,有没有他的消息?”

“糖糖,梁馨队长他们这几天来,一直都在努力,就连你李叔叔这个局长也已经亲自坐镇,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他的下落。我已经嘱咐他们了,一有楚铮的消息,他们马上会在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的。”凡静心里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将周舒涵揽在怀里,柔声劝道:“糖糖,听妈妈的话,你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你得振作起来,说不定明天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呢?”

“妈,”周舒涵偎在凡静怀里,眼里的泪水一闪一闪的:“你说,他是不是已经、已经死了?我昨晚梦到他了,梦到他被人绑在床上,用刀子割肉,疼的他不停的大叫,不断喊着我的名字……”

“糖糖,你可别胡思乱想!他不会有事的,妈妈保证!”凡静被女儿的话吓了一跳,搂着女儿的胳膊紧了一紧,心里却在发慌:完了完了,要是再找不到楚铮,糖糖大有陷入魔障的趋势

……

8月20号晚上七点。

一辆吉利轿车停在楚铮安全顾问公司门口。车子刚停下,一个中年男人就跳了下来,快步走进了大厅。

已经结束在白天暗中保护柴紫烟工作的张大水,看到中年男人进来后,连忙从大厅沙发上站起来:“岳龙师叔!”

“大水,门主呢?”被张大水称为师叔的岳龙低声问道。

“她在二楼办公室,我领你过去。”

岳龙与站起来的童虎等人点点头,然后跟着张大水急匆匆的来到二楼的经理办公室。

张大水敲了敲门。

“进来。”叶盈苏那明显带有疲惫的声音响起。

“岳龙师叔,你进去吧。”张大水替岳龙推开门:“今晚我和童虎他们几个值夜班,有什么吩咐喊我一声。”

“好。”岳龙走进了办公室。

“师叔,你来了,快,快坐下。”看到岳龙进来后,叶盈苏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请他坐在沙发上,然后拿起一个纸杯为他泡了一杯茶。

“没什么,只是很久没有开车跑过这么远的路了,稍微有些不适应。”岳龙接过纸杯,喝了一口就放在茶几上,开门见山的说:“盈苏,按照你在电话里的安排,我们昨天深夜在南方七省的省会城市中,已经把花家掌控的地下势力彻底打残,动静闹得很大,估计会引起上面的注意……”

叶盈苏静静的听着,等岳龙说完之后,才说:“有没有闹出人命来?”

“没有。”岳龙摇摇头:“不过,那边的兄弟好像不赞成这样做。呵呵,你也别怪他们,毕竟我们只是杀手,不是为了争地皮的黑帮。这样做的话,很可能会暴露我们的一些不该暴露的东西。”

“嗯,我知道。这是我当门主七年来第一次使用落凤牌,他们也许会感到陌生。”

“那,今晚还要做这种事?”

“是的,不过这次是在东三省。”叶盈苏淡淡的说:“后天会是在西南。”

“盈苏……”岳龙欲言又止。

叶盈苏回到办公桌后面,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师叔,你们不要问为什么。这是一百万的支票,你带回去分给弟兄们。钱虽然少了点,但我以后会给大家补偿的。”

“盈苏,钱多钱少不是问题,大家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针对花家。”

“为什么?呵呵。”叶盈苏笑笑,双手抱着膀子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夜景:“因为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师叔,你把话带给大家,我早晚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

8月20号晚上八点。

阳光领秀城15号别墅。

花漫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剥开一个蜜桔,两根手指捏起一瓣尽嘴里,吃相很优雅的咽下去后,才问站在她面前三米之处的李彪:“昨晚发生在南七省的事,查出是谁干的没有?”

李彪抬头:“应该是落剑门的人。”

“落剑门?”花漫语微微一皱眉:“我

们向来和落剑门井水不犯河水的,他们为什么要针对我们?”

“现在还不是太清楚,中午时我已经吩咐虎子他们去南方了,相信明天就会有消息传来。”李彪顿了顿,低声说:“花总,我怀疑这事和那个人的失踪有关。”

“理由呢?”

“难道您不觉得他那个保镖公司的保镖身手也太好了吗?不但击毙了国际杀手雌雄双煞,而且还把现役军人冒充的绑匪送进了市局。”李彪说:“我已经对他们在暗中做过调查,调查结果证明,他们在还没有来市区时,都是冀南乡下据马塘的村民。而据马塘,一直都和华夏传说中的杀手组织落剑门有关。所以,我怀疑那些保镖其实就是落剑门的人,而那个人也和落剑门有着不凡的关系。”

“继续说。”

“现在,不但柴紫烟怀疑那个人的失踪和我们有关,而且连市局也一直在暗中盯着我们。各种消息都非常灵通的落剑门,自然也能看出这点。只是,他们都没有证据罢了。所以,落剑门这时候从南七省骚扰我们之事,就能够说得通了,他们想通过这种动作,来给我们施加压力。而且,我有种预感,他们以后的动作会越来越大,很可能会闹出人命。”

花漫语沉默了片刻,问:“那落剑门为什么在冀南没有动静呢?”

“很简单,因为现在他们只是想暂时给我们警告。”

“有道理,吩咐下去,以后再遇到落剑门的人挑衅,直接用道上的方式解决就行了。”花漫语缓缓的伸了个懒腰,不同以往的妩媚让李彪眼睛一怔,接着垂下头:“是。”

仿佛没有看到李彪刚才的那个眼神,花漫语弯腰用手摸着右脚小指:“那天去心理咨询中心的坐台小姐,是哪个?有没有查出来?”

“已经查出来了,她在心理咨询中心对过的大发夜总会上班,名字叫姗姗。”

“姗姗?这个名字倒是好听,”花漫语冷笑一声站起身:“这件事你尽快安排人去做,不能留下一点线索。”

“明白,一个多小时前,我已经派王军和李刚他们俩去了。他们办事,我还是比较放心的。”

“嗯,好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是。”李彪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出了客厅。

在李彪走了之后,花漫语慢条斯理的将那个蜜桔吃完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进了餐厅。

几分钟后,花漫语出现在了地下室中。

也许昨晚楚某人的表现很让花漫语满意,所以今天他不但没有被蒙住眼,而且还有电视可看。更让他感到安心的是,他身上被盖了一床薄毛毯。假如帮他方便的那个人不是五十多岁的风婶,而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他会更加的开心。

花漫语走进来后,楚铮把目光从背投电视上挪开,扭过脖子看着她笑着说:“今晚你来的好像比昨天更早了,不过,你今天穿得衣服倒是很整齐,这样看起来才像是个正常人。”

花漫语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走过来伸手掀掉他身上的毛毯,然后俯下身子张开了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