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叶大少这样胡说八道的,楚铮大怒,抬脚就踹了他屁股一下:“我和你无怨无仇的,干嘛要陷害你!?”

“因为你想娶我娘,当我爹!我不同意,你就在心里恨我……哎哟,娘,你干嘛要打我的头?”叶大少使劲一争,挣开叶盈苏的手。

谁让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了?叶盈苏是玉面通红,要不是叶大少一个转身藏到张大水身后,她肯定会好好教训他一顿。

“算了,别和这小子一般见识。”不但叶盈苏被叶大少说的害羞,就连楚铮也觉得此时的气氛有些尴尬。

瞪了叶大少一眼后,他讪笑一声:“我今晚来,是有事要找你。”

“什么事?”叶盈苏还没有问呢,叶大少又从张大水屁股后面探出脑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吊人胃口。”

“是为了让你上学的事。”

“草!老子才不去上学!”听楚铮说要让他上学,叶大少马上就跳着脚的骂了起来:“楚铮,我算知道你是什么想法了,你这是怕我坏了你追求我娘的好事,故意找借口把我支开!”

“叶大少!”叶盈苏眼睛一瞪:“你再多说一句,试试!”

“我就是不去上学,打死也不去!你要是逼我的话,我这就去跳河!”叶大少叫喊着,呼呼的向远处跑了出去。

“我去看看。”虽然明知道打死这小子,他也不会去跳河,但张大水还是找了个借口追了上去。

说实话,叶大少说出的那些话,叶盈苏还的确认真的想过。

不过,每当她想到周舒涵和楚铮那个从没有见过面的妻子后,她就只能把这个愿望深深的压在心底。

尤其是楚铮上次离开保镖公司后,她更是自认为和他之间已经有了一些隔阂。

偷偷瞥了一眼摸着下巴看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楚铮,叶盈苏低声说:“我们还是进去说话吧。”

说完,当先走进了大厅。

因为保镖公司近期的业务非常好,叶盈苏又从落剑门招来了二百多人。可即使是这样,每天上门来联系业务的人还是很多。

除了十几个不执行夜班任务的女孩子外,保镖公司也就是帮着叶盈苏看家的张大水一个男人了。

楚铮跟着叶盈苏走进大厅后,在里面的那十几个女孩子,全部齐刷刷的站了起来,弯腰问好:“老板好。”

“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这样客气的。”楚铮摆摆手:“你们有没有困难?可以向我提的,我尽量给你们解决。”

女孩子中,除了才来的香菱几个外,其余的都是楚铮没见过的。她们都用一种让楚铮感到心跳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摇摇头。

香菱知道楚铮这个老板其实脾气很好的,所以就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楚老板,其实我们还真有点困难呢。”

“哦,什么困难?”

“现在公司的业务很红火,而且人也多了,夜经理还有想继续招人的打算。”香菱看了一眼叶盈苏,并没有从门主脸上发现有不让她说的表情,就实话实说:“可这样一来,地方显得就小了很多,尤其是住的地方。楚老板,你能不能通融一下,把那边模特公司的楼层分给我们一层?”

当初在和周舒涵租下这栋四层小楼时,楚铮是打算让保镖公司和模特公司合用这栋楼的,每个公司各占一个大厅。

可谁想到,经过一系列暗地炒作后,保镖公司的业务是蒸蒸日上,已经完全把冀

南市其余三家保镖公司的市场全部抢了过来。随着人员的不断加入,让几百人吃住在这儿半栋楼房中,的确是太过拥挤了。

至于福临门那个地方,现在已经被开辟成训练保安的地方了。再说,那边的房间本来也不多。

听香菱这样说后,楚铮很是理解的点点头:“你说的不错,这事的确该解决。这样吧,明天你们可以把人员分流到右边那半栋楼上。至于楼层,既然占用了,那就全部占用好了。”

“谢谢楚老板!”香菱是一脸的喜色:“不过这样的话,模特公司那边怎么办?”

“没事的,我再找地方。”

“嘿,这样太好了!”香菱拍手,再次称谢:“老板,你这是给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啊,谢谢啦,谢谢!”

“呵呵,客气什么,谁让你们喊我老板呢?有问题我不给你们解决,那算什么老板?”楚铮笑着摆摆手,然后跟着叶盈苏走向了楼梯。

“香菱姐,这个就是咱们的老板呀?”等楚铮和叶盈苏消失在楼梯上后,一个年龄最多十七八的女孩子凑了过来。

香菱点点头:“是呀,他就是咱们的老板,人很好说话的,而且,他还很厉害呢。”

其余的女孩子呼啦一下围了过来:“老板哪儿厉害?”

“是背景厉害吗?”

“还是拳脚厉害?”

“不会是那、那方面厉害吧?”一个二十四五的女孩子脸蛋通红的问。

……

叶盈苏默不作声的当先进了经理办公室。

她并没有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张真皮座椅上,而是任由楚铮很实在的走过去坐下,然后又很自觉的替他泡了一杯茶放在桌子上,刚想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胳膊却被楚铮伸手拽住。

叶盈苏身子一颤,垂下头,声音竟然有些发颤:“你、你要做什么?”

楚铮把叶盈苏拽到自己跟前,抱住她腰肢一用力,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感觉到这个姿势太过暧昧后,叶盈苏挣扎着再次问道:“楚铮,你要做什么?”

双手紧紧扣住叶盈苏纤细有弹性的腰肢,楚铮将脸贴在她的后背:“傻妞,我就是想抱抱你。”

顿了顿,不等叶盈苏说什么,又说:“我想你了,就是想抱抱你。”

我想你了。

楚铮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用心说的。

因为这些日子一直忙车展的事,他这个大老板不但在保镖公司开业不久就很少来这儿,而且还得让叶盈苏为他的安全操心。尤其是因为上次在福临门的那件事(和人家亲热却喊别的女人名字。)后,他心里更是一直的内疚。

其实,楚铮根本不知道,叶盈苏因为那件事后,对他也是内疚的。

静静的坐在楚铮的腿上,叶盈苏全身的肌肉慢慢的放松。过了几分钟后,她的整个人就像是一滩泥那样躺在了楚铮的怀里,脸上烧的她不敢睁眼,只能通过越来越粗重的呼吸来缓解紧张。

当一个男人把一个绝色美女抱在怀里,却只是说想抱抱她,那肯定是在撒谎。

君不见,楚铮在嗅到叶盈苏身上的淡淡处子幽香后,下面马上就有了反应。

叶盈苏以前虽然没有接触过男人,可此时她也明白,顶着她身子的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是啥。

一个女孩子到了二十三四的年龄段还没有接触过男人,说她不怀春是假的。尤其是被一个她喜

欢的男人用这种极度暧昧的姿势抱在怀里,说她不起反应,更是假的。

轻轻的动了一动,叶盈苏闭着眼睛仰起下巴,反手抱住楚铮的脖子,声音就像是梦呓似的:“楚铮……”

男女之间,一旦有了肢体上的接触,再遇到一个没有人打搅的合适的环境,动情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何况,叶盈苏内心已经把自己当作了楚铮的‘二奶’,而经过花漫语‘不辞辛苦的调教’的楚某人,也因为太阳石的功效,前所未有的对女人感兴趣。

所以,下面越来越硬的楚铮,在叶盈苏抱住他脖子后,一双手就很自然的顺着她的衣服下摆,顺着光滑的肌肤摸到了她的胸前。

当楚铮那双有些颤抖的手捂住那两座挺拔的高峰,很自然的开始揉捏起来后,叶盈苏的腰肢就很自然的扭动了起来,就像是蛇那样,嘴里也发出了呻吟声:“啊……哦,楚、楚铮……我好难受。”

随着叶盈苏情不自禁的扭动腰胯,下体受到刺激的楚铮,快感一阵一阵的向他脑门乱蹿。他索性把叶盈苏的身子扳了过来,两个人面对着面的,伸手掀起她的衣服,将黑色的胸罩一下子挑到了高耸的上面。

一双颤巍巍、白晃晃、好像大白兔那样**,就那么骄傲的挺在了楚铮的眼前。

叶盈苏很想用衣服遮住她的‘完美胸器’,可浑身除了低吟的力气外,却不能动弹分毫。尤其是当楚铮用嘴叼住她上身最敏感的凸点后,比电流还要强烈若干倍的快感,使她忽地有了一股力量,抱住楚铮的头,把胸脯使劲的向前迎了过去。

你见过婴儿用奶瓶喝奶粉吗?

没有?

靠,鄙视你。

那再问你,你有没有看过岛国武藤兰苍井空姐姐主演的‘科普片?’

什么?还没有?嚓,你是地球人吗……

现在的楚铮,做的正是那件事,那么认真,那么忘我,那么的投入。

“我、我想要了!”楚铮声音有些沙哑的抬起头。

男人这东东吧,的确是世上最贪婪的家伙。如果女孩子给了他们亲吻,给了他们上半身的完美,他们马上就会索要下半身的销魂。

男人本性,和色情无关。

楚铮说着,双手就开始解叶盈苏的腰带。

“不、不行……”叶盈苏就像是傻了那样,嘴里说着不行,可偏偏将身子后仰,以方便楚铮给她解腰带。

由此可见,女孩子一般都是言不由衷的精灵。

真难琢磨。

已经欲火烧身的楚铮,才不管叶盈苏同意不同意呢,双手哆哆嗦嗦的解开她腰间牛仔裤的腰带,用力往下一褪裤子……没褪动。

原来,牛仔裤的腰间还有一个铜扣子。

等老子以后把生意做大了,说什么也得研发出一款腰间没有扣住的牛仔裤。楚铮心里许着愿,也懒得再去解了,索性双手一用力,嘣的一声将扣子扯飞,拉住拉锁向下一拉,然后将叶盈苏抱起放在办公桌上。

叶盈苏仰面躺在办公桌上,双腿紧紧的缠着楚铮的腰,紧闭着眼睛,用手抓住他:“楚铮,关,关灯。”

等老子以后把生意做大了,说什么也得研发出一种用脚丫子就可以关灯的开关……楚某人心里许愿后,急吼吼的绕过桌子,快步走到门口的电灯开关处,啪嗒一下将等关上,刚想转身,就听到叶大少的声音在门外走廊中响起:“咦,怎么停电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