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秦梦瑶没有在这儿的话,秦朝肯定会缠着楚铮,不许他走。

可是守着自己的亲妹妹,要是死皮赖脸的把楚铮留下的话,那对脸皮比较薄的秦朝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更何况,现在秦梦瑶说她要离开呢,所以秦朝在心中很难受时,狠下心来转身对妹妹说:“瑶瑶,你不能走,现在天晚了,你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他既然愿意走,那、那就让他走吧。”

“算了,不走还不行啊,就你们想得多。”虽说没有看到秦朝是很想哭着说出的这些话,但楚铮也知道,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再走了的话,那真有可能会引发隔阂的。

因为一件小事而误会,这可不是楚铮所希望看到的,于是就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对秦梦瑶说:“本来我想和你姐姐诉诉离别之苦的,可你这个黄毛丫头既然在这儿掺合,那我只能一个人睡一个房间了。”

秦梦瑶虽说看着楚某人不怎么顺眼,但现在姐姐已经是他老婆了,那么她这个当妹妹的就有义务和责任,为来维护他们的感情和睦。

于是呢,她就借着楚铮服软的机会,故意装出一副吃醋的样子,哼了一声说:“哼,我才不当你们之间的大电灯泡呢。你们俩人一个房间,我自己一个房间好啦,反正我晚上睡觉很死的,就是外面打雷也听不到,随便你们闹腾啦。”

在楚铮答应不离开后,秦朝的心情又很好了起来,这时候听妹妹话语中带了玩笑的意思,于是就噗哧一笑,抬手在她脑门上点了一下,俏脸有些嫣红的说:“死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会在休息时,搞出那么、那么大的动静呀?”

我真傻,为什么刚才还有怀疑的心思呢?幸好瑶瑶及时站了出来……想到这儿后,秦朝忽然有点小小的后怕。

“那可不一定,嘻嘻,不闹了,我饿了呢。”秦梦瑶笑嘻嘻的抓住秦朝的手,缠着她去做自己最爱吃的糖醋鲤鱼。

秦朝自然是一口答应,当即就换上衣服去做饭了。

秦梦瑶闲的没事干,又不想和楚某人说什么,于是就走到电脑前打开电脑,没话找话的说:“哎,我说那个谁啊,你手机呢,给我用一下,我替你下载一个最流行的彩铃。”

楚铮也懒得和秦梦瑶再说什么,掏出手机递给了她。

……

等秦梦瑶酒足饭饱进了卧室后,楚铮这才进了浴室,用冷水冲了个藻。

等他再次走进主卧室的时候,里面就被秦朝收拾的再也没有了凌乱的感觉,看来他才来时看到的乱腾腾样子,是秦梦瑶捣鼓的。

重新铺上一床新的被单后,穿着脱鞋的秦朝趴在床上去拽四个角时,楚铮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她。

秦朝在被楚铮抱住后,身子一僵,随即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呢喃,躺在了床上。

楚铮也没有客气,甩掉脱鞋就爬上了床,右手就顺着秦朝的衣襟摸了进去,摸着她的一个丰满,慢慢的揉捏着,贼兮兮的笑着低声说:“你这儿好

像大了很多啊,我敢说这里面有我的功劳。”

“别、别,我还没有洗澡呢,而瑶瑶现在也没有睡着呢。”秦朝低声呻吟着,隔着衣服抓住了楚铮那只**的手。

楚铮很想说:管那个坏人好事的臭丫头干啥?

但看到秦朝一脸乞求的样子后,只好按下心中的某种火焰,缩回了手:“好,那你去洗澡,我看电视等你。记住啊,要洗的白白些啊!”

“嗯,知道啦。”秦朝粉面娇羞的低声答应了一声,下床替楚铮打开电视,然后摸起一套睡袍,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室。

“嘿嘿,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这样内秀,真是个极品啊。”楚某人嘿嘿淫笑了一声,翻身躺在床头上,拿着遥控器随便调换着频道。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除了那些娱乐频道,刚好是各地新闻播出的时间。

楚某人一向不怎么喜欢看新闻,觉得新闻中所说的那些,百分之八十的是虚假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新闻和那些很草蛋的娱乐节目相比较的话,他却觉得前者还是多少有点价值的,在没事等着妞儿洗澡时,可以适当的看看。

楚铮随便的调换着台,当看到电视机左上角出现‘西域TV’的字样后,就放下了遥控器。

虽说楚铮一直以为他的故乡是冀南,京华是他的第二个家,但现在他却对西域省也有了这种感觉。

因为在千里之外的西域省,那儿有他的事业,他的女人,和他的兄弟朋友们。

正是抱着对西域省这种以前从没有过的亲切感,所以楚铮锁定了这边的新闻频道。

而且最让楚某人感到自得的是:西域省每天的新闻中,都会有玛雅新城正面的最新消息。

不过,就在楚某人今晚准备享受一下这种自得的感觉时,西域省的新闻中,却播报了一条让他感到很意外的新闻。

电视里那个很端庄漂亮的女主持人说:“在今天的京华时间二十一点左右时,在省会百川市发生了一起车祸,华夏长风集团董事长韩放,在与两个助手在驾驶着一辆奔驰轿车驶离百川大酒店时,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市区洒水车撞翻……据最新消息,肇事车辆在事发后已经逃逸,长风集团董事长韩放等人,在事发后不久被送往了医院,当地警方已经介入此事,据警方发言人透露,这很可能是一起有预谋的肇事案件……”

看到这则新闻后,楚铮的眼皮子跳动了几下,放下遥控器低声自言自语:“韩放是什么时候去的西域省?又是谁针对他做出了这件事呢?”

谁都知道,在商场上拼搏的人,尤其是韩放这种大型企业的董事长,随时都有可能奔波在世界各地,按说他去了西域省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就像在路上随便溜达的蛤蟆,会遭遇车祸一个道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人们在提起西域省时,首先想到的则是玛雅新城。

而玛雅新城的创建者,正是楚铮。

在最近一段时间,玛雅新城就是楚铮的代名词,这是众所周知

的。

楚铮和韩放之间的关系,稍微有点门道的人就会知道,他们之间相处的好像不怎么和睦。

暂且不提俩人因为柴紫烟,而发生过一些感情纠纷,单说在商场上,他们在不久前的冀南、庆岛两地,就发生了正面性的碰撞。

这两次碰撞,都是以韩放落败而告终,而在庆岛更是将天上人间庆岛分部,以极为低廉的价格、极为短暂的速度转让给了楚铮。

就算是个傻瓜,也能从这种种迹象中看出:楚铮和韩放俩人,虽说暂时还没有闹到世人皆知(主要是双方实力太过悬殊,韩放就算是吃亏,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的地步,但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是互相仇视的关系,只是暂时还没有公开化罢了。

既然很多人都知道俩人是仇视关系,那么现在韩放又在楚铮的‘地盘上’,遭到有预谋的车祸,这就不能让人浮想联翩了。

韩放既然在那儿出事了,楚铮肯定脱不了关系的,要不然谁敢针对他这样做啊,别忘了韩董也不是个单纯的商人,背后也有人大力支持的。

想通了这一点后,楚铮感到很郁闷:麻了隔壁的,老子虽说看着那个家伙很不爽,但也不至于采取这种手段来教训他的,要干就光明正大的干他!只是,他既然是在西域省出的事儿,别人肯定会以为这是我做的,这就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看完韩放遭遇车祸的这条新闻后,楚铮也没心情再去看别的了,索性关掉电视机,仰躺在床头上,闭着眼的开始头疼:如果老子没有判断错的话,韩放事件很可能和柴紫烟她们有关系。不过,依着柴紫烟现在的状态,和过去的一些情份,应该不会下这样的狠手。

柴紫烟既然现在没那个状态,也可能‘不忍’下这样的狠手,那么还有谁有敢对韩放董事长行凶的‘魄力’呢?

楚铮就算是用脚丫子去想,也能想到如果韩放事件非得和玛雅新城有关的话,那么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得出,那就是最近才去了西域省的花漫语!

“唉,真是个一刻也不得安宁的娘们啊,你就不能低调些,或者没事在家念念阿弥陀佛吗?”

确定这是很可能是和花漫语有关后,楚铮很是头疼的叨叨着,心底隐隐觉得、觉得那个娘们还不如躺在床上装死呢,那样最起码也无法出来惹事不是?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花漫语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来对付韩放呢?

就算那个娘们是个心狠手辣之辈,但她也不会好端端的就去暗算韩放啊,更何况她在被柴放肆搞成植物人之前,陈怡情好像也警告了她:以后要想楚铮风安好,那么她就得行善积德,要不然会遭到报应的。

虽说楚铮对那些神神叨叨的事儿,根本无法确定真假,但他却相信为了儿子可以去做任何事的花漫语,肯定会把陈怡情的忠告放在心上的。

假如这样推断的话,那么韩放出车祸,就不是花漫语的事儿了。

那么除了柴紫烟、花漫语之外,还有谁能用这种手段对付韩放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