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道没来之前,柴紫烟只要不被胡子哥强行带走,楚铮是不管的。王道道来了后,按照柴紫烟的吩咐将胡子右手废了,他也没吱声。反正就胡子哥那种货色,就是把整个人废了也不见得有多冤枉他。

不过,当柴紫烟指着他说把他脸花了的时候,楚铮就有些傻眼了。他满脸都是不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吃吃的说:“你、你说让别人把我的脸花了?”

“我说话从来都不说第二遍。”柴紫烟淡淡的回答了一句,然后站起身就要向外走。

亲眼目睹了王道道对柴紫烟的恭敬,楚铮一点都不信他敢违抗柴紫烟的命令,肯定会按照她的意思来做。

当然了,王道道这些人在楚铮眼里,还没有被提到当作对手的档次。不过,他要是被迫出手还击的话,那今天的戏就白唱了。那样的话,还不如刚才他自己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狗血桥段呢,又何必冒着被胡子哥那样的混混都看不起的危险装孙子?

所以,在柴紫烟等人面前暴露自己实力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带着‘不要脸’的面具,来对柴紫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只有这样,才能给她留下更加深刻的卑鄙印象,才能让他不再被她缠着……

在柴紫烟站起来向外走了才一步时,楚铮就已经把动手或不动手之间的利害关系分析清楚了。在柴紫烟迈出第二步时,楚某男就急吼吼的跑到她面前,浑身和筛糠似的抖着,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胳膊,使劲眨巴了几下眼睛……

在没有泪水掉下后,楚铮只好把头垂得低低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慕、紫烟,看在咱们是老同学的面子上,你就大人大量的放过我这一次吧!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保证从此之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眼前,我现在马上就离开冀南,好不好?”

“松手!”假如楚某男要说几句比如‘柴紫烟,你他妈的敢花我脸我就咋样咋样的’的横话,柴紫烟也许会看在这人是自己注册老公的份上,吓唬一下他拉倒。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用了最让她看不起的哀求招式妄想来打动她,这让她心中的失望更浓,就算是在笑着,可那笑容里也到充满了苦涩。

虽然这样做是有些恶心人,但看这妞越来越对老子厌恶了,这说明这招是摆脱她的最好办法了。要是再演的逼真一些,也许不用离开冀南就可以安心的追求我的秦朝啦……柴紫烟脸上的表情和内心的变化,都被偷看她、抓着她胳膊的楚某人判断的是一清二楚。于是他索性恶心人恶心到底,直接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当然了,男儿膝下是有黄金的,楚铮是不会对着柴紫烟直接下跪的,他跪在地上的姿势,更像是那些在大街上耍无赖的乞丐,身子斜斜的躲着柴紫烟,只是仰着一张可怜巴巴的小白脸:“紫烟,紫烟我求求你放过我吧,要不然我就……”

要不然我就守着你的这些手下说你是我老婆,让大家都知道,一向高高在上的柴大小姐,竟然找了这么一个‘英明神武’的老公,并不惜从蜀中追到冀南!这,就是楚铮接下来

的潜台词。

“你!”想我柴紫烟是何等的身份,怎么会和这样一个连混混都不如的男人成婚了呢?罢罢罢,看在那纸结婚证的份上,就饶了他这次吧。在听出楚铮话中的意思后,柴紫烟心中是万籁俱寂,银牙紧咬的低头看了一会楚铮,恨恨的,一字一顿的说:“楚铮,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柴紫烟的话一出口,楚铮马上点头如捣蒜的:“谢谢老同学,谢谢老同学,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以后有你在的地方,我闻风躲避三十里……”

“松手。”柴紫烟对楚某人的千恩万谢根本不屑一顾,只是在闭了闭眼睛后让他松手。

虽然老子这样做是挺丢人的,但你没有看出来,这说明你柴大小姐也不是多英明神武。楚铮心里这样喜滋滋的想着,赶紧的松开手站了起来。

哦,原来这家伙是大小姐的老同学啊,看来他们之间有着不能向外人道的小秘密呀,怪不得他会遭到大小姐的通缉呢。看着满脸都是感恩戴德的楚铮,王道道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跟着柴紫烟向炒面店外走去。心里却打定主意:虽然大小姐因为某种忌讳放过了你,可我说什么也得替她出口气,哼哼,小子,你就等着吧,等大小姐的车子一走,我肯定让人好好收拾你的。

“楚铮。”柴紫烟在将要走出炒面店门口的时候,忽然站住,头也没回的叫了楚铮一声。

不会吧?难道她看穿了老子的戏?楚铮被柴紫烟这一声叫的小心肝一哆嗦,连忙满脸堆笑的:“紫烟,你还有什么吩咐?”

“看在我们曾经是老同学的份上,我会给你一口饭吃的。”柴紫烟顿了顿,接着说:“你下午还是去集团上班吧。还有,以后你都不许再叫我的名字,记住要叫柴董。”

还要我再去云水集团上班?对于柴紫烟这个突然的决定,楚铮感觉很无可奈何。但他知道,柴紫烟这样说,无非的看在大家是老公老婆的面子上,赏他一碗饭吃罢了。所以,他只好再次感恩戴德的连声答应。

唉,听完楚铮的感谢后,柴紫烟心里低低的叹了口气,然后走出了炒面店。

“大小姐,请。”王道道赶忙紧走两步来到奔驰车前,替柴紫烟拉开了车后门。等她坐上车后,这才向跟过来的狗子使了个眼色,暗地里用手指了指炒面店。

狗子马上就明白了老大的意思,轻轻的点了点头,弯着腰的等王道道的车驶出巷口后,这才对着那帮子战战兢兢的胡子小弟摆摆手。

“狗子哥。”胡子手底下的一个小头目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

“把你们身上的钱都掏出来,然后带着胡子去医院。”狗子说着,先从自己身上掏出了钱包。

那些小弟虽然不明白狗子为什么要让大家掏钱,可没有一个人敢问的,都乖乖的把钱掏出来递给了他。

“你们都滚吧,记住以后再也不要来这家收费了。”看着手中不到一万块的钞票,狗子稍微的皱着眉头,但还是挥手让这些人赶紧的滚蛋。

胡子手下那些小弟,听到狗子的话后,连声答应着,如蒙大赦的架起已经昏过去的孙胡子,连滚带爬的上了车,一溜烟的跑了。

哎呀,大小姐说让老大补偿这家炒面店,可钱也太少了……就在狗子有些犯愁时,领着十几个人的林子,急匆匆的赶来了。

当狗子简单把这儿的事说了一遍后,林子自然是少不得大骂孙胡子这货该死了。接着又听说要给炒面店凑钱补偿损失后,他们这些人马上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现金,一股脑的都塞给了狗子。

“好了,差不多两万多了,也足够赔偿炒面店的损失了,接下来嘛,”狗子看着炒面店,嘿嘿冷笑道:“就是替大小姐教训她那个没骨气的同学了!林子,你说咱们该怎么教训他呢……”

目送柴紫烟的车子离开后,楚铮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想闪人时,却听到刘月儿在他背后脆生生的说:“大哥哥,你这人,你这人真有些没骨气呢。”

“月儿,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刘老大没想到今天自己店里会上演这么一幕让他激动的桥段,他亲眼目睹了柴大小姐在一帮男人面前的威风,直到小女儿说话前,他都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

“爹,我没有胡说八道,我就是觉得这大哥哥也太没有骨气了,胆小怕事,和你一样不是个男人。”虽然遭到父亲的呵斥,但刘月儿还是倔犟的表达出了她对楚铮的观点。

“你这孩子,这是怎么说话呢?!”别看刘老大在胡子哥等人面前和孙子似的,但在小女儿面前他可是个无上的存在,现在听这小丫头连他这个当老子的也鄙视着,当即就举起了巴掌。

“哎哎,别打孩子嘛,反正她说的也没错。”楚铮这时候走过来一把拉住了刘老大,笑眯眯的说:“她还小呀,有些事不明白也不能怪她,好了好了,我估计你们这儿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来捣乱了,你们以后安心的做生意就成,我先走了啊,得去上班。”

还没有等刘老大说什么呢,就听门口有人阴阳怪气的说:“走?小子呀,你往哪儿走?”

楚铮和刘老大回头一看,就见刚才那个猛抽胡子哥的男人,领着好几个人走了进来。

“这、这位大哥,刚才不、不是……”看到这些人后,刘老大在小女儿面前的威风立马就落地了,说话都不利索了:“不是已经放过我们了吗?”

“老板,你放心,这次我们进来不是找你麻烦的,而是给你送钱的。”狗子把手里的那叠钱在在掌心摔打了一下,脸上带着抱歉的:“大小姐让我们赔偿你们炒面店的损失,可我们这些人临时只能凑出这些来,老板你别嫌少,收下吧。”

“我、我可不敢收这钱,只要大家肯放过我们炒面店,我就感激不尽了。”刘老大盯着手中钱的眼睛虽然发光,可真的不敢收下这些钱。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这是我们大小姐说的。你放心吧,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敢来这儿闹事了。”狗子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这儿没你们的事了,领着你小孩去后面,哥们有话要对这位先生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