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官场,楚铮不感兴趣,周舒涵老妈能不能当市长,他更不关心。

“不当官也没什么不好,就像是我,现在不也是过的很逍遥吗?”楚铮不以为然的回答:“而且,你爸爸也没有当官,你也不照样活的人模狗样的?”

“你才人模狗样的呢,会不会说话啊你?”柴紫烟一瞪眼,伸手抓过枕头就扔了过来。

楚铮一抬手,啪的一声抓住枕头,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说了个‘好臭’,随即就给她扔了回去。

把枕头接住后顺势抱在怀里,柴紫烟说:“你活的人模狗样的,那是因为有楚家替你撑着。可凡静的情况就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大不了不当官去经商啊。反正她家里也不缺钱。”

“切,你懂个屁啊。”柴紫烟不屑的切了一声:“你这样的白痴,根本不懂什么叫政治斗争。”

“长夜漫漫闲来无事,你给大爷讲解一下什么是政治斗争。”

“大官人我无心睡眠,就和你唠两句算是哄孩子吧。”柴紫烟针锋相对的还了一句后,说:“政治斗争讲究的是一个‘狠’字,不动则罢,一动就是将对方一棍子打趴下,让对方永世不得翻身。我先告诉你啊,现在当官的,有几个手底下是干净的?别看你那个小情人的老妈平时很谨慎,可只要有人想整她,本来一件绿豆大的小事,也会被无限放大,甚至会让她有牢狱之灾。”

“真有你说的这样严重?”楚铮翻身坐起。

“我有必要骗你吗?”

“那你告诉我,想整凡静的都是些什么人?”

柴紫烟黛眉微微一皱:“楚铮,你不会是想帮她吧?”

不等楚铮回答,柴紫烟接着说:“我先警告你,这件事你最好别插手,因为那个想整凡家的人很强大。”

“强大到什么地步?”

“你知道齐鲁省的连副省长吧?就是今天来闹事的那个连云成的老爸,好像叫连军团。”柴紫烟说:“这个连军团,就属于想整凡家那一系的人。这一次对凡家发难,连军团更是背负着将凡家拿下的责任。你小情人的老妈虽说是个省会城市市长,可她却不是省常委,而且,她京华的后台倒了后,她昔日那些看起来走的不错的同僚,肯定是会她敬而远之的。”

“有你说的这样严重?”

“落井下石,一向是官场斗争中最常见的取得利益的手段。”

楚铮歪着脑袋想了想:“你说的那个最想整凡家的人,究竟是谁?”

柴紫烟沉吟了一下,还是把那个人是谁说了出来:“姓谢,在京华也算是一号人物,连军团当年曾经做过他的秘书。楚铮,我再次警告你,这件事你千万不要掺和进去……其实,这事也不怪谢家,也不怪凡家。”

“我才没闲心掺和这件事呢,再说了,就算是我想管,我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顿了顿,楚铮有些纳闷的说:“这事既然不怪凡家也不怪方家,那谢家为什么要整凡家?他们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

“都和你说了,这是政治斗争……这样说吧,就像是连军团是属于谢家那一系一样,凡静的老爸是属

于谢家对立面的黄家一系。可在上个月的时候,黄家的老爷子意外中风去世,而黄家的第二代根本没有成器的人物。整个派系在短时间内崩溃也是在所难免的。作为和黄家对立的谢家,自然是不会放过打击政敌的机会。屋漏偏逢连夜雨,凡静的亲哥哥前两天又被人抓住了把柄……哈欠,”柴紫烟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嘴巴,身子向下一滑钻进被窝中:“好了,大官人我困了,要春梦了,晚安,亲爱的。”

听柴紫烟讲了老半天,楚铮也没听出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不过,他总算弄明白一件事:凡静这个市长,不保险了,而且还有可能去坐牢。

……

冀南秋季车展第二天,云水集团主办的车展上依然火爆,更是多了许多第一天没有赶到的外地人。

柴紫烟就像是车展第一天那样,依旧没有来车展现场,而是继续坐镇云水集团分部大楼。

早上在赶到车展后,楚铮就没有发现周舒涵,给她打电话,却提示关机。

难道真的出事了?楚铮本想给柴紫烟打个电话问问的,可一想周舒涵既然都没有给他打电话,恐怕也没有和柴紫烟请假。

在一个半小时内接连给周舒涵打了三四个电话,都提示关机后,楚铮在监控室内就再也坐不住了,把徐茂和王亚找来,让他们向柴紫烟报告这边的情况,然后就开车急匆匆的向领秀城别墅而去。

来到领秀城11号别墅门前,楚铮下车时就看到,还有一辆奔驰和一辆奥迪停在别墅门口,他也没有在意,就走到紧闭的门前用力拍打了几下。

“谁呀?”过了一会儿,上次在周糖糖生日时见过的那个周家保姆王嫂,打开了门。

“王嫂你好,我是糖糖的、的男朋友,楚铮,上次在她生日时来过一次的。”楚铮在说话时,就看到王嫂的脸上布满了愁容。

周家大小姐和楚铮的事,王嫂这个当保姆的早就知道,她心里对楚铮也很有好感。现在看到是他在门前后,王嫂强笑了一下,说:“原来是楚先生啊,快请……你是不是找糖糖啊?”

既然知道楚铮是周糖糖的心上人,而王嫂也看着楚某人很顺眼,但却没有把他向家里让的意思,这的确有些不正常,同时也说明了,凡静可能真的遇到事了。

“是的,王嫂,我没有在车展看到糖糖,打她手机却关机,所以才来看看的。”顿了顿,楚铮低声问:“我、我不方便进去吗?”

王嫂向后看了一眼,低声说:“楚先生,凡市长可能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一家人整晚都没有休息,心情都很不好。一个小时前,又来了几个客人,现在他们正在客厅商量事呢……楚先生,我可告诉你啊,糖糖昨晚哭了大半夜呢,唉,凡市长刚才说了,除了那几位客人外,今天谁来也不见的。”

“糖糖哭了大半夜?”楚铮听到这儿,根本不管凡静见人不见人的,径自擦着王嫂的身子,快步向别墅客厅走去。

看到楚铮不听话的要闯进去,急得王嫂一抬手刚想去追他,却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任由他去了。

来到客厅门前后,楚铮伸手拍了拍玻璃。

门打开

一道不宽的缝,开门的是周和平。

昨天在车展开幕式的时候,老周还一副成功企业家的派头,可仅仅过了一晚上,他的模样就变成了破产户户主的样子。

看到是楚铮后,老周同志望了一眼门口的王嫂一眼,低声说:“楚铮,我知道你来是问糖糖怎么了。实话告诉你吧,家里出了一点事,她以后可能不会再和你、和你创建公司了,你还是回去吧。”

“糖糖呢?我要见她。”周舒涵能不能和自己创建公司,这一点楚铮倒不介意,他只想现在就看到她,很想。

“老周,是谁来了?”这时候,一脸憔悴凡静走到门前,见是楚铮后,她先是一愣,刚想说什么,楚铮先说话了:“凡市长,糖糖呢?”

叹了一口气,凡静拉了周和平一下,将门打开:“楚铮,你先进来吧。”

楚铮点点头,走进了客厅。他一走进客厅,就看到在沙发上坐着五个人,其中三个人他认识,正是昨天在车展上闹事的那三个纨绔。另外两个都梳着大背头,一看就是当领导的模样。

他们怎么会在这儿?对这种小纨绔,楚铮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也没有细想,更没有和他们打招呼,只是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周舒涵,于是转身再次问凡静:“糖糖呢?”

“她在卧室,二楼走廊右边的那个房间。”凡静眼神复杂的忘了一眼连云成,低声回答了楚铮的话。

楚铮哦了一声,快步走上楼梯向周舒涵卧室走去。在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他听到坐在沙发上的一个中年男人问:“凡市长,这位是谁呀?”

凡静的声音传来,带着苦涩:“他、他是糖糖的、的一个普通朋友。”

我是糖糖的普通朋友?楚铮回头看了一眼,正发现连云成那阴阴的目光对着他看来。

楚铮最烦别人用这种不友好的眼神看他了。他右手推开周舒涵的卧室门,左手抬起对着连云成伸出一根手指,用不算大却足够让下面的人都听到的声音说:“傻逼。”

下面的那些人,不管是领导还是纨绔,都没有想到楚铮这么没教养,一时间都愣了。尤其是凡静,在呆了一呆后,脸上立马就浮起了惊惶之色。

楚铮根本没兴趣看下面这些人的脸,走进卧室后将门随手关上。

周舒涵卧室中的装潢,看起来要比楚铮和柴紫烟住的那间要漂亮多了。不过色彩都以代表清凉安静的蓝色调为主,可能和主人的性格有关。

第一次走进周舒涵的闺房,楚铮随意的打量了几眼,就将目光看向了床上。

看到那个在穿上蜷缩着身子,用被窝把头都蒙起来的人后,不用问,这肯定是周舒涵了。

楚铮向床前走去,在快要走到床前时,就看到周舒涵在被窝里的身子一抖一抖的,而且还有极低的抽泣声传来。

怪不得刚才骂那个傻逼是傻逼时,糖糖没有反应,原来是躲在这儿哭呢。楚铮笑着摇摇头,然后坐在床沿上,轻轻的拍了拍她弓起的臀部,刚想说话,却见她忽地将被窝掀开,一脸泪痕的说:“妈,我答应你,去嫁给那个连云成……楚、楚铮,你怎么、怎么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