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在华夏第四基地接到出国作战任务,到炸开2012基地后山出口的这段时间中,楚铮所表现出的那种无所谓态度,好像根本不是来玩命的,而是来三八线这儿打情骂俏外加观光旅游的……

君不见,他在替秦朝排雷时,还没有忘记胡说八道?

楚某人的镇定表现,一度让秦叶二妞很疑惑:这家伙如果不是个傻瓜,那他应该是个另类,一个都不知道啥叫害怕的另类。

不过,当基地后山出口被炸开后,楚铮当先冲进基地巷道内,却一下子改变了作风。

“慢着!”楚铮看了一眼按在巷道顶端的日光灯,摆手示意秦朝和叶初晴站住别动。而他自己却就像是迈着太空步似的,走着看起来很诡异的路线。每一次抬脚后的落点,都带着让那俩妞颇为不解的小心。

看到楚铮的动作后,秦朝和叶初晴都停住了脚步,从背包中拿出特制扫雷器,上下左右的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前面已经打的不可开交了,现在应该是尽快前进与荆红命他们对敌人前后夹击的大好机会,干嘛还要这样小心?叶初晴和秦朝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这个意思。

背对着她们的楚铮,落下左脚后慢慢的俯下身子,用右手中的军刀在巷壁最下面的一个小洞里挑了一下,等里面发出‘咯’的一声轻响后,才用刀尖刮着巷壁的站起身:“你们肯定在想,前面已经打得如火如荼了,现在正是对敌人前后夹击的大好机会,没必要太过小心,对吧?”

秦朝坦诚的点点头:“是的,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楚铮头也不回的淡淡一笑:“正因为你这样想的,所以我才没有让你指挥我和叶初晴。”他嘴里说着话,右手一甩,军刀唰的一下就刺入了巷道顶部的那个灯棍位置。

喀嚓……一声轻响,那根灯棍在毫无悬念的被打碎后,就像是被打开盖子的倒置的盒子那样,灯棍连带个几十厘米见方的巷道顶部‘天花板’翻到了一旁,露出一个同样大小的暗格,暗格中十几只弩箭的箭头,在叶初晴的手电筒下发着森森的寒光。

抬头望着那些弩箭,秦朝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薄薄的嘴角抿了抿,刚想进行自我批评,却见楚铮已经又迈着太空步向前走去了。

唉,别说是你这种生长在温室中的花骨朵儿了,就连我这个有着几十次外出执行任务经验的特种兵,还不是一样没有料到,在这看似最不该有危险的地方,却藏有如此阴毒的机括?叶初晴很自恋的这样想着,对秦朝打了个手势,然后俩人枪口对着前后方向,跟在楚铮后面,慢慢的基地深处走去。

秦朝和叶初晴在替楚铮负责警界时,都注意到,自从他排除了第一道机括后,接下来那七八道就算让她们托着下巴想半天、都不准想到安装在哪儿的机括,却被楚某人轻而易举的找到并拆除。

看到楚铮手法很娴熟的,破坏了一处处足以要人命的小陷阱后,叶初晴用很崇拜的口气问:“楚铮,你是怎么确定这儿有陷阱的?这是第几道陷阱了?我发现你好像对这些陷阱的布置很熟悉呀。”

“这是第九道陷阱。放心吧,拆除这个后,里面应该是安全地带了。最起码道路上不会有这些东西了。”楚铮将陷阱内的机括破坏掉后,头也不抬的说:“你说的不错,在排除第一处陷阱的装置时,就有了一种似曾相识感,从而确定了这些陷阱,是出自我认识的一个人。她那一些小手段,我当然熟悉了。”

叶初晴一愣:“不会吧,你还认识这个基地内的人?”

楚铮站起身,侧耳听了听巷道中的动静,随即一摆手,矮着身子贴着巷壁向前走去:“你听说过‘丧魂铃’这个名字吧?”

正试着调拨耳麦频率的秦朝,把话

接了过去:“丧魂铃?你说的是那个在国际杀手界排名第二的丧魂铃吗?”

“是的,就是她。”

秦朝眉头一皱:“她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杀手,你怎么会和她熟悉呢?”

她曾经试图挑战老子杀手之王的地位,我自然会对她加以留意了。不过,我知道她,她却不知道我……楚铮无声的笑了笑说:“其实我也不认识她,只是在以前没事的时候,曾经专门查过她的资料,知道她在布置陷阱时的一些改变不了的习惯。”

“哦,”秦朝眉头舒展开:“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是现实中的熟人呢。”

“我这样一个有着远大志向的五好青年,怎么会和这种人同流合污呢?”楚某人先习惯性的给自己脸上贴了一层金后,看着脸上抹的和小鬼似的秦朝,马上想起她刚才那两次让他‘好感动啊’的吻来了,忍不住心中一荡:“你别以为是个人我就会和她交往,其实我交朋友的原则性很强。认准的人,可以……”

“可以在心里牵挂她七年吧?”叶初晴酸溜溜的打断楚铮的话:“行了,楚铮。秦教官也已经向你表明心意了,你不用再刻意提醒她,她也会知道以后该怎么对你的。是吧,秦教官?”

“我……”秦朝只觉得脸上一热,刚想说什么,却见叶初晴擦着楚铮的身子,快步向前面走去。

“这丫头,怎么说话呢?”楚某人讪笑一声,对扭头看向一边的秦朝说:“秦朝,你可千万别误以为我是她说的那种人。嘿嘿,在外面拆雷时,我是为了放松大家的紧张情绪,所以才故意那样胡说八道的。可我真没有想过要挟恩图报,你就当我那些话是放屁好了。”

“我没有把你那些话当、当那个啥。我对你的承诺,会兑现的。”秦朝说完,伸出右手摁在楚铮的嘴上,摇摇头:“你不用再说什么了,我都清楚。这些事以后再说,当前最重要的是要完成任务。”

秦朝既然已经表达的这样清楚了,楚铮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尽管他真没有要秦朝对他来那么一二三四五次以身相许的想法……

本来,在2012这个亚洲基地内,刨除被露丝杀掉的那几个倒霉的科学家外,至少也得有七十多人的武装分子。

这些武装分子,有着相当明确的分工,在突发事件来临后,谁该守前面谁该守后面,都已经有了无数次的演练。

不过,当战斗力颇为强悍的佐藤冲锋团队从基地前面入口杀进来后,整个基地内的所有武装分子,就很自然的都跑到前面去了。

经过佐藤冲锋一番不要命的冲锋后,这些人死伤了接近一半。

剩下的那一些包括彼得在内的人,又在入口处遭到了荆红命等人的血洗。

就算是有那么一两个的漏网之鱼,这时候也不会傻呼呼的跑出来,而是找个隐蔽的地方躲着了。

所以,楚铮带着秦朝和叶初晴炸开基地后门闯进来后,除了巷道中那些小陷阱给他们制造了一点麻烦外,一直到了基地的中枢地带,都没有碰到一个对他们说‘stand’的基地人员。

“我们这就算是入侵他们的基地中枢了吧?我怎么觉得这次被首长们看重的任务,好像太简单了?”望着巷道两边那些安装着玻璃门、却被分成单独空间的屋子,叶初晴踮起脚尖向其中一间屋子里看了一眼:“里面没有人,应该是都逃跑了。”

“在来之前我就说过没什么大不了的。”楚铮也向两旁的屋子中打量着:“首长们之所以重视,很可能是因为有别的隐情吧。”

“你觉得是什么隐情?”

楚铮懒洋洋的说:“叶妞,该知道的事自然会让你知道,不该你知道的事,你知道了只能徒增麻烦,这个道理你不懂?”

叶初晴撇撇嘴:“

我就是觉得这次任务太过轻松罢了。”

楚铮一边扫视着周围,一边说:“我可没觉得轻松,差点为了某个笨蛋……咳,这里面空气中有股臭咸鱼味道。”

秦朝抿了抿嘴角,低声说:“楚铮,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不会介意的。”

“嘿嘿,我就是嘴贱而已,”楚铮不好意思的笑笑,刚想说什么,叶初晴就点着头的说:“是啊,秦教官,其实楚铮除了嘴贱还算正常外,平时的行事作风一点也不和正常人那样的。”

秦朝嫣然一笑,扭过了头。

楚铮瞪了叶初晴一眼,刚想走进一间满是瓶瓶罐罐的屋子,那个妞又说:“你平时不是告诉我说,在行动中斗嘴,是缓解压力的最好办法吗?”

楚铮没有理她,用枪口顶开了门。

叶初晴和秦朝分列门口两边,持枪警界。

楚铮在里面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他想要的东西,刚走出门口,叶初晴就问他:“我们要不要联系荆红教官,等候他的指示再做出行动?”

虽说秦朝才是他们三个人的头儿,可经过踩雷一事后,叶初晴就很自觉的把她给忽视了。

而秦朝,在听叶初晴这样说后,也没觉出有什庅不对劲,同样用眼神向楚某人请示。

楚铮拨弄了一下空气耳麦,对着衣领处的通话器‘喂喂’了两声,随即皱着眉头说:“山腹中很可能有磁场存在,根据预订的通话频段,根本联系不上他们。这样吧,我们从这边向前面搜索前进……嘘,有人来了!”

楚铮说到这儿,忽然挥手做了个隐蔽的手势。秦朝和叶初晴,马上就跟着他藏在了巷道中的一个拐角后面。

藏在巷道拐角后,楚铮弯腰,双手撑着地,将耳朵贴着地面,听了片刻小声说:“来了两个人,距离我们还有五十米左右。其中一个很可能是背着什么东西,行动很不方便……按照他们走路时的速度,应该在两分钟后到达我们这儿。”

秦朝低声问:“会不会是荆红教官他们?”

趴在地上的楚铮摇摇头:“不会,无论是荆红命还是花残雨,他们在基地内走路时,落脚点绝不会这样放心大胆。来的人很可能是基地内的人……咦,怎么会有流水声?”

楚铮刚说完这句话,他们三人后面的巷壁,忽然发出‘咯’的一声轻响,他想也没想的就翻身蹦起,一把揽住站在他身后的叶初晴的腰,迅速贴在巷壁上!

而秦朝,这时候也已经做出了反应,退到巷壁边上后,发现那儿正好有个装杂物的大木箱子,当即藏在后面半跪在地上,手中的步枪枪口,对着那面本来很光滑、可现在却忽然裂开一道缝的巷壁。

巷壁缓缓的向两旁打开,并没有射出什么弩箭之类的暗器,而是有一股子夹杂着湿漉漉凉意的冷风,从巷壁后面吹出,同时也带来了清晰的流水声。

暗河!

基地内的最下面,竟然会有一条可以通向外界的暗河!

楚铮和秦朝对望了一眼,接着在叶初晴耳边低声说:“既然这儿有暗河,那么等会儿就应该有快艇之类的东西出现。他们应该是来接应同伴逃离基地的,你和秦朝负责收拾快艇上的人,我来对付前面的。”

“明白!”叶初晴点点头,挣开楚铮的手,快步走巷道的另一边,与秦朝采取同样的姿势,枪口对着巷壁后面的暗河。

突突突……

叶初晴摆好战斗姿势才十几秒,就有一阵清晰的快艇马达声,由远而近的从巷道后面的远处响起。同时,黑漆漆的空间中,也出现了一道光。

这道光,应该是快艇上面的探照灯。

照在水面上的探照灯,贼亮。可以让秦朝和叶初晴很清楚的看到湍急的暗河水流。

(本章完)