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陈怡情的神棍之名很响亮,但花漫语才不相信她藏起太岁,就是为了让它去该去的地方去呢。

于是,她就冷笑着说:“哼哼,别以为我们都是傻瓜。其实只有傻瓜才会相信,你这样做就是为了顺应天意呢……哦,对了,我们也许真是傻瓜,真得相信你这样做就是为了顺应天意,因为你是陈大师啊!”

任谁都能听出花漫语这些话中,带着巨大的讽刺。

不过陈怡情却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说:“花总,你说的很对。我之所以急着赶来新城,就是怕你们违背天意,私自留下了这个太岁,却招来了没必要的灾难。”

不等别人说什么,陈怡情又对楚铮说:“楚铮,麻烦你把我当初告诉你的那八个字,再说一遍好吗?”

楚铮脱口说出:“是鸢翔九天,命犯太岁吗?”

陈怡情用力的点了一下头,转身看着远处的天际,声音中带着空灵:“是的,就是这八个字。当初我就告诉你了,柴紫烟要想彻底恢复健康,像往常那样在自由的天空中叱诧风云,必须得得到太岁的帮助。因为只有太岁,而且是这种野生的极品太岁,才能治好她所患的绝症。”

陈怡情顿了顿,继续说道:“当初我之所以不能把话说的太透彻了,就是因为我不敢泄露天机。现在太岁已经功成身退了,而柴紫烟也已经基本康复,所以我才会把天意说出来。楚铮,我不管你信不信,但我都得告诉你一些话。”

楚铮认真的点点头:“我在听。”

楚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还记得在日本时,我给你讲的那个神话故事吗?”

楚铮回答:“你是说我们几个人前生的那个故事?你说我是女娲娘娘座前的一条小白蛇,而柴紫烟则是一只鸢,你和花漫语是两只金乌……”

虽说柴紫烟和花漫语,以前就曾经听说过这个相当荒唐的神话故事,不过现在楚铮说起来后,她们还是没有做出任何的嗤笑,而是静静的听着。

等楚铮说的差不多了,陈怡情才慢慢的转过身,看着柴紫烟说:“嗯,当时我就告诉你,你这辈子投胎转世后,要兴起很多风浪,手上要沾满许多人的鲜血,大大有违了上头有好生之德的本意……正是很爱你的鸢,甘心陪你一起下凡,转世为柴紫烟,自愿经受一些挫折,来为你恕罪。”

柴紫烟听到这儿后,忽然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大官人我真有那么高的觉悟吗?为了一个到处沾花惹草的家伙,甘心经历那么多的挫折!

陈怡情把目光挪到楚铮脸上,继续说:“所以柴紫烟才会历经2012之行、‘奈何童子’之难。不过,既然她甘心为你赎罪,那么老天爷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死去,所以才在她的生命即将终结时,派来了这个极品野生太岁,这就我为什么要说那八个字的原因。”

楚铮以前早就听陈怡情讲过这个荒唐的故事,但这次听了后还是有种巨大的震撼,喃喃的说:“难道这些都是真的吗?”

陈怡情微微一笑,抬起右手,轻轻摸索着楚铮的脸颊说:“如果不是真的话,柴紫烟的

病为什么会好了呢?”

这时候的花漫语,也陷入了深思,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怒气,也没有当初第一次听这个故事的嗤之以鼻。

陈怡情双眼看着天,仍然不疾不徐的说:“现在柴紫烟的病好了,就到了太岁功成身退的时候,假如你要是硬把它留下来,不但不会得不到应有的效果,而且肯定会得到无法估计的报应,因为你那样做是有违天意的……楚铮,我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这些话,但我为了能够让大家平安,我只能这样做,没有别的路可选择。”

抬手抓住陈怡情摸着自己脸颊的手,楚铮歪着脑袋的问:“那个太岁去了哪儿了?”

陈怡情的脸色一黯:“你还忘不了它?”

楚铮嘿嘿一笑:“是啊,它治好了柴紫烟的病,我还没有谢谢它,当然忘不了它了。”

搞清楚了楚铮的意思后,陈怡情的双眸马上就亮了起来:“呵呵,它的出现是突兀的,那么它的离去,也肯定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这就可惜了,我真想为它摆一桌满汉全席的。”

楚某人耸耸肩,松开陈怡情的手,双手拱起的对着天空拜了一拜:“谢谢你了啊,老天爷,以后老子再也不会在你名字面前,加上贼这个字了!”

在楚铮的本意中,既然那个野生太岁是独一无二的,那么就没有留下的必要,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还是大有市场的,尽管他现在的实力很强大,不怕外人来争抢,但他后宫中这些女人呢?

别的不说,仅仅这个花漫语吧。

所以呢,楚铮在确定陈怡情把太岁放走后,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当然了,把这么个无价之宝就这样放走了,楚某人还是很肉痛的,毕竟这玩意也太神奇了。

柴紫烟吸了下小鼻子,说道:“我现在很想知道,你讲的那个老太太的故事中的太岁,是不是也被人放走了呢?”

陈怡情摇摇头:“那个没有,一直都被国家秘密收藏着。”

花漫语马上追问:“那么都是哪些人在享受它呢?”

陈怡情神神叨叨的说:“至于哪些人在享受那些太岁,这仍然要看天意。其实好的东西,并不一定适合每个人的,这就是那句‘无福消受’的由来。所以我劝花总一句,最好不要把心思挂在这上面了。”

花漫语淡淡的道:“假如有好东西,我却得不到的话,那么我在睡觉时也不会心安的。既然这玩意这么神奇,我是要定了。至于我会怎么运作,就不劳陈大师您操心了,免得您再说我无福消受。”

花漫语就是个贪婪心很重的人,同时也算是个杀伐果断的枭雄,带着霸气:我想要就要,不择手段!

没办法,依着花漫语现在的能力,要想查出那些太岁的下落,并‘掠夺’过来,好像也不上太难的事儿。

不过,对于花漫语这种霸气,陈怡情却不感冒,今天第一次冷笑着说:“呵呵,花总果然好威风啊,只是我想提醒您一句,难道您忘了当初楚铮风之事了?更不会忘记您在床上躺了多久吧?”

马上,花

漫语的脸色就是一变,低声喝道:“陈怡情,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怡情淡淡的说:“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很纳闷,花总的记性为什么会这样差。当初你儿子被挟持后,我好像和你说过一些什么的。”

当初楚铮风被柴放肆挟持后,花漫语是悲痛欲绝。

那时候陈怡情就曾经告诉过她:要想你儿子平安,你以后得注意你自己的行事方式了,要是做事再这样狠毒的话,那么就会得到更大的报应。

要是放在花漫语是‘单身贵族’的那会儿,她自然不会在乎啥报应不报应的。

可关键问题是,她现在有了儿子,不再那样无牵无挂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人家陈怡情当初说的那些话,都得到了验证。

只是这个野心大的人,总是有‘好了伤疤就忘了疼’的坏习惯,花漫语也是这样,所以才在看到那个极品太岁后,生了贪婪心。

正是因为看出了花漫语的贪婪之心,所以陈怡情马上就‘旧事重提’了,目的是不言而喻:你要是再不老实的话,说不定以后还会遭到报应的!

果然,在陈怡情说出这句话后,花漫语马上就是一呆,对极品太岁的渴望,对人家的不满,立时化为乌有,变成冷汗的从额头冒了出来。

看出花漫语终于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后,陈怡情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而是抬手掩着嘴巴,打了个哈欠后说:“楚铮,我现在感觉很累,想去休息一下了。”

楚铮很干脆的说:“那好,我马上让人带你去休息。”

……

陈怡情和心情不怎么好的花漫语,一起离开了这儿。

楚铮没有跟着去,因为他得处理柴紫烟的‘后事’。

等那俩女人跟着许南燕走了后,望着白色布幔中的屋子,他很是感慨的说:“虽说伟大的柴董居住过的地方,在五百年后会成为名人故居,尤其是你在里面还闭关了好多天,可是我觉得最好一把火将它烧了。”

挽着楚铮胳膊的柴紫烟,很矜持的点点头:“是啊,伟大的柴董现在已经重生了,再留着这伤心之地,也没多大意思啦。楚铮,你亲自去放火吧,我会站在旁边很坚定的支持你的!”

“杀人放火这种事儿,对于我来说总是有着不一般的吸引力,嘿嘿。”楚

某人很得意的笑了笑后,松开柴紫烟走到围墙前,伸手扯下一大截的围墙,扔在屋子门口,然后掏出了打火机……

几分钟后,这座曾经见证了伟大的柴董心碎、绝望的屋子,就被烈焰笼罩了起来。

望着那座熊熊燃烧的屋子,柴紫烟左手环抱着楚铮的腰,把脑袋伏在他胸膛上,久久的没有说话。

直到楚铮觉得该离开时,她才忽然说:“楚铮,我以前做过许多对不起你的错事,也很任性,更没有尽到一个‘后宫之主’的责任,在这儿我要和你说声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

楚铮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撩起她帽子上垂下来的蔓莎,问道:“柴紫烟,你这是怎么了,这次为什么忽然说实话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