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楚铮是你女儿的男朋友?就在柴紫烟看到楚铮出现在眼前有些发呆时,却听周和平介绍说此男是他女儿的男朋友。

哈,不是吧?周和平,你真够可以的啊,明明知道我要找的人就是楚铮,可你还敢在我面前光明正大的介绍他是你女儿的男朋友,了不起啊了不起,你以为我真的会怵头凡家而不敢把你怎么地了?

柴紫烟心里冷笑着,也没有看周和平,脸上只是再次浮出比刚才还要明媚的笑容,仿佛刚才的失态从没有发生过那样,又仿佛根本不认识楚铮似的,很大方的对他伸出手:“楚铮,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周和平虽然看出柴紫烟在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也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但她现在主动向楚铮问好了,他也就不好意思再挡在人家中间了,所以只好暗暗的对楚铮使了个眼色,讪笑一声的挪开了身子。

我最厌恶你这种心机极深的女人了,表面上风和日丽的,其实心里还不知道在琢磨着怎么收拾我,怎么打击周家父女呢。楚铮抬头看了一眼柴紫烟,皱起眉头,伸手和她雪白粉嫩的小手握住,淡淡的一笑,:“你好柴董,欢迎你来冀南,希望你能够玩的开心。”

按照柴紫烟的习惯,和人握手、尤其是和男人握手时,从没有超过两秒钟的时候,但她此时和楚铮的手握住后,察觉出楚铮想礼节性的握一下就松开,她马上反握住他,用大拇指使劲的掐着某人的掌心,表面却啥也看不出的笑吟吟的:“谢谢楚先生,我一定会玩的很开心,很开心的,这点还请你放心。而且,玩不开心我是不会离开冀南的。”

唉,那天让她丢了那么大的人,今天就让她泄泻心中的怨气吧。虽然手心真的很疼很疼,但柴紫烟既然没有松手的意思,楚铮心里又有愧与她,所以也就任由她抓着使劲的掐了。同样,他脸上也是很平静的回答:“嗯,冀南是个好地方,柴董你这样日理万机的人来一趟也很不容易呢,的确得玩的开心点才行。”

柴紫烟不会是喜欢楚铮了吧?要不然她怎么总是抓着他的手不放?周舒涵见他们俩人一直手拉着手的在那儿寒暄,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了。虽说楚铮现在只是她的雇佣男友,但毕竟是她不排斥、而且心里也隐隐接受了的男人,所以,在看到他们这样后,周舒涵就想上前提醒某男一句。

可周舒涵刚想迈步向前,却被老周给拉住了,接着就听他在耳边低声说:“糖糖,先别过去,回去后我会和你说是为什么的。”

原来他们之间真的不简单。既然老周这样提醒自己了,尽管周舒涵心里很不开心,但也只是在心里哼了一声就不再过去了。

哎,我说柴紫烟,你掐我的时间也不短了吧?做事得适可而止才行!楚铮在被柴紫烟‘亲切’的握着手足有半分钟了,感觉手心里可能被她的指甲给掐出血了,可她还没有松开的趋势,他心里就有些烦了。握着柴紫烟小手的右手五指一错,开始加劲:“柴董,这儿烈日当空的,我们是不是先回公司呢?”

明显的感觉到楚铮可能生气了,被他捏的手也开

始疼了,但柴紫烟就是不松手,只是更加用力的掐着他掌心:“嗯啊,我觉得还是在阳光下晒晒的好,怎么,楚先生,难道你很怕见光吗?”

“我倒无所谓,只是怕柴董你受不了而已。其实阳光晒多了会对女孩子皮肤不好的,要懂得适可而止才行。”楚铮的手就加了一分力道。

这下,柴紫烟可吃不消了,可她就是倔犟的不松手,哪怕疼的眼里浮上一层水雾,依然咬着牙的强笑:“楚先生这句话好有哲理性哦,不过我不怕在阳光下,因为我本来就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倒是楚先生你一个男人却怕阳光,难道你做过有愧于别人的事?”

唉,不错,我在你的新婚之夜闪人,现在又被老周说成是他女婿,这事的确是做的不怎么地道。楚铮心里这样想着,就有些心软了,于是就松开了手,任由柴紫烟更加方便的掐呀掐的……

这个楚铮到底是谁呀,竟然这样被柴董待见。随同柴紫烟一起来冀南的人中,除了周伯知道楚铮和柴紫烟之间的事外,凌星和田柯是一无所知。眼见柴大小姐握着人家周总女儿的男朋友不松手,心里就很奇怪了,却不方便问,只是看着周伯。

对凌星和田柯眼神中的疑问,周伯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别管。

其实,周伯在看到楚铮出现、并被远方侄子周和平介绍说是周舒涵的男朋友后,他老人家也是有些崩溃的无语感。如果不是守着这么多人,他肯定把侄子拉到眼前警告他:你明知道楚铮是柴大小姐通缉的人,你还敢怂恿糖糖和他交朋友,你是不是觉得现在的生活太不够刺激了?

“三叔,两位,看来柴董和楚铮相谈甚欢呢,要不要我们先上车里去?”周和平也看出周伯眼里的责怪之意了,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邀请周伯等人先上车再说。

这次来冀南前,柴紫烟就要求周和平接机时要低调,并明确表示来了总共四个人,有两辆车来接机就可以了。所以周和平只是带着女儿‘女婿’,开了一辆宝马越野和一辆奥迪轿车来的机场。

“唉,也是,凌星田柯,我们先上车吧……哦,对了,我们几个人还是都坐在这辆车上吧,”周伯指着周和平开来的那辆宝马越野:“呵呵,幸亏这是越野车,空间足够我们五个人坐的。”

“周伯,我们……”凌星作为专门负责柴紫烟安全的人员,听周伯话里的意思,好像要让柴董和楚铮乘坐一辆车,当然要提出不同的意见了。

“凌星,你只管听我的没错。”周伯打断凌星的话,转身又对踌躇的周舒涵笑呵呵的说:“糖糖呀,你和你爸爸也都上来吧。先不用管柴董和楚先生,看他们一见如故的样子,就让他们共乘一辆车吧。”

周舒涵这时候,也看出楚铮和柴紫烟之间绝不是‘一见如故’了,可禁不住老周一个劲的给她使眼色,她这才不情不愿的坐到副驾驶上,暗暗的咬着牙的在心里说:楚铮,看样子你和柴家大小姐之间肯定有故事哦,回去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休怪本小姐和你翻脸无情!

“柴紫烟,对于我们之

间的恩怨,我会给你一个合理解释的,你现在能不能先松开我,别对我这样热情行吗?”等周和平驾驶的越野车缓缓开出一段距离后,楚铮才低声说:“我这样是为了你好,你是云水集团堂堂的大董事长,如果被人看到在这儿和我一个无名之辈拉拉扯扯的,很可能会影响你的形象吧?”

“哼,楚铮,你是怕这样会惹起你那个女朋友的误会吧?”既然周伯他们已经驾车离开一段距离了,柴紫烟也没必要再强笑了,俏脸上满是寒冰的,话从咬紧的牙缝中挤了出来:“我真的没想到,你离开我就是为了和她在一起,更没想到她是周和平的女儿……呵呵,怎么,看你皱着眉头的样子,是不是怕我把那个女孩子怎么样了啊?”

“柴紫烟,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周舒涵绝不是我追求的那个女孩子。所以,你千万不要对她打击报复。”

“不是?”柴紫烟哼了一声:“既然不是的话,那刚才周和平介绍你是他女儿男朋友的时候,你怎么没有站出来拒绝?”

“唉,这里面有些蹊跷,等我抽空和你再说。”楚铮叹口气:“柴紫烟,你松开手好不好?你放心吧,我既然主动来机场接你,就没有打算再跑掉。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有个了结了。”

“好,那我们先回去再说。”柴紫烟一想楚铮的话,觉得也是有道理,于是就松开了他的手,气呼呼的上了那辆奥迪轿车。

抬起右手看了看血肉模糊的掌心,楚铮无语的叭嗒了一下嘴巴,走到奥迪车前坐在驾驶座上,启动了车子。

自从上了奥迪车后,柴紫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表情木然的望着前面,这让楚铮感觉很不得劲,于是就有些烦躁的伸手搓了一下脸颊:“柴紫烟,我承认那天的不告而别让你丢尽了颜面,在这儿我再次和你说声对不起。”

“我不要你这样假惺惺的和我说对不起。”柴紫烟冷冷的说:“楚铮,你千万别把你自己当作是一号人物,以为我柴紫烟非你不嫁。我现在对你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报复你而已,我绝不允许这个世上有人敢这样作弄我!”

“哎,对了,这样的你才算是个正常人。虽然你现在的话里带着怨妇的情绪,但我还是觉得你这样要比带着满脸虚伪笑容要好得多。柴紫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我混到什么地步,你才算满意?”楚铮晒笑一声:“是不是我死了,你心里的怒气才消了?”

“死算什么?如果你死可以平息我心中的怒气,恐怕你早就死了一万次了。”柴紫烟转脸看着楚铮,眼里闪着的全是怨气:“楚铮,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那我可真的谢谢柴董你了,对我这样大度。”

“不用谢。”柴紫烟脸上又浮起那种让楚铮讨厌的明媚笑容:“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还有那个自以为是的周和平。别以为他老婆的娘家很是有些势力,就敢和我对着干,其实我同样可以让他们尝到敢违抗我命令的苦处……哈哈,楚铮,看你一脸的愤怒,是不是心疼你那个小女朋友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